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3章 我陆景本身也至关重要

第33章 我陆景本身也至关重要

第33章 我陆景本身也至关重要

陆景低声说话间,已然朝着清流庭外走去。

而那张元气息猛然拔升,浑身骨骼铿锵作响,此乃金铁交击之声!

铸骨三关第二关便有此象。

张元的躯体猛然加速,他腰马下沉,继而猛然跃起,便如山上落巨石一般,朝着陆景砸来……

他双手成拳,挥舞之下,暴烈的劲风直冲陆景的面部。

陆景也沉神静气,鳄魔铸骨功三十六式种种景象纷沓而来。

他的皮肉筋膜骨猛然间开始震动,精神也专注无比。

他右脚朝前迈出一步,腰马扎根!

“鳄魔扑妖式!”

只见陆景一拳击出,周遭的空气就如若卷起漩涡,一声声金铁之声从他身上响起。

那势大力沉的一拳,自上而下,朝着张元砸去!

张元双臂交叉,轰然落下,引起劲风鼓荡。

可是面色沉静的陆景悍然一拳,凶猛噬人,撞击在了张元的手臂。

砰!

拳臂交击,发出沉闷之极的闷响。

张元如遭巨力,身躯猛让在空中一滞,又以此借力,到飞出去,落在了林荫道上!

他在地上站定,只觉得自己的手臂一阵阵发麻,眼中也闪过些许震动。

“骨鸣金铁!”

张元心思刚刚一动,眼神依然专注,气息仍然澎湃的陆景却朝前而来。

他的反击太快,须臾之间,一条如金似铁的腿逼迫张元胸口。

张元侧身一狞,五指上翻成爪,朝着陆景肋骨打去。

陆景三十六式鳄魔铸骨功不断浮现在他脑海里,专注无比的精神让他瞬息之间,便已然作出选择。

却见陆景面色丝毫不变,铁腿横空抽去,右肘便如同一柄攻城锤硬生生砸下,其速之快,其力之沉,不容小视。

锵!锵!

接连两声,空中就如同青竹爆裂。

张元浑身剧烈震荡,他的拳爪被陆景右肘轰击,胸口也被陆景铁腿抽中。

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瞬间冲击了他的全身。

这陆景一介书生,竟有如此勇力!如此铁躯!

张元惊怒!但他习武也有许多时日,体内金铁鸣响,丝毫不退,双手双臂上青筋暴起,骨骼之音不绝于耳!

铿锵!

张元双拳有若暴风咆哮,不顾身上阵阵来袭的剧痛,躯体皮肉不断萎缩扭曲,压榨出浑身气力,爆裂轰向陆景的头颅!

陆景躯体屹立,心思却越发沉静,鳄魔铸骨功连连运转,浑身的劲力化作激荡的狂风,注入他的躯体,落入他的拳中。

这一刻,陆景仿佛化作了一只狂鳄,展开巨大鳄口,似要择人而噬!

“有大明王焱天大圣观想法,有修行奇才命格,我一日修行,胜过寻常武者修行数十日!”

“参研、勤勉刻苦、修行奇才命格下,我之武道融会贯通,如若刻在我脑海里,一举一动皆是鳄魔铸骨功的玄妙,这番种种,我才可以养一口无畏之气,自信之神,如何不胜?”

陆景精神一往无前,眼中透露着必胜之念!

铛!

陆景和张元两拳相撞!

陆景体魄轰鸣作响,劲风狂啸,有若狂虐的风暴。

张元目中青筋起,他手臂上的肌肉竟然寸寸绽裂,然后……

张元只觉得一股暴虐的力量的传入他的体内,他浑身震荡,手臂上鲜血绽开。

下一刻,他的躯体就好似一块破布一般,抛飞出去,落在了远处林中,砸断了十余青竹。

陆景仍然站在原地,吐气、收拳,神色已然沉静。

他的气魄越发锋锐,越发浑厚,如一柄利剑,如一座山峰!

“武者如钢如铁,不断磨砺才可成器,我倘若始终得胜,武道进境的速度也将更加勇猛。”

陆景思绪纷扰,最终化作一闪即逝的惊喜,从他眼中流露出来。

大明王观想法、鳄魔铸骨功!

修行奇才、参研、勤勉刻苦命格!

再加上他自身的天赋根骨,这种种累加起来,竟然这般不凡。

“骨鸣金铁之后,便是骨如洪钟,钟声一响气血如注!”

陆景一边思索,一边缓缓走向张元。

张元落在青竹间,狼狈不堪。

他右臂已然粉碎,血肉都已经爆开了,胸口胸骨也断裂,五脏六腑被强行挤压,大口大口的鲜血吐出。

鲜血里还混杂了点点五脏六腑的碎片。

陆景看到这一幕,只觉得极血腥了些,当他仍然深深吸气,压下心中的不适。

“君子如器,不磨不利!”陆景在心中勉励自己。

远处的青玥不敢看张元,背过身去,心中却还在庆幸。

“太吓人了些,幸好少爷无事。”

陆景一路走到张元面前,张元眼眸缓缓开阖,气若游丝。

但他眼眸中有光,落在陆景身上,脑海中已然清明。

“以奴仆之身袭杀陆府主家,其罪当死。”

陆景缓缓蹲下身,看着不断口吐鲜血的张元。

“但你若是死了,陆江却不可知我勇力,不看你惨状,他不会更怒。”

“而且你既然已废了,生反不如死,也算是伱付出了代价。”

陆景轻轻拍了拍张元的胸口,神色也逐渐冷了下来:“你回去告诉他,他也不过一介庶子,也不敢明着对我出手,只敢做些替死的勾当,也无怪他想要将对于南雪虎的怨愤,发泄到我的身上,想要以此通达自己的念头。”

“既然如此……”

陆景站起身来,长身玉立,晚间的霞光落在他的身上,让他越发耀眼。

“陆江以为我不过一介赘婿,一介不得宠的庶子,又遭南府推辞,所以觉得即便废了我,一向厌恶我的宁老太君、钟夫人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以为废了我是在替众人清障,只要有一个替死鬼,就可以高枕无忧……”

陆景说话间,徐徐转身:“可是他从未想过,这许多利益权衡中,我陆景本身才是至关重要的。”

“陆府、南府,南禾雨、南雪虎,老太君、钟夫人,再加你陆江,似乎从未想过……”

“做这许多事,还需要问一问我这个棋子、眼中钉的意见。”

陆景似乎是在说给张元听,又似乎是在说给自己听。

他一路低声呢喃,一路来到青玥身后。

“青玥。”陆景眼中的冷漠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温柔。

“少爷……你的手……疼吗?”

青玥转过身来,抓起陆景的手。

“我们回家吧。”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