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7章 陆景何错之有?

第37章 陆景何错之有?

第37章 陆景何错之有?

宴客厅内里与外界联通,可以看到在日光的映照下,古松上点点针叶,仍然带着点点青意。

在场的许多人,都已许久不曾见到宁老太君脸上有这般多的笑容。

宁老太君坐在上首,身旁还坐着陆琼、宁蔷。

离她稍下的桌案,陆重山和朱夫人同桌,朱夫人眼中还泛着泪花,频频望向陆重山。

下方除却陆烽陆江,还有许多二府的少爷小姐,他们望向陆重山的眼神带着许多局促,也带着好奇。

陆重山潜心修佛已经十年,最近一次从大昭寺回陆府,已经是六年前的事了。

六年时间里,在场许多人虽是他的至亲,却从未见过陆重山。

也正因如此,陆重山归府,宁老太君才会这般高兴。

宴起。

各种豪奢的美食,被一个个陪侍丫鬟端了上来。

一个个小玉碟里,都是陆景见都没见到的食材,香气扑鼻,菜色也美轮美奂,犹如精致的工艺品。

青玥睁大眼睛,她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食物。

不料她的表情,又被许多丫鬟看在眼里,掩面偷笑。

陆景则面不改色,小声对青玥道:“等宴会结束了,我们便将这些吃食带回去,否则也是浪费。”

青玥微微点头,陆家许多主人在此,她一个丫鬟不便说话,却也十分认同陆景的决定。

“粮食可不能浪费。”

陆景心中轻声低语,一边却不急不徐,慢条斯理品尝。

那高台玉案前的老太君,脸上始终露出笑容。

陆琼模样极好,在老太君面前露齿微笑,逗得老太君更开心了。

老太君时不时还摸一摸宁蔷的长发,看一看不远处的陆重山,眼中洋溢着幸福的光彩。

这场东道,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

此时一阵秋风吹过,吹入这宴会厅中,园林外许多春树上,有黄叶飘落,大约带起了宁老太君的愁思。

她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叹息一声道:“值此中秋佳节,今夜应当团圆赏月,可神远却还在前往太玄京的路上。

而我那可怜的姑娘……”

宁老太君说到这里,不由潸然泪下。

她身旁的宁蔷也不仅掩面哭泣,宁老太君口中可怜的姑娘,便是死于大妖之祸的宁蔷生母!

宁蔷泪眼朦胧,一旁林忍冬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宁蔷哭了一阵,又想起那日陆景写给她的诗,不由看向陆景。

此时的陆景正端坐在许多桌案最末,气度如常,甚至还不忘朝青玥轻笑。

“陆景表弟也遭受了许多苦难,他娘亲早已离他而去,家主视他为无物,嫡母也多有厌憎,就连族中的座次都排在最后,其它表亲都笑他,可他却仍泰然自若……”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宁蔷想到陆景,想到陆景为她抄录的那一首诗文,心中竟不知为何,竟安定了许多。

正在此时。

这样宴会上,始终不曾多言的钟夫人突然轻挽长袖,对一旁宁老太君道:“老太君,今日难得有着许多人齐聚,正是正家中规矩的好时候。”

老太君心绪低落,听到钟夫人的话,微微摆手道:“家中的规矩自然重要,不可怠慢,平日里,府中事宜也是你在打理,便由你来问吧。”

钟夫人气度雍容,身穿一袭青蓝贵越长袍,头戴纹香流珠长簪,略施胭脂,显得华贵而又庄重。

她得了老太君的话,目光巡梭,落在许多少爷小姐身上。

诸多少爷小姐俱都低头,眼中也有惧色,唯恐钟夫人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

下一刻,钟夫人道:“陆江、陆景!”

宁蔷、林忍冬面色一变,陆烽等许多少爷小姐抬头,看向陆景、陆江。

高台上的陆重山却依然低头,似乎不曾听到自己那庶子的名讳。

陆江站起身来,侧头看了陆景一眼,昂首向前。

陆景则是安然饮完手中杯中酒,有回头给了青玥一个眼神,示意他放心,这才徐徐起身。

许多少爷小姐、丫鬟等等目光都凝聚在陆景身上……因为陆景在陆府中的地位一向卑弱,许多少年贵人除了“赘婿”这一身份之外,对于陆景甚至没有太多的印象。

可今日钟夫人语气严肃,又说要正府中规矩,突然点名陆景,让他们颇为好奇。

“陆江,你不经通报,引人入府,骑马招摇过院,可知错了?”

钟夫人声音清冷,眼神凝聚在陆江身上。

她的声音并不如何严厉,可是陆江却毫不犹豫跪下身来,低头认错道:“伯母,陆江知自己放肆,请伯母责罚!”

陆江话音刚落。

从厅中又匆匆上来一个妇人,那妇人也穿金戴银,衣袍珍贵,她也来到厅中跪下,道:“钟夫人,教子不严,是我的过错,还请钟夫人连我一同罚了,以正府中规矩。”

这妇人正是陆江的生母周夫人,是陆重山的妾室!

厅中鸦雀无声,却没有任何人觉得陆江、周夫人的作为过了,因为……陆府之内,钟夫人积威深远,无人敢拂其威势!

就连二府主母朱夫人,此时此地都站起身来,向钟夫人行礼,道:“是我治家不严,让姐姐操心了。”

钟夫人原本风轻云淡的脸上露出笑容,她先是对朱夫人笑道:“妹妹言重了,妯娌之间又何必客气?陆江是二府的少爷,年岁还小,犯了错事,稍作处罚便可,重要的是二府平日里要警醒着些,如今家主将归,这长宁街里外不知多少人盯着陆府,莫要让人觉得我陆府家规不存,少年放肆无章才是。”

朱夫人轻轻瞥了一眼陆重生,发觉陆重山从始至终都未抬头,就好似根本不理会府中的事宜。

于是她再度向钟夫人行礼:“姐姐教训的是,妹妹省得。”

钟夫人这才看向陆江道:“陆江,伱是二府的少爷,二府的老爷夫人自然有脸面,我不可罚你太重。

但是府中绝不可太过随意,念在你所犯的事不大,又知道自己犯了错,便径自去后山荒院思过一月,往后一年,月例也减半吧。”

钟夫人轻声细语,厅中却仍悄然无声。

陆江叩谢,沉声道:“谢伯母赐,陆江明白了。”

钟夫人的目光又落在一旁的陆景身上,她的眼神瞬间变化,变得更冷了许多。

“陆景,你可知错了?”钟夫人再问。

她的声音极轻,但语气却极严厉,原本望着宴客厅正中央的少爷小姐,听到钟夫人的询问,都不禁猛然低头,不敢再去看上首。

宁蔷和林忍冬对视一眼,宁蔷眼中也甚为担忧,就连小姑娘陆漪都皱着鼻子,心道:“陆景……这次要遭殃了,赶紧认错,罚得便可轻一些。”

所有人都以为陆景也将认错。

可是下一刻……

“母亲大人,陆景……不知犯了何错。”

陆景向钟夫人行礼,口中却语出惊人,令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猛然一滞!

宁蔷心中急道:“表弟怎么如此回答?主母问了,无论是否犯错都要认错,只有如此,才可不驳主母的脸面,毕竟在这厅中,聚集的是阖府上下的陆姓,当着这般多人,落了嫡母的面子,这可如何是好?”

林忍冬也有些诧异,她对于陆景的印象确实没有这般不智!

有人担忧,自然也有人欣喜。

已经回了原位的陆江虽然也不解陆景的回答,但眼中却有喜色一闪即逝!

钟夫人也未曾料到陆景竟然会这般回答。

可她面上仍风轻云淡,站起身来,一步步走下高台。

“府中规矩,未经长辈同意,不可习练府外武学!”

“我陆府乃是武勋世家,武道规矩尤重,你知规矩而触之,罪责更重!”

钟夫人话语一句比一句重,语气也一句比一句严厉!

“陆景,你是我大府少爷,母亲早逝,自该由我管教,我何曾教你触犯府中规矩?”

“陆景,你明知有错,嫡母问你,却反问于我……你是否觉得你将离府,我这个陆家主母……便罚不得你了?”

钟夫人一字一句,似乎是在质问陆景。

可是二府中的许多夫人却俱都色变。

因为她们知道,钟夫人这许多话看似是在训斥陆景,可实际上却是在用陆景立威,说于二府刚刚回来的重山老爷、诸夫人听!

言下之意是……哪怕重山老爷归府,神霄侯不在,那她钟夫人依然是陆府的主母!

陆景、陆江,不过都是今日钟夫人的棋子。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