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45章 刺玫瑰仙,呵斥神通

第45章 刺玫瑰仙,呵斥神通

第45章 刺玫瑰仙,呵斥神通

青玥在喃喃自语,陆景就站在她的身后,低头注视着她。

青玥头发随意束在脑后,落在背上,优美的娇躯、如雪的肌肤都预示着她只需打扮一番,便可称是绝美的女子。

云一涡,玉一梭,淡淡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

正是花儿一样的年纪,却要忧心这许多烦恼的事。

陆景站在身后便如此看了青玥好一会儿。

最终心软了下来,不愿意再吓她。

青玥此时也站起身来,她正要回头。

陆景刻意咳嗽了一声。

青玥脸上露出惊喜的神采,陆景的声音早已刻入少女的脑海中。

她连忙转过头来,便看到身后不远处,陆景正看着她。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今日也无月光,可青玥就是知道陆景正朝着她和煦的笑。

于是青玥也笑,她朝前走了两步,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匆匆转身,便要走去侧屋,嘴里还嘟囔着:“少爷,你去了别山院,想必还不曾吃晚饭,我给你下一碗清汤面,你就着前些日子才腌好的酸菜,随便吃上些,总好过饿着肚子睡觉。”

青玥嘴里琐碎的说着,脸上还带着关切。

陆景尽管已经在雾林坡与观棋先生和陆重山一同吃过晚饭了,现在却不知为什么,又极想吃一碗青玥做的面。

于是他又出声提醒青玥:“伱也给自己下一碗,我们一起吃吧。”

“汤要稠一些。”

陆景说话间,已走入屋子里。

这屋子虽然老旧了些,但因为有青玥,一如既往的干净。

陆景想了想,并没有闲着,他仔细泡茶,又从怀中拿出一个包裹放在桌上。

一盏油灯又显得暗了些,陆景就又翻箱倒柜拿出两只备用的蜡烛,点在桌上。

这两支蜡烛确实有用,屋里瞬间亮了许多。

他刚刚坐下,又想起了什么,对着门外喊道:“你做好了便知会我,我过来端面。”

“知道了,少爷。”青玥柔声回答。

约莫过了一刻钟,青玥两只手中各自端着一碗面,匆匆而来。

“好烫……”

青玥脸上还带着痛苦,陆景赶忙去接,话里还带着些责怪:“我都与你说了,家中既然没有盛碗的盘子,这些烫手的东西,便由我来端,你非是不听。”

“你是少爷啊。”青玥眯着眼睛笑:“哪里能让你来倒水端面?”

陆景也坦然笑了笑,摇头道:“这陆府,便只有你拿我当少爷。”

青玥皱了皱鼻子,语气也越发温柔:“少爷,有些人是贵在骨子里的,你写的一手好字,平日里勤作学问,勤奋读书,如今练武又练得极好。

陆府那些闲人总有一日,也是会知道你的好处的。”

青玥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便比如那南家小姐,若是她能与少爷相处一段时日,听一听少爷说话,看一看少爷的品行,大概也就没有推脱婚期的道理了。”

陆景听到青玥连番话语,眼中闪过一丝柔色,只是轻声道:“我在你眼中如此,又怎能在所有人眼中如此呢?”

青玥不解,正想询问,陆景又将一碗热气腾腾的清汤面轻轻推到她面前。

又将桌上那包裹打开。

包裹之中,是两包油纸,陆景缓缓揭开油纸。

却见那两包油纸中,是一只烤得极脆的乳鸽以及几个月饼。

“青玥,这是我从重山叔父那里给你带过来的,你赶紧吃。”

陆景一边说着,一边拿起筷子,大口大口吃着清汤面。

青玥眼神越发温柔,她点了点头,小声埋怨道:“少爷也真是的,去了二老爷那里,竟然还打包着许多吃食,平白让二老爷看低了你。”

陆景不答,仍然在专心致志的吃面。

青玥又埋怨:“这月饼我其实已经尝过了,十六那一日,隔壁红扇来找我,特意给我带了一枚。”

“那一枚月饼,大半都被我吃了。”陆景一边吃饭一边道:“君子食而不语,你莫要与我说话,赶紧吃吧。”

“喔~”

青玥点头,吞了吞口水,又小心翼翼的撕开那只乳鸽,大半又推给陆景,自己也捉了一块肉,小口小口的吃着。

吃了几口,青玥看到桌上的蜡烛,又按捺不住与自家少爷说话的心思,道:“少爷,我听其他姑娘说,陆烽少爷,陆琼少爷,老太君,两位夫人……等等这些贵人的房里有那等能够凭空发光的珠子,能将屋子照得极亮,是真的吗?”

“是真的。”

“少爷,府里的刘管事可真是可恶,中秋分月饼,竟不分给我们院里几个。”

“少爷,你说那南家小姐生得什么样?若是个丑八怪,那可配不上少爷……呸呸呸,怎能说些不吉利的话?”

——

时至子时,青玥已经睡去了。

陆景观想大明王,又独自钻研了许久神明感应篇,这才长长吐出一口气,走出屋子。

今日没有月光,院里漆黑一片。

可是在陆景眼中,却如白昼无异。

因为如今的陆景并非以自身肉眼看着世界,而是以自身元神,注视着这广大天地。

陆景深夜出屋,自然不是为了散步。

他径自走到院里,来到那一株刺玫前。

这一株刺玫娇艳欲滴,赤红如火,非常美丽。

可是问题在于……如今已然时过中秋,早晨、夜晚都称得上一个冷字,偶有秋风吹过,就连院中的许多树上,都有落叶飘飞而下。

一株娇嫩的刺玫……如何能开这么久的花?又如何在这寒风白露中不谢?

“有古怪。”

陆景站在刺玫之前,元神不曾出窍,却已然沟通元神,元神猛然睁眼……

一时之间,陆景放在衣袖中的鹿山观神玉发出些许微弱光芒。

当陆景目光落在那刺玫上,他元神上方猛然间又有诸多光芒流转,构筑出一只长着第三只眼眸的鹿。

鹿山!

鹿山第三只眼眸发光。

眼眸中的光芒就此落下,从陆景眼中照耀出来,落在了那刺玫上!

霎时。

陆景所见的那一朵刺玫景象已然大变。

却见那盛开的刺玫朵朵花瓣之间,充斥着一道道透明而又……奇异的气息。

“这是……元气?”陆景心生猜测,旋即脑海中的思绪微微一怔。

因为他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却见那刺玫一片片火红色花瓣正中央,花蕊上方,一位黑发女子正在……沉睡。

这女子黑发散落,几乎到了腰间,额头一点红,樱桃樊素口,杨柳腰,身材袅袅婷婷,肤如白玉……美到了一种极限,甚至可以用完美无缺来形容。

可饶是如此,陆景也微微皱眉,因为此刻这黑发女子未着寸缕,修长的双腿一曲一伸,白的发光。

她一只手还拿着一卷经书,那经书正在不断翻页。

陆景仔细看那经书,却发现那经书只有第一页有许多文字,往后的书页上,竟然是一片空白。

“非礼勿视。”

“而且这是只妖!”

陆景皱了皱眉头,注意力又转移到浮现在脑海中的诸多信息!

【瑰仙

知一:瑰仙种子不知因何原因,落于大人院中,其中寄居一妖。

知二:瑰仙乃妖中极尊贵者,此妖似乎身受重伤,正在苏醒。

知三:瑰仙妖手中那一卷经书颇神秘,来历不可查。

知四:瑰仙种子渊源、来历不可查。】

一连串的信息,出现在陆景脑海里,一时之间,陆景眉头仍然紧蹙。

“这一朵刺玫极不凡,以我现在的元神,无法用鹿山观神玉探知其来历。”

陆景正在思索,脑海中突然间又有一道信息乍然而显。

【橙色机缘,已来临。】

陆景眉头微挑,眼神落在那女子手中的经书中。

心无旁骛触发。

翻动的经书第一页内容便被陆景察知。

“无夜山呵斥术!”

陆景心中一动:“这是一式神通,这一本经书上记载的乃是神通术法!”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