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50章 先生,可直去二层楼

第50章 先生,可直去二层楼

第50章 先生,可直去二层楼

这一日的天空蓝的透明透亮,云团缓缓移动,而那两道寒光便如此飞上云霄,带着阵阵元气,拖着璀璨芒尾,朝着远方疾射去!

而在这陆府中,许多人也俱都注意到这一幕。

别山院中的陆烽正在修行,他手持一把长刀,长刀应有品级,只怕是六品以上的宝刀。

宝刀散出寒芒,斩在空中,举重若轻,其中不知充斥着何等强大的气血力量。

陆烽乃是熔炉境界,以皮肉筋膜骨、五脏六腑为熔炉,以肉身为容器,导练这天地元气,以元气熬炼自身肉体,化作汹涌不绝的气血。

似他这等境界,目力、听觉绝非常人可比。

所以当陆景站在剑上,一气破云,原本在大开大合修行玄妙武道的陆烽,却停下动作,抬眼向虚空望去。

只一眼便看到了站在剑上的陆景。

他眉头微挑,眼睑震动一番,旋即摇了摇头,继续苦练。

陆景院中,原本正在和陆漪、青玥小声闲聊的盛姿眼角一瞥间,似乎捕捉到什么。

下一刹那,盛姿忽然站起身来,仰头朝天上看去。

陆漪和青玥一头雾水,陆漪正要询问。

却见盛姿低下头来,对青玥笑道:“青玥,你家少爷站在剑上一飞冲天了。”

“一飞冲天?”青玥懵懂点头,想了想又道:“是南家小姐来了吗?”

她语气中还有几分紧张。

盛姿侧头询问:“为何这么说?”

青玥道:“我听说南家小姐是剑道天骄,是高来高去的仙家弟子,她……是来接少爷了吧?”

盛姿摇头:“南家小姐确实是难得的天骄,她腰间一把千秀水,据说可以一分为千,在太玄京少年强者中,便只有那么寥寥几人能与她争锋。”

“可今日带你少爷走的,不是南家小姐……”

盛姿还没说完。

青玥眨了眨眼睛,竟长长呼出一口气:“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盛姿虽不解青玥为何不希望是那南家小姐带走陆景,红唇微动问道:“你便不问是谁带走了陆景?便不怕他一去不返?”

“不会的。”青玥弯起眉眼,声音温柔:“少爷昨日还与我说,不论他去到何处,都会回来见我。”

一旁陆漪大约是多看了些话本,眼神亮晶晶的望着青玥,不知想到了什么。

盛姿却沉默一番,站起身来:“看来这第二件事,只得等陆景回来再说,青玥姑娘,等陆景回来伱与他提上一嘴,便说我受人之托,要找他写一幅字。”

“说起来,那字里的内容,却还与青玥方才说的话有些相似。”

盛姿、陆漪这便离去了。

青玥麻利地擦着桌子,给院里的花草们浇了水,又洗了几件衣服,想了想,她又擀了些面。

“少爷也许今夜就回来了,我擀一些面备着,他回来了若要吃面,也能下得快些。”

今日这座院里,看到陆景站在剑上,凛凛飞起,破云而去的,不仅仅只有陆烽和盛姿。

还有宁蔷院里的林忍冬,她原本正与宁蔷嬉笑,却突兀抬头。

一旁的宁蔷也跟着抬头,问道:“怎么了?”

林忍冬捋了捋额头的白发,低头笑道:“你那一日为何说陆景入赘,应当可惜的是这偌大的九湖陆府?”

宁蔷想了想,轻声道:“也许是因为……表弟无论遇何事,都不喜不悲,不惊不惧,心有城府者,方可如此沉静,心有阔海,可成大气。”

林忍冬摇头:“不惊不惧?我只知现在的陆景可是怕的很。”

便如林忍冬所言。

当陆景站在那一把银辉宝剑,他脚下便如扎根一般落于剑上,宝剑之上也有一道道元气流转出来,吸住陆景的身躯。

当他低头俯视,最初时,他脸上确实带着许多惊惧。

可是,当那银辉宝剑开始平稳飞行在虚空中,陆景试着低头向下看去……

只觉得天下景色,尽入他眼!

“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

陆景眼中闪烁光彩,他侧头看向一旁的钟于柏。

钟于柏也随意站在那黑色飞剑上,黑色飞剑仍然散发着凛冽的杀机,让陆景有些心惊。

钟于柏看了一眼陆景,脸上带起笑容。

他的声音便如同清流溪水,淌入陆景脑海中。

“我这把剑名为岁寒,而你脚下的那一把则名为松柏,它们俱都是重匠名器……已然陪了我许多年。”

钟于柏眼中似乎还带着缅怀,大约是想起了什么往事。

陆景微微思索一番,开口询问道:“钟大家……元神修士修行到何种境界,才能这般驭物而行?”

其实飞剑极快,狂风凛冽,若是寻常人,自然无法听到陆景的声音。

可是钟于柏却听得一清二楚。

“只需修至化真,知驭物,懂乘风,元神化真操控元气,便已然可以飞天。”

陆景心中神往,又想问一问武道修士,突破肉身诸关,是否也能够御空而行。

可正在这时,钟于柏向下看了一眼:“到了。”

于是,那两柄飞剑又转头向下俯冲而去。

陆景也看到了下方的景象。

原来在陆府所在的长宁街之后不远处,还有一座高墙。

那高墙之内……

高墙中则是一处浩大园林。

那园林中佳木茏葱,楼阙林立,诸多曲廊,百种游亭,许多飞檐与琉璃,亦有鱼吸绿波,竹林掩映。

微风拂过,诸多奇花异草似乎在风中浅吟低唱。

再向远望,又能看到高坡、山岳、湖水、小池……

除了这些极美的景观。

当飞剑落地,陆景从那飞剑上走下来,透过一处老旧的木门,便看到许多令他惊奇的景象。

“这里是书楼?”

陆景压住了有些发软的腿,沉默了几息时间,这才开口询问。

旁边的钟于柏此刻脸上的笑意消退,取而代之的全然都是郑重。

“这便是天下士子心中的圣地。”

钟于柏道:“夫子早在百年前便早已说过因材施教,有教无类。

所以这书楼中的士子,不仅是读书人,还有各自的身份。

书楼里什么都教,所以这里有武夫,有道士和尚,有铁匠,有大夫,甚至有商贾,摊贩……”

“这似乎与我前世有些不同。”

陆景目光仍然落在小门内里的诸般人,心中不由更加疑惑了。

“夫子究竟是何等人?传说他四十八年前便已经叩天关,登天门,‘太白与他低声语,天将为他开天关’!”

“往日里我只当他是儒道圣人,可今日一看……真就这般有教无类,什么都教的书楼,又如何培植出大伏这诸多封建礼仪?又如何立起这诸多腐朽规矩?”

“而且……说是‘书楼五层高,却可望青天’,这五层书楼又在哪里?”

陆景心里满是疑问,远处却缓缓走来一位白衣青年。

那青年纶巾长衣,自有许多风流,眼中沉静,面上风轻。

他走到不远处,便轻轻朝着陆景和钟于柏招手。

陆景心中紧张。

却没想到身旁的钟于柏却也深深吸了一口气。

“钟大家……竟然也这般紧张。”

“走吧。”钟于柏神色肃然,朝着书楼走去。

二人一步步踏入书楼,当陆景踏入书楼的一瞬间,便只觉得这虚空中流淌的风,竟然也不在那般喧嚣了。

周遭的气息平缓而又温润,陆景吸了一口,只觉得躯体中暖洋洋。

“在这书楼中修行武学,一定事半功倍。”

陆景抱着这般的念头,继续前行。

一路上,也有许多人望向陆景,眼中还带着好奇的神色。

也有人认出了钟于柏,远远朝他行礼。

方才与他们招手的正是观棋先生,二人走到观棋先生身前。

观棋先生显得极高兴,眉眼中还带着笑。

陆景行礼。

“没想到……你……这么快便来了。”观棋先生也朝陆景点头。

继而又看向一旁的钟于柏。

当钟于柏与观棋先生的目光碰撞。

观棋先生的元神声音再次传来,明显是想让陆景听到。

“钟知命,你杀了安槐国君,便是弑君,便是无君无父,又如何能入这书楼?”

这一次,观棋先生声音清冷,语气中竟还带着质问。

陆景神色不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