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51章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第51章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第51章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入二层楼……”

钟于柏沉默一番,又转头仔细看了看陆景。

即便是他即认同陆景的才华,也未曾想过陆景竟然能在十六之年,受邀入书院二层楼,担任一位先生。

尽管他也知陆景的书院先生,大致不会教书育人,也让他惊讶。

压下心中的惊讶,钟于柏轻轻颔首,又朝陆景笑道:“我原本特意前去陆府,与那宁老太君说许多好话,是想收你为弟子,传我这安槐学问,没想到你如今竟能入书院二层楼。”

“既入了书院,天下学问俱都可得,你我之间往后也许还可坐而论道。”

一阵微风拂过,陆景身上长衣飘动,他少年面容也露出真挚笑容。

“钟大……于柏先生今日送我入书楼,伱我之间有渊源在此,他日我必将回报。”

陆景说到这里,忽然转头看向观棋先生。

“先生……不知书院中可有笔墨?”

观棋先生并不犹豫,只见他轻轻拂袖。

奇异的一幕出现在陆景眼前。

却见观棋先生拂袖之间,周遭虚空猛然间扭曲,那扭曲虚空里点点白色的雾气升腾。

一转眼,眼前竟多了桌案、笔墨纸砚。

陆景怔然,过了二三息时间,他又看向钟于柏,却见钟于柏似乎司空见惯,并不觉得此事玄妙。

陆景只能摇摇头,越发觉得这世界光怪陆离。

“这笔乃是四先生用过的笔,平日里我多番珍藏,难得用一回。

今日……”

观棋先生元神欲言又止,只是看了一眼钟于柏。

钟于柏默不作声,向观棋先生行了一礼。

他腰间岁寒、松柏轻轻鸣响,仿佛也在向观棋先生致谢。

于是陆景上前,仔细磨墨,又蘸墨落笔。

笔落纸上,一气呵成。

钟于柏仔细看去。

却见那纸上的文字垂露春光满,崩云骨气馀,那点点笔墨便如同云鹤游天,群鸿戏海!

“这字确是极好……”

字迹先入眼,哪怕是钟于柏之前早已看过陆景的字,心中也不由感叹。

然后才又看到那纸张上的文字。

“岁寒!”

“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短短十余字,尽露风骨,尽露其坚韧!

观棋先生见这笔墨,见这一行字句,深深点头,眼中又有光芒闪烁,落在陆景身上。

而钟于柏则轻声呢喃着这十二三字。

足足数遍!

却见钟于柏腰间岁寒、松柏二剑竟一同出窍,化作两道寒芒,直上虚空。

青山白水映玄虹,剑光万丈斗牛寒!

这两把剑不断震动,不断飞舞,一瞬间,陆景三人上方,近有剑气百十道,如虹如光。

观棋先生一只手放在身前,一只手放在身后,目光落在这些剑光上,元神对一旁陆景道:“这两柄剑在答谢你。”

陆景笑了笑。

钟于柏脸上也笑意盎然,仔仔细细将那张笔墨收好,竟也朝着陆景行礼,继而化作一道虹芒,与那两柄剑飞逝而去。

“钟先生确实极喜欢你,想要收你为弟子。

如今你又赠他笔墨,想必他也更厌恶了我几分,毕竟若没有我,便可了了他的愿,让你入他门下。”

观棋先生语气带笑:“钟于柏是难得的剑客,你在他门下不仅能学学问,也能学剑。

可现在你来了书楼,便只能当个抄录先生,抄一抄典籍。”

陆景明明是少年的面容,语气却沉静如观了世事的老人。

“学问、武道、剑道俱都不可一蹴而就,若无书楼,家中长辈也不愿放我,而且……于柏先生年少时也曾在书楼求学,书楼能教出于柏先生,教一教我大约也足够了。”

观棋先生眼中藏着欣赏之意,带着陆景继续朝里走去。

路过一片竹林,又路过一架木桥,又有一片园林映入眼中。

这一处园林同样清雅,却少了许多人。

广大园林中,还矗立着许多建筑,俱都古色古香,红砖绿瓦,充斥着一种独特的美感。

“这里便是书院二层楼,书楼中学生极多,能进这二层楼的,却是少数。”

“原来所谓的书楼……并不仅仅只是一座楼。”

陆景明白过来。

观棋先生语气里少见的带出些骄傲来:“夫子百年前创立书楼,学生无算,天下桃李皆是我书院所栽,若只有一座楼,又如何纳天下诸道?”

二人一路说话,走了许久,终于来到一处高塔之前。

“今日我便带你来此,这高塔之后还有条小路,你若嫌正门远,便可从这小路出入,距离长宁街也更近了许多。”

“而这修身塔便是往后你抄书的所在,每日也不需抄上许多,量力而行便可,等你抄完了这高塔中的书,我再来问你。”

观棋先生说到这里,又上下打量了一番陆景,道:“今日天色已经不早,我带你前来只是认认路,从明日开始你便由心来此,抄录其中典籍。

还有……成了书院先生,是有月俸的。”

观棋先生说到这里。

陆景始终沉静的面容上,终于露出些意外的神彩。

意外之中还夹杂了许多惊喜。

“你这大族子弟,当得倒也辛苦。”

观棋先生眼中带笑,从衣袖中伸出一个拳头,放在陆景前方,缓缓摊开。

却见观棋先生掌心中,竟有四五枚钱币。

那钱币金色中还泛着些白,仔细看去,那连片的白色竟如同一片片云朵一般,秀丽而又特别。

“这是我大伏的云金钱,这小小一枚钱币,贵时便价值一两一钱的金子,便是云金最贱的时候,也如一两金子。”

“书楼先生的月俸,竟有如此之多?”陆景实在有些惊喜。

他在陆府中,一月的月俸,便只有三两银子。

因许多见不得光的原因,还时常要被克扣掉一两。

大伏因为之前四甲子的强横,可以说是尽收天下之财宝,其中以银为最甚。

所以大伏天下,银极贱,二两银子便只够陆景和青玥温饱。

正因为这样的背景,当时青玥将七枚桃花酥卖了二十二两银子,陆景才觉得青玥吃了好大的亏。

一枚云金钱兑换一两黄金,而一两黄金已然能够兑换三十两白银。

“所以,书楼先生一月月俸,竟然有一百五十两银子?”

陆景看着观棋先生掌心中的五枚云金钱。

观棋先生倒也直接,将手中的五枚云金钱塞到陆景手中。

“书楼的月俸,俱都是提前发的,你刚入书楼品秩不高,便只能发这五枚,我替你领了出来。”

陆景喜滋滋的点头,比起方才的成熟稳重来,竟然更像一位少年了。

“认了路,也可在书院逛逛,看一看书院的风光,等逛够了便回去,明日再来。

若你想要住在书院中,自然也可以,只是不能带丫鬟过来。”

陆景摇头:“如今我已入书楼,白天来这里便在书院修行,晚上回去也不至于与长辈碰面,住在陆府其实无妨了。”

他这十余日始终努力,便是想要出府。

一旦出府,陆景变强的渠道便也有了更多。

至于直接离府……陆府和南府必然都不会容许陆景只身逃走。

且先不比论那神秘的南国公府,便只是武勋世家陆府中的赵万两、吴悲死……也不是此刻的陆景所能应对的。

更何况,陆家能够在武勋世家日益衰落的如今,仍然承伯爵,怎可能没有几分底蕴?

“陆家依然是枷锁,但是我现在身有银两,人在书楼,他们想要折辱于我便也不在那般容易了。”

陆景心中思绪闪烁。

观棋先生也在此时离去了。

陆景逛了许久书楼,越发觉得这一处所在令人惊奇。

就比如此刻的他,正站在一座座石碑之前。

石碑共计十二,每一座石碑上俱都镌刻名讳。

但是其中有三个名讳已经被抹去,不知是何原因。

剩下的九个名讳,便是陆景都听闻过。

“这些名讳,是如今书楼最享誉盛名的先生们。”

——

陆景出了书楼,一路繁华竞入眼,竟让他迷了路。

不过仔细说起来,他从没出过府,又如何能不迷路?

“婶子,这附近……有卖布料的铺子吗?”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