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56章 待机脱樊笼,马前问陆江

第56章 待机脱樊笼,马前问陆江

第56章 待机脱樊笼,马前问陆江

沉默。

陈玄梧便如此坐在陆景身旁,身躯有些僵硬,眼神也有些躲闪。

他虽然不曾与陆景说些难听的话,但却当着陆景的面提到过陆府庶子、赘婿等等字句。

这在陈玄梧看来,也是极无礼的。

因此,他额头甚至渗出细密的汗水,神色也很不自然。

陆景则是多看了他几眼,继续摊开身前的书页,拿起笔,轻声笑道:“玄梧兄倒也不必如此,你说的俱都是实情,语气中也并无奚落嘲笑,又何须不好意思?”

陈玄梧这才转过头来,仔仔细细看了陆景一眼,半晌过去,这才犹犹豫豫道:“景兄,你有一样是极好的。”

“便是你这相貌,除了貌若灿灿星河,闪耀绝世的中山侯之外,太玄京中几位美貌少年,至多与伱伯仲,胜不了你太多。”

陆景听到陈玄梧一本正经的夸赞他样貌,便知道这是这位白衣少年缓解尴尬的方式,大约也是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夸赞了。

他正要说话,陈玄梧却又看到了陆景抄录的哪一本《世途》。

“咦,景兄你的字果然不凡,龙骨凤羽,堂皇间又有诸多尊贵气,怪不得书楼里的先生找你来抄录典籍。”

陆景摇头,执笔落笔,笔墨染出,陈玄梧则更惊诧了些。

他又仔仔细细看了十几息时间,心道:“我之前听说,陆府庶子并不得宠,府中也少有人教他,今日见了正主,便光是这一手笔墨,也鲜有人能相提并论。

而且少年之躯,便能入书院二层楼,从中可知眼见为实的道理。”

“只是……即便是书楼二层楼的弟子,没有功名、不曾修行,也无妙笔文章,那与南禾雨的距离也仍犹若鸿沟。

想来这一位景兄这般坦然,大约也是因为心中其实是期待与那等的天骄之女成婚的。”

陈玄梧在胡思乱想。

陆景脑海中却仍然想着陈玄梧方才的话语。

其实他与南禾雨成婚,并非是他迎娶南禾雨,而是南禾雨迎娶他。

这听起来有些尴尬,事实其实确实如此。

这陈玄梧刚才说是成婚,说是迎娶,其实也是顾虑陆景这个陆家人的脸面。

“说起来,我嫁给南禾雨……听起来确实有些羞耻了。”

陆景嘴角露出些许笑容。

他已经身落贱籍,“嫁给”南禾雨其实已成了既定的事实,正因如此,原本陆景念头其实也算通达,对于这事实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排斥。

毕竟他在陆府中本就受人白眼,陆景和青玥对于陆府俱都没有丝毫的眷恋和不舍可言,于是去不去南府也就无甚所谓了。

更何况现在的陆景穿越而来之前,这件事情便已经定下,他的户籍都被记录在了南府外册上,不容他反驳。

可是后来,南家三番五次毁约,南禾雨前来陆府“格马腿”、南雪虎前来寻衅这三件事情之后,陆景对于成为赘婿、入赘南国公府、与南禾雨成婚这些事,俱都多了几分反感。

“如今,南风眠回来了,若是南国公府毁了这婚,自然最好。

他们若是不悔婚,便是这般拖着,对我来说也是一件极好的事,等我羽翼渐丰,总有脱离樊笼的法子。”

“而且这南家小姐既然是天骄,在这广大太玄京中,也有诸多爱慕她的人,那她自然也应该去找一位天骄才是……我这样的庶子大约是不配的,否则,南国公府又如何会三番五次失约?”

陆景想到这里,神色越发坦然起来。

一旁的陈玄梧也看到陆景风轻云淡的神色,看到他眼中的坦然、顺畅。

“这陆家的陆景少爷,心性倒是极好,他能入书院,便是个有才的,有才而坠贱籍,无法科考,又听说他屡次被南国公府推迟婚约,这本应是奇耻大辱,在他眼中却似乎并无什么大碍,其中也没有夹杂什么怨愤,也没有怨天尤人,只有许多温润、平静,这倒令人敬佩。”

也许正是因为这一份平静温润,竟出奇的令陈玄梧也平静起来。

他想了想,又站起身来,精挑细选了一本典籍,回来在陆景不远处坐下,细细看书。

偌大的修身塔第四层中,两位少年便在一群中老年儒生之中为伴,自得其乐。

直到酉时初,陆景才站起身来,正准备回去。

却看到陈玄梧有些羡慕的看着他。

“玄梧兄……不能出去吗?”

陆景挑眉,问他:“你这两个月,便整日在这修身塔中?”

陈玄梧撇了撇嘴:“也能出去,只是我家长辈严厉了些,令我不可在书楼闲逛,出了修身塔便只能回……家中,回了家便要考校学问,与其如此还不如待在修身塔中,这里也有床铺,不过只是需要和其他书楼弟子同住。”

“那你又如何用餐?”

“自有人送来的,景兄快些回去吧,不必担心。”

陈玄梧有些无奈道:“只是周遭没有说得上话的,便有些无趣。”

陆景这才知道,为何陈玄梧看到他,会那般主动,原因大约便是两个月以来,始终身在修身塔中,与这些皓首穷经的学究待在一起,确实有些无趣。

看到一位同龄人,自然是欣喜的。

“其实,书院二层楼最无趣,若能进了三层楼,便是天下各色一等一的大天才,少年者也极众,反而没有这般难熬。”

陈玄梧说话总是和和气气,眼神也一如既往的澄澈。

陆景这便与陈玄梧告别。

出了修身塔,陆景想了想,又去了一趟二层楼的饭堂。

书楼饭堂,个中的妙处字自不必多言,价格便宜不说,菜式齐全,看起来闻起来,也都是色香味俱全。

陆景带了许多吃食又沿着那一条小路,回了陆府。

刚刚到了陆府西门,正要进门。

身后突然有马蹄声传来。

慢慢提升由远及近,沉稳而有力,似乎是一片好马。

陆景转过头去,竟看到陆江正坐在一匹黑马上。

这匹黑马棕毛长长披散,高高仰着头颅,眼神明亮,肌肉虬起似乎充满着炸裂一般的力量。

而马背上的陆江也穿了一身黑衣,脊背挺直,身躯昂然,体格翩翩,再配上他不俗面容、奢豪穿着,确实是一位擅武的大族少爷!

“钟夫人让他思过一月,这才半月不到,便已经出来了?“

陆景神色不改,自然知道这其中周夫人、朱夫人俱都起了极大的作用。

“同样是受罚,若受罚的是我,那这一月思过恐怕少一日不行,而陆江……”

陆景想到这里,又想起青玥一事,他嘴角露出些许笑容,轻轻摇头,便想要走入府中。

此时,一阵阴冷的秋风吹来,将周遭树梢上已经枯萎的树叶吹下来,残叶飞舞在天空中,发出簌簌飒飒的响声。

原本缓慢的马蹄声,却在这狂风中,更快了几分。

踢踢踏踏之间,便已来到陆景身后。

陆景仿佛不曾听到这马蹄声,依然缓缓的走着,甚至不去回头看一眼。

陆江跟了一阵,大约觉得无趣,又策马来到陆景身旁,与陆景并排而行。

那黑马巨大的阴影,遮住夕阳的余晖,不让那光落在陆景身上。

直到这时,陆景才转过头,看向陆江。

“堂弟。”陆江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甚至不曾望着陆景,只是策马前行:“你入了书楼?”

陆景继续向前走,不答。

陆江又道:“入了书楼,即便你仍是贱籍,无法科考,无法出仕,身份中就是不一样了,多了一重书楼弟子的身份,说出去也是有几分脸面的。”

他在陆景耳旁聒噪,陆景却始终不予理会,只是向前走着。

陆江皱了皱眉头,冷哼一声道:“陆景,我来与你说话是想冰释前嫌,你能入书楼,说不准南国公府便接纳了你,到那时你高低是一个富家翁,虽是一介赘婿,却也能够令我高看一眼。

往日你我的嫌隙不大,只是那时你地位卑贱,又与我作对,我自然咽不下那口气。

如今今时不同往日,我来与你说话,你却这般反应……莫不是以为入了书楼,你便就此高飞,一去千里了?”

陆江说到这里,嘴角也露出些笑容来:“书楼弟子也有高低之分,书楼乃是求道之所,不是结党之地,不会庇护你,南雪虎若要杀你,书楼绝不会管。

你入了书楼,但身上的贱籍仍在,只怕会随你一辈子,贱籍之下,便是高高在上的驸马也脱不了那层枷锁,如此种种……陆景,你还以为入了书楼,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吗?”

陆江语气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