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57章 佳人相候七十年

第57章 佳人相候七十年

第57章 佳人相候七十年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

所以当这秋风起,当这陆景平静的声音,落入陆江耳中,陆江神色也更阴沉了些,便如同落了白露寒霜的草木一般,晦暗难明。

他仍然高高坐在那一匹价值不菲的珍贵黑马上,低头俯视着陆景。

陆景则在抬头仰望着他,可眼中并无敬畏,也不惧怕,有的便只是沉静。

“所以……你不愿与我和解?”

良久之后,陆江突然发笑,脸上笑容中却并无多少笑意。

他凝视陆景,探下些身子来道:“这陆府极大,却也极小,往后你我还要见许多次,今日我与你说话,便是最后一次。”

“也许再过上些时日,南府退了婚,那南府天娇小姐给伱写一封休书,你便会知道寻常的书楼弟子也无法翻去这宗族的牢笼!

到那时,陆景你大约便会知晓今日便不应当与我说这些话,不该有这可笑的风骨。”

陆江说完,便直起身子,拉了拉马缰。

长鬃黑马马蹄高高抬起,黑马距离陆景极近,强烈的劲风从陆景身上呼啸而过。

可陆景却始终不闪不避,仿佛没有看到这黑马压迫而来,脸上也并无多少恐惧之色。

最终,马蹄落下,却是踏在地上的灰砖上。

“喀嚓!”

两块硬度极高的灰砖应声而碎,被踏出两个蹄印。

陆江冷笑一声,策马而去。

陆景却仍然站在原地,微笑道:“堂兄,今日我要告诉你,你我之间并无和解的可能。”

“在你看来,你我之间是极小的嫌隙,你不过死了一匹马,失了一个下人,可那一日若是我败在张元手上,只怕我便如你所言,应是死了、废了,最好的结果便是在床榻上过上一生。

这等的嫌隙,堂兄,你说和解便和解?又如何和解?”

策马走在前方的陆江,身躯一僵,就连那握着缰绳的手都紧了紧,让那一匹黑马脚步略略一顿。

可紧接着,陆江头也不回,声音却从马上传来:“希望你不会后悔今日的选择。”

陆江就此离去。

陆景也缓缓行走在林荫道上。

“小人无节,弃本逐末,喜思其予,怒思其夺。”

“他将与我和解当做给我的恩惠,却不愿想起我和他之间的恩怨,究竟因何而起。

而且……他今日与我和解,昨日却还在那贵客一事上动手脚,无非是从以势镇压转为行些阴厉的勾当,令人不耻。”

陆景一眼便看透了陆江深藏着的念头。。

陆江虽与他一样,都是陆府庶子,在陆府中的境遇却和陆景大大不同。

他生母以前得宠,攒下了不少钱财,又讨好了陆重山正妻朱夫人。

陆江在府中自然是如鱼得水,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而今又自认为受了许多委屈,怎会这般轻易和陆景和解?

“小人难姑息,这样也好。”

陆景眼神闪烁,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一路进了陆府,又来到自家小院,却发现院里还有两位客人。

一位是陆漪,这少女人穿着一身粉色的缕金挑线纱裙,披了一件翠纹织锦羽缎斗篷,身上的配饰有云脚珍珠卷须簪、红翡翠滴珠耳环,腰间还配着一枚玉佩。

一看便极得二府宠爱。

只是今日的陆漪,并不如往常那般活泼,眉眼中竟还有许多哀愁,令陆景有些意外。

往日里陆漪在这陆府中,最无忧无虑,可谓旷然无忧患,宁然无思虑。

终日便在陆府中顽耍,偶尔也出陆府,呼朋唤友行些诗会,耍些剑术。

今日看起来,却无精打采。

陆景看在眼里,却并不准备询问些什么。

陆漪到了,另外一位客人自然便是盛姿。

盛姿今日竟着了些淡妆,略施粉黛,大约上了些玉女桃花粉,唇也鲜红,看起来更美艳了许多。

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香,细看诸处好。

她原本坐在石桌前,与陆漪说话,远远看到陆景来了,便站起身来。

远处的青玥脸上还带着些泥土,大约是方才在松花园里的土。

她也看到陆景来了,脸上顿时露出笑靥来。

“陆景。”

盛姿脸上带笑,朝后指了指石桌。

那石桌上,正摆放着一套笔墨纸砚。

仔细看去,这一套文房四宝极好,笔是河梧道的千年红桑笔,纸页看起来便非常细腻,比起河绸纸更好,还泛着一层淡淡的金色。

陆景并不知道这纸来自哪里,只知道这样的纸一定极为贵重,哪怕是在这豪奢陆府中,他也不曾看到过这等品次的纸笔。

至于那砚台,则通体都是由白玉制成,雕刻着一只张牙舞爪的白虎,看起来精致非凡,价值不菲。

盛姿看到陆景的目光落在石桌上的文房四宝上,笑道:“我上次前来,本来要与你说两件事,只是因为陆府长辈请你,便只能搁置下。

所以今日又来叨扰,希望你不会厌烦。”

盛姿说起话来仪态万方,丰姿冶丽,再加上她皓齿蛾眉中的少有的英气,令人心折。

尤其是眉心那一点樱红,更平添了她许多少女韵味。

陆景笑着摇头:“此事青玥与我说了,不过是写一幅字,又哪里值当叨扰二字?”

他说话时,青玥已然为他倒来热茶,接过他手中从书楼饭堂中带来的许多吃食,径自去侧屋准备了。

她无一句话,可眉眼中的温柔与挂念,却都被盛姿看在眼里。

盛姿好奇的看了青玥背影一眼,这才转头对陆景道:“今日此来,是为了我一位好友,我那好友身份尊贵,家教却也严了些,轻易出不得府。”

“只是恰好我这好友还有一位青梅竹马,便也是他心上人,正巧他准备了许久,要送一幅字画予心上人,我这好友画技尚可,只是这笔墨功底并不如何深厚,又恰好看了你送我的那几句文章,便想央你在他画中写上几个字。”

盛姿三言两语,便已道明来意。

她行事大方果断,并无丝毫拖泥带水。

盛姿是陆景在这一处世界少有的几个朋友之一,不过是提几个字的请求,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于是他点头问道:“不知是要写哪几个字?”

盛姿先是指了指石桌上的文房四宝:“我那朋友极用心,这章槐书院的金页纸是用来给你练笔用,那一幅画我今日也带着,等你练好了那几个字,执笔提上便是了。”

盛姿说到这里,又朝着陆景眨了眨眼:“我那好友身份不俗,平日里并不缺什么,自然也没有平白让你写字的道理,所以还备下了一份礼物,这桌上的文房四宝只是饶头。”

她说话间,伸手解下腰间一柄剑。

“这算是我与那位好友,送你的礼物,你入学书楼,便已是儒生,腰间又怎能无一柄君子剑?”

陆景皱了皱眉头,他仔细看盛姿手中那把剑。

这一柄剑大约只有二尺,看似是一柄配饰所用的君子剑,剑柄看起来晶莹剔透,是由白玉制成,其上篆刻着白云流水,剑鞘是则是一种黑色檀木,竟然还飘着些香气。

“这君子剑一看就极贵重,我不过写几个字,如何能受这样的重礼?”

陆景看了几眼,便摇头道:“盛姿,你与我之间也算熟识,也知我的性格又怎会无功受禄?”

陆景倒也并非是自命清高,只是这天下的事,或多或少都有价码。

他的字确实写得好,可字因人而贵,如今身无功名,又无声名,陆景也知道他的字是不值这么一柄君子剑的。

贸然收了,便是欠了别人的情,往后遇事只怕还是要还的。

正因如此,陆景才会这般果断的拒绝。

“区区几个字,我送你便是,你自拿去当人情便是。”

他说到这里,迈步走到石桌前,研墨执笔,又轻轻将那一沓金页纸推到一旁,笑道:“提几个字,并不需多练,那一幅画在哪里?”

盛姿怔然片刻,连忙从长袖中拿出一幅画来,仔细摊开。

陆景落眼,只见那画上画了一把陈旧的木椅,木椅上则是一位神色清冷,露出几分病态的少女。

那少女眼帘低垂,无精打采,眼中甚至无几分希望。

而远处,一轮太阳映照而下,落在那少女身上,却让少女多了些生机。

小桥流水、古树奇花……许多意象在那画上栩栩如生。

很明显,作这一幅画的人很是用心。

盛姿在一旁说道:“便提上‘你再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