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60章 先生磨剑,少年不愿为鸡犬(谢深夜l

第60章 先生磨剑,少年不愿为鸡犬(谢深夜l

第60章 先生磨剑,少年不愿为鸡犬(谢深夜lak两万赏)

去时匆匆不觉。

可来时才发现,马场距离西院,其实是有一段距离的。

青色的石板路沾染着晨间的白露,泛着清幽的光泽。

陆景便走在这石板路上,一步一步,缓缓而行。

若是不看他身上的血迹,大约只会认为是一位翩翩美少年,在晨起散步。

今日清早在马场的事,陆景其实早已深思熟虑。

有能令宁老太君和钟夫人早早便仔细准备的贵客来临,此时府中发生任何事,老太君和钟夫人都愿意短时间内息事宁人。

起码在贵客居住在陆府期间,她们不愿生出丑事来。

等到十几天之后,陆景也有应对的说辞,尤其是南风眠归来的如今,南府树大,他自好乘凉。

而且,陆景行事也有其分寸,又因为陆重山的缘故,他并未杀掉陆江,只是如陆江之前想要对他做的那般将他废了。

杀兄乃是大恶,为宗族血脉不忍。

万一因此吃上了官司,只怕因为如今诸多原因下不偿命,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可是若是两人争斗,陆景无意间重伤了陆江,这样的事情便可大可小,甚至不需什么证据,一切看陆府主事者的心思便可。

想来如今,他们是不愿陆景这个赘婿死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若是周夫人与陆江对于青玥的计谋得逞,遭罚事小,若是钟夫人真将青玥划给其他人,这件事便不好解决了。”

现在陆江废了,周夫人只怕也没空搞这些阴谋诡计了。

“只是可惜……这陆江是重山叔父的孩儿,我今日废他是事有因果,陆江屡次暗害便是因,往后如果有机会,还需要补偿重山叔父,毕竟这陆府中,值得敬重的人不多。”

正因如此种种,陆景才会选择以最直接的方法破局。

“武道、元神都需一口顺气,需要一念通达,这样的事情若是不尽早解决,便会如同一座灰尘累就的恶山,镇压在我的心头。

令我心生恶念,令我心绪扭曲,不复这般澄澈,所以……当忍之时可以忍,当断之时则必须要断。”

陆景一路上思考,一路上缓步而行。

又走一阵,他终于来到自家院前。

院子的门虚掩着,里面还有人说话的声音。

陆景推开门,便看到院里宁蔷和林忍冬,正站在那花圃前,仔细赏花。

时值秋日,院里的花都是已经凋敝,却仍有几株坚韧的,正抬头寻着阳光的所在盛开着。

陆景进门。

第一个看到他的是早已听到脚步声,转过头来注视着门口的林忍冬。

林忍冬的银发随意束在背后,脸上肤色也白皙透亮,当可无论是眼神,还是唇色看起来也俱都十分健康,并不显得苍白,反而有一种独特的美感。

而她身上那一席乌金云绣衫、金丝白纹昙花雨丝锦裙也越发衬得她出众了。

林忍冬看到陆景进来,神色微微变了变。

一旁的宁蔷也循着林忍冬的目光转头,眼神也紧张了起来。

反应最大的,却还是正端来一杯茶走来的青玥。

她手中的茶杯坠落下去,落在院里的青砖上,发出清脆的鸣响。

茶杯碎了,那不算珍贵的茶叶洒在地上,泼出一副如山如岳,又有清脆植被的画来。

青玥咬着嘴唇,双手甚至在发抖,眼眸也晶亮起来。

然后,陆景便朝着青玥极灿烂的笑了笑。

一旁的宁蔷和林忍冬还有些发怔,怔然间又突然觉得这是第一次看到陆景这般露齿笑。

此时此刻的陆景,身上的青衫染着大团大团的血液,脸上还有不曾抹匀的血迹。

就连那闪亮乌黑的长发,也被血迹沾染,凝结起来。

看起来很是狼狈。

但陆景脸上却出奇的精神奕奕,眼神也透出光亮了来,不像是受了什么伤。

而他此刻便站在门口……

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巍峨若玉山之将崩。

面容又少有的温润、俊美。

值得一句“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少爷……”

青玥声音颤抖,终于叫出声来。

一旁的林忍冬心善,不忍心这温柔的丫鬟这般伤心,便主动道:“不用担心,景公子身上的血……不是他的。”

青玥似乎不曾听到林忍冬的话,朝前走了两步,大约是想仔细看看陆景。

又突然转身,最终碎碎念道:“少爷,你且先进来,我去为你打些热水……”

“洗漱一番,我便带你出门,去找大夫。”

“青玥,我没事。”

陆景眼神如灿灿星辰,星光和青玥的眼神碰撞。

这短短一句话。

青玥突然冷静了下来,她不再多说,连忙跑去打热水。

刚刚烧好的热水许是不够了,青玥又跑到院中的井前,匆忙打水。

宁蔷和林忍冬看在眼里。

只觉得青玥这般瘦弱的身体,方才她打水,也仅仅是打了半桶水。

便是这半桶水,青玥打起来也有些吃力。

可如今,当青玥将满满一桶水从井中打出来,又提着桶奔向侧屋,就连林忍冬也不由敬佩起陆景这个丫鬟来。

“看来,这丫鬟是真的极关心景公子。”林忍冬在心里想着。

陆景却走向青玥,摇头道:“青玥,伱莫要累了自己,一时半会这水也烧不开的,你便将那冷水取来。”

青玥下意识觉得在秋日里用冷水洗漱,是要染风寒的。

可她又突然想起陆景如今已经习武,每日早晨降白露的时候,都穿着薄衫习武,出一身汗,便自己打水洗漱,也并无大碍。

她这才放下那木桶,初时并不觉得,此时双臂却又酸痛起来。

陆景仔细洗漱,又进屋换了一套衣服。

等到他出来,石桌上已经摆好了一碗热腾腾的清汤面。

陆景埋头吃面。

宁蔷少了些血色的脸上总有些犹豫,欲言又止。

林忍冬也仔细看着陆景,良久之后,突然笑道:“看来,景公子也并非只是一个温润心善的书生。

便与逐风府那一位私塾先生一样。”

陆景这才抬头,眼中泛着好奇的神色。

林忍冬笑道:“安息道逐风府有一座宗族私塾,有一位先生名为安弱鹿,平日里只是个勤恳教书、勤恳读书,想要考上秀才的私塾先生。

他为人和善,便是偶尔遭了人训斥也只是笑。

后来,那办私塾的宗族遭了匪祸,那家小姐回乡途中被大盗贼杀了。

这安弱鹿关了私塾,砸了自家的地,从地里抽出一柄剑,头一夜磨剑,第二夜持剑出了逐风府,上了山。”

“等他再回来,山上匪寨里的悍匪便都死光了。”

林忍冬说到这里,又上下打量了一番陆景:“不过那一位私塾先生回来时身上点滴血液都无,比景公子要好上许多呢。”

陆景听到这样一则故事,心中不知为何,心中更安定了许多。

宁蔷和林忍冬自始至终都不曾问他,他这是究竟如何了。

林忍冬甚至道出这么一则故事了,约莫是为了安定他的心绪。

即便陆景心绪坚韧,不需旁人安定,却仍然记着林忍冬的好。

“信上的事,还需要表姐留心相助,等到以后陆景必有回……”

陆景吃完面,这才郑重对宁蔷开口。

可宁蔷却摇头打断了他的话,道:“不过是极小的事,又哪里值当你回报?如今我心绪不定时,也仍然以你写给我的那一首词排忧解愁。

这几日我吃那汤药,也有了些效果,才能在这秋日里吹风,想必与我心情也有关,这其中也多劳了你。

这样的小事,便当是我给你的回报吧。”

宁蔷说到这里,又看了一眼青玥道:“等老太君起了,我便去春泽斋与她说话,让青玥去侍奉那位贵人本就不妥,在老太君眼中青玥受罚自然是小事,若是冲撞了重安王妃便是大事了。”

“重安王妃回京能落榻陆府,本来就是陆家的福气,其中只怕还有太子妃的恩泽在里面,招待不好了,落面子的还有太子妃,这样的事可马虎不得。”

宁蔷话语至此。

林忍冬也道:“太子如日中天,前些日子还去了大雷音寺受人间大佛传杀生菩萨法,据说一身武道修为已然能够遨游雷祸乱流。

再加上太子地位尊贵,也许陆家再兴的希望,便在太子身上。”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