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62章 世间人皆有善恶(谢稳稳得书友两万六

第62章 世间人皆有善恶(谢稳稳得书友两万六

第62章 世间人皆有善恶(谢稳稳得书友两万六千赏)

摘录典籍,本是一项极枯燥的工作。

可当陆景执笔,当心无旁骛命格、读书人命格触发。

陆景便确如观棋先生所言那般,在这诸多典籍中自得其乐。

也许是因为陆景已然习武有成,对于体内皮肉筋膜骨的掌控越发熟练,又有百十重气血熬炼他本身。

陆景在这摘录书籍的过程中,不仅感觉不到丝毫的疲乏,只觉自己的笔墨功力又有增长。

毕竟执笔者,有力则字形入骨,知力则笔迹由心。

因今日抄录的典籍,恰是原作者草书写就,陆景索性也用草书抄录,正尽了他的性。

一旁的陈玄梧每隔一段时间,便会过来看陆景写字。

他往往一看便是盏茶时间。

眉眼中还总带去敬佩。

“景兄,你这字是如何练的?这一手草字,竟练得比我家长辈的还要好上一些。

我家长辈也极好笔墨,不过他并不多练草书,反倒是喜欢一笔道经体,已经浸淫数十年,若是以后有机会,我便将你介绍给他,同好之下,想来他与你也有些话说。”

陈玄梧说到这里,又在嘴里嘟囔:“幸亏他爱字,否则他整日无所事事,也不读经,便只知道教训我。”

陆景抬起头,笑道:“家中有长辈管教伱,也是一件好事,往后在这世间行走起来,有长辈真心实意的教诲也会简单许多,你莫要厌烦了。”

陈玄梧摆了摆手,泄气道:“我原以为你与我同龄,说起话来也会年轻些,没想到你整日写字,偶尔说话,说得还与我家长辈一般无二。”

陆景摇摇头,继续低头写字。

陈玄梧呼出一口气,回角落读书。

陆景眼角余光看到他手里拿着的那本书,心里有些无奈。

“就陈玄梧倒是奇怪的很,那等书偶尔看一看便是,怎么整日拿在手里不放?”

陆景对于这些春光小记其实并不排斥,心中好奇之下,今日还请教陈玄梧,借来一本好的详细研究了一番。

只是,陆景发现这陈玄梧对于这等书的兴趣,过于浓厚了些。

今日一整日,都是在找这种书看。

不过人各有志,他并非陈玄梧的先生,也非他长辈,他这书楼先生,也只负责抄录典籍,自然不会多管闲事,指手画脚。

“不过仔细想起来,这陈玄梧就连看这些春色小记,眼神都这般纯粹,这般澄澈,甚至神色都不变分毫,脸颊都无绯红,就好像是在看真正的圣人典籍一般。

这倒有些奇怪。”

陆景脑海中思绪闪过,便又专心抄书,一直到晌午之后。

他这才站起身来,回了位于修身塔第三层角落的房中。

这间房便是他之前和青玥提过的屋子。

是书楼给他这个摘录先生备好的休憩之所。

毕竟是塔中房舍,并不太大,大约只有一个开间大小。

但是里面却什么都不缺,桌椅、床铺,打开窗户甚至能看到整座出楼二层楼风光。

陆景便在这里打坐,观想大明王,仔细修行神明感应篇,又操控元神,继续修习无夜山呵斥术咒言、印决。

“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自当日日不懈,否则又如何能始终进境?”

陆景在心中勉励了一番自己,想了想,又回到第四层楼,将那房间的钥匙给了陈玄梧。

“景兄,你为何有单独的房间?”

房间门口,陈玄梧眨着眼睛道:“修身塔便只有这么大,若是每个在修身塔中研读典籍的书楼弟子,都给这么一间单独的房舍,那这修身塔里的典籍便无处摆放了。”

陆景正要回答自己是书院先生。

却见陈玄梧挤眉弄眼道:“我听说南禾雨族里一位名叫南从甄的老人整整四十二年不曾踏出书楼一步,也算是书楼老人了,是不是他给你说了情……”

陆景有些无奈的看了陈玄梧一眼,打断他道:“我平日里不住这书楼,这间房空着也是空着,你若不喜欢与其他书楼弟子同住,便在这里过夜吧。

只是,我向来喜欢干净,你打扫起来还要勤快些。”

陈玄梧想了想,却摇头道:“承了景兄的情,只是家里长辈让我来修身塔,是为了修身读书。

我若是连三五人的房舍都住不下,长辈知道了只怕会叹气失望。

而且,我那房中多是老人,除了起夜频繁一些,倒也无碍,不妨事的。”

陆景仔细看了陈玄梧一眼,越发觉得眼前这少年,肩上竟能担几分长者期许。

又与陈玄梧闲聊几句,他这才下了修身塔。

修身塔之外,偶尔有书楼弟子走过,笑着朝陆景点头,陆景点头回礼。

书院二层楼弟子比起一层楼弟子来说,不知少了多少。

书楼一层楼便如同一个极大的世俗书院,先生多,弟子也多,诸弟子又有许多课业,受书楼先生监督。

而书楼二层楼中的弟子却相对自由了许多,二层楼里,除却修身塔也还有很多建筑,各自教授的也不一样。

正因如此,早上陆景来都有些晚了,便不曾看到太多的学生。

可是此刻陆景下楼,不过走出去十几步,他脑海中一道橙色光芒一闪即逝。

陆景感知到,洞妖命格骤然间触发,他的元神也微微发光。

紧接着,陆景便远远看到远处两位穿着黑衣的少年少女,从他身旁走过。

而他们身上,却弥漫着一股股绿色的妖气!

“书楼里,竟然还有妖?”

陆景皱了皱眉头,这未免太有教无类了些。

书楼这样的儒学圣地,陆景绝不相信这些妖怪是化成人形,偷偷潜入进来的。

这里是读书的圣地,不知有多少大儒,不知有多少元神如神火,灼灼燃烧者。

寻常的妖物若是敢踏入这样的地方,只怕顷刻间便要化为飞灰,消失殆尽。

可刚才那两只妖怪,却偏偏能够随意在二层楼中行走,对话交流间,竟还探讨着学问道理……

陆景便在这等疑惑中,朝着饭堂走去。

一路上,他又看到了几只妖物化形成人的书生。

甚至,当他看到一只看起来极年幼的少年时,洞妖命格还清晰的看到,那绿色妖气竟然隐隐化形,化作一只猫的形状。

“这是一只猫妖?”

陆景明白过来。

这洞妖命格大约便和那鹿山观神玉一眼,效果也和他元神修为,以及被洞察的妖怪修为挂钩。

“刚才那只猫妖弱一些,我便能依稀看到他的真身,瑰仙大妖应是极强,但却因为深受重伤,又在沉睡中,我能看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妖气。”

“那便意味着……这书楼中应该还有极强的大妖,以我如今的元神修为配合洞妖命格,却根本察觉不到他们究竟是人是妖。”

陆景想到这里,眼中却无丝毫惧怕,反而更清亮了几分。

在他看来,这书楼似乎更有趣了些。

抱着这样的念头,陆景一路上洞妖而去,去了二层楼的饭堂,又找到七八只妖怪,其中有强有弱。

强得妖气若隐若现,陆景不详细看,都看不出什么来。

而弱得,妖气则更明显些。

陆景一边打了许多菜肴,准备带回院中,一边悄无声息的注视着这些来饭堂吃饭的书楼弟子们,便如摘录典籍一般,同样自得其乐。

正在此时。

他身旁两位面容儒雅、穿着考究的儒生正毫不避讳的说话,话语不由落入陆景的耳中。

“那南国公府的南雪虎倒是有一颗侠义心,今日清早胜朝街,上虎将军那老来子策马奔腾,撞倒了一个老妇人。

那老来子平日里跋扈惯了,倒嫌那老妇人挡了路,举了马鞭便要抽下去。”

“他那一马鞭下去,那老妇人只怕是要被抽死,周遭的百姓心中可怜那老妇人,又怎么敢惹上虎将军的独子,在他们眼里,这可是天上凶神一样的人物。”

“谁说不是?幸好雪虎公子平日里总去西庆楼里饮茶,正好路过,当即出手,握住马鞭,将那腌臜的将军子拖下马来,保下了那老妇人的命!”

“我看南国公府那一柄斩草刀,不是南风眠的,便是这南雪虎来握,一腔热血总能用来持刀!”

“嗯?这南雪虎四年之前,就已有功绩,可差就差在他只是个庶子。

再说坊间不是已有传闻,几个月前南老国公就已经定下了承爵者,那天骄南禾雨是要握刀的,这几日倒没了音讯,应是南风眠回来的缘故,这许多事又起了风波。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