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63章 贵女入邪宗,乱海杀龙宫

第63章 贵女入邪宗,乱海杀龙宫

第63章 贵女入邪宗,乱海杀龙宫

那片乌云过后,傍晚的天空更清澈了些,并不阴暗,反而有一种澄澈的蓝色。

处太玄京以外的群山,在夕阳的映照下,染上一层薄薄的微光。

陆景便望着那些微光回了陆府。

今日傍晚中的陆府西门大有不同。

平日里,门前不过两个守卫。

今日却多出了四个。

而且这四人明显不是陆府那些老卒,他们虽然身穿便装,一袭黑衣,但是身后却都背着一把斩马刀。

即便隔了数丈的距离,陆景也能感知到那些斩马刀上散发出来的森森寒气。

而那四个新侍卫,便只是远远看了陆景一眼,陆景也只觉元神生寒。

“这些都是从战场上活下来的悍勇,武道修为也绝不俗,每一位都是极强的勇猛之士。”

陆景知道,这几个守卫来自于重安三州,是重安王的麾下。

这些守卫来了,那便可证明那重安王妃也已经来了。

陆景倒是并不在乎这些。

他照例进了西门,那些守卫目光逼视,陆景却无丝毫胆怯,照例进了西门。

门口另两位侍卫自然是认得陆景的,也出声为陆景开道。

陆景回了小院,便看到青玥已经在侧屋中忙碌,因为今日陆景离去前,曾告诉她,傍晚日落时分自己便会归来。

“青玥,只下一碗面便是,其它吃食我从书楼中带了。”

进了院门,青玥打了热水让他洗手,陆景便笑道:“往后你也少辛苦些,书楼里吃食的样式极多,我每日带几样,我们吃一个轮回,只怕也需要许久,不许再那般操劳了。”

青玥倔强摇头道:“每日都从书楼带,岂不是要花许多银两?”

陆景笑着回答:“你忘了?我是书楼的先生,书楼照顾先生们,这些吃食并不贵的。”

青玥懵懂点头,却又固执道:“往日里,院中没有银两,做不得许多菜,如今稍宽裕了些,少爷,我总是要学着做几样好菜的,否则往后若是院中来了人,又如何招待?岂不是要落了你的面子?”

陆景听到青玥的话,也并不反驳。

两人坐在桌前,摆上许多吃食,又有青玥之前便准备好的两道菜肴。

一边吃着,青玥又在琐碎开口:“少爷,今日我们去迎接那重安王妃,她好生气派,来到府前便是轿子都没下来,那轿子一路抬到了观古松院门口。”

陆景随口道:“重安王妃自然气派,太玄京中许多将军,许多武勋世家对于重安王都敬重有加。

而且他的身份本就尊贵,圣君与他同母,如今分了王,王妃回京没有回他们在京中的府邸,却来了陆府,这对陆府来说是莫大的恩泽。”

青玥似懂非懂,又道:“不过今日我撞见了烽少爷的丫鬟袭香,她竟主动与我攀谈,说府中原定了侍奉王妃的是我,后来蔷小姐去与老太君说了,又换成了雪柳和大姑娘锦葵。”

她长长出了一口气,这才道:“虽说王妃身边不缺丫鬟,可来了陆府,陆府总是要派一个领路的。

幸亏不曾让我去,否则……”

青玥脸上露怯,陆景仔细听着她说话,脸上带笑。

青玥并不知,为了这件看似极小的事,陆景究竟悄无声息的做了些什么。

“不过,今日我去府外采买,遇到几个别山院的,他们看我的眼神都凶恶的很,我也未曾去询问,可真是奇怪。”

此时天已黑了。

从敞开的房门看去,天上坠满了闪闪发亮的星星,秋日的夜空只要无云,便总是能看到星星的。

这些星星像是细碎的流沙,铺陈出一片灿烂的银河,斜斜流向天穹。

极美。

陆景和青玥望着夜空,青玥又道:“少爷,这次老太君未曾请我们。

据说重安王妃来陆府,并非是空手来的,还带了许多礼来,陆府中有名有姓的,大大小小的都有。

老太君也在观古松院中做了东道,今夜陆姓的人,大约都聚在那里了。”

陆景听到这里,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些,点头道:“看来,我做这许多事情还有好处,这老太君和钟夫人如今大约是心烦,不愿见我,这样一来,我们倒也图了一个清净。”

青玥疑惑问道:“少爷,伱做了什么?”

——

此时,观古松院那偌大的宴客厅中,已然做了许多人。

“漪儿,你去问了?你父亲真不愿来?”

宁老太君坐在上首,皱着眉头,眼神里还带着许多无奈。

衣着华贵的钟夫人,也不由叹了口气。

今日晚宴有贵客来,陆重山却仍然不愿出那雾林坡。

“老太君,重山老爷不来其实也无妨,想来王妃也是听过他的事的,知道重山老爷有心疾,并非是故意慢待他。”

钟夫人仔细思虑,又觉得事已至此,便主动出声安慰老太君。

“王妃正在休息,现在将开宴了,到时候王妃便会来临,没有个男儿迎接总归不是什么兴盛气象。”

老太君叹了一口气:“可已然如此,便只能你我迎接了,幸好今日王妃临府的时候,我好说歹说,让重山下了一回雾林坡。”

她说到这里,又抬头望了望这偌大宴客厅中,端坐的许多陆姓。

“人已到齐了?今日说是我做东道,实际上却是王妃借我之名做这东道,是她亲善的恩泽,府中大大小小,老老少少都不能慢待了。”

宁老太君发问,在旁侍立的刘管事弯腰道:“老太君,除了重山老爷、二府周夫人、二府五爷和大府三爷之外,其余人都已来了。”

宁老太君下意识问道:“三爷?谁是三爷?”

刘管事张了张嘴,一时不知说什么。

一旁的钟夫人解释道:“说的是陆景,我照您吩咐的,并不曾请陆景前来。”

宁老太君冷哼一声:“请他做甚?那陆江如今还躺在别山院中,周夫人找我哭了两回,俱都被我骂了回去。

若非是当下的关口,他能讨了这般的好?让他先在他那破落的院子里待着,等王妃走了,此事总要有些定夺。”

钟夫人雍容而笑:“往日里,陆江这件事情必然是了不得的大事,可是如今王妃来了府里,自是陆府的恩泽,此事之后,其它勋贵那里,陆府也能更好些。”

宁老太君脸上露出笑容,紧接着却又叹了一口气:“王妃此行,还不知结果,若是个好结果,王妃高兴,陆府也自有好处。

若结果差了,那些同贵者,不愿帮她,这件事只怕难了。”

钟夫人沉默了几息,也摇头道:“若是重安王亲来,这件事倒也好说,他开口了,想来圣君也不会计较贵女的罪责。

只是重安王盛怒之下,已经断绝了和贵女的关系,便只有王妃千里迢迢回京奔波,想救一救贵女。”

“母亲慈女,天经地义,王妃前来,无人能指摘出什么来。”

钟夫人话语刚落。

宁老太君许是想到了自己那横遭妖祸的女儿,又看向下首宁蔷所在,眼中浸出泪水来。

钟夫人连忙提醒道:“老太君,贵客将要来了。”

宁老太君擦了擦眼角,有些无奈道:“便是王妃这样的人物,都要受亲缘折磨,你说那贵女入了什么道?好好的郡主不做,却要上那邪道宗,与那妖魔为伍,做一个什么大圣,据说还搅动了北阙海,屠光了一座龙宫,惹得圣君大怒。”

钟夫人也皱眉不解。

只是劝慰宁老太君道:“方才我去王妃院里请安,她与我说了,她明日便要去见首辅大臣姜白石,只是不知姜白石在这样的档口下,会不会见她。”

宁老太君人虽苍老,却又有几分精明,她连忙说道:“平白去见姜首辅,首辅大人知道王妃为那等事而来,想来会找理由推辞。

我听说首辅大人便与天下的读书人一样,极好诗词,若是能找两阙好词,也许还能见他一糟。”

钟夫人笑道:“老太君倒是想的极好,王妃也早已想到了,只是天下极有名的诗人多是些神龙见首不见尾,一日御剑千百里的人物,平日里寻他们不得。

王妃也找了两阙词,却不知能不能入首辅大人的眼。”

两人正在交谈。

方才被宁老太君叫上来问话的陆漪,就在旁边。

她听到钟夫人的话语,微微撇了撇嘴,悄声道:“没有好诗词?找三堂哥就是了,诗词他那里多得是,便是连钟于柏大家、我父亲也道一声惊艳。”

宁老太君、钟夫人都未曾听清楚陆漪的嘟囔。

恰在此时,门口有人通传,宁老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