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64章 两阙天上词,皎皎少年郎

第64章 两阙天上词,皎皎少年郎

第64章 两阙天上词,皎皎少年郎

王妃开口,那声音乍一听便如那黄莺出谷,如空谷幽兰,婉转柔和,仔细听起来,犹如潺潺流水,风拂杨柳,轻柔而妩媚。

许多人便都在那宴客厅中站着,等待王妃入座。

可王妃目光,却落在方才低声呢喃的陆漪身上。

陆漪有些发愣,不知自己这极小声的随口自语,如何便越过了那许多距离,被王妃听去。

一时之间,陆漪都不知该如何回答。

宁老太君和钟夫人也有些不解。

可她们又是何等样的人?方才虽未曾听清陆漪完整话语。

但仅是那只言片语再加王妃的疑问,就已然猜出了些前因后果。

钟夫人上前一步,对那陆漪解围笑道:“陆漪,王妃问了,你便尽管说出来,无碍的。”

宁老太君的目光,也落在陆漪身上。

陆漪回过神来,见那尊贵不凡的王妃便在她的身旁。

这十四五岁的少女不免紧张起来,便如蚊喃一般低声说道:“我……我家陆景堂兄有许多好诗词,之前给蔷表姐和父亲各自写了一首,都是极好的,我听父亲说,便是书院的观棋先生,还有盛姐姐家的钟于柏大家,也都觉得那些诗词应是天上来。

父亲还说,天下词人、诗人中,能写出这般好诗词的,也不过一二人……”

听到陆漪话语,那王妃清冷眼神中,出奇的闪过一丝欣喜。

便是那一丝欣喜,也不曾逃过凝视着行帐轻纱罅隙的老太君之眼。

她连忙对正侧耳听着这许多事的宁蔷道:“蔷儿,你平日里好诗词,赶紧将这两阙词写出来,供王妃过目。

这两首词大约也未曾传扬出去,王妃大可以用这两首词为礼,叩一叩姜首辅的门庭!”

坐在下方的宁蔷张了张嘴。

这首词虽说不是陆景写的,可宁蔷却也知道,这些词是陆景寻到的。

陆景为她抄录这一阙词,也是为了解她心结。

少女多心事,她每日看着那张笔墨,便觉得这词句是陆景专送给她的,独一无二,由她独赏。

平日里供人欣赏,倒也无甚不好。

可今日,宁老太君竟要让她将这首词写出来,供重安王妃去做人情。

这让宁蔷心中,满不是滋味。

于是她犹豫一番,试探道:“老太君……这词是陆景哥哥寻到的,是否应该问一问表……”

“这又何须问他?”

宁老太君语气有些急:“这词又不是他写的,乃是隐士所写,不过恰好被他寻到罢了,什么时候成他的了?”

“你莫要耽搁,赶紧写出来,让王妃看一看,若王妃用得上,也算是他的功劳。”

宁蔷沉默一番。

突然又想起在院里闹得沸沸扬扬的陆江一事。

便又径自想:“那两阙词那般好,姜首辅哪有不喜欢的道理?与王妃说了,便算是表弟的功劳。

功过相抵,等王妃走了,表弟也大约不会因此陆江一事受罚。”

“而且这两阙词这几日早已在府中流传,我不写,有的是丫头写,我若写了还能给表弟谋些好处。”

宁蔷想到这里,恰好锦葵送来笔墨,便不再犹豫,写下了那阙“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以及那一阙“十年生死两茫茫。”

至于那一阙“寒蝉凄切,对长亭晚”许是因为陆重山私心,并不曾流传出来。

她就此默写。

锦葵在旁仔细看着,眼中还带着许多惊叹之色。

这两阙词在府中流传,府中多的是极喜欢诗词的姑娘们,她们也竞相抄录,尤其是那阙“十年生死两茫茫”,每每都能令她们红去眼眶。

锦葵私下里也抄录了许多遍,可今日再看,仍觉得这两阙词只因天上有,不该人间闻。

宁蔷默写了两句词,标注上陆景口中原诗人的名讳。

又仔仔细细在那河绸纸最末批注—“九湖陆府三爷,陆景摘。”

这才将那一页河绸纸递给锦葵。

锦葵拿上前去,本来要交给老太君,却见重安王妃轻轻抬了抬手。

她身后侍奉着的丫头径自接过河绸纸,拿入行帐中。

宁老太君、钟夫人对视一眼,眼中俱都带着喜色。

“没想到,陆景这两阙词,竟还能用在这里,如王妃能以这两阙词叩开首辅大人的门庭,陆家也自然在重安王妃那里长了脸面。”

钟夫人心中暗想时。

重安王妃却仔细读着纸上的两阙词。

她眸光流转,神色原本沉静,渐渐的却越来越肃然。

眼神里,还带着对着极妙诗词的崇敬。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

观古松院宴客厅中,所有人仍站着。

因为王妃此时也忘了入座,便站在玉台上,仅是那两阙词,她便足足读了许多时候。

良久之后。

王妃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将那河绸纸,递给身后另外一个五十余岁的嬷嬷。

那嬷嬷将那张纸拿在手中,河绸纸上竟然泛起一道道红光。

又过了几息时间。

那嬷嬷眼神微动。

重安王妃似是听到了什么,眼中闪过惊色。

这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对老太君道:“这两阙诗词……极好!”

“这位陆府三少爷,嗯……陆景是个有运道的,竟能寻到这等天上词!”

这是王妃入这宴客厅中的第二句话。

宁老太君和钟夫人眼神顿变,喜意流露出来。

老太君拄着桃木诰命杖,道:“王妃若觉得这两阙词好,尽管拿去叩门便是,我陆家神远不在京中,也帮不得什么忙,两阙词……便当做是我陆府的礼。”

钟夫人带着笑意缓缓点头。

可重安王妃却却皱了皱眉,又接过河绸纸:“虽说这两阙词并非这陆景所做,可终是他寻到的。

便和我之前托人寻到的两阙凡词一般,总是要知会这三少爷一番,道一声谢,否则倒不合礼仪了。

不知三少爷,今日是否来这宴中?”

宁老太君和钟夫人沉默了几息时间。

老太君答道:“那陆景是个不省心的,近日惹了许多事端,我便命他在院中思过,不曾请他前来。

不过是两阙词,王妃拿去用便是了,这些主,我还是做得了的。”

正在此时。

始终沉默的陆琼,却突然开口道:“奶奶,娘亲,王妃想要拿个礼仪,便去问一问三弟又何妨?他现在是书楼的弟子,平日里去书楼,也不知这两阙词是否也被他宣扬出去了。

这两阙词这般美,有人传颂,只需一日便可传遍太玄京。

若是传出去让首辅大人听闻了,又如何以这两阙词叩门?”

陆琼顽劣,不喜读书、不喜武道,却唯独对诗词极感兴趣,平日里做的诗词也不差的。

今日宴上,他看到奶奶这般厌憎陆景,又因之前几次与陆景的接触,觉得陆景也是个喜诗词的,心中良善的他便想着打一打圆场。

听到陆琼的话语,宁老太君和钟夫人神色皆有变化。

她们仔细思索一阵。

宁老太君夸赞道:“琼儿是个心细的,这确实是个问题,既然如此,锦葵伱这就去西院问一问陆景,再叮嘱他一番,让他不要将这两阙词传扬出去。

这厅中的其他人也一样,不可胡嘴。”

重安王妃素眉微皱,道:“何不将这三少爷请来?我自己问一问他,若他愿意,我自然要好生答谢一番,这两阙词是极贵的,不可慢待。”

她说到这里,想了想又对身后那位面容平常,眼神柔和的丫头道:“柔水,你也跟锦葵去一遭,仔细请一请陆家三少爷。

有了这两阙词已经极好,可他若是还知道其它贵重的诗词,再多上一阙来,便可一阙为拜帖,一阙叩门,一阙请首辅大人相助!”

宁老太君见王妃如此发话,倒也不曾说什么,只是对王妃道:“我陆家晚辈又如何担得起王妃称一声少爷?王妃丫头自不用去,我让锦葵叫他过来。”

王妃却固执摇头,又对那名为柔水的丫头叮嘱道:“莫要失了礼,有这两阙词已是帮了我们大忙,以强势报恩德……我不愿为。”

锦葵和柔水便就此离了观古松院,去了西院。

一路上,那柔水仔细问锦葵关于这陆府三爷的诸多事。

锦葵不敢多嘴,便只说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