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66章 驭使仙人三百万,高坐仙庭三百年

第66章 驭使仙人三百万,高坐仙庭三百年

第66章 驭使仙人三百万,高坐仙庭三百年

观古松院中的宴会,并不曾因为陆景的缺席而有何缺憾。

宁老太君和钟夫人,对于柔水和锦葵都请不来这陆景颇有些不满。

只是在这观古松院中作东道的重安王妃,却似乎并不觉得陆景失礼。

只是心中却藏着许多失望。

失望的自然不是陆景未曾前来,而是关于那两阙天上词。

原本那两阙极贵的天上词是重安王妃心中的希望。

可柔水从陆景小院中回来之后,与她说了一番。

重安王妃心绪便又乱了。

她始终惦念着自己那总喜欢加两条辫子的女儿,眉宇中的忧愁也更多了些。

正因如此。

王妃作为这场宴会的东道,其实并不曾在这宴会厅中久留,她得了柔水的消息之后,便回了陆府安排的院落中。

重安王妃落榻的院子也在观古松院里,只是远离宴会厅,并不吵闹。

以往,这里是那位宫中贵人偶尔回来省亲的时候居住的院落。

今日重安王妃来了,便也被安排在这里。

毕竟她的身份也是极贵的,陆府怠慢不得。

这一处院落相对陆府其他的园林,要显得更淡一些。

那房舍俱都是由青灰石砖铺就而成,看起来灰暗,但实际上却与院中那些秋日的绿植融为一体,古朴淡雅,别具风采。

明明是秋日,这院中却有几分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意境。

也许是重安王妃心中烦闷,她走在这院落里,却不观景,只低着头闷闷的走着。

她锁着眉头,又想起女儿诞生之日的那一场啼哭,心中越发不是滋味。

跟在重安王妃身旁的,并无许多人,便只有柔水。

不过此时的柔水,脑海中却依然回荡着陆景那平静而又令人信服的声音。

“这天上真有仙境?”

“仙境仙人,在景少爷梦中吟诗五千载岁月……这听起来,实在太过匪夷所思。

可偏偏这景少爷说的那般认真,他也不像是得了癔症的,莫不是在骗我?”

柔水思绪纷纷。

她又想到做出今日那两阙天上词的诗人名讳,便是重安王妃身旁的奇谋士、书楼诗词编撰、以及那安槐知命都不曾听闻过,心中竟然又信了几分。

“天下诗词万千,作得这般好的却是凤毛麟角,俱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这诗词也是如此。

这般妙词若无这些玄奇的原因,为何偏偏只被那之前从不曾出过陆府的景少爷寻到了?”

柔水一边想着,一边跟在重安王妃的身后。

走在她前方的重安王妃那一双剪水双瞳却轻轻朝侧边撇了撇。

王妃是何等的人物?

当她看到柔水心不在焉,又想起刚才柔水语焉不详,便问道:“柔水,刚才那陆景是否还说了些什么?”

柔水猛然醒转过来。

她止住脚步,双手交迭放在胸下,微微躬身道:“回王妃的话,方才那厅中人太多了些,王妃命我礼待那陆景,我看陆府宁老太君和钟夫人,都不喜这陆家三少爷,便未曾多言。

因为……今日这景少爷的话太奇怪了些,便如胡言乱语一般,我若当众说出来,那景少爷只怕是要受长辈苛责的。”

重安王妃那俨如明珠一般的眼眸偶一流盼,便露出些好奇来。

柔水连忙朝前走了两步,来到重安王妃正面,不让王妃转身,又躬身道:“那景少爷竟说这些诗词……”

“这些诗词是来自天上仙境,他梦到仙境仙人,于他耳畔呢喃诗词五千载,所以才有了那两阕天上词。”

重安王妃目光一凝,眉头微微皱起。

柔水连忙道:“那景少爷是这般说的,他说这几句话时,眼神极认真,与我同去的锦葵姑娘倒是信了,说景少爷得见仙境,否极泰来,是个有福气的。”

重安王妃婀娜身姿便立在这庭院中,眉头始终紧蹙。

柔水半躬着身躯,等在旁边,也未曾抬头。

过了几息时间,重安王妃突然出声问道:“柔水,听你这许多话,你心中也觉得景少爷这诗词,是来自天上仙境?”

柔水迟疑一番,又唯恐王妃等待,便又连忙道:“奴婢只是觉得那景少爷说起话来温润而又笃定,眉眼中也没有丝毫狡黠之色,若那两阙词真是人间的词,没道理让这个平日里踏不出门去的不得宠的陆府庶子寻到。”

王妃秀美娥眉仍淡淡的蹙着,竟出奇问道:“今日宴上,我知道宁老太君和那钟夫人,似乎确实不喜陆景。

可是这陆景就算是庶子,也是陆府的少爷,又如何连陆府的门都踏不出去?”

柔水回答道:“我今日也问了那锦葵姑娘,只是锦葵姑娘又如何敢妄议主家的事?

可回去路上,我便绕着弯子问了许多,从锦葵说出的许多话中,我才知这陆景八九年前才入陆府,据说进府的时候,他娘亲还闹出了许多事。

正因如此,陆景极不得宠,族中放养他,从不曾有人教他,根本无法与其他少爷小姐相比。”

她语气中还有几分可惜,:“据说这八九年,陆府便只是不饿死陆景,免得其它高门看了陆府笑话,其它照料是一点也无,不久之前他还被陆府许给了南国公府的南小姐,再过一阵,应是要入赘的。”

“国公府的南小姐?”重安王妃绝丽的容色璨然生光,恍然道:“便是那南禾雨吧?我不久之前还依稀听过南老国公为了让这一位剑道天骄回府承爵,想了许多法子,没想到这法子最后应在这陆景身上。”

柔水低头听着,并不打断重安王妃。

重安王妃却突然笑了笑,摇头道:“我看那锦葵是个精明的,又岂能被你三言两语套出这许多话来?

大约是这陆景虽不得陆家长辈的宠,却还是有些人缘的。”

柔水愣了愣,这才明白过来。

重安王妃沉思了片刻,突然对柔水道:“天上诸仙境,凡俗不可窥见,可却是真正存在的。

曾有人与我说过,那藏了许多名剑的鹿潭便是天关大开之时,从天上坠落下来。”

“只是,里面的仙人死了,只留下一汪潭水。”

“我也曾听说,许多有仙慧者,确实能梦中见仙境,恍惚中见天关。

许多典籍里,也曾记载了这等仙慧者……”

重安王妃说到这里,眼神略略看了看深邃的天空:“我大伏朝中,圣君也曾见仙境,梦中圣君乃仙中之仙,驭使仙人三百万,高坐仙庭三百年!”

“又如那负剑儒生,鹿潭本不开,因他前去,这坠落的仙境开了门庭,王爷说过,那儒生剑光一吐,便是长河席卷剑仙冢,想来他也是有仙慧的。”

柔水大约是并不习惯王妃与她说这般多的话,神色有些不自然。

可那诸多话语,却依然被她听在耳中,记在心里。

脑海里满是惊疑。

“仙慧……圣君、负剑儒生……有仙慧者,竟是这些天下一等一者。

那这陆景……”

柔水一时之间,不知该何等的反应。

一旁的重安王妃却又摇头,她语气清冷起来:“仙慧又岂是那般容易的?也许这陆景不过只是看了些典籍,随口一说罢了,而那两阙天上词可能另有来处。”

“天上诗仙人,吟诗五千载,陆景却只记得两阙?倒是奇怪了些。”

柔水深深点了点头,她也不觉得这等奇妙的仙慧之人,便能被她轻易遇上。

重安王妃也不再多言,她也许是逛乏了,也许另有原因,只是长长叹了一口气,这才转身,回了房中。

房中奢豪、典雅自不必多提。

王妃坐在床榻上,却难以入眠。

她眼前总是浮现出那一阙龙宫的惨状,又浮现出那龙宫中的诸多人骨。

闭起眼睛,那封妖敕魔的酒客便握着酒壶,在她思绪中注视着她。

可紧接着,便有神光迸发,那帝位上的仙中之仙凌压一切,驱散诸多黑暗!

这本是好事。

可是当王妃想起圣君威严,便越发担忧自己那幼女。

便如此足足辗转了半个时辰。

重安王妃猛然间坐起身来。

在轻纱细帐之外,萦绕的夜明珠光芒映照在她的脸上。

她晶莹如玉的容色,便如同新月生晕,花树堆雪,美艳不可方物。

此刻的重安王妃脑海里,却还想着今夜柔水丫头的话。

“姜首辅极好诗词……”

重安王妃想到这里,她便端坐在床榻上。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