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69章 天上仙境自开其门,邀地上天人入仙境

第69章 天上仙境自开其门,邀地上天人入仙境

第69章 天上仙境自开其门,邀地上天人入仙境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当第一句词被陆景书写出来,一股超然之意便从那一页纸上流转出来。

仅是倏忽之间。

陆景纸上那小楷却似乎有某种独特的力量。

原本因这一句词中的“超宜兴致接混芒”惊到的重安王妃,还来不及称赞。

她眼前,似乎有一道道仙气弥漫,一股股清影流动。

重安王妃极强大的元神此刻的注意力都落在那一金页纸上。

透过那纸,那纸上文字,她仿若看到了一幕幕奇景。

她看到天上仙人,以青天为友,以明月为朋,举杯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陆景再落笔。

重安王妃恍惚间,又看到有天上仙人想要乘风见天门,有担心那天门上的琼楼太高,不胜寒冷!

此景妙绝,仙气凌然!

陆景仍然低头仔细的写着。

重安王妃看到的景象中,那天上仙人,却不喜天上仙宫,只在月光下起舞,与自己清朗的影子为伴!

可紧接着,天上的仙人、天关都消失不见,只留下一轮明月照在朱红色的楼阁上,照耀天地。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短短数句……

重安王妃却只觉那词中月光照在她面容上。

隐约间,她看到那一日与自己女儿的别离,看到床榻上的夫君,看到昔日“金光闪耀,混去一轮烈日”的大戟已经蒙尘。

她不由反问自己。

“这中秋之月真的对人们有何怨恨吗?为何在人们离别之时才圆?”

重安王妃不由黯然神伤,眼中有泪光浮现。

直至陆景最后添上那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又过久久。

重安王妃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她目中自有两寸秋波仍落纸上,心绪久久不能平。

直至陆景轻咳一声。

重安王妃闭上眼睛,又缓缓睁开。

她转而望向陆景,两汪剪水瞳露出光芒。

“这便是仙慧?”

重安王妃似乎还在回忆着刚才那一幕幕奇景:“我元神修为尚算不弱,可你写下这阙词,却能令我观天山奇景,知这天上词的忧思。”

陆景眼神明澈,仔细将那一张金页纸折好,递给重安王妃。

“这阕词应是极好的,这天下间再无比这更好的词。

贵人以这阙词叩门,那极爱诗词的姜首辅应当会开门庭见你,到时候你还要说清楚些,作这阙词的是天上人,他名为苏轼,诗词一道中可称神,这样的诗神,也应该在这凡间扬名。”

陆景仔细提醒一番,心中念头不由通达了许多。

重安王妃有些不解。

“看来陆景公子也是信天上仙神的,否则又为何不将这些词据为己有?天上诸多仙境,除了伱又有谁能入那一方诗词仙境?”

陆景随意笑了笑,不曾多言解释。

他既然已经作出选择,即便心里也有将这等诗词据为己有的贪心,也要克制自己。

人非圣贤,自然有贪念,有欲望,陆景自然也如此。

可是陆景到了这一方世界,得了命格,修了武道元神,日子似乎越来越好。

但这并不代表陆景并不想念那一方文明璀璨的故土。

那璀璨故土中,孕育了不知多少文明,不知多少英豪文人。

陆景带过来的便只有这些诗词记忆而已。

他不忍自己脑海中这些关于璀璨文明的记忆,就此消弭,便总想要为他们,为那一方“天上仙境”扬名。

这过程中,他自己也得到许多好处。

他并不是清高的圣人,也曾想过要将这些文明据为己有。

可是世上的人总是冲动的,当他因对于那些前人的敬重,而冲动间为第一阙词署上“李白”二字。

当他同样冲动为十年生死两茫茫署上苏轼的名字……

便已然没有回头的余地。

君子论迹不论心,陆景自有心中所持,在这一件事上他也已决定如此,便绝不会回头。

也许有朝一日,陆景同样会贪心,同样会因欲望做出妥协。

可这些诗词,是他前世存在的明证,其中夹杂着陆景对于前世的眷恋,怀念,夹杂着对于前世许多亲友的想念。

因此种种,陆景才会这般愚笨的为他们署名,这举动令人发笑,可是却令他念头通达,心中无憾。

重安王妃仍然沉浸在离别愁绪中。

她接过陆景手中的金页纸,又轻轻朝陆景颔首:“谢过陆景公子,陆景公子往后但有所求,只需知会一声便是。”

她说话时,双眼中仍泛着泪光。

陆景想了想,又温声道:“贵人不必太过心忧,这世上的事情哪里有十全十美的?

便如这中秋圆月,圆满之后,必然会有亏欠。

凡事总要有些欠缺才可持恒,也许这一轮中秋月下,贵人暂不曾与家人团聚,可也许等月缺了,贵女会下山归来,与你相见。”

重安王妃仔细听着陆景的话,又觉得其中有许多道理她是懂得,只是身在其中,一直无法看透。

“不过…完美之物无法持恒的道理,我三十之后抛去了恶身才懂得,这陆景不过十六岁的少年,说起话来怎就这般老成?”

重安王妃百思不得其解。

她注意到陆景的眼神,淡而清幽,却难道的明澈,便如一位无邪少年。

可偏偏他却知天上仙神可恶可善,知防人之心不可无,也知有缺才可持恒。

“仙慧者,又怎会平凡?”

重安王妃仔细想了几个念头,最终将其归根于仙慧上。

历来的仙慧者,可并非是因运气得见仙境,是因为他们本就不凡。

凡人觉得是他们在看仙境,可也许是因他们有念,仙境自来。

天上仙境自开其门,邀地上天人入仙境!

这才是仙慧者为何多有大成就的原因。

“陆景公子,今夜我叨扰许久,既要谢你,也要请你勿怪我偷看,今日我心里乱了,一时之间未曾想到其中的失礼。”

夜已深了。

重安王妃的元神缓缓飘飞而起。

她想了想,又道:“你武道元神同修,在这陆府中只怕无人知晓。

我也知陆府无意栽培你,既如此……”

重安王妃说话间,探出一只手来。

却见一道道元气显出实体,缓缓流动。

紧接着,便如那一日陆景见观棋先生从虚空中抽出桌案一般。

重安王妃手中有兀自多了两枚玉石。

“这两枚玉石且算我的赔礼。

其中各自记载了几种神通秘典、武道秘籍。

对于时下公子而言,应是足够了,再好的以公子的修为也炼不得。”

“往后若有所求,重安王府绝不会推辞。”

她轻轻一抛,两枚玉石悬浮而起,停留在陆景眼前。

陆景还未来得及说话。

重安王妃又朝他再度颔首,化作一阵微风消失不见。

陆景看着重安王妃来去无踪,心中不由多出几分羡慕。

他上前一步,摘下空中两枚玉石。

脑海里却还思忖着今日的选择。

“方才我道出只有一阙词时,便已经获得命格元气以及那仙人书命格。

如今重安王妃又给了这两枚玉石……”

之前陆景落笔,重安王妃之所以会瞧见那许多玄奇景象,并非是因为陆景真的有仙慧。

而是陆景新得的这一阳橙命格。

“至于这两枚玉石……”

陆景思绪及此,他元神出窍,先后飞入两枚玉石之中。

“玉石中的武道秘籍、神通秘典竟都这般不凡?”

陆景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又望向窗外。

窗外,夜深人静,他陆景的思绪却有些繁杂。

“得了王妃的人情,便有可能伺机离开陆府。”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