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71章 高高在上的恩赐

第71章 高高在上的恩赐

第71章 高高在上的恩赐

小巷里,青色屋檐上的野猫垫着脚小心翼翼的走着。

时不时停下来,翘起尾巴,看向巷中的两个人。

陆景、南雪虎二人,一人在小巷里,一人在小巷外。

南雪虎背负双手,长身而立。

陆景的转过身来看他,眼神平静无波。

这处小巷确实有些冷清了,寂静无声,除了树枝的摇摆声之外,便只有野猫的叫声。

陆景望着南雪虎不过二三息时间,继而徐徐点头,却并不回身而去,只是在巷中安静的等着。

南雪虎看到陆景的反应,,轻轻一笑,便走入巷中。

二人并肩,朝小巷深处走去。

今日的南雪虎身上并无盛气凌人,便如同一位翩翩贵公子。

而他身旁的陆景也同样出彩。

容貌俊美,黑发随意束在身后,发出淡淡的光泽,再加上玉立躯体,陆景肖母之名,其实是属实的。

只是陆景身上的衣着比起南雪虎来说,更朴素了许多。

许多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陆景身上衣物的布料也极一般,不是桑槐府的温丝,也不是流庆府的细棉。

尤其是他和南雪虎走在一起,和他身上的锦衣比起来,差出去许多。

但即便如此,陆景脸上仍然没有丝毫的窘迫。

两人缓缓走着,南雪虎突然道:“叔父回了南府其实是一件好事,有了叔父这样的男儿,南府便不再青黄不接,也不需要禾雨承爵握刀。”

陆景静静地听着。

南雪虎继续道:“这样一来,族中大约也不会强迫她成婚了,也许再过些时日,南府便会前来退婚。

这对你来说虽不算一件好事,但却能更安稳些。”

陆景听着南雪虎的话语,脸上露出些好奇之色:“你不想让南禾雨承爵,不想让她佩上南府的斩草刀,难道不是为了自己?”

南雪虎坦诚道:“我不配。”

陆景望着他,眼里的好奇犹在。

若旁人问南雪虎这等的问题,南雪虎必然会皱眉发怒。

可是今日,也许是因为南雪虎对陆景心中有愧,坦然回答:“我不过是一个妾生子……”

“还有理由吗?”陆景打断他的话,直视南雪虎的眼眸:“若家中有嫡子,庶子自然一文不值,安心做一做富家翁便是。

可南家并无嫡子,你是国公长子南停归最大的子嗣,也有才能,便是妾生子也好过女子承爵。”

南雪虎稍稍沉默,又摇头道:“我性格莽撞、冲动,自是有几分直勇,可以在军中当一个校尉,甚至将军,却承不了南府的国公之位。

这其中的事,伱不懂,就连我也不太懂。”

陆景这才颔首,恍然道:“所以你那日前来陆府警告我,真的只是为了南禾雨?”

二人便如此走着,沉默了十余步,正要开口,陆景却突然停下脚步来,对他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进去拿几件东西。”

南雪虎抬头,见是一处布庄。

他仔细看了陆景一眼,心中竟还带着些无奈。

旁人见他南雪虎,便是那些贵胄公子也要毕恭毕敬,绝不敢怠慢。

可是陆景却似乎惫懒了些。

陆景说完,甚至不等南雪虎回答,便径自进了那布庄。

南雪虎只能在布庄之外等他。

并不曾等待太久,陆景便带出几个包得很好的包裹,由麻线缠住,被他提在手中。

南雪虎看到包裹,道:“你是该做几件衣服,否则一点也不像是大族的子弟。”

陆景却并不理会他,只是高高拿起包裹,仔细弄好其上的褶皱。

南雪虎还要前行,陆景却又转身,南雪虎深吸一口气,又想起那一日自己的作为,便忍下心头的不顺之气,也跟着陆景转身。

“禾雨比我小上一岁。”南雪虎望着前方,脸上还带着怀念:“幼时我母亲总是生病,家父也请了许多有名的大夫过来,都无什么成效。

小时候,禾雨便十分心善,总是送些极好的东西过来,那时的她小小的,蹑手蹑脚过来,带着从府中各处搜罗来的补品。

嗯……有时候是补品,有时候是可笑的小东西,但无论如何,总是有心意在其中的。”

“她并不单对我与娘亲如此,对府中大大小小的长辈下人,皆十分善良。

后来她去了禹星岛,不知从哪里摘来一朵奇花。

我母亲长年累月间都被病痛折磨,可是吃下那朵花熬制的汤药之后,竟就那般好了,时至如今,依然每日在府中操持那些无用的绿植。”

“现在想起来,若无那朵花,也许我十六岁那年,母亲便要离我而去……“

南雪虎说到这里,不由侧过头来,对陆景说道:“你也是妾生子,自然应该知道身在贵胄大府,没了娘亲,便什么都没了。”

“嗯……你的境况也许比我更差一些,起码我生父也是心善的。”

若旁人在此,必然会感到惊异。

因为此时的南雪虎说话声极慢,眼神也出奇认真,没有平日那般暴烈。

“原来如此。”

陆景也轻轻点头,十分捧场地感慨道:“如此说来,你之所以能够舍弃掉骨子里的良善,威胁我一个无辜之人,是为了给自小良善的南禾雨扫清道路。

让她如你所说,行走在追求剑道的路上,元神照星辰,纯阳渡雷劫。”

“这等理由,倒是令旁人敬佩。”

陆景说到这里的时候,二人正巧走上一座桥。

桥下是一条诸泰河分支,名叫苦风河。

这一处所在,已然繁华热闹了起来,游人又有许多,风光美景也十分不俗。

便在这般风光中,陆景的眼神却逐渐暗淡了下来。

他望着河面,轻声道:“若是旁人听了这等着的理由,必然会赞一句雪虎公子至情至性,为了荫庇血亲妹妹,甘愿当一个恶人。”

“可是我不是旁人,我是你刚才讲的那则故事中你用来报恩的无辜者,站在我的立场上,即便你今日说了这般多,我也无法敬佩你。”

南雪虎站在桥上,看着桥下的流水:“我并非是想让你敬佩我,也不是在请你原谅。

我今日此来只是要告诉你,我南府能握刀的男儿回来了,若能顺利退婚,我不会再杀你。”

“南禾雨与你而言,并不算好的归宿,你与她成婚,至多当一世富家翁,却要受人奚落,遭人冷眼。

若能退婚,我自然会给你产业,给你钱财,让你下辈子无忧,甚至我会亲自前往陆府,要来与你一同过活的婢女,将其送给你,让你再无后顾之忧。

在此事中,我也知你是无辜者,可有时候站在高处低头看,便无法考虑下面的人们是否无辜,还望你明白。”

陆景听出南雪虎话语中的意思来。

若能顺利退婚,南雪虎会补偿他。

若是不能……

可南雪虎方才的话语,陆景却极认同。

他也点头道:“事实确实如此,肉食者又如何会在乎更低处的无辜者?”

“但雪虎公子可明白?有些人如今站在低处,可并不代表他一辈子站在低处。”

“你与其他人说今日这般多话,他们也许会认为你有诚意,有愧意,可我却知道,你不过是为了通达自己念头而来,而不是为了我这个无辜者前来,你说那许多话,看似是要补偿我,可你在高处站惯了,语气里却满是高高在上。

就连不杀我,都好像是给我的一种恩赐。”

陆景低着头,缓缓开口,脸色自始至终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眼神更晦暗不明。

南雪虎沉默,并不开口。

陆景却突然道:“如今你不愿杀我了,可我却想杀你,雪虎公子,你觉得如何?”

沉默的南雪虎也忽然抬头,注视陆景,平静道:

“你杀不了我,我可以给你时日,让你来杀我。”

陆景脸上却出奇的认真,而他脑海里一阵阵金光已然闪烁,诸多信息早已升腾而起。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