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73章 王妃落轿,轻唤公子(求首订,求月票

第73章 王妃落轿,轻唤公子(求首订,求月票

第73章 王妃落轿,轻唤公子(求首订,求月票!)

陆景感知着跃然于脑海中的诸多信息。

脸上却丝毫无变,他语气坚定道:“一次不行,便多杀几次,雪虎公子你想杀我报恩,我也想借一借雪虎公子的性命,脱开眼前的困境。”

“以我的性命脱困?”

南雪虎脸上没有丝毫怒意,只是带出些有趣来,看着陆景。

他正要说话。

桥那头街道上的人声,突然嘈杂了起来。

南雪虎和陆景俱都转头看去。

见到人声鼎沸处,又有锣鼓喧天。

一道骑行仪仗缓缓而来。

仔细看去,骑行仪仗的两旁,各自有数位穿着银甲、身上燃烧着磅礴气血的卫士。

他们腰间佩着大刀,铠甲包裹全身,厚重的面盔只露出眼眸,眼神警惕而又摄人。

这些银甲卫士身躯之下的怒马,一看便极有名,马身高大,同样荡漾出豪壮的气势,看起来不像是一匹匹马,而像是一只只猛兽!

而这八名银甲卫士最前方,还有一位穿着锦衣华服的俊美男子。

那男子约莫只有二十三四岁,斜飞英挺剑眉,蕴藏着锋锐的黑眸,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便宛如黑夜中的漆黑蛟龙,盛气逼人。

他身躯之下那一匹马更加不凡,竟然长着一只龙角,马身枣红,脚下马蹄上的那一撮毛发最是血红,仔细看去,就好像这匹马四只马蹄踏着火焰一般。

而这俱都是其次。

当那男子走过,不由自主的吸引陆景和南雪虎的目光。

因为在他们二者眼中,这年轻男子就好像是一团灼灼燃烧的烈日,光芒耀眼,灼烧万物。

浩浩荡荡的气血,奔流在那烈日中,难以想象这一具躯体的强大。

一旁的南雪虎看了眼陆景,又注视着那男子,开口道:“他是我大伏中山侯,年仅二十三岁时,便已经在周遭诸国中扬名,以平民之声,战功封侯,并非靠祖宗遗泽,天下不知其名者寡之又寡。”

陆景也同样望着那龙马上的中山侯。

他自然也知道中山侯荆无双的名讳,可他也是第一遭见到中山侯的真容。

“怪不得陈玄梧与我说,中山侯之姿容天下少有,确实不凡。”

陆景也称赞。

一旁的南雪虎沉默了几息,又说道:“在太玄京年轻的武道强者中,中山侯的天赋数一数二,他曾经骑龙马下封宿海,摘下……”

陆景一笑,接过南雪虎的话:“雪虎公子不必说,这件事情我却也知道,他曾骑龙马下封宿海,摘来了一朵慕圣枝,想要送给南禾雨。”

南雪虎脸上也露出些笑容来:“这一桩事,在这太玄京中也是美谈,可是我那妹妹却也不曾接过他的慕圣枝,更不曾应答他屡次相邀。”

陆景脸上露出恍然之色:“雪虎公子与我说这些,大约是想要让我照一照镜子,便是中山侯这般的人物,南禾雨都不曾应答,而我这区区不得宠的庶子,又如何是南家小姐的良配?”

南雪虎并不反驳,甚至坦然点头,点头之后,又远远看着中山侯缓缓骑马而来。

那龙马速度极慢,马蹄落在青砖上,发出清脆的鸣响声。

那中山侯似乎也看到了桥上的南雪虎。

他也转头向桥上看来,徐徐向南雪虎颔首。

紧接着中山侯目光一扫,又落在南雪虎身旁陆景身上。

他眼神清幽,并无丝毫情绪展露出来,不过轻轻看了一眼,便再度望向前方。

似乎并不知晓陆景是谁,又或者……这举世皆知,少年封侯的中山侯其实知晓陆景的身份,却根本不在意他。

陆景也同样毫不在意这中山侯那轻轻一瞥,甚至有些欣赏他。

因为他本就对南禾雨无意,那这爱慕着南禾雨的少年中山侯即便再优秀,也与他无关,心中更是生不起任何异样的情绪。

中山侯少年封侯的功绩,却是值得敬重的。

两人便如此望着中山侯的骑行仪仗徐徐走过。

南雪虎今日也出奇的宽容,又道:“有朝一日,你如果想要杀我,自可知会与我,我可以孤身等你,十年二十年皆可。

当然……前提是这桩婚事能够顺利废止。”

南雪虎说到这里,陆景突然打断他的话。

却见陆景眼神毫无波澜道:“雪虎公子,二十日之后如何?”

“嗯?”雪虎公子明显不曾听懂,眉头微皱问道:“什么二十日?”

“二十日之后,雪虎公子便在方才那处小巷中,等我来杀伱。”

雪虎公子眉头更皱,一时之间竟又沉默下来,其实不知该如何回答。

二人对话。

远处行过的中山侯眼中,终于露出些不同的神色来。

他饶有兴致的看了陆景和南雪虎一眼,又转身骑马。

周遭许多百姓都从各色建筑中涌出,其中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皆有之,他们争先恐后的挤在路旁,抬眼望着中山侯所在,小声议论着。

眼中流露出的光芒畏惧者有之、敬佩者有之、爱慕者有之……

可正在此时,中山侯对面却又有两座轿子缓缓而来。

那轿子前方,黑衣武道修士皆背负斩马刀,气势昂藏,却充满肃杀之意。

许多有见识的文人,一看那斩马刀刀鞘上一杆大戟纹路,便肃然起敬。

因为这是这是重安王妃的行驾!

重安王戎马一生,不知斩去了多少不顺从大伏的帝王的头颅!

他那一杆天戟曾斜插敌国皇宫王座上,重安王站在那王座前,道:“天下之大,唯我大伏可立帝座!”

正因重安王有开疆阔土之功,天下人无不敬仰。

再加上重安王妃天下美人之名,无数百姓,便又哗啦啦涌向那一处行驾!

中山侯在太玄京中时不时还能见上一回,重安王妃可只是传说中的人物,今日有幸,总要上前挤一挤,也许便能得见王妃仙容。

可尽管如此,街巷中间的道路,却依然宽敞,这些大伏百姓心中自有敬意,明白重安王府对于大伏天下的功绩,又岂会挡王妃的行驾?

就连那中山侯骑行仪仗也已然停了下来。

这绝世的中山侯轻轻拉了拉龙马马缰,一共九骑便朝着街道两旁散去,继而下马!

中山侯带着八骑下马,静待王妃行驾过去!

“全天下的军士、将军,又有谁不敬佩重安王?”

南雪虎也喃喃道:“天下武功,重安王独占了三斗,北秦大烛王占了二斗半,普天之下所有将士再分剩余的四斗半!”

“可如今,英雄迟暮,他已老去了。”

此时这座桥上,已挤满了人。

陆景和南雪虎便站在人群中,望着这一幕。

南雪虎身旁,有一位身穿儒袍的读书人小声对身旁的士子说道:“今日是极佳的机会,中山侯在此,他向王妃请安,重安王妃必然会露面,我们也可一睹仙容。”

就连南雪虎眼神也有异动。

中山侯赤黑镶纹长服在风中摆动,他站在龙马旁。

果不其然……等到那驾并不如何奢华的轿子走近。

中山侯就此躬身行礼。

他身后八骑也同样如此。

这街上人山人海,所有人都注视着那轿子,希望那轿中王妃掀开轿帘,对中山侯道一句不必多礼!

可是……

只见那轿中,竟缓缓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如玉手,朝着中山侯的方向,轻轻虚抬!

众人沉默。

中山侯也直起身来,目送这行驾离去。

桥上桥下,路边街头,不知多少人唉声叹气,为之失望。

“这等好的机会……重安王妃竟不曾露面。”

南雪虎与陆景旁边那两位读书人,更是极遗憾。

正在这时。

已然越中山侯而去的轿子,却似是受到了王妃旨意,突然停了下来。

紧接着,抬着轿子的四位壮士平稳将轿子落于地上。

一时之间,此处竟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注视着那一台轿子,就连中山侯都转过身来,上前走了两步。

他也与许多人想法一般,以为重安王妃是因他落轿。

可不过几步的功夫。

轿帘竟被揭开,一位轻纱覆面,只露出一双如春色般绝美剪水瞳的贵女子,正微微探身。

她身姿极美,眼神微动之间,可称脉脉眼中波,盈盈花盛处,质傲清霜色,香含秋露华。

光是这眼眸与身姿,便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