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74章 将入日照,便可行大凶之事(求首订,

第74章 将入日照,便可行大凶之事(求首订,

第74章 将入日照,便可行大凶之事(求首订,求月票!)

静听秋风吹过,这街巷中,明明是人头攒动,摩肩擦踵,但此时却一片宁静。

站在桥头的陆景神色不变,但是心中却也颇有些无奈。

他知晓这是重安王妃在为他扬名,可是这般多人目光落在他身上,却让向来古井无波的陆景内心,都泛起些……尴尬来。

就连一旁的南雪虎都转过头来,仔仔细细看着他,似乎要将他看一个通透。

尽管如此,陆景脸上却不显露出丝毫来。

在所有人注视、猜测下。

陆景先是行礼答谢,后缓缓摇头道:“谢过王妃,我正与友人同行,便不叨扰王妃了。”

陆景心里其实十分明白,王妃相请是一回事,若他答应下来,真的坐上王妃的行驾,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即便并非是同一架轿子,也必然是失了许多礼仪,还会受许多无端揣测。

陆景并不愚笨,自然不会因重安王妃给他脸面,帮他扬名,便真的坐上那轿子。

陆景话语落下。

中山侯、南雪虎,乃至这街上桥头许许多多百姓目光也立刻转移到重安王妃身上,

重安王妃罗衣飘暮风,白衣飘然间,清幽而出尘,令人一眼难忘。

她听到陆景话语,眼中竟清晰的流露出些笑意来,就此朝着陆景轻轻点头,便又坐回轿中。

行驾又起。

此时,远处的夕阳慢慢落下,晕染开一片晚霞,秋日里的暮霭也弥漫起来。

许多人便如此望着王妃行驾渐行渐远。

等他们再度回首,看向桥头。

那身穿锦衣华服,器宇轩昂不凡的南雪虎犹在。

南雪虎身旁那位能令王妃卷帘的朴素少年,却已消失不见。

中山侯想了想,又骑上那匹龙马,龙马马蹄声哒哒,也同样渐渐远去。

人群散了。

南雪虎脑海里却还回荡着陆景方才的二十日之约。

“二十日动手杀我……是想要把我骗至那幽静的小巷,戏耍我一番?”

南雪虎脑海里不由冒出这样一种念头,可紧接着他又想起陆景方才的言行举止,以及那认真而又坚定的眼神……

他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些笑容来:“又管你是真是假?二十日后,我便再去那一处小巷看一看。”

“不过……这陆景确实也出乎我的意料,竟能得王妃之请。”

——

陆景走回陆府。

从西门入了西院。

当虚空中的暮霭沉沉,沉得太过浓郁,天上也有云雾凝结,下起一阵秋雨。

秋雨一落,天气转凉。

秋雨再落,天气便要冻人了。

走在那林荫道上,隔着老远陆景便看到青玥穿着那一身碎花长裙,站在房檐下,远远望向小院门口。

不必怀疑,青玥必然是在等他。

陆景遥遥行来,青玥眯着眼睛细看了刹那,脸上顿时绽开笑容。

她用一只手挡雨,匆匆跑出小院。

陆景皱了皱眉头,走路的速度也快了许多。

“少爷,你回来了?”青玥还未来到陆景身前,便已温柔出声。

陆景又走了几步,道:“这下着秋雨,你又出来做什么?若是着了风寒,便极难好了。”

青玥看了一眼陆景护在衣衫下的油纸包,只以为这是少爷带回来的书院吃食。

先是皱了皱鼻子,道:“少爷,伱为何带了这般多吃食?可是有客人前来?”

陆景笑着摇头,又掀开另外一侧的长衣,遮住青玥身体。

两人这才进了院中房檐下。

青玥脸上还带着笑,弯弯眉眼道:“少爷,我为你准备了些礼物。”

“礼物?”

陆景微微一愣,侧头道:“什么礼物?”

青玥也并不着急,她拉着陆景进了房,又拿来脸帕,仔细为陆景擦去头发、脸上的水珠。

又转过身去,从柜中……拿出几件衣物来。

却见青玥一抖,一套长袍便抖落下来。

银色的长袍上,领口袖口都镶绣着白色边流流云纹的滚边,看起来确有几分贵气。

长袍腰间还束着一条青色祥云的锦带。

青玥另一只手上,又有一顶嵌玉银冠,那白色的玉石晶莹透亮,带着几分君子气……

这确实是一套不俗的衣物。

“看,少爷……好看吗?”

青玥抬起头,道:“这是我去开雀巷里有名的布庄里订下的,今日才做好。

这料子虽比不上桑槐府、流庆府的料子,却也是蜀缎北丝,穿起来又暖又舒适。

青玥忙着介绍,还不忘拉起陆景的手,仔细摸了摸料子。

嗯……触之温和又柔软,确实是好料子。

陆景看着青玥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心里也暖和了许多。

他看着青玥身上那泛旧的长裙,不知在想些什么。

青玥却以为他在顾虑衣物的价格,便笑着解释道:“少爷,你还记得我前些日子卖出去的桃花酥吗?一共卖了二十二两银子,这套衣物是十二两。”

“我与你说,那布庄的老板娘可厉害了,我头三次去,她始终十五两才肯卖我,我多去了几次,她许是烦了,才十二两允给我。”

“当时少爷还不曾给我那一两多碎金子,我只订了衣服,想着留下十两来,若少爷不愿用来练武,平日里也可用做家用。”

“后来少爷给了我那一块碎金子,我便连忙去布庄又定下了这镀银嵌玉的礼冠,加起来共计二十二两,正好将我那些银两尽数用没了……”

青玥老毛病又犯了,陆景始终在沉默,她却碎碎念念,始终说个不停。

她说了一阵,陆景却突然转身,拿过桌上的包裹。

青玥有些好奇的探过头来。

陆景打开包裹,青玥神色先是僵住,转而又露出些明媚,然后便是满眼的惊喜……

因为那包裹中是一件娟妙蓝丝绣花长裙,一件云纹上裳,还有一件软毛锦织披风。

每一件料子、手艺都极好,彼此搭配起来,更是好看。

“少爷,这些衣服……都是别家小姐穿的……”

“你莫要恭维我,陆府有些丫鬟穿的比这还好许多,你赶紧换上试试,若是大了小了,我明日去书楼便一同带过去,正好改改。”

“那公子你也试一下……”

一主一仆忙着试衣服。

良久之后,二人俱都穿着新衣服,坐在里屋,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秋雨。

无论是青玥还是陆景,都仿佛是换了一个人。

有新衣装点,本就姿容不俗的少男少女更美了些。

尤其是青玥,少女本来便要衣裙装饰,穿了这套新衣,便更是极美的。

俏丽若三春之桃,倾诉若九秋之菊,美貌自不必多言。

在陆景眼里,此刻的青玥比那陆烽院里的袭香,还要好看不少。

两人望着门外,青玥也时不时偷眼瞧一瞧陆景。

只觉得今日的少爷可真是俊俏。

“少爷,我们的日子越来越好了。”

过了许久,青玥忽然感慨。

陆景点头:“放心吧。”

“会越来越好的。”

——

是夜,陆景观想大明王焱天大圣,修行日月剑光。

那月上的光芒似乎流转而下,落入陆景毛笔上。

陆景一边用毛笔修行日月剑光,一边盘算着要找些法子,打出一把剑来。

否则二十日之后,他御毛笔去杀南雪虎,只怕……太难了些。

时间就此悄然流逝。

五六日时间不过一转眼。

陆景每日修行,每日前往书楼,每日摘录典籍。

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元神越来越凝实。

每当他元神出窍,可以用在毛笔中,施展日月剑光。

那毛笔上的光芒每次都更亮几分。

引月光入毛笔,诸多咒言和印决之下,陆景隐隐觉得随着那月光而来的,还有一重重玄奥的天地之气,那些天地之气落入毛笔中的元神。

月光映照下,剑芒锋锐,光芒湛湛。

陆景浮空元神感知着这些元气,只觉得自身无比强大。

“再过些时日,便可直入日照!”

“入日照,便可行大凶之事,去杀一杀那南雪虎!

即便杀不掉,也可重伤他,得大凶之象妙物。”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