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75章 曾入天关,又觉天关无趣,重回人间(

第75章 曾入天关,又觉天关无趣,重回人间(

第75章 曾入天关,又觉天关无趣,重回人间(求首订,求月票!)

又是秋日晨间。

破晓的晨光,也盖不住那丝丝凉意。

莫测的白云与雾,似乎不应当与日光同存,可今日雾中却有阳光,颇奇怪了些。

陆景这几日,苦修日月剑光,但是元神总有疲乏之时。

每至如此,陆景便休憩上许久,再仔细钻研那大雪山真玄功。

等到旭日初升,陆景喝过粥,吃过点心,便照例去书楼摘录典籍。

今日似乎与前些日子有些不同。

当他踏上修身塔第四层楼。

楼梯口的陈玄梧正朝他使眼色。

陆景有些疑惑,循着陈玄梧的目光望去,却见一身青衣,容貌儒雅,面色和煦的观棋先生,正在他的桌案前,低头看他这几日抄写的典籍。

观棋先生似乎做任何事都是那般认真,无丝毫漫不经心。

陆景看到观棋先生前来,脸上也露出些笑容来。

他越发觉得观棋先生似乎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他看到观棋先生,便只觉得观棋先生有君子遗风,无论是说话还是行为举止,都带着一种古拙淳朴。

于是陆景便朝着陈玄梧一笑,来到观棋先生身后,静静等着。

过了许久。

观棋先生看完陆景所摘录的一本《玄中评》。

他合上还留有笔墨香气的新书页,转过头来,元神之音再度落入陆景耳中。

“不急不躁,不错。”观棋先生颔首:“你的小楷也进步许多,但比起你的草书,却仍然有极大的差距。”

陆景持弟子礼仪,向观棋先生行礼道:“本是摘录典籍,自然不能胡乱潦草,否则若有后人读我摘录的典籍,生出许多疑惑来,也总是不好的。”

“便只有那些以草书写就的典籍,我也用草书抄写,若观棋先生觉得不合适,我下次便换成小楷。”

观棋先生摆了摆手:“不必如此,你草书写得更好,若有懂笔墨的,一眼便可看出其中的龙骨凤姿,也能从那笔墨中看出伱心中有龙虎。

既如此,便不妨练得更凶猛些。”

陆景笑着接话:“观棋先生高看我了。”

远处的许多儒生看到这不久之前才来修身塔的陆景,竟似是在和观棋先生交流。

他们彼此对视,眼中不无震动。

整座书楼的人都知道自从四先生吐血而亡之后,本就不会说话的观棋先生也不愿元神传音了。

陈玄梧憨俊的脸上也满是疑惑。

“师尊说观棋先生在夫子回人间之前,要持闭口戒,可今日……景兄为何是现在和观棋先生交谈?”

“而且观棋先生连连点头,好似还在称赞他?“

陈玄梧又不由想起他两位师兄为他讲述的书楼诸先生。

尤其是对观棋先生的评价……

修身塔中的儒生们正在胡思乱想。

观棋先生却低头想了想,又突然抬头对陆景道:“你跟我前来。”

陆景跟着观棋先生下了楼,走在二层楼中,心中还在揣测观棋先生要带他去哪里。

正在这时。

陆景却突然听到路旁正有许多人吟诵诗词。

“昨日之日不可留,今日之日多烦忧……”

……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路过的儒生中,竟有许多人都在痴痴然吟诵着这两阙诗词。

他们眼中充满了对于这两阙诗词的敬意。

也会有书楼弟子提及诗词作者,那敬意便更浓郁了些,便如同在谈论天上仙境一般。

当然,偶尔还会有人谈论陆景,都在揣测究竟是何人有这种大运道,竟然能寻到这样的天上词。

甚至……

观棋先生和陆景行走时,陆景还亲耳听到有一位少年儒生正煞有其事的对同伴道:“凡间无这般妙词,这两阙词竟然是从天上下来的。”

“周兄……天上词是在称赞这两阙词,并非是说这两阙词是从天上而来。”

“不……不对,书楼曾修订立国历代的史书,也有许多诗词编撰耗费一生之力,寻天下妙词。

若这是凡间的词,又如何能被埋没?便是无全词,也应当流出一两句来。”

“周兄,书楼新词本里明明写了,这两阙词是由一位名叫陆景的人摘录的,又如何能世天上词?”

“这天下,能见天上仙境的天人不多,却是有的,那陆景必然是一位天人。”

……

陆景便听着这许多传言,看着周遭的儒生不断向观棋先生行礼,一路随着观棋先生,走上一处小丘,来到一棵槐树下。

那槐树极老,在秋风的吹拂下枝叶摇曳,仔细看去,那槐树上还有许多疤痕,似乎是剑伤,却又更粗些。

观棋先生到了槐树下就停下脚步,这一处所在极为幽静,不知是二层楼还是三层楼。

陆景有些不解。

却见观棋先生蹲下身来,拔去槐树底下的许多枯黄杂草。

杂草尽去,你在那槐树树干最低处,竟歪歪扭扭的写着几行字。

“书楼四先生之墓……”

陆景不由肃然起来。

他曾经听盛姿说起素踵主人,也就是只身入南召的大儒时,曾经说过那位大儒之所以背起行囊,离开书楼。

便是因为书楼四先生吐血而亡。

陆景并不知道四先生究竟是何等人,但看到观棋先生这般认真的清理杂草,心中又带起几分崇敬来。

他上前一步,在歪歪扭扭的墓铭下,又看到一行极小的字。

那次同样很丑,如同儿童玩闹一般。

“幼时玩闹,少时浪荡无所成,至而立之年,读书习剑,九年读书尚可,一朝习剑得道。”

寥寥数句,似乎道尽了这位四先生的一生,其中有儿戏,有浪荡,又有雄壮。

观棋先生回过头来,看到陆景的眼神,这才站起身来。

“四先生习的是剑,前半生困苦困顿,资质也愚钝,似乎一事无成,可不惑那一年,他蜕去身上困顿气,一日习尽书楼剑法,一朝得道。”

观棋先生元神传音时,陆景都能感知到其中深深的崇敬。

“后来,他是书楼的持剑者,曾经斩下问责书楼的天上仙人,也曾跟随夫子脚步入天关,又觉天关无趣,重回人间。

他是我的师兄,也是我的领路者,我今日带你前来,是希望你能记得我书楼还有一位这样的人物。”

观棋先生语重心长。

陆景不知前因后果,并不曾听出其中的深浅来,只是生生点头,又像那观棋先生槐树墓碑行礼。

观棋先生静静的看着他。

等他行完礼,正想要带他回去。

突然间……风突然大了,一阵秋风吹过,槐树枝干摇曳。

观棋先生下意识抬头。

却见槐树上,一根枝干似乎有些不同。

于是观棋先生轻轻抬手,元神顿起,元气激荡,落在那根枝干上。

咔嚓……

一声脆响。

那枝干中,竟斜斜飞出一柄……木剑来,落在观棋先生的手中。

那木剑通体深黑,仔细看去其上还有许多神秘的纹路。

这些纹路似乎仅是装饰,又似乎蕴含着些什么。

观棋先生看到这一笔木剑,原本平静的神色突然间变化,多出许多愁绪来。

陆景好奇望去。

观棋先生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抬头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这老朽的槐树,目光最终落在陆景身上。

“这是四先生早年练剑所用的玄檀木剑,没想到被四先生藏在了这槐树上。”

观棋先生似乎是在向陆景解释。

陆景也注视着玄檀木剑。

观棋先生笑了笑:“我每过几日,便来一次这里,十二年来皆如此。

可十二年间,我却从未发现这一柄木剑竟然就在这槐树上。

可我今日带你来了,这风吹的也巧……”

陆景思索间正要说话。

却见观棋先生轻轻将那玄檀木剑抛来。

陆景未曾犹豫,接过木剑。

“这一柄剑合该是你的,你如今元神已至浮空的境界,恰好用得上它。”

陆景怔然,旋即脑海中又有光芒闪烁。

“原来是为王妃摘录诗词时,获得的那一道赤色机缘。”

陆景这才明白过来。

一旁的观棋先生却已走上回程。

他元神之音仍然传来。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