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76章 四先生的剑,又值几品?(求首订,求

第76章 四先生的剑,又值几品?(求首订,求

第76章 四先生的剑,又值几品?(求首订,求月票!)

两阙天上词,在极短的时间里,便已经传遍了整座太玄京。

太玄京中,无数文人墨客皆尽抄录,许多画舫、红楼俱都传唱,“十年生死两茫茫”更是惹来不少红尘女子垂泪。

也有许多爱诗词的达官显贵,都在普天下寻那苏轼和李白的踪迹,却无丝毫所得。

太玄京中太玄宫!

广大宫阙中,豪奢自不必多言,诸多华楼里珍中贵木作梁,水晶玉石为壁,南海夜明珠为帘幕。

桌案是沉水老玉、沉香老木,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又以水银嵌画莲花,走在太玄宫中白玉路上,便叫一个步步生莲。

这广大的宫殿群落,即便是在秋日下也闪耀着耀眼的光芒,深深深宫,有的是庄严与浮华,有的是威势与辉煌。

而在这诸多宫阙中,最尊贵的,便是太先宫和太乾宫。

太乾宫是大伏圣君崇天帝处理政务,召开朝会之所。

而太先宫却是崇天帝的书房,下了朝会之后再见臣子,便会在这太先宫中接见。

可是这五六日以来。

太先宫门庭始终紧闭,其中却有袅袅檀香散发出来,也隐隐有人声传来,门口又有两位黄门貂寺仔细守护,随时听宣。

之所以如此,并非是因为崇天帝在那太先宫中。

这几日,崇天帝不知去了哪里,接连五六日不曾朝会,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太枢阁首辅大臣姜白石。

于是这几日主持政务的,却是次辅大臣盛如舟。

他曾去问过太先宫黄门,那黄门便只说圣君不在太先宫中。

众多朝臣也不免疑惑……

既如此,谁又能居于太先宫中五六日?

而此刻,那一座令许多朝臣疑惑的宫阙中。

姜白石正坐在蒲团上,低头看着眼前龙桌上的棋盘。

他手中还执着一粒白子,矍铄面容上又有些愁容,似乎是无法得“急所”,高目也被黑子占了去……

若旁人见了姜白石脸上这般愁容,只怕会因此而惊异。

因为大伏首辅大人姜白石,在天下棋手中,声名不凡,天下七十二残局,仅是姜白石便破除其中一十有三。

天下执黑者,都想要见一见大伏姜首辅的白子。

慕名前来者多,能与姜白石对弈者却极少。

而那些对弈者中,能胜的几乎没有。

便是偶尔胜了,其中也自有许多原因,多是大意、心不在焉的局面。

可今日,姜白石手中捏着那一粒白子,望着满盘棋,看着棋盘上的大龙,却不知从何落子。

良久之后,姜白石突然叹了一口气,徐徐将手中白子放在棋盘之外。

“天阙仙……确实名不虚传。”

姜白石声音并不苍老,此刻却带着些无力。

而此刻正坐在他对面的……

竟然是一位少年。

那少年看起来仅有十六七岁,身穿黑衣,面色苍白,好像没有一丝血色。

双眼僵硬而麻木,配合上他有些发青的唇色,看起来便像是得了重病一般。

随着姜白石弃子。

那少年也缓缓站起身来。

他身子有些僵硬,走起路来颇为古怪,不似什么尊贵之人。

可当他站起身来,这贵为太枢阁首辅大人的姜白石也站起身来,跟在少年身后。

“这次……便如此作罢,你败了。”

那少年开口,语调有些奇怪。

姜白石笑了笑,点头道:“甘拜下风,也许贵客应当去北秦寻他们的国手太师,我的棋技与其相比,还要差上一些。”

“我下次再来,却不知要什么时候。”那少年转过身来,眼中无情无性,便仿佛是一具傀儡一般。

眼神深处好像还蕴含着某些大恐怖。

若是寻常人,被这么看了一眼,只怕会深陷那大恐怖中,终难自拔。

可姜白石却依然眼中含笑,这年过一百的大伏老臣周身上下并无丝毫气血力量,元神也十分一般,并无修行痕迹。

便是这样一位老人,看向眼前这带了大恐怖而来的少年,除却方才下棋时,面色、眼神中却无丝毫恐惧,有的便只是对少年棋艺的敬佩。

“或者,贵人可以先留居太玄京中,我传信于北秦太师,他虽然是北秦一等一的元神修士,却同样也是一位执棋者。

我若与他明言,太玄京中有棋手轻易胜我,他明日便会收拾行囊,前来太玄京。”

那少年贵人缓缓摇头,抬头看了看天色:“我待不长久了,至多两三盏茶时间便要归返,你代我与圣君告别,等我有闲暇,还会来太玄京中做客。”

姜白石颔首。

于是,那少年贵人走向房门,侍立在门外的黄门貂寺似有所觉,打开房门。

少年贵人便如此过房门,走入日光中。

然后……便消失不见。

清风拂过,少年身形已然消弭,远处玉砖上空无一人。

姜白石远远望着他离开,眼神中的笑意却悄然消失。

他便如此站在在太先宫门口,远远望着远处诸多偌大宫阙出神。

良久之后,他突然惊醒过来,深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向宫外。

一路上,也有许多朝臣向他行礼,眼神中还带着好奇。

他却始终不语。

走出天南门,远处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儒雅中年人正等在旁边。

“父亲大人。”

那中年人看到姜白石出来,这才迎了上去。

“你如何在这里?”姜白石轻瞥了他一眼,继续前行。

那中年人小心翼翼从袖中拿出两页纸,快步向前,躬身递给姜首辅。

姜白石皱了皱眉头。

那中年人匆忙道:“这两页纸上,乃是两阙天上词。

这几日已经传遍了太玄京。”

姜白石终于停下脚步,从那中年人手中接过那两页纸。

缓缓打开、诵读……

他神色初时微变,继而越来越吃惊,眼中许多神采交织,脸上还带着敬佩……

“这两阙词……是从哪里来的?”

那中年人连忙道:“这两阙词早已传开,可这两页纸却是重安王妃遣人送来,说要以此为拜帖,再送父亲大人一阙绝妙的天上词。”

那中年人说到这里,微微一顿,似乎又想起什么,继续道:“前来送拜帖的是重安王妃身边的谋士井观月,他与我说这几阙词乃是确确实实的天上词,乃是仙慧者入仙境,听天上仙境吟诗诵词而得。”

“天上词?天上仙境?仙慧者?”姜白石继续朝前,只是走的更匆忙了些:“这天下竟又多了一位仙慧者,这有仙慧的人,是我大伏人士?”

中年人也跟在姜白石身后,有些迟疑道:“这倒也不知,大约是我大伏人士吧。”

姜白石斜眼瞥了那中年人一眼,摇了摇头。

“这两阙词已经这般极妙,王妃手中还有一阙?这是我大伏文坛的盛事,既如此……就算王妃有所求,我也应当见一见她。

最好……再见一见这一位极贵的仙慧者。”

——

又一日,不过清早,王妃已然起驾,不知去了哪里。

青玥正在侧屋中忙忙碌碌,准备再熬些甜肉粥。

陆景院里,也又有来客。

却是盛姿和陆漪。

她们并不准备在陆景院里用餐,只是连声说已经吃过了,让想要招待她们的陆景颇有些不好意思。

二人之所以来的这般早,陆景自从去了书楼,便早出晚归,来的早些还能碰上他,若是太晚来西院,毕竟是女儿家,不太合乎礼仪。

小院中陆漪两条马尾一甩一甩,愁眉苦脸,盛姿一身红装,正低头看着陆景手中那一把木剑。

黑色木剑仿若能吞融光芒,清晨的朝阳光芒照在那木剑上,却无丝毫倒映。

“陆景,这把剑是伱自己削的?”盛姿好奇问道:“你倒也奇怪,我为你备下的那等好的君子剑,你拒而不收,这柄木剑又如何上得了台面?”

“上不了台面?”陆景心中轻笑。

若天下人知道这一柄玄色檀木剑乃是书楼四先生早年用过,他只需卖了,也许便能在太玄京中央处买下一两条街巷来。

当然,这也只是陆景心中玩笑。

这柄剑是观棋先生代四先生送他,又如何能卖?

“陆景,你可知道我那日送你的君子剑,是六品的名剑,便是许多世家豪门少爷,也拿不出一柄来。

偌大的陆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