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78章 指点星辰,你踏星光而来((今日加更

第78章 指点星辰,你踏星光而来((今日加更

第78章 指点星辰,你踏星光而来((今日加更23!))

又是一日清晨。

又去书楼摘录典籍的陆景,好心好意给陈玄梧带了一碗面。

陈玄梧吃着面,依然愁眉苦脸。

陆景自然不会以为是这面不好吃,毕竟陈玄梧这许多日都是这般,不知是遇上了什么事。

陆景并不打算询问。

可当他不自觉的抬头,望向陈玄梧时。

陈玄梧却叹了一口气。

“陆兄,我不久便要离开太玄京了,家里长辈……要与我一同回祖地,这次回去却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陆景有些不解道:“你这几日心不在焉便是因为此事?”

陈玄梧少年气极重,遇事总是藏不住,眼中还带着落寞:“天下有许多人极羡慕我,家里的长辈也十分信任我,对我寄予厚望。

可我却不想回祖地,我只觉着太玄京繁华,深觉若是留在这里做一个普通的富家翁,也应是极好的。”

陆景早在见陈玄梧第一面,与他不经意的对视时,便已经察觉到这白衣少年的不凡。

陈玄梧心思单纯、心绪澄澈,待人真诚,便是与陆景说话,也是一字一句,十分认真。

可这也并不妨碍陈玄梧元神强横。

那日一瞬间的对视,陆景便察觉到陈玄梧的元神极其厚重,便如同一尊于黑暗中带来曙光的光明佛陀,普照天地。

寻常少年元神修士,又如何能够这般强大?

陈玄梧年岁其实不大,至多大过陆景一二岁。

虽说元神修行感应、出窍、浮空三境界比起武道三关来说,要容易不少。

可一旦过了浮空境,每一次境界跃升带来元神质变的同时,也让元神破境的难度大大增加。

正因如此,日照境界之后元神破境,比起武道修士中三关破境,还要难上一些。

而这陈玄梧如今又在何种境界?绝不会在化真境界之下,乃至更强。

以陆景如今的眼光,根本看不真切。

可这样的少年,却仍然有自己的烦恼。

“我那祖地本来荒无人烟,后来建起了一座极辉煌的宫殿,又立起了一座雕像。

所以现在那里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久而久之,那荒地不远处,竟然建起了一座城池。

城池不大,却也算繁华。

可我……却不愿去那里。”

陈玄梧四处看了看这修身塔,叹气道:“便是这无趣的修身塔,我也觉得比那一座城池,比那一座宫殿,比那一座雕像要有趣上许多。”

陆景仔细倾听,眼神却仍然落在陈玄梧身上。

他知道陈玄梧这几日苦闷,今日与他说话,并非是想要从他这里得到些什么,只是想要找一人倾诉。

于是,陆景变成了这个倾听者。

陈玄梧转头看向那窗外的天空:“等我回了祖地,入了那一座辉煌的宫殿,但也只能如今日这般从窗中,看一看天外的风光。”

他说到这里,又低头看向手中的春色小记。

“也看不到这些好书了,可真是……惆怅啊。”

陈玄梧说话时,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无奈,浓浓的不愿。

陆景看得出来,这陈玄梧确实极为排斥话语中的祖地。

看到陈玄梧沉默。

陆景想了想,突然问道:“你那祖地,距离太玄京远吗?”

陈玄梧摇头:“并不是太远。”

陆景正要说话。

陈玄梧说道:“大约仅有一千二百里,若能神火驱剑,御剑而行,很快也就到了。”

陆景瞬间沉默下来。

陈玄梧还在等他说话,见陆景良久无言,又问道:“景兄想要说些什么?”

陆景想了想,最终还是说道:“若是近一些,往后我也可来看你,给伱带上些你想要看的……好书。

若我无暇前来,也能托其他人带去。”

陈玄梧眼神一亮,匆忙点头,旋即又小声道:“那景兄你可要小心些,那些书好是好,却不可被长辈发现,发现了是要跪地思过的。”

陆景笑了笑,又说:“我本是那般想的,可是你那祖地距离太玄京足有一千二百里,我走上一遭只怕要许多时日。”

“这还不简单?”陈玄梧眨了眨眼睛,洋洋得意:“等我传了大星君的法,便指点一颗星辰给你,让星光给你铺路,你踏着星光过来,很快便到了。”

“嗯?大星君的法?”陆景以为自己听错了。

陈玄梧就有埋头吃饭,嘟囔道:“不得不说,多吃上几次你家这丫头的面,竟觉得越来越好吃了。”

这回轮到陆景得意了,道:“我家丫头会做的可多着呢,我明日早晨再给你带一碗甜肉粥……”

——

陆景抄了许久的书,认真而又专注。

摘录典籍时,他时常因为那书中的诸多道理、诸多隐秘,而深觉这天下的深刻。

这天下间的道理,许多都来自大伏。

著书立说者,也多是大伏这四甲子中诞生。

陆景自然知道其中原因。

因为大伏定鼎四甲子,大伏虎贲马踏天下,大伏名将带着威势席卷天地,不仅带去了征服,也带去了诸多文明。

正因如此,大伏许多名家思想才能够传播到天下每一寸土地。

这几年,大伏似乎衰老了些,顺势崛起的北秦文章、北秦思想也在流入大伏,在天下间传播。

而陆景最近抄录许多典籍,也让他知晓了许多名家。

比如那著作《知慎》的大儒季渊之。

又比如批注了《世途》的真人李神虚。

另有一位北秦名士虞青士,曾谱写下诸多的名曲,以女儿身扬名天下。

他思索许久,越发觉得这些人乃是真名士。

直到近黄昏。

夕阳快要落山了,散乱无章的云霞徐徐下沉。

从修身塔第四层楼望去,正好能看到那一座辉煌的太玄宫。

太玄宫壮丽无比,与暮色中的远山相比,宛若天阙,直接混芒。

陆景看了好一阵风景,只觉得心旷神怡,这才与可能忙着指点星辰的陈玄梧告别,下了修身塔。

二层楼中异常宁静,因是秋日,空气也凉爽宜人。

这书楼不知为何,环境与书楼以外大有不同。

秋天的林木仍然嫩绿,许多因在春天盛开的花卉也在绽放,露水滋润着花草,尽是一副生机盎然的景象。

陆景每次走过这样的二层楼,心里总是觉得玄奇。

这一日,他照例走过宽敞的林荫道,又来到那一座小山坡下。

陆景好奇地望着。

山坡下,那一位手不释卷的老者,依然躺在躺椅上。

可不同的是,今日那老者身旁却又多了一位少女。

那少女正在低声与老者说话,目光却望向远处的夕阳。

夕阳西下,晚霞晕成一片,竟是一片紫色的黄昏。

少女也许是觉得这黄昏奇怪,便仔细的注视着。

老人眼露慈祥,甚至放下手中典籍,陪着这少女一同看着那晚霞。

陆景远远便看到那少女,心中有些疑惑。

她正是那一日在布庄帮他挑选衣物的少女。

少女姿容普通,却自有一种极深沉的气质。

他未曾多想,也不愿打扰这位老人与那少女。

可正当他要穿过林荫道,走向更远处的石子小路。

那老人却突然轻轻转过头来,浑浊的眼神中,闪过些精明的光。

然后,那脸上皱纹纵横,须发斑白的老人,突然伸出长了许多老人斑的手,远远朝陆景招手。

那山坡就在陆景的斜侧面,陆景自然轻易看见了。

他犹豫一番,停下脚步。

一旁那个少女回过神来,也察觉到了身旁老人的动作。

她循着老人目光而去,便看到正站在林荫道上的陆景。

这少女看到陆景的刹那,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眉梢。

许是摸到了那一颗眉梢的美人痣,才放下心来。

老人招手相邀,陆景想了想,便也转了方向,朝着那老人与少女而去。

“绫雀姑娘。”

陆景走到近前,轻轻朝那少女点头,又朝着老人行礼。

南禾雨站起身来,有些迟疑间,也道:“陆景公子。”

她心中其实还有几分庆幸。

原本今日来这书楼二层楼,是来见自己家里的长辈。

她回到京中,每过几日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