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79章 纯阳渡雷劫,寿可达三百载(加更3/3

第79章 纯阳渡雷劫,寿可达三百载(加更3/3

第79章 纯阳渡雷劫,寿可达三百载(加更33)

“你姓陆,是九湖陆家的血脉?”

老人声音苍老,面容也已老朽,眼神浑浊,可往往轻轻瞥一眼陆景,陆景便觉得其中还藏着许多睿智。

日日读书,自然可以升华内在,陆景并不觉得奇怪,只有许多敬重。

于是他不曾犹豫,点头道:“先生猜的正是。”

老人缓慢点头,眼中却突然闪过些追忆来:“不久之前,我还曾经在书楼见过你们陆家的陆神远,他来书楼求学,却被几位先生拒之门外。

那时,他还是九湖第一风雨,少年盛气陆神远的名讳便是在书院中,也赫赫有名。”

“不久之前?”陆景心中叹了口气,今日这许多人说起话来,总有些奇怪。

老人似乎也反应过来,笑着摇头:“人老了,便觉得时日越来越快,仔细想起来,那应是许多年前的事了。

我却还记忆犹新,大约是因为那时的陆神远盛气凌人,浑身上下都是锋芒毕露。”

“如今,匆匆十几二十年过去,我却再未见过他,只是时不时听过他的名字……少年盛气如今却似乎泯然众人,再无往昔那般锋锐了。”

老人说到这里,有试探问道:“你是陆家的人,这陆神远是伱的……”

“先生,陆神远是家父。”陆景神色沉幽,语气也极平静。

只这短短一句之后,便不再说话。

旁边的绫雀侧头看了他一眼,并未出声。

“我方才未听清楚你的名讳,只听到你的姓,你是那落地时,有平等乡佛陀前来指点的陆琼?”老人又问,语气里还带着好奇。

陆景更好奇,他着实他那有一颗纯心的兄长,身上还有这样的事。

只是……为何又是平等乡的佛陀前来?平等乡佛陀暴烈无双,动辄行杀戮屠生之事,平等乡佛陀前来陆府,这却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

想来也是如此,若不是平等乡,是大雷音寺,亦或者西域大冢寺的僧人前来,依照钟夫人的性子,这件事莫说是陆府上下,恐怕整座太玄京,都已然知晓了,又岂会这般隐秘?

思虑许多,陆景脸上去却风轻云淡,笑道:“先生,我叫陆景。”

“陆景?”老人记性似乎极好:“这样说来,你是陆神远的三庶子?”

陆景并不避讳,点头应是。

老人与陆景说话,绫雀却在仔细的听着,始终不发一语。

老人却指了指绫雀,对陆景说道:“这是我的侄孙,按照年岁,你们年龄相近,她也经常前来书楼寻我说话,你有闲暇,又看到我们在这里,也可来说些琐碎。”

陆景只当是这老人整日看书,没有他人陪伴,孤寂了些,也未多想,点头答应下来。

那老人笑了笑,又从躺椅上坐起来,凑过脑袋,用眼皮已然耷拉下来的眼眸仔仔细细看了陆景一眼。

“不错,样貌不凡。”

那老人似乎十分满意,又躺了回去,语气中竟带出些鼓励来:“这书楼中刮着一股奇特的风,我躺在那一股风中总能听到些闲言碎语,倒也是十分有趣。

陆景,我也听过你的事。”

“之前你确实活得艰难些,虽比不上这天下许多贫弱的人们,可是那也总是苦难。”

“尤其是活在大府世家,有少爷血脉,却又低贱些,这苦难便更加深重了。”

老人徐徐说话,眼睛微眯,语气中带着感慨,仿佛是在说自己的过往,又仿佛是在劝慰陆景。

陆景心生好奇。

他不知这躺在书楼中的老人,为何知晓这许多事。

他也并不曾开口,就和旁边的绫雀一般,仔细倾听着。

老人又道:“如今看来那些深重的苦难极令人厌恶,又令人想要迫不及待的脱离。

可若过些岁月再看,也许会发现正因有这些苦难,才能磨你心智,劳你筋骨,带来许多好处。”

老人好像是在劝慰陆景。

可始终只是仔细倾听的陆景,听到这番话竟摇了摇头。

他脸上带着笑,语气也是对老者的恭敬。

但说出的话,却与老者方才话语大不相同。

只听陆景摇头对他道:“先生,于这件事上,我所思所想似乎与先生不同。”

老人更感兴趣了些,浑浊的眼神更亮。

陆景笑道:“苦难其实便是苦难,并不值得赞颂,单纯的苦难也并不会带来成功,只会让人麻木,麻木并非磨砺,一不小心也许便会深陷泥潭,再也无法爬上来。”

“圣人所言,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不是指苦难,是指许多层面的磨砺,单纯将这些磨砺归为苦难,不免曲解了圣人的意思。”

陆景谈起这些来,眼神里还泛着自信。

他前世便是研究经学的,说道自己熟悉的道理,也确实值得自信。

此时老人和绫雀都在注视着他。

绫雀,也就是南禾雨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老人思索之间,点了点头。

于是陆景继续道:

“而且,若是苦难都值得那些赞颂的话语,又如何赞颂其他真正美好的东西?”

陆景话语落下。

老人也笑,转过头来,对一旁南禾雨说道:“这便是书楼的好处,总有许多新的想法诞生,即便我心中对于这样的看法并不认同,却也觉得能生出新想法的书楼弟子,是极为不凡的。”

此时,晚霞已渐渐恋去,夕阳即将没远山。

陆景看了看天色,这才站起身来,向二位告别,继续朝着那青石小路而去。

老人看到陆景远远消失在道路上。

转过头来,却对南禾雨说道:“其他暂且不论,这少年明知苦难的不易,却如他所言,没有因那深重苦难而麻木,也不曾陷入泥潭中无法自拔,这等心性,其实是值得称道。”

“叔公不用顺我心意,不用叔公多说,禾雨也知道能入二层楼的景公子,其实确有不凡。”

南禾雨站起身来,眼神也十分平静:“只是我已修行元神,心中想以纯阳渡雷劫,心思不会在这南国公府上,也不会在景公子身上,元神之秘,天下之真,才是我所追索。”

那老人虽说觉得陆景是个好儿郎,但却仍向着南禾雨。

他也点头说道:“这陆景不受陆府重视,未曾修行,确实算不得你的良配,对于陆景而言,也极不公平。

若你真的有朝一日能够纯阳渡雷劫,寿元便可达三百载,你若与陆景成婚,便要看着他一日一日老去。”

南禾雨低下头想了想,又抬起头来,低声道:“也许成婚后,我可以教他修行,若他资质好些……”

“要何等资质,才能渡过雷劫?”那老人轻轻叹出一口气。

天下各色奇才无数,能以修为延寿的,却极少。

南禾雨默不作声。

那老人最后,却也为陆景说话。

他看向修身塔:“天下人各有各的不凡,禾雨,有时候不要太过执着,若你不愿,便要果决些,若你愿意便不能要求太多。”

“陆景已算不凡,可你若是要用能否飞天来衡量一条珍鱼的价值,那它会因此而死。”

——

大伏首辅姜白石的府邸距离太玄宫庭便只隔着几栋建筑。

这条街名叫青云街,房舍其实极少,但是住在这里的才是泱泱大伏核心的显贵。

而此时此刻,姜白石手中正拿着一张金页纸。

纸上是一阙端正小楷写就的……

天上词。

关于苦难的观点,据说是来自余华大师,但是我从网上搜了,也没有搜到确切的出处,也有很多人说,并不是来自余华的作品,引用了所以说明下喔。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