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85章 我有些琐事,去去就回(万字求月票)

第85章 我有些琐事,去去就回(万字求月票)

第85章 我有些琐事,去去就回(万字求月票)

陆景默默听着钟于柏这落寞话语。

他依然能够感知到,眼前这位天下名士这数年来,必然饱经挣扎。

而自己那一日送他那几句笔墨,更让他愧对故国,愧对昔日君王。

所以才会有只身入北秦的死志。

这让陆景心中又多出几分难言来。

于是,他认真想了想,又为钟于柏到酒,这才道:“于柏先生倒也不必心存死志。

若你前去北秦送死,其实便辜负了安槐君王。”

“与其如此轻易死去,还不如在大伏入仕!”

钟于柏眼神浑浊。

陆景又道:“大伏崇天帝自称圣君,深不可测,这许多日我在书楼摘录典籍,也曾在典籍中看到他许多传奇。

据说大伏崇天帝曾经梦中入仙境,驭驶仙人三百万,高坐仙庭三百年,乃是仙中之仙,是仙中之帝!”

“且不论这番传奇是真是假,可既然有此传言,他又自比圣君,自然要有几分圣君气量,他既是仙中之帝,又如何会怕一柄弑凡间君王的宝剑?”

钟于柏听到陆景最后一句,神色突然露出几分清明来。

他侧头想了想,也点头道:“大伏虽有衰落,可却非一二人之过,崇天帝英明之名早已流于天下诸国,否则气盛如重安王,又如何会主动让位于他?”

陆景也点头应是。

钟于柏思虑片刻,注视陆景道:“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陆景,你虽为少年,却自有一番气象。”

陆景皱眉道:“不过是些显而易见的道理,于柏先生倒是高看我了。”

“道理显而易见,我作当局者,这许多年来未曾看透,也未曾有人提醒我,你是第一个。”

钟于柏深吸一口气,点头道:“既如此,我明日便请盛次辅为我引荐。”

——

时间又过数日。

太玄京中的雪,却消得极慢。

明明这几日,每日都有光芒普照,也不觉寒冷。

被堆积起来的雪花,却依然未曾消尽。

这几日,陆景依然前往书楼摘录典籍,依然仔细修行,只觉得自己距离日照,越来越近。

又是一日清早。

陆景修行了一夜,又休息了半个时辰,这才打开房门,走出门外。

远方,朝阳已然升起,清晨阳光落于天地,即便此时已经深秋,也显得天地有些朝气。

陆景朝前走了两步,又忽然站定,朝四周看了看。

他只觉得这四周似乎漂浮着些神秘的气,他似乎便在那稀薄的气中存在,令他心中泛起疑惑来。

于是,陆景试着沟通元神,元神缓缓睁开眼眸,透过他的肉体凡胎之眼,看向门外。

须臾间……

陆景仍然看到一副令人惊奇的景象。

却见此刻这天地间,尽是雾茫茫一片。

许多白色气流游走于天地间,它们与常人无碍,却似乎哺育万物,似乎是一切本源。

“这是元气?”

陆景怔然片刻,心中猛然惊喜起来。

他漫步在小院中,那些元气似乎极为奇怪,并不躲避他,任凭他走近、冲散它们。

“这元气怎么这般浓郁?”

陆景心生好奇,看向元气最浓郁处,却是那一堆堆白雪。

陆景发现,随着这些雪逐渐融化,白雪中竟然有浓郁的元气升腾出来,弥漫在天地间。

“这雪……竟如此不凡?”

陆景本就知道这次的雪有些奇怪,近日天上不曾落雨,天气未寒,甚至天上无太多云雾,便落下着许多雪来,而且还多日未消融。

直到今日,他才确认……这一场大雪,并非是自然降下,其中必然有隐情。

可陆景却并不在意这些。

他感知着浓郁的元气,眉心中盘坐着的元神,比起之前几日,也更加厚重凝实。

这是陆景为何今日能够察觉到元气的原因。“查知元气……,那我自然要以神明感应篇记载之法,引元气入元神,继而元神裂蜕。”

陆景想到这里,又抬头望了望天上的朝阳。

而他的元神,却已然诵起咒言,结起法印。

陆景站在阳光下,抬头望着太阳,只觉得天上的太阳距离他越来越近。

于是他又在脑海中观想……

观想朝阳!

隐隐约约间,他只觉得周遭的元气缓缓朝他流动过来,落入他的眉心。

他闭着眼睛,任凭那些元气入元神之中,而陆景元神也发出灿烂光芒。

这些光芒包裹住盘坐着的元神,又璀璨大起,光芒闪耀。

倏忽之间,完全被光芒包裹着的元神,仿佛也化作一颗初升的朝阳。

朝阳大起,其道大光!

烈烈煌煌,悬天皆芒!

朝阳初升,便如此缓缓升起,越出了陆景的肉身,升上高空。

而那朝阳光芒也越发闪耀,越发璀璨,极其不凡,很快便如同一轮大日。

当大日散发出来的光芒消散,陆景元神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正站在天空中。

天上的阳光直直照耀下来,落在他元神上。

而往日里极其脆弱,被太阳光芒一照,便要被烧灼成灰的元神,此刻却安然无恙。

甚至当那光芒落下,陆景元神却还觉得温暖,觉得舒适。

陆景四下望去,只觉得眼前的世界更加清晰,元神凝实,能够行于烈日虚空中。

“日照的境界……”

于是,陆景微微思索片刻,元神突然化作一道极光,飞入里屋。

不过二三息时间。

从里屋中,竟然飞射出一道剑光。

这剑光一半清寒,却在吸收天上的日光,逐渐变得炽热,变着锋锐无比。

日月剑光虽然浮空便可修行……

可是,这一式神通真正发挥威能,却还需修行者达到日照的境界,吸收日光,以元气蕴养。

而陆景借着神明感应篇的法门,也不断沟通虚空中的元气,落入玄檀木剑中,蕴养日月剑光!

又一日。

傍晚时分,宁蔷和林忍冬便来拜访,青玥前来开门。

宁蔷四顾,不见陆景的踪迹。

可林忍冬却看到令她惊奇的一幕。

只见距离那石桌不远处的花圃前,一道元神正站在树荫下,不惧天上阳光,闭着眼眸,似乎是在感知元气。

林忍冬深吸一口气……

因为她看到的这道元神容貌……

正是陆景。

约莫二三息时间,那陆景元神缓缓睁开眼睛,朝着林忍冬微微点头,又飞入屋中。

不多时。

陆景身着蓝衣,神情平静,腰间却配着一柄黑色木剑。

宁蔷和林忍冬不由看得出神。

此时的陆景不同于往昔那般温润,反而多出许多锋芒。

他俊逸面容却似乎更加出彩,站在阳光下,极为出挑。

“表弟……”宁蔷轻轻唤出声来。

陆景却朝前走了几步,笑着向她们行礼,随即看了看院外,眼中有锋芒闪过。

“表姐,忍冬姑娘,伱们便在这里稍等,我有些琐事,去去就回。”

加更(2/23),今日还是一共万字,大家投下月票喔。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