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87章 南府天才,不过一件琐事。

第87章 南府天才,不过一件琐事。

第87章 南府天才,不过一件琐事。

林忍冬的神念消散了。

就在方才陆景和南雪虎正式交锋的那一刹那。

因为那一瞬间,南雪虎身上的气血大盛,便如若火山爆发,冲击四方。

林忍冬方才便已然被气血烧灼的神念,再也无法抗衡这般炽热的气血,开始消弭。

可在这神念消散之前。

她的神念也捕捉到飞入那黑色木剑中的陆景元神。

那元神散发着某种暗金色光辉,贵气无比,也极其凝练。

相比寻常日照境界的元神修士,此时此刻的陆景,就好像在日照的境界徘徊数十年,日夜熬炼日照元神,让元神殊而不凡!

“这陆景或有一种堪称经、典的元神修行之法,或者……他便是天骄级别的修行奇才。

否则又如何能够在十六七岁的年龄,将日照的境界修行至此?”

当那道神念就此消散。

坐在屋子的林忍冬目光微凝,眼神严肃。

宁蔷察觉到了林忍冬的反应,疑惑问道:“忍冬姑娘,你可是有哪里不适?”

林忍冬惊醒过来,只是微微摇头。

她想了想,并不曾继续分出神念去看那一场日照与雪山,少年元神修士与少年武夫的对决。

南雪虎已然达到雪山极限,武道功法运转,诸多武道加持气血迸发出来,她的一缕神念根本无法近前。

至于元神出窍……亲自去看那一场争斗……

她并不曾修行收敛元神光辉的神通。

化真以上境界修士元神出窍,行走在太玄京,浩大的元神光辉,必然会引起某些太玄京某些秘阁的注意。

她虽不知陆景究竟想要做什么,却又觉得陆景既然已经决定了,自己便不该去打扰他,否则恐生祸患。

而且,她不知南雪虎和陆景的恩怨,并不觉得南雪虎会伤到陆景。

林忍冬忍耐心中疑惑和好奇,仔细饮茶,也等待陆景归来。

而那僻静街道中。

南雪虎远望玄檀木剑。

他那一次在陆府见到陆景时,陆景修行武道,武道修为甚至已经达到了入门,开始铸骨!

当时南雪虎还因为陆景竟然练武而感到诧异。

正因知晓陆景的武道修为,那日在桥上,陆景与他立下二十日的约定,还令南雪虎诧异、意外。

甚至觉得陆景是想要戏耍于他

可今时今日,此时此刻。

当眼前这把木剑亮起日月清辉,南雪虎终于知晓……为何陆景会想要杀一杀他,会与他说那一番话。

“有些人如今在低处,可并不代表他一辈子在低处……”

“原来是此意。”

南雪虎心中心绪有些复杂,许多种不同的情绪杂糅而来。

可即便如此,南雪虎眼神依然平静。

这一次,他未曾多说一句话。

站定、一眼之后,他微微屈起双腿。

狂暴力量疯狂涌入他双腿中,虬结肌肉压榨出骨髓、皮肉、筋膜、血液、五脏六腑、熔炉、雪山、浑身上下诸多气血的力量。

继而猛然一跃!

那双腿中,可怕气血迸发出来。

南雪虎也在此刻一跃而起!

雪山境界的强者,肉体力量不知何其强大。

他这般一跃,脚下的大地瞬间碎裂,他便如飞起一般,弹射而起,想要越过重重距离,来临陆景肉体。

日照境界的元神修士,若不曾修行宝身,肉体脆弱无比。

此时的陆景一旦被南雪虎近身,他的元神很有可能就此成为孤魂野鬼。

可是……

既知肉身脆弱,陆景又如何会让他近身?

却见那悬浮在空中的玄檀木剑,已然急射而出。

剑光破空,有若闪电一般。

日月剑光这一道神通再度被陆景元神激发。

日光与月光各自占据玄檀木剑双刃之上。

光芒暴涨,似乎更锋锐了些。

这许多以来凝聚在日月剑光中的元气也流转而来,让这玄檀木剑的速度也快到了极限。

那剑光一闪,突然横扫而过,扫向跃然于半空中的南雪虎躯体。

刺目的剑光夹带着酝酿许久的元气,几乎要将南雪虎拦腰斩断!

南雪虎指间有一枚戒指轻轻闪动,其中有气血弥漫开来。

却见南雪虎勇往无前,丝毫不理会这恐怖剑光,手肘沉下之间带出无与伦比的力量,一拳轰落,就要轰在那玄檀木剑上。

“呵!”

玄檀木剑中忽然有一道呵斥之声传来。

那声音传来,落入南雪虎脑海中。

饶是南雪虎气血阳刚,意志坚定,却因全神贯注着眼前的玄檀木剑,而被那轻呵声侵入脑海中。

便如一根极其锋利的针刺,刺入他脑海里。

让他气息微微一滞,动作也略有迟滞。

日月剑光光芒大作,改横扫为疾射,想要就此刺入南雪虎腹中。

“哼!”

南雪虎冷哼一声,运转自身武道元功,意志汇聚,刹那间便以驱散脑海中的疼痛。

而他那一拳仍然直落而下,想要就此敲断眼前的木剑。

玄檀木剑中陆景元神屹立不动。

南雪虎携带着万钧气血的重拳落下,陆景木剑也直指此处。

又是一声轻鸣。

玄檀木剑被南雪虎敲落二尺,强大的气血倾入其中,陆景元神犹如被烧灼一般,疼痛到了极致。

可陆景元神面目都无丝毫变化。

被敲落二尺,便斩南雪虎双腿。

锃!

玄檀木剑上日月剑光更盛,斩碎空气,便要斩断南雪虎双腿。

南雪虎气血同样感知到澎湃元气,便已知此事不可为。

他躯体扭曲,在脚下凝聚气血,以为气血借力,向后飞退。

陆景元神眼神微动。

“剑光已至。

又岂能不染血?”

一道血光从南雪虎右腿上迸射出来。

玄檀木剑飞逝而过,带起血光点点!

砰!

南雪虎也落在地上,又震碎三五块青砖。

他眼中的漠然……已经变成疑惑。

他看向远处槐树下端坐着的陆景,这少年面色淡然,便安作于此。

而那玄檀木剑上,锋锐光芒丝毫不曾减弱。

此刻天已黑了。

在这黑夜中,陆景的木剑却依然明亮。

便如同他撒在地面上的血液一般。

那血中蕴含着气血,也泛着淡淡的血色光芒。

“陆府庶子……”

南雪虎心中沉吟。

可陆景玄檀木剑再度轻掠而来。

这一剑角度刁钻,斜飞而上,便要刺向南雪虎的下颌。

南雪虎双臂挥洒,气血便如倾盆大雨一般落下。

继而单腿弹起,左腿横扫之间,三丈之内气血如同暴风一般,涵盖周遭。

浑身的气力也如若暴风一般倾洒,周遭的空气被他打的不断爆响。

这一腿蕴含的力量太过恐怖,若是扫在实物之上,恐怕便是数百年的粗壮老树,都要被生生扫断!

浓烈的气血阳刚到了极致,就连远处玄檀木剑中陆景的元神,都感觉到其中的炙热。

可陆景依然不惧。

无夜山呵斥术便如雷鸣一般,轰然响起,又刺向南雪虎脑海。

而那剑光也飞临而起,直入气血风暴中。

剑光璀璨,日月同辉!

这等辉光撞击气血,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南雪虎目光沉着,眼中有异色闪过。

他那横扫而过,带着万钧之力的右腿,狠狠轰落在玄檀木剑上。

玄檀木剑轰然大震,但依然如同流光一般,刺入南雪虎的肩头。

即便悍勇如南雪虎,也不由眉头一皱。

“这剑光,确实不凡。”

南雪虎心中念头闪动。

而他血肉之躯却再度跃起,朝着陆景而来。

“只要你杀不掉我,便是你败了。”

南雪虎勇猛无比,浑身气血凝聚于后背,一式武道横练之法,调动浑身上下每一块皮肉,调动浑身上下每一份气力,防备玄檀木剑。

而他则勇往直前,朝着陆景肉身而去。

玄檀木剑日月剑光轻鸣,急射而出,横扫于南雪虎后脖。

“铿锵!”

可令人惊异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