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95章 圣君气象,流血功勋

第95章 圣君气象,流血功勋

第95章 圣君气象,流血功勋

东王观前,树上的萤火虫还在翩翩飞舞。

仔细看去,它们散发出来的光芒,竟然像是一轮轮暗淡的太阳,在各自的树叶天地中绽放光明。

这等极美的景色,就只有东王街上有。

可此时的陆景,却来不及欣赏这样的美景。

当那穿着老旧道袍的道士老人低着头询问陆景。

陆景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自然知道自己观想的不是东华帝君,可却也不知似妖似神的大明王焱天大圣究竟是何方神圣,也不知是否可以坦然说出来。

陆景只不过稍许犹豫。

那仔细凝视着陆景的老人却又摇了摇头。

“这等华光乍看起来好像与东华帝君的扶桑大日极为相似,仔细注目,却又有差别。”

“公子切勿觉得老朽唐突,只是一时好奇罢了。”

老人说到这里,目光又落在陈玄梧身上。

此时的陈玄梧仍然在酣睡,却不知梦到了什么,嘴角还带着笑容。

不知老人是否许久不曾与人相聊,有些絮絮叨叨道:“这孩子自小乖巧,只是十几年来一直跟着我们这两个老不死的东西,过的大约太单调了些。

他如今能有你这么一个朋友,我们倒也是极开心的。”

陆景可以看出来,老人望向陈玄梧的眼神中,充满了慈爱。

于是陆景笑道:“玄梧兄待人淳朴,又有一颗澄澈本心,与他相处也令我非常自在。”

老人点点头,又撩开帘子,望向远处。

他目光所及之处,大约是那一座太玄宫,嘴里道:“明日宫中有请,后日就要从宫中离京了,你二人下次相见,只怕还需要公子前来太昊阙,到时候如果我们两个老不死的还活着,倒是可以带公子逛一逛太昊。”

那老人话语刚落。

陈玄梧依然嘴角含笑,迷迷糊糊间,低声自语:“景兄……你刚才还欠了一杯酒……总要……总要还上才是。”

他说到这里,又不知梦到了什么,脸上笑容越发明朗,甚至嘴角还流出口水来。

那老人看到这一幕,仔仔细细用自己的袖子擦去陈玄梧嘴角的口水,然后又转过身来,轻轻将陈玄梧背了起来。

老人神通广大,方才不知是如何进了轿子。

可此刻,他却好像是一位背着自己孙儿的普通老人,蹒跚间掀开帘子下了轿。

马车外的鱼公吓了一跳,不知马车上何时多了这么一个老人,顿觉毛骨悚然。

旋即看到两位公子也在车上,其中一位公子还被老人背起来,这才压下心头的惧意,只当自己未曾注意。

老人便这般背着陈玄梧离开,走到东王观前,老人又转过身来朝陆景摆了摆手。

“公子,伱这一式元神观想之术颇为不凡,若能苦心修行,也许也能如东华帝君的扶桑大日一般,放亿万光彩,灼万里之云。”

陆景耳畔传来那老人声音,让陆景微微怔然。

老人背着陈玄梧进了东王观。

鱼公的声音传来:“陆公子,如今我们又要去哪里?”

“去长宁街。”

陆景回过神来,知会那鱼公。

——

东王街到长宁街,其实有很长一段距离。

马车行了许多时候,才缓缓停下。

陆景下车时,醉态复现,摇摇晃晃进了西门,又入了小院……

门房自然也看到陆景的醉态。

西院奚水池前,那一身黑衣的吴悲死竟然在夜中垂钓。

他远远看到陆景进门,微微皱眉,只觉得许多日不曾见陆景,他身上气血竟然越发旺盛了。

吴悲死并不在意醉酒的陆景,只在意陆景身上燃烧着的气血。

只过去一个多时辰,天已亮了。

陆景今日却并未早起。

青玥疑惑间轻轻打开屋门,便闻到冲天酒气,又看到陆景穿着衣服酣睡。

“少爷昨晚是去了哪里吗?”

青玥有些疑惑,想了想也并没有打扰陆景,只是轻手轻脚为陆景房中的火炉添了几块灰炭,又将房门开了一个缝隙,唯恐火炉里炭灰熏到陆景,同时也散一散房中的酒味。

她这才继续忙活院中的事。

陆景的小院不大,被青玥打理得井井有条。

青玥也似乎乐在其中,每日都要清扫院落,都要做许多琐碎的家务。

直至日上三竿。

陆景这才起床。

青玥为他准备餐食,又换下了陆景身上满是酒味的衣服。

此时天气已经转凉。

石桌上已然吃不得饭菜了,冰寒入骨,陆景如今倒也无妨,只是青玥的身体仍单薄了些,受不了寒冷的摧折。

二人在桌上吃饭,青玥也并不问陆景去了哪里。

吃到一半,她突然想起什么来,连忙跑到侧屋。

等到青玥再回来,手中已然拿着一封书信。

“少爷,今日盛府派人来了,给你送了一封书信来,我看你睡得正香,便也没有打扰你,方才又忘记了,此时才想起来。”

青玥仔细将书信拆开,从书封中拿出来,这才递给陆景。

陆景放下筷子,拿过书信,仔细读了读,脸上也露出些笑容来。

青玥好奇问道:“少爷,那信上是否写了什么好消息?我见你笑了。”

陆景仍然笑着,点头道:“信上写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情便是我前些日子与你提过的于柏先生经由盛次辅举荐,受大伏圣君看重,入朝为官。”

青玥眼中犹似一泓清水,多出些涟漪来,顾盼之间也带着喜气道:“于柏先生送少爷入了书楼,想来应该是一位极好的大儒,自然能够入朝为官。”

陆景徐徐颔首。

他心中对于那大伏崇天帝又多了几分好奇。

“这大伏崇天帝曾言自己若是生在天门,也是仙中圣君,又有那关于仙境的传言。

这许多事不知是真是假,可如今看起来,大伏崇天帝确有识人之明,用人之度!

若换做其他小国国君,必然会忌讳于柏先生弑君之名。”

陆景在心中暗想。

崇天帝确实算得上重用钟于柏。

盛姿信中写,钟于柏入太玄宫太乾殿,原本要卸下腰间双剑。

可那宫中却有貂寺传圣君之言:“忠直之人初入太乾,不可卸剑,让朕看一看安槐知命佩剑的气魄。”

钟于柏得以佩剑入殿。

在那殿中,圣君又有天诏。

“钟于柏本可安坐于书楼,为护国却走出安乐,步入凶戮,持剑拒北秦,杀北秦将士无数!

朕乃是天下之君,钟于柏护安槐杀北秦之士有功,又有元神纵横之能,赐八转勋官上轻骑都尉,任兵部司郎中!”

上轻骑都尉乃是荣誉,以军功封之,无实权,却有正四品之禄!

而兵部司郎中,则隶属兵部,是兵部尚书和兵部侍郎之下权柄最不凡的实职!

钟于柏一介安槐亡国之人,刚刚举荐入仕,便能得这样的官职、这等的荣誉,可见崇天帝并不忌讳那许多虚无缥缈的说法。

这样的起点,对于钟于柏来说,也自然不差。

毕竟钟于柏不过四十余岁,如今与北秦摩擦不断,有的是他报国仇家恨的机会。

“少爷,你方才说信上有两件事,另一件事又是什么?”

青玥眼中带着好奇,又开口询问。

陆景将那信件收起,随口道:“倒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不过是有人相请。”

“今日前来送信的人可曾说什么时候来取回信?”

青玥回答:“说是傍晚前来。”

陆景起身去了里屋,又写下回信,递给青玥。

“有人来取信,你便将这信给他。”

青玥收好了信,继续吃饭。

盛姿信中第二件事,其实是苏照时托盛姿来请。

大约是因为苏照时生性和煦,那一日因他所央之事,因安庆郡主刻意为难,而让陆景难堪。

他心中过意不去,所以便想着在自家的府邸再做一回东道,表一下歉意。

不知是盛姿和苏照时用了什么手段,信中竟说安庆郡主也会前来,会为陆景准备些礼物,表达歉意。

陆景看到信中所写,其实颇感意外。

盛姿多次前来表明歉意,是因为她与陆景相交不错,也是因为不愿意失去陆景这么一位好友。

可苏照时这等盛姿口中的贵人,也这般心善、和煦,倒让陆景有些意外。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