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96章 老龙落凡,终日祈天

第96章 老龙落凡,终日祈天

第96章 老龙落凡,终日祈天

陆烽的声音并不小。

想来他的话语也落入了竹屋中陆重山的耳中。

可竹屋中却依然安静。

因刚才那一番话,陆景心中对于陆烽,竟生出一些敬佩来,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时,陆烽又认真对陆景道:“我也知府中这许多年来,曾苛待于你,可你身上也总归流淌着陆姓的血脉。

陆家如今青黄不接,风雨欲来,倘若你真的可以入南国公府,我觉得以伱的天赋,也许可以在国公府中露头,往后我不在京中,还望你能帮衬着些陆家。”

陆烽说话时,语气认真,眼神严肃。

身后的袭香有些意外的看了看陆烽,又看了看陆景。

这许多日不见,在袭香眼中,眼前这大府三少爷似乎更出彩了。

面容上仿佛都有光芒闪烁,那一双眼眸更是深邃如海,神秘而又带着天然的吸引力。

袭香在心中赞叹陆景容貌的时候,也疑惑于陆烽今日的话。

她侍奉已久的陆烽平日里沉默寡言,颇为严肃,就连平日里与她相处,也没有这许多话。

在这陆府中也从不曾请求过他人。

可今日在这陆景面前,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武道天赋?少爷觉得这陆景的武道天赋以后能够帮衬到陆府?”

袭香还在疑惑。

陆景却随意站在原处。

天上的风更急了些,刮来许多黑色的云雾,仿若在酝酿一场暴雨。

陆烽认真望着陆景。

过了足足四五息时间,陆景却只是摇头道:“大堂兄高看我了,我现在的身份你也知晓,又如何能帮到陆府?”

陆烽不知是否真的没有听出陆景是在推辞,反而认真道:“如今北秦崛起,正是我武勋世家的用武之地,只是我陆家消沉太久,不论是大府、二府都没有上得了台面的。

这许多日看下来,便只有你有许多不凡。”

陆烽说到这里,顿了顿,又仔细道:“陆琼天资聪颖,心思却不在世家兴衰上,我今日与你说了许多,希望你能记在心上。

你虽然要去南府,可终究是陆家的血脉,如果陆家衰败了,对你也并无好处。”

“再说陆琼有一颗良善之心,等到他承了爵位,与你有几分情面,你在南国公府也算是有些亲缘依仗,不至于成为孤家寡人。”

陆烽语重心长。

陆景的神色却一如既往,没有任何变化。

直至陆烽说完,望着陆景。

陆景却徐徐摇头。

“大堂兄,按照法理,我早已不是陆家的人了。”

“我成了赘婿,户籍已在南国公府,族中的长辈也少有将我当成陆府少爷的,只盼着南府莫要毁约,让她们难堪,盼着赶紧将我送出去。

大堂兄,你来说一说,这样一座陆府中,我尚且无法露头。

去那偌大的南国公府,我又如何能露头,能相助于陆家?”

陆景说话时,语气中没有一丝怨气,似乎是在平白直述。

但是这番话语听在陆烽耳中,却让他怔然。

也正在此时。

那云中的雨水也终于坠落了下来。

秋日的雨更凉了。

陆景看看天色,又朝陆烽笑了笑,就此去了竹屋。

陆烽站在原地想的片刻,忽然意识到这偌大陆府,许多少爷小姐俱都无用,唯独能够帮到他的,却似乎被许多鬼祟所伤,心里冒着寒气,再也不愿意看一看陆府了。

于是他只能失望转身,走下雾林坡。

跟在他身后的袭香接过下人送上来的油纸伞。

正要撑起来,又看到此时的陆烽背影萧瑟,宽大的肩膀也耷拉下来,仿佛是扛着万斤重担。

——

陆景到了竹屋门前,侍奉在门前的丫鬟珠浓向陆景行礼,柔声道:“老爷说了,若是景公子前来,不必询问,进屋便是。”

陆景进了竹屋,看到陆重山正低头望着桌案上的两张纸页。

其中一张是名贵的河绸纸,上面正是陆景的字迹,是那一阙柳永词。

而另外一张却是极普通的草纸,上面还有许多浆纸的痕迹,看起来十分粗糙。

这普通草纸上,却描绘着一幅画。

陆景随意望去,画中景象尽数落于眼底。

那画上画着一片蓝海,又画着一座沿海村镇。

渔夫、小船、细沙、天空、海鸟、沿海房舍……

许多意象跃然于那画中,看起来娴静而美好。

陆重山眼神就这样落在海边小镇上,看的出神。

陆景轻轻咳嗽了一声,又向陆重山行礼。

陆重山这才抬起头来,随意抬了抬手,示意陆景不必多礼。

陆景直起身躯,看到此刻的陆重山。

却发现今日的陆重山,比起那一日也在竹屋中的陆重山而言,眼中的悲意似乎削减了许多,眼神变得更加平静、幽深。

他看到陆景来了,眼里也没有半分责备。

就好像不知晓他和陆江的事一般。

由此可见,陆重山对于这陆府中的许多子女,其实已然没有多少眷恋了。

“若是站在二府许多少爷小姐的立场上,这重山叔父其实也就和陆神远一样,并不值得敬重。”

陆景心中暗想着:“可他却又助我良多,在我的立场上,重山叔父是这陆府中仅有的几位可敬之人。”

“至于对传言中的蛟龙渔女,以及重山叔父幼女,重山叔父用情极深,这件事几乎将他折磨的不成人样。”

人便是如此……从不同角度看他,便能看到截然不同的光芒或者阴影。

陆景在心中思索。

陆重山则仔细的收拾桌案上的一阙词,口中道:“我今日晚些时候,就要回大昭寺了,你我今日在这作别,你也不必再来送我,府中只以为我明日才启程,你也莫要告诉他人。”

陆景知道陆重山是执意要回大昭寺,也不想见府中其他人哭哭涕涕,这才隐瞒自己启程的时日。

“大昭寺中还存着一些希望,能让我心中好受些。”

陆重山又对陆景道:“你助我排遣心中许多忧愁,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你……”

陆重山说到这里,话语猛然一顿,眼神不知为何撇到桌上的一块石雕镇纸。

他似乎想到什么,转过头去,从书桌下拿出一个箱子来。

陆重山打开箱子,从中取出一块石头来。

那石头上,隐隐约约雕刻着一轮太阳,只是看起来却好似并未雕完,是个半成品。

“这一块石雕是我许久以前获得,应当是一件宝物,将其佩戴在身上,不仅能够定神,还能够防备恶鬼,抵挡妖孽。

这许多年来我都在大昭寺中,也用不上这一枚石雕,索性就留给你,你带在身上,若是真的遇到恶鬼、妖孽,也能护一护你。”

陆重山说话间,不等陆景推辞,就已然胡乱将那石雕塞给他。

陆景看着手中的石雕,只觉得明明是冷秋,石雕入手,却散发出暖意,非常特殊。

这时,桌上那一阙词已经被陆重山打理好了,放入行囊中。

桌上就只剩了那一幅画。

陆重山低头,看着这幅画,又伸出手指,指了指那画上一间极小的屋子。

“我曾经在这里与皎娘住了许多日子,幼囡也是在这简陋的屋中降生,如今时间匆匆而逝,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可我对于这小屋却仍然记忆犹新,心中也极为想念这里……”

陆重山说到这里,眼中竟带出些恍惚,他似乎是在与陆景说话,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只听他轻声道:“等到我读完了大昭寺的佛经,便会出海,接皎娘、幼囡回来,回海边去。”

陆景心中微震,突然意识到这陆重山这许多年来一直待在大昭寺,似乎并非是为了排解心中愁绪,而是大昭寺中,确有些隐秘。

陆景心中想着。

陆重山又转过头去,看向窗外的天空。

雨越下越大,隐约间又可见雷霆落下,那云雾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若隐若现。

而陆重山仍然在低语,嘴角浮现出些笑容来。

“那头老龙坠落凡间,心里却还想着有朝一日能够重归天门。

可是……他已经被俗世沾染,天上的仙人也许都想要吃他的龙肉,喝他的龙血!”

“既然如此,便由我来助他,让他得以登天门,让他得以与众仙人同列,让他得偿所愿!”

陆景看着陆重山嘴角浮现的笑意,只觉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