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97章 少年筹谋,夫人知世间冷暖(加更)

第97章 少年筹谋,夫人知世间冷暖(加更)

第97章 少年筹谋,夫人知世间冷暖(加更)

陆景从别山院中走过,院中那些下人也不曾给他送来一把伞。

天上的雨很冷,若是以往,这样的暴雨侵袭而来,陆景也许寸步难行,恐染上风寒。

可是如今,陆景行走在雨中,大雪山真玄吐纳法诸多真妙在他脑海中流转。

这许多日,陆景一直在研究这一武道典籍。

因为有参悟命格,对于这功法的基础吐纳法,已经极为了解。

平日里静坐吐纳自然最好,效果最佳,在行其它事情的时候,也能自然运用出来,以吐纳气息调动自己躯体中的气血。

气血熬练躯体,又生出更多气血,以此来变强。

所以当陆景运转大雪山真玄吐纳法,只觉得周遭寒风、天上落雨,也都不那么冷了。

于是他便就此冒着雨去了书楼。

因为昨日的莳花阁之行,陆景佯装酒醉,今日早晨并不曾去书楼。

平日里陆景又定下了摘录典籍的进程,规定自己每日要细致摘录多少典籍。

说白了,便是每日要读多少书。

“易经有言: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

“我定下严苛目标,仔细要求自己,便是无法达成,也能有更好的收获。”

陆景去了书楼,又仔细摘录了许久典籍,晚些时候又去书楼饭堂,带了些吃食,这才回了陆府,回了小院。

此时雨已经停了,青玥正在侧屋中,愁眉苦脸的看着一本书。

陆景一眼看去,就已经知晓这本书是一本食谱。

对于青玥这许多日的努力,陆景自然看在眼中,便又鼓励了她一番。

晚间,青玥一如既往,给陆景下了一碗清汤面。

陆景就着饭堂中的许多食物,吃的有滋有味。

直到深夜,陆景给瑰仙浇水、观想大明王焱天大圣之后,才拿出重安王妃给他的两块神通玉石。

他研究了许久,又来到院中,仔仔细细打了一套五段真玄拳。

大雪山真玄功所含甚多,除了吐纳法、五脏熔炉锻体之法,修筑大雪山之法之外,便是这一套拳法。

这拳法没有鳄魔铸骨功那般大开大合,所以便是安静的夜晚练起来,也并无多大动静。

可是当这一套拳法与大雪山真玄功调动气血、吐纳的法门配合,陆景练拳时能够明显感知到自己体内的气血在极快的增长。

皮肉筋膜骨、五脏六腑,都因为这套拳法而被气血冲击,越来越坚韧。

“这套五段真玄拳,一段比一段强盛,若能练成全部五段,便有四百种拳术变化,与人争斗,也包含极大的杀伤力,并非仅仅用于炼体。”

陆景仔细练功,身上气血燃烧许久,这才回到府中。

他回到床榻上,元神又落在另外一块玉石中。

他仔细从其中几道神通中,选出一道小风雷术。

“日照的境界,已然能够感应元气,引动元气入元神之中,酝酿神通术法,而这小风雷术,则能以元气化为风雷,虽比不上天穹自然之威,也能够以此御敌。”

参悟命格已然被触发,陆景元神记下许许多多咒言与印决。

又借助神明感应篇中吸引元气的法门,端坐在床榻上、引动元气入元神!

业精于勤,而荒于嬉。

修行不可一日懈怠,否则又如何能时时精进?

第二日清早,这许多日一直住在陆府的王妃,依然早早起驾出门,不知又去见了哪位贵人。

今日与往常不同的是,王妃刚刚离府,便有人来请陆景。

说是今日正午,宁老太君在春泽斋中摆下宴席,原因其一是要跟重山老爷离别,原因之二便是二府的大少爷陆烽已经决定随同重安王妃一同前往重安,要在沙场上博一个功勋!

宁老太君欣然同意,所以也借着这一宴会送一送陆烽。

直到此时。

府中众人都还不曾发觉,陆重山早在昨日夜中就已经离开府邸。

“这等的宴会竟然还请少爷前去,这倒是有些奇怪。”

青玥眨着眼眸,也瞧出其中的奇怪之处。

陆景却早已想到那一日宁蔷和林忍冬带来的消息。

与青玥在一起时,陆景总是带着笑,此时脸上的笑意也并不减分毫:“无妨,家中长辈请了,我们去便是了。”

青玥摇头道:“老太君在春泽斋设宴,春泽斋不如观古松院那般宽阔,所以传讯的人也明说只府中许多少爷小姐去便是,莫要带随身的丫鬟,春泽斋中自然有侍奉的人。”

陆景有些遗憾,继而对青玥笑道:“那你便在院中等我回来,我给你打包些宴上的菜肴。”

“今夜大概是有月亮的,你不是想学画画?我们吃过晚饭,我就教伱画月亮。”

青玥连连摇头,怕在宴会上打包餐食,会伤了陆景的脸面。

陆景并不在意,也不曾这么早急着去春泽斋,毕竟是中午的东道。

于是陆景也就早早去了书楼,完成了许多课业,到了中午时候才回来。

书楼距离陆府近的好处,便也显出来了。

府中许多少爷小姐,也都出了自家的院子,前往春泽斋。

陆景也同样如此,他眼中泛着几分莫名的神采。

嘴角的笑容也表明他似乎十分开心。

“不出意外,今日之后,青玥的事便彻底落下帷幕,这陆府……再也无法拿她相威胁。”

陆景心中这般想着,一步步走向春泽斋。

——

正值此时。

钟夫人所在的暖春院中。

钟夫人贴身的丫鬟,正在给这一位陆家主母梳发髻。

钟夫人脸上染着薄妆,身着一身蓝玉礼裙,手臂上还裹着还裹着飘带,宽大的袖衣令她气质更加雍容。

那丫鬟名叫东珠,也与钟夫人陪伴了许多年。

是钟夫人从娘家带回来的老人。

丫鬟东珠一边梳着头发,一边有些好奇的与钟夫人说话。

“钟夫人,你真答应要将那青玥送给二府?”

钟夫人一动不动,神色也带着许多从容:“二府朱夫人亲自来求,她平日里也并未求过我什么,我作为陆府主母,总要思量一二。”

东珠有些可惜道:“我看着全府上下的姑娘,觉得只有袭香和青玥长得最美。

如今这两个丫鬟都要归了二府,倒是有些可惜。”

钟夫人面色不改,望着镜中自己的容颜,轻声道:“我会思量一二,却并不意味着我真的会将青玥送给二府。”

东珠仔细缠发间眼中又带着疑惑。

“我听说周夫人几次三番去见朱夫人,便是等不及王妃走了,想要为陆江一事向陆景讨还些债孽。

朱夫人又是二府的大夫人,执掌二府许多事,若是她不为陆江出头,脸面上也过不去,所以才从和陆景相依为命的青玥入手,想要让陆景知道身边亲人离去的痛苦,究竟如何。”

“这等伎俩,朱夫人不曾隐瞒,我也自然一眼便知。”

钟夫人说到这里,自己又拿过梳妆镜前的薄红,轻轻抿了抿。

“二府想要教训一番陆景,所以朱夫人才会前来寻我。

不过这也让我想起,这青玥确实出落的越来越好。

陆景也许不久之后就要去南国公府,这等姿色的姑娘让他带走,未免也太可惜了些。”

东珠恍然大悟,点头笑道:“所以夫人是想要将那青玥收回来,这样一来朱夫人脸上也好看,周夫人暂且出了心头的气,也能静静等待王妃离去之后族中对于此事的处置。

也不至于真的将那青玥给了二府,倒是个极好的法子。”

“夫人倒是想得面面俱到。”

钟夫人此时却叹了口气:“老爷始终不在,这偌大陆府由我操持,又如何能不多想一些?东珠你今日想的也少了。

不管怎么说,名义上那陆景还是我陆府的庶子,还不曾去那南国公府,既然如此,我依然是他的嫡母,这等事也要考虑考虑他才行。”

东珠仔细听着。

钟夫人笑了笑:“无论如何,陆景都与青玥相依为命许多年,他们二人之间也有些挂念。

既如此,就让青玥陪陆景度过他在这陆府中余下的日子吧,这样一来,大约才算是真正的面面俱到。”

东珠梳好钟夫人的头发,又为她插上发簪、金步摇。

这丫鬟嘴里还称赞钟夫人。

“夫人真是心善,也知世间冷暖,若是换了另一个主母,又如何会顾念陆景?”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