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99章 神霄伯府不可坠其名

第99章 神霄伯府不可坠其名

第99章 神霄伯府不可坠其名

陆景当着宁老太君的面,直言拒绝。

宁老太君原本变得柔和的神色,也忽然一滞。

她老朽的面容上还带着些不解。

她实在想不通,在这陆府春泽斋中,自己随口一语,陆景便是不愿请那一位钟于柏先生前来陆府倒也罢了,只需将她的话高高接起,轻轻放下也无妨。

可这陆景没有一丝迟疑的直接拒绝,让平日里在陆府中被高高供起得宁老太君,一时之间不知该做何反应。

钟夫人也皱起眉头正要训斥。

却又听到陆景道:“我与钟于柏先生乃是君子之交,多谈些世间雅事,不染这天地间的琐碎。

正因如此,于柏先生请我饮酒,便是冲着这君子之谊。”

“若是在先生入仕以前,老太君这般吩咐,我请钟于柏先生来府上一聚倒也无妨,可如今偏偏先生入朝为官,老太君却又要作东道请先生入府。

我自然知晓老太君并无他意,不过只是慕才,可是外人看了,只怕会说我谋利,也会说陆府想要借朝官之势,行阿谀之事,这平白堕了我神霄伯府的名头。”

陆景就站在这春泽斋堂中,说出这番话语来。

他声音不大,语气中却透露着坚定,眼里还有些担忧,似乎真的在为神霄伯府的名头着想。

宁老太君和钟夫人被这番话噎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她们也隐约听出陆景话语中似有所指。

可陆景的话偏偏说的极漂亮,让人指摘不出些什么。

有自己占了君子的名义,宁老太君和钟夫人因这番话发怒,反而坐实了她们是摧眉折腰事权贵的小人。

就连林忍冬嘴角都不由露出些笑容来,继而又连忙收敛了去。

陆琼连连点头,抚掌笑道:“还是景弟想的周到,既然是君子之交自然不能掺杂其他。”

春泽斋中的其他人,也都望着陆景。

实在不知这陆景何来的胆子,竟然敢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眼里原本满含着期待的周夫人也深吸一口气,低下头去。

宁老太君和钟夫人足足沉默了许久。

宁老太君老朽的眉眼闭了起来,似乎是乏了。

钟夫人心中恼怒于陆景话语里的暗讽,却又因刚刚宁老太君已经发话接过了深夜饮酒的事,也无法再以此做文章。

于是她也就只能挥了挥衣袖:“好了,你说的也有道理,既然如此便等过些时日再请吧。”

陆景再次行礼,正要回到桌案前入座。

钟夫人却又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眼中光芒涌动间,看似随意道:“对了,陆景……这几日有人提醒我,你将要入那南国公府,国公府中自然不缺丫鬟,你既要入国公府,带陆府的丫鬟过去只怕不好……”

钟夫人一语既出。

宁蔷和林忍冬也都低下头。

她们早已知晓这件事,可如今钟夫人在这春泽堂前提起,便是要让这件事落于实处!

陆景也要直面这一鬼祟伎俩!

宁老太君旁边的陆琼都猛然睁大眼睛,眼中闪过一丝不忍来。

陆琼平日里最喜欢和那些丫鬟厮混在一起,也多有用情。

由己度人之下,他又想起陆景已经和青玥相依为命许多年。

府中将陆景送去入赘倒也罢了,还要将陆景和青玥分开,就不免太过残忍了些。

他心中不忍,就要向钟夫人求情。

可正在此时,钟夫人又语重心长的开口道:“陆景,我知伱与青玥的情谊,若是分开了也多有神伤,可是你转念想想,青玥是个出彩的,你就算能带她去南国公府,青玥这么一个外人也要在国公府中受许多委屈。

与其如此,还不如让她留在陆府中,到时候等你离了府,我给青玥于府中寻一个好差事,这样一来你也不用担心。

青玥侍奉你许多年,终了能落这么个好处,也算是你的恩德。”

在场诸多少爷小姐,甚至连黯然神伤的朱夫人听到钟夫人这等话,都不由心头发凉!

钟夫人这番话说的滴水不漏,她不让青玥跟着陆景离府,若是陆景心有不舍下阻拦,陆景便落了一个薄情的名。

与陆景相依为命的青玥明明能够有更好的去处,却要因陆景自私,去那南国公府受苦……

短短几句话,便堵住了陆景许多退路,又给自己留下诸多说辞。

陆景不管做何反应,都要落入钟夫人的话柄中。

宁蔷此刻也想起那小院中的青玥,心中更加愁苦了些。

她与林忍冬去了小院许多次,每次都能看出陆景和青玥确确实实称得上相濡以沫。

那青玥那般出挑,如果她真想离陆景而去,只需去见一见陆府的长辈,只怕陆景这么一位不得宠的庶子也拦不住。

可二人就这样从清苦中走来,一路不离不弃。

但如今……

宁蔷想到这里,又转头看了看远处的周夫人。

只见此刻的周夫人死死咬着牙,眼中分明闪着快意!

她们也知道青玥之于陆景极为重要。

正因为如此重要,这次向陆景讨还债孽才有意义!

钟夫人也在低头看着陆景,等着陆景答复。

实际上她对于现在的陆景,其实已然并无多少恼恨可言,有的便只是漠视。

漠视陆景的身份。

漠视陆景的心绪。

不理会若青玥离开,陆景究竟会如何。

陆景的一切都与她没有关系。

就在许多人心中皆有所思时。

原本已经转身的陆景,却又缓缓转过身来。

此时此刻的陆景,面色又有不同。

方才陆景面色虽然平静,却偶然有神色闪过。

可是再次转身的陆景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可言!

他抬头看向钟夫人,仔仔细细看了钟夫人几息时间,看着钟夫人微皱眉头。

直到这时,陆景脸上才浮现出些笑容。

只见陆景微微一笑,道:“原本我想等宴会之后,再与两位长辈商议此事,此时母亲大人竟然说起了,便也不必等到宴会之后了。”

“这事也是关于青玥,不知重安王妃什么时候瞧了青玥去,她似乎极喜欢青玥,遂派了那位柔水姑娘过来,与我索要青玥。”

陆景面色从容,脸上始终带着笑:“青玥虽在我院里许多年,身契却还在母亲大人手中,我自做不得那主,想要问一问老太君和母亲大人。

重安王妃索要青玥……给还是不给?”

陆景娓娓道来!

众人心里更添了许多疑惑。

就连宁蔷和林忍冬都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宁老太君的睁开眼眸,又看到陆景脸上的笑意,也有些不明白若是这王妃索要青玥,自然也是要离了陆景的,这陆景为何还这般开心?

于是宁老太君正要开口询问。

却见春泽斋之外,走来一位少女身影。

那少女姿容平常,并无出奇之处。

可当她走入春泽斋,宁老太君脸上都露出些笑容来。

众人也都望着那少女,不明白这位少女今日不曾随王妃一同起驾拜访。

她正是重安王妃身边的柔水姑娘。

柔水姑娘进了春泽斋。

钟夫人请她入座,宁老太君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脸上却带着笑意道:“柔水姑娘前来,可是王妃有所吩咐?”

柔水向老太君行礼,也恭敬道:“老太君,我此来叨扰,倒也是为了一桩琐事,说起来有些失礼,王妃极喜欢景公子院中的青玥,那日与景公子索要,景公子拿不下主意,便只好命我前来问一问老太君。”

柔水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横竖是个琐碎的小事,若是老太君不愿意,王妃也说了,莫要强求……”

“强求?又如何是强求?”宁老太君笑容满面,摇头道:“王妃有这等相请,便是不曾将我陆府当做外人,区区一个丫鬟而已,又如何能让王妃的话落尘?”

宁老太君说话间,轻轻看了一眼钟夫人。

钟夫人连忙回头,与她那丫头东珠耳语一番。

东珠匆匆而去,不过半刻钟时间,手中便拿了一张泛黄的纸页来。

那张泛黄的纸上,还印着鲜章,也有二三个鲜红的指印。

“这便是青玥的身契,还请柔水姑娘收好。”

钟夫人带着笑亲自走下玉台,将那身契递柔水姑娘。

宁老太君这时也笑容满面,她们脸上的笑容并非作伪。

她们之所以要将这青玥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