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101章 才德少年与风月之所

第101章 才德少年与风月之所

第101章 才德少年与风月之所

许白焰确不愧俊美之名。

他身着一身云缎锦衣,容颜如画,五官俊美非常,他随意坐在在宴厅中,便是说不出来的雍容雅致,一举一动都难掩贵气风流。

哪怕同样俊容不凡的苏照时和许白焰比起来,都还差出去许多。

若旁人不知,也许还会以为这豪奢宴厅的真正主人是出身平常的许白焰。

安庆郡主似乎对于南国公府的事并不太感兴趣,只是随口道:“南雪虎?是那南禾雨的庶出兄长?”

盛姿倒是抬起头来,好奇问道:“南雪虎平日里独来独往,出门也不带随从下人,武道天赋也是不差,他便是失踪又能去哪里?”

苏照时一边抄写一边道:“也许是出了太玄京,骑着他那一匹越龙山狩猎山中猛兽妖物去了,角神山上据说又多了许多妖怪,太玄京许多猎户也不敢进去了。

他这样的少年强者去角神山中历练一番也是常事,不值得我们讨论……”

他说到这里,忽然皱眉,有些泄气的将一张金页纸卷成一团,扔在地上。

想来是哪一个字抄错了。

许白焰听到盛姿、苏照时的话语,想了想也颔首道:“南雪虎武道天赋不错,早在许久之前,我随老师去南国公府拜访,曾经见到如今处理南府诸事的南停归大人,当时南雪虎也在旁边,那时南雪虎的修为就已然有雪山境界。

已经过去这么久,想来南雪虎就算未曾成就武道第五境气血大阳的境界,大约也只是差临门一脚,应当出不了什么事。

不过……南府的反应却有些紧张了。”

安庆郡主有些厌烦的摆了摆手,道:“我也不认识这叫南雪虎的,只是对他那一匹越龙山颇感兴趣,再说南国公府如今有南风眠,又有南禾雨,便是那一位义子南月象也能独当一面,有没有一个南雪虎其实并不重要,确实也不值得我们讨论。”

安庆郡主说出这番话。

盛姿和苏照时也面色如常,并不觉得失礼。

那时安庆郡主直言陆景只是一位不得宠的庶子,是一位赘婿,盛姿和苏照时颇为不悦。

原因在于当时的陆景是盛姿因为苏照时所托,而请来的客人,又与盛姿关系不错,带给苏照时的印象也很好。

正因如此,安庆郡主那日的无礼,令盛姿难堪,也让苏照时心中有些过意不去,所以二人才会苛责安庆郡主。

可对于南雪虎,无论是盛姿还是苏照时都知之甚少,自然不会为他说些什么。

在盛姿和苏照时心中,安庆郡主此刻说出来的话语也是实情。

自从南风眠从北秦带回岳牢大都护的尸体之后,哪怕南风眠其后就悄无声息,并无多少消息传出来。

可许多与南国公府有旧的朝官被接连提拔,南国公府在玄都的产业也越发红火,诸多道府也给南国公府大开方便之门!

这就是南风眠所带来的影响!

现在的南国公府有一位年纪轻轻便立下大功,为大伏数十上百万冤魂报仇的南风眠。

又有一位师承名门,被誉为剑道天骄的南禾雨!

放在寻常豪府算得上无比出彩的南雪虎反而被衬的平平无奇。

正因如此,才会有安庆郡主方才那番话。

与三人意见不同也就只有许白焰。

许白焰脸上仍然带着笑,摇头道:“南雪虎对于如今的南国公府,确实没有南风眠、南禾雨那般重要,可他却仍是南停归的血脉,也曾少年立功,为南国公府增色不少,论及重要程度,比南月象还是要重要许多的,就算南月象乃是赫赫有名的武道修士。

南雪虎此番失踪若是无事,确实不值得我们讨论,可若是真的出了什么岔子,即便是在这太玄京中,也定会掀起不小的波澜。”

安庆郡主对于京都这些琐碎的事并不感兴趣。

她讨好般朝盛姿笑了笑,又问道:“盛姐姐,那陆景若是不愿意来大柱国府邸,我也可派人将我备下的礼物送到长宁街去,安庆王府的礼物也是有些价值的,也能在九湖陆家为陆景添些名声。”

盛姿看到安庆郡主眉眼中带着的讨好之色,叹了口气,这才转过头来,对安庆郡主正色道:“郡主不必再记着此事了,那日的事虽然失礼,可是陆景也是个聪慧的,明白你在与我耍脾气,故不曾与我计较。

这件事就此作罢,我知你是刀子嘴豆腐心,可你这张嘴吐出的话,往往会恶语伤人六月寒,却不会良言一句三冬暖,动辄耍些小姑娘脾气只会失礼罢了,却上不得什么台面。”

盛姿劝导安庆郡主,安庆郡主咬了咬嘴唇,却并不曾反驳,只是低着头。

倒是一旁的许白焰看似随意品尝着桌上的葡萄,也看似随意的说道:“盛姿,伱也不要太责怪郡主了,郡主的身份即便是在这太玄京中,也贵气非常,许多道理其实套不到贵人身上。

其他不论,光是这一座玄都不知就有多少人想要挨一挨郡主的骂。”

许白焰话语至此,又摘下一粒葡萄却并未放入嘴中,只是在手里把玩:“郡主那日确实失礼,可却失在未曾顾及你与照时的颜面上,至于那陆景……其实不着紧的。”

苏照时低头抄书,并不曾回应许白焰这番话。

倒是盛姿仔细想了想,先是点头道:“安庆身份尊贵,确实不必理会一般人,这是我却觉得陆景虽然出身一般,却有许多才华,一身武道天赋,也称得上不凡,身处那般漆黑泥潭,仍然能放出华光,也值得我们另眼看待。”

盛姿又看了一眼许白焰,也认真说道:“我这许多日看到陆景,便不由想起白焰,白焰一路走来我们都看在眼里,常言道寒门出贵子,可白焰并非寒门,原本只栖身草屋之下,如今却越发贵气,‘天质自然许白焰’之名,在偌大玄都已经名声大噪,不知多少闺中小姐、红楼女子心系着你这一位元神天赋妙绝的玄音协律郎!”

“我总觉得,也许再过上些年岁,以陆景的才德,也能如白焰一般在京中大放光芒。”

听到盛姿对于陆景的评价如此之高,就连苏照时都有些意外。

他想了想,也对许白焰说道:“白焰有名师照拂,再加上他骨子里便是贵气的人,自然成就极高,往后也会越来越高。

这陆景就算比不上白焰,我却也觉得假以时日,他也能有些声名,其他我也并不了解,光是那一手草书和沉稳的气性,便不是寻常少年能够相提并论的。”

安庆郡主自始至终都对陆景不感兴趣,此时听到盛姿和苏照时对于陆景的评价,许是为了迎合盛姿,也笑道:“盛姐姐说的也是,年纪轻轻就能成为书楼先生的人,自然不是常人。”

许白焰静静听着三人的话。

他神色不变,仍然带着笑,可当他听到盛姿拿那陆府庶子、南府赘婿与他相提并论时,不知为何,脸上的笑容更甚了些。

他擦了擦手,眼里更带着些好奇,点头说道:“这陆景确有名士的气象,我今日清早还遇上了与家师住在同一条街的王公子,他与我说,二三日之前,他还见到九湖陆家的陆景夜宿流花街,喝的酩酊大醉,还是几位鱼公送他回的长宁街。”

“天下的文人雅士,也有喜欢流连风月之所的,也算是少年风流,有名士风采。

而且我也觉得他倒是胆大,明明已经是南国公府的赘婿,却还敢去流花街,令我都不得不敬佩。”

此言一出。

就连始终专心致志摘录孤本的苏照时都抬起头来。

眼里泛着好奇之色,疑惑道:“莫不是看错了?那陆景不过十六七岁,盛姿与我说,府中对他管教严厉,就连月例都并无多少,说他去流花街,倒是令我有几分起疑。”

盛姿皱着眉头,也追问道:“陆景夜宿青楼?这倒令我十分意外,至于照时所说的月例也是个问题……不过他如今是书楼先生,应当也是有月俸的,去莳花阁、河月楼自然有些勉强,若是去寻常青楼倒也够了……”

盛姿说到这里,又忽然想起流花街上的青楼也分许多种,有低俗廉价之所,也有确确实实的风月场,便又问许白焰:“那王公子可曾说过那陆景夜宿的青楼又是哪一家?”

许白焰不动声色,只是看似随意摇头:“那王公子倒是想与我详说,我却还忙着课业,进了家师居所,再说我与陆景也并不熟识,又怎好过多打听?反而失礼。”

安庆郡主窃笑间看了盛姿一眼,心道:“盛姐姐一直说这陆景是才德少年,我看陆景有才是真的,至于有没有德……”

盛姿听闻许白焰的话语,眉头始终皱着。

她实在想不到陆景这样的少年,竟有彻夜饮酒,夜宿青楼的癖好。

“而且,陆景历来清苦,如今有了月俸却要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