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102章 凡人星辰,为何一定在天上?

第102章 凡人星辰,为何一定在天上?

第102章 凡人星辰,为何一定在天上

青玥坐在桌案前,火光映照之下,她的容色晶莹如玉,如花树堆雪,美艳不可方物。

她眼眸里还带着些泪花,便一动不动的看着手中那一张身契。

身契本来便是廉价的草纸,便如同青玥廉价的身份一般。

草纸经年之后,上面的墨迹都有些晕开了,不仔细看,甚至还看不清楚上面写了什么。

青玥却觉得与这张草纸相比,自己已然并不廉价,因为有身旁少爷在,她手中才可以拿着这张身契,仔细的看着。

今日陆景回来,便一如既往的让她下了两碗面。

热气腾腾的面端上饭桌,青玥心情本来便很好,因为今日清早,少爷又给了她两枚云金币!

两枚云金币不要比二两金子还要更珍贵些,等同于往日少爷三年的月例!

青玥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便是她父母将她卖给陆府的时候,不过才得了区区二十两银子。

那时候的她黑黑瘦瘦,自然卖不了多少钱。

每当青玥想起这些事来,便越发觉得手中那两枚云金币贵重。

更让她欣喜的是,这云金币来历也十分珍贵清白。

“少爷如今是众人敬仰的书楼先生,赚的是书楼的清白银子,也不曾看谁的脸色,真好。”

因为这一件事,青玥足足开心了一个白天。

可是傍晚吃饭时。

当陆景放下筷子,随意从衣袖中拿出那张泛黄的纸来,青玥便再也笑不出来了。

她一直流着眼泪,桌上的清汤面凉了也不理会,始终小心翼翼翻来覆去看着那张廉价的草纸。

草纸上,青玥父母画的押最清楚些,其他文字却只是依稀可见。

陆景也并不安慰青玥,只是任她一直哭。

因为陆景知道,这哭里带着许多情绪,既有欣喜,又有庆幸,还有对于往昔的割舍,一直压着反而不好。

青玥哭了一阵,又开始仔仔细细将那身契收好,放在陆景的柜中。

她这才闷头将桌上的清汤面吃完,又仔细拿来灰炭,将陆景的房间烧得极热。

嘴里面还喃喃自语:“如今天气越发凉了,少爷可莫要冻着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你要盖上被子。

虽然门窗都关着,可这时的风无孔不入,不防备着些,反而不行。”

陆景一边看着手里一本典籍,一边随意点头答应着。

夜晚,陆景还在看书,青玥突然来到院中,抬头仰望着天空。

陆景发现这时的青玥,不再穿之前那一套老旧的碎花裙子,身上御寒的棉衣也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陆景为她置办的那一身衣着。

这时的青玥,就好像换了一个人。

她眼中闪着截然不同于以前的光芒,眉宇中也不在那般稀松平常,反而透着一股灵气,便如同是坠落凡间的女儿,昔日蒙尘,如今映照光明,显露出自身的不凡来。

陆景此时的门还开着,他原本想要让青玥回屋去,让她当心风寒。

可当他看到青玥那黑漆漆的眼珠里似乎透露出灿烂的锦缎来,便也不曾再说什么。

两人就这样,一人在院中看着天,不知道想些什么。

另外一人在屋中读书。

画面安静中带着许多温馨。

也许正是因为青玥的注视。

今夜的天空上的云雾缓缓飘过,宁静的夜空中,竟然徐徐浮现出满天的星星来。

这稀松平常的一夜,竟然变成了有着满天繁星的夜晚。

这个夜晚并不寻常。

青玥眼中泛着光,小声道:“少爷,你快来看这些星星。”

陆景也放下手中典籍,走到院外,站在青玥旁边看着夜空。

这时的夜空,透亮无比。

几乎所有的晦暗都已经逝去了,星河长明、月色温柔,确实极美。

“这天空每日都不寻常,平常漫长的黑夜,就好像蛰伏着许多难以揣测的东西,里面充满了无奈和黑暗。”

青玥眯着眼睛,小声道:“可是它变化的也极快,我不过一不注意,竟然已经头顶漫漫星光,这天上的星辰就像是一条闪着光的诸泰河,美极了。”

陆景仔细听着。

青玥又开始她琐碎的呢喃:“我之所以被卖到陆家,其实并无什么悲惨的过往,父母极疼爱我,兄长也不愿卖我,哭闹了许多日,他只说自己愿意去码头跑水,愿意入槐帮当替罪的小鬼,也不让父母卖我。

只是那时母亲病的不行了,父母二人这一生也吃了许多苦,也是相依为命间过来的,父亲舍不得母亲就这么死了,又有将女儿卖给陆府的机会,便将我卖了,想要得些银两,给母亲治病。”

“我当时也是愿意的。”青玥转过头来,侧头对陆景笑着:“因为我也不想看母亲死,后来我被分到了夫人院子里,便更不后悔。

夫人将我当女儿养,教我读书识字,不比其他得宠的大丫鬟差。

院中虽然清苦,可还能比我家清苦?”

“这天下的百姓,就都是这般,‘父耕原上田,子劚山下荒’都是好人家的生活,如我们这般流荒来了京中的,总要慢慢死去的。

来了陆府,对青玥和青玥的家人而言,反而多了两场希望。

一场是青玥的,一场是青玥家人的。”

青玥叙叙叨叨的说着,脸上却越发开心了,“后来,母亲终是死了,直至母亲死去的第五年,哥哥才来信与我说了这事。

这其实是好事,病痛将她折磨的没了人样,父亲也对此束手无策,就如他平日里的言语一般,苍白贫瘠。”

“可是,现在却不同了。”

青玥不由笑出声来,声音银铃般清脆,充满着希望。

“我早些日子里,还有许多担心,害怕和少爷分离,今日我却觉得少爷若是想带着我,便能带着我。”

陆景听到这里,只是脸上带笑,他身姿高大,微微探手,手就落在青玥的头发上,轻轻揉了揉。

青玥眯着眼睛,仍然看着天上的星空。

她心中暗想着:“据说天上的星辰发亮,是为了让凡间的人们终有一日寻找到属于自己的星辰。”

少女想到这里,又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少爷:“可是,凡人的星辰,又为什么就一定在天上呢?”

——

和青玥看了许久的星空,青玥这才睡去。

今日的青玥,执意要睡在陆景旁边。

她躺在陆景旁边,却似乎未曾多想,不过十几息时间,就已经睡着了。

陆景看着熟睡的青玥,只觉得眼前这比他大一岁的姑娘,似乎是将一切都交于了他。

或者说在青玥心中,她本来就是陆景的丫鬟,从上到下本来便都是属于陆景。

青玥熟睡,陆景端详了她一阵,心中倒并无什么杂念,许多事任其自然,不必急于一时。

随着陆景元神、肉体越发强大。

对于睡眠的需求也在急剧减少。

每次观想大明王焱天大圣之后,只需要闭目休息一个时辰,就已经能恢复许多精神。

所以对于陆景而言,夜晚的时间也弥足珍贵,正是他修行的好时候。

小风雷术是日照境界,能够感应大量元气之后,才能够修行的神通。

其中包含着大量的印决和咒言,元神不仅要习得小风雷术元气流转的法门,也要熟练这诸多印决、咒言。

不知道是陆景本身就天赋不凡,还是修行奇才以及参悟命格的效用。

陆景对于这许多印决、咒言,往往一念过去,就能记个分毫不差。

其中许多豪末的细节,也能够清晰的查知。

这大大加快了陆景修行神通的速度。

除了小风雷术之外,陆景仍然在熬练日月剑光,对于大雪山真玄功的修行也不曾懈怠。

大雪山真玄功对于陆景来说其实也十分重要。

因为随着陆景不断修行,随着大明王观想法不断提升陆景的体魄,陆景躯体中的气血越来越浓厚,逐渐从一重重小浪潮,汇聚成为一片小池塘。

池塘翻涌,浑身上下,所有微末角落,俱都得到熬练。

五脏六腑也同样如此。

也许再过不久,陆景就能够运用大雪山真玄功中的脏腑铸造熔炉之法,成就熔炉境界。

时至如今,目前也终于明了大明王观想法的部分。

“我最初开始修行武道,只觉得自己一日千里,那时我的饮食极平常,既不曾大量食肉,又没有药物辅助,浑身上下的劲力却源源不绝。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