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103章 我要去看一看那阁中之莲

第103章 我要去看一看那阁中之莲

第103章 我要去看一看那阁中之莲

诸多景象,缓缓浮现。

陆景定神看去,却看到一片桃花盛开。

这些桃花玉蕊楚楚,莹洁无暇,满山遍野都是桃花香气,满山遍野都是花落纷纷,一片美不胜收的景象。

就在这般美景里,陆景隐约看到一位面目模糊的道人,正坐在桃花间。

他手里拿着一壶桃花酒,道袍背后绣着一个巨大的八卦。

这八卦图案似乎已经有些褪色,却也难掩那道人出尘仙气。

那道人一边饮酒,身躯旁边还悬浮着一根拂尘,在驱赶着周遭的蜜蜂。

奇怪的是,那道人手中的典籍却并不是一本道经,反而是一本《法灭尽经》。

是西域烂陀寺的名经,由当世烂陀寺住持般严密帝所著,也是当世有名的佛家经典。

这景象中那饮酒的道人,看的却是佛家典籍,这倒是十分奇怪。

陆景还来不及疑惑。

那道人饮了一口桃花酒,旋即挥袖间!

那桃山上空,竟然浮现出一轮昭昭大日!

那大日辉煌无比,冉冉升起,照亮整座桃山。

大日正中又有诸多梵文,镌刻显密性相诸多佛教法理,妙不可言。

陆景想要细看,却又看到那大日里的梵文竟然有许多缺失。

饮酒道人摇头,口中道:“修行修行!既觉大日高照天地,蕴养万物,又算得了什么修行?”

饮酒道人再度拂袖,天上的大日就此消散。

画面微动间,却见到那纷扰桃花间,有桃花妖握石,在雕刻天上的大日!

诸多景象也就此消散,许多信息接踵而至。

【桃花梵日石

知一:由桃山上的桃花妖观天上梵文大日镌刻而成。

知二:未曾雕刻完全,属半成品。

知三:佩戴此石,可在一定程度上定元神,拒妖邪鬼怪。

知四:之上细小梵文无数,却只有一道完整佛秘,名为《梵日法身》,秘术译文……】

这诸多信息,也让陆景微微怔然。

自陆重而来的这一道阳橙命格属实不凡。

这半成品石雕本身便是一件宝物,其上竟然还有一道完整的佛秘。

《梵日法身》?

陆景沉下心思,仔细记忆,心中又欣喜许多。

“这法身之秘,是一道不凡佛秘,如果我能仔细通习,熟练掌握,我的元神与人争斗,便能够更强许多。”

陆景心中这般想着,思绪也落于这一道元神神通上。

——

南国公府的南雪虎,似乎确实消失了。

最先发现此事的,是南雪虎的贴身丫鬟。

南雪虎生性自由,平日里出门也不喜欢有人跟着,至多带上他那一匹名马越龙山。

可在太玄京中的南雪虎,却也并不喜欢风月之所,平日里也并无太过要好的他府公子,极少夜不归宿。

便是偶尔出玄都去角神山打猎,也要带上自己那把饮雪名刀,穿上寒虎甲!

可是南雪虎的贴身姑娘却发现,南雪虎的名刀宝甲仍然挂在他房中,越龙山也让在马厩中。

这便有许多不寻常了。

于是南国公府开始派人寻找,却一无所获。

又过了几日,南国公府终于将此事报了官,京中也开始有许多传闻。

不知为何,这件事传的极快,许多人议论纷纷。

甚至就连陆府的宁老太君和钟夫人,都已然听到了风声,前些日子她们还在议论。

要知道陆府如今并无上得了台面的男儿,朝野中的消息,陆府也总要隔上几日才能知晓。

唯独这件事,传言的速度属实快了许多。

南国公府这几日也并不平静。

国公府正中央是老国公的居所,名为南岳堂,这三个大字还是大柱国亲笔题写!

南岳堂门口一块高越丈余的巨石上,还有一番题记!

“大伏巨岳,可镇一方!”

区区八字,就已然写出了如今已然垂垂老朽的南老国公正值壮年之时,究竟有何等功绩!

可今日的南岳堂中,却无老国公的踪迹。

南停归仍然穿着那一身平常的灰袍,眉眼之间还带着许多震怒之色。

“我南府眼线不知雪虎去了哪里便也罢了,为何这样玄衣卫也无记录?这太玄京乃是圣君高照之地,玄衣卫是圣君的眼眸,便是那些能徜徉雷火的存在也躲不过玄衣卫之目,雪虎难道可以这般无端消失?”

南停归皱着眉头,低声训斥跪在堂中的一位青年。

那青年看似年轻,眼中却有许多沉稳。

他身上穿着宝甲,一身气血浩浩荡荡,如同滔天火海一般烈烈燃烧,令人讶然。

看这青年,再看南停归,只会觉得眼前这位南府主事之人太过平常,神色里还透着疲乏、劳累、力不从心。

可是当南停归训斥披甲青年时,这青年却只是谦卑低头,眼中还闪过愧疚之色。

“义父,此事确有蹊跷,不过我已派人去查,雪虎想来不至于凭空消失,必能查出些蛛丝马迹来。”

南停归长长叹了一口气,又忽然皱眉,使劲揉了揉自己的乾坤二穴。

那青年感知到南停归的举动,不如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担忧来:“义父,你又……”

南停归摆了摆手:“不过是太过疲乏,南海道的船只又遇到大妖兴风作浪,沉没了大半,下一月只怕无法供给给玄都了。”

青年猛然皱眉:“这些大妖胆魄盛了,连我南府的商船都敢祸害?”

南停归随意摇头:“这是一件巧事,北阙海的龙宫被烛星山几位大圣屠杀殆尽,北阙海乱了,几尊大妖盘踞,欲夺正统,圣君又迟迟不下令,许多弱些的妖物便也待不住北阙海了,四散而去。

想来来了南海道又不知我南府商船的便是其中几只妖物。”

“无妨,耀奴已经去了。”

听到南停归这番话语,青年似乎放下心来,正要告退。

坐在上首的南停归不知又想到了什么,狠狠拍了拍扶手。

“本来便是多事之秋,与禾雨有婚约的那陆府庶子又去逛了一遭莳花阁,府中有人与我说起此事,令我也匪夷所思!

月象,你来与我说一说,这陆家究竟是如何管教的?明明已然与禾雨有了婚约,竟然敢去莳花阁饮酒听曲,甚至给一个花女赠了阁中之莲,酩酊大醉之下,还不忘自报家门!

这……这……”

南停归说到这里,又深深吸了一口气。

“赘婿是什么身份?犯下这样的错事,便是将他打杀了,也无人敢称我们一句不是!正好,我与你母亲大人也为这一桩婚事伤神,既如此还不如就此了了这烦杂的琐事!”

南停归语气严厉。

可跪在堂中的南月象眼神中也有怒意,眉眼中却有诸多思索。

他想了想,对南停归说道:“我知义父如今盛怒,只是这桩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

那陆景虽然是我南府赘婿,可是因为诸多原因,直至如今也不曾和禾雨成婚,又因为义父的原因,数次推迟婚约,这京中许多人都已经看出南府对于这寻常庶子,似乎并不太满意。

若是陆景已然来了南府,犯下这样的错事,自然可以严惩。

可他终究还在陆府,不曾入南府,这般境况下,若是正如义父所言,只怕挡不住京中悠悠众口。”

南停归怒意未消,冷笑道:“我怕京中那些人的口舌?南禾雨是我的女儿!是我的骨血!国公定下这桩婚事时,我外出打理府中的产业,无法阻止,否则我绝不会同意。”

“便是背上一个借故杀人,心如狼豺的名声我也不怕,我的女儿自有所求,为何也要如我一般,背上南国公府这么一座沉重枷锁,一生不得自由?”

南月象沉默一阵,心中也知道南停归爱女心切,但这位南府义子却依然清明。

他继续道:“这桩亲事是老国公定下,如今出了这么一遭事,老国公却并无反应,不知在做何打算。

义父……国公年老,已无所求,如果硬是拂他的心意,只怕会气坏他,背一个不孝的声名。”

听到这番话,南停归眼中的盛怒终于停息了些,想起老国公他眼中又有几分不舍和疼惜,这才深吸一口气,缓缓点头。

南月象沉默一阵,又转头看向南岳堂门口,只是这门口空空如也,不知他在看些什么。

——

南禾雨从南岳堂侧面的小道走在偌大南府中。

她脑海中还萦绕着许多字眼。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