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105章 景少爷,你的事发了

第105章 景少爷,你的事发了

第105章 景少爷,你的事发了

书楼中的陆景,并不知晓南禾雨去了莳花阁,想来即便知晓了,他心中也只会开心些。

此刻的陆景正在书楼里抄录典籍。

今日的典籍是一部极短的人物志,仔细说起来,其实也不算典籍,可却被收录在修身塔中。

足以证明这人物志中记载的人物,有多不凡。

“重安王……”

陆景执笔,仔细的抄录着。

这人物志里,记载了大伏重安王的丰功伟绩。

也曾记载他手中那一杆大阳天戟!

大阳天戟来历已经无从可考,之所以那般有名,还是因为许多年前,重安王手持这一杆天戟,横压天下诸国数十载。

天下诸多国度的天将、不世武夫都曾经被大阳天戟压的喘不过气来。

正因为有重安王的存在,大伏扩张的脚步才能如此之快!

后来北秦崛起,重安王也曾独身镇守神关十三载,一人阻挡北秦六万精锐之士,令人匪夷所思。

只是抄录这人物志,陆景也能够从这字里行间中,感知到重安王巅峰时,究竟有多么可怕。

大伏定鼎四甲子,天下豪雄无数!

能如重安王者,不过二三子!

他代表大伏国运,也代表一个大伏武道昌盛的时代。

这也是为何重安王妃前来京中落榻陆府,诸多军中大将,许多武勋豪门都会递上拜帖,即便战功封侯的少年中山侯见到她的行驾,都要落马行礼的原因。

只是重安王妃前来京中有要事在身,那许多拜帖也被陆府劝回。

“这重安王确实称得上一世豪雄之称,可惜英雄已经迟暮,时至今日,重安王却病重难愈,气血枯竭,北方重安三州也举步维艰……”

陆景心中暗想。

正在此时,观棋先生背负双手,从修身塔五楼上走下。

他来到陆景身旁,看到陆景正在专心致志的抄写典籍,便也不去打扰,只是耐心等着。

陆景也凝神抄完了这一段,这才放下笔墨,起身向观棋先生行礼。

“你的小楷进步极大,草书也越发镶龙骨,嵌凰羽。”

观棋先生元神传音,脸上也带着几分欣慰:“而且这许多天以来,你整日抄录典籍,我却能看出你乐在其中,并无丝毫烦闷,这样的心性对于少年而言,已值得称赞。”

观棋先生称赞他,陆景并不答话,只是低头听着。

观棋先生又道:“一月有余其实也已然足够了,明日开始,伱便不需整日呆在修身塔中,自去九先生的书院里,领一个单独的院落,抄录典籍的事可以缓上些,若二层楼弟子想要学习草书,便可去你院里,你悉心教授,才不愧是一位二层楼先生。”

陆景有些意外。

观棋先生是觉得他已然不需要再做一位摘录先生,而是可以教授二层楼的书楼弟子?

这样一来……他似乎真就成为了一位名副其实的书楼先生,自此教书育人,地位也变得崇高了起来。

只是……

陆景眉宇中还有几分迟疑之色。

“先生……只是我的身份……”陆景犹豫之间开口。

对于书楼先生而言,陆景的身份确实有许多不合之处。

天下儒道极重礼法!

他的庶子身份倒也无妨,他除却是庶子,还是一位赘婿贱籍!

这等身份若为人师,只怕许许多多的书楼弟子,甚至其他书楼先生也会觉得有碍礼法。

观棋先生却徐徐摇头:“所以才让你进二层楼,去九先生的书院。

这天下的儒教礼法并不是书楼定的,而是自古就有,又因为许多高高在上的冷漠目光俯视着书楼,夫子可登天门,可与天上仙人雄辩,却无法彻底改一改这天下的腐朽气,可是……书楼既然有五层楼,总不能只是上三层去腐气,二层楼也要试着改一改。”

陆景躯体不由微震。

观棋先生这随意一番话看似十分平常,可其中隐含的意思,就连陆景都觉得……有些惊悚。

“书楼这些先生,还有那登天门的夫子,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陆景心中极为不解。

观棋先生却并不打算多做解释,只是叮嘱他道:“书楼以内的事,自然由我去扛,你身在书楼,便只需教那些来寻你学书法的弟子们,不许理会其他。”

“至于书楼以外的事,楼中也不会帮你太多,既不和规矩,多番荫庇下也养不成什么锋锐气,你便自己小心些。”

观棋先生语重心长。

陆景也在仔细倾听。

却又看到观棋先生上下仔细打量了陆景一阵,有笑道:“我的眼光是有几分不凡的,你元神天赋莫说是我,便是十一先生也甚是意外,寻常人只会以为你苦修多年才有如今的成就,可我和十一先生这许多以来却见到你的成长。”

观棋先生元神说到这里,他神色又肃然起来:“我知道你如今一直在筹谋许多,可你的天赋想必也已经瞒不了太久,等到你修为暴露,再加你泥潭中的身份,许多注视这太玄京的眼眸就会落在你身上。

比如烛星山、平等乡、那杂草般的槐帮,甚至是大伏大敌北秦,也极喜欢你这等在尘世中被苛待,在其中挣扎的少年。

到时……希望你还能守住本心,不至于被许多理念迷了心智。”

观棋先生说到这里,长叹一口气,大约又想起了四先生:“这世间自有许多厄难,守住本心才最为重要,否则便要入魔,便要迷失。”

陆景仔细想着观棋先生的话,也听出了观棋先生语气中的关切以及期望。

观棋先生也望着陆景,脸上的肃然缓缓褪去,探出手的一瞬间,手中已然多了一支笔。

这支笔看起来平平无奇,笔身被常年握持,还有些褪色。

只是笔头却依然茂盛,不曾稀薄。

陆景知道这支笔。

那日钟于柏送他进书楼,观棋先生便曾经拿出这支笔,陆景用这支笔送了两句笔墨给钟于柏。

这是……四先生的笔。

“明日你就要成为授业的先生,既然是教笔墨,又如何能没有一支好笔?

这支笔我珍藏良久,平日里也舍不得使用,可若是始终蒙尘,这支笔便也没有了意义,与其如此还不如送给你,希望你自此之后,也能如这支笔一般,才气茂盛,笔身刚硬且直。”

观棋先生说话间,将这支毛笔递给陆景。

陆景双手接过,仔细看去。

见着毛笔笔身,而且是三个极小的字。

“持本心。”

持心笔……

陆景似乎从这支笔上感知到观棋先生对他的期望,肩头出奇的有些沉甸甸,心中却又有些暖洋洋。

被人抱以期望,也许不是一件极好的事,却也应当不是什么坏事。

观棋先生今日说了这许多,正要离去。

陆景却又唤住观棋先生,有些犹豫道:“先生,这修身塔中的那间房舍,我是否能多用几日?”

观棋先生随意瞥了眼那房间,摆手道:“不过是一间屋子罢了,你多用几日自然无妨。”

陆景双颊有些发红,似乎被看透了一般,却也只能向观棋先生行礼道谢。

观棋先生又回了修身塔第五层。

陆景看到天色尚早,并没有因为观棋先生的话而早些从修身塔离去,而是仍然仔仔细细的抄完了那一本人物志。

直至酉时,他才缓缓起身,又去了一遭自己在在修身塔中的房间,这才出了书楼。

他出了书楼,今日却并未前往陆府。

而是一路去了繁华的京尹街。

这条街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为太玄京尹府就坐落于此。

宏大而气派的门面,落于此处。

门口两只燃烧着火焰的石狮子不怒自威,象征律法如火如狮!

太玄京尹府管理着京中诸事,太玄京尹孟孺已在此为官九年,有口皆碑,是一等一的清廉、才干朝官,又是当世名士,季渊之曾经赞他“大隐于朝,天下共慕之!”

陆景来这京尹街上,自然不是为了投官自首。

他也并不曾去太玄京尹府,而是去了这衙门旁边的一座酒楼。

这座酒楼名叫古月楼,本身并无其它出奇的,只是已然有了许多年头,因为距离太玄宫近,许多在外的官员至此,便都落塌其中。

今日陆景来了这古月楼,青玥已经在门前等他。

这时的青玥仍然穿着新衣,手中还拿着一个小包裹,眼中闪着好奇之色,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神情中也多了许多生机。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