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115章 杀生菩萨法,无慈悲之泽,无恩万物

第115章 杀生菩萨法,无慈悲之泽,无恩万物

第115章 杀生菩萨法,无慈悲之泽,无恩万物之象

春种一粒粟,秋成万颗子。

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陆景眼里并无愤慨,也并无埋怨世道不公的神色。

他只是觉得眼前这些孩童似乎不该如此可怜。

四个孩童最大者只有八九岁,那最小的女孩不过只有四五岁。

可此时那女童眨着眼睛,脸上污渍仍然挡不住她眼中的希冀和期待。

她也许觉得自己的娘亲不过是生病了,不过是睡着了。

如今有了吃食,只需叫醒她,让她好好吃上一顿,娘亲就可以醒过来,就可以与她继续说话。

可是世上的生死,哪有这么容易逆转?

陆景朝着那小女孩笑了笑,轻声道:“你赶紧吃吧,这里还有这许多,便都留给你们,等你娘亲睡醒了再吃也不迟,伱现在叫她,反而打扰了他。”

小女童懵懵懂懂的看着陆景,就因为长久的流离失所,而不知恩谢,只是蹲下身去,继续吃着油纸上的吃食。

陆景就这般看着,他现代人的灵魂和记忆作祟之下,总觉得这样的世道其实并不算繁华,也并不算兴盛。

可陆景却也同样理智。

他并不认为以自己如今的能力能够让这番世道变得更好些,也不认为凭借自己,便可行天下大同之事。

只是路遇此事,自己送一些贵人们不吃的残羹剩饭,却也算力所能及。

就在陆景思索的时候。

那年龄最大的孩子手中拿着一块白肉,仔细看了看,又将陆景脚下的两块油纸推了推。

那两块油纸距离陆景极近,这些孩子也许是怯生,并不曾吃其上的吃食。

那小男孩声音如同蚊喃:“大……大人,你也吃上些。”

陆景侧过头来,仔细看了那男孩一眼。

极难、极饿时,还不忘身前的施舍者,心性也算不错。

于是他点了点头,拿起油纸上的一块煨鹿筋,放入嘴中,咀嚼两下才说道:“你们尽管吃吧,我都已吃过了,不饿的。”

陆景话语落下。

那小男孩连忙站起身来,朝陆景深深鞠了一躬,继而继续埋头吃着眼前的东西。

大约过去十几息时间,男孩转过头去看了看槐树后的妇人,眼中浸满泪水却不曾哭出来,还偷偷瞧着身旁的阿妹。

也许是怕自己哭会吓到那小女童。

正是在此刻,陆景却好像听到了什么,他皱了皱眉头,缓缓站起身来。

几个孩子抬头看他。

陆景拿起身旁那装了玉稻清酒的玉石酒壶,对那几个孩子说道:“你们包好这些吃食赶紧离去吧,有宿卫郎来了。”

此话一出,那几个孩子脸色瞬间变了。

他们匆匆忙忙包好眼前的油纸。

那小女孩还惦记着槐树下的妇人,小男孩却在女童耳畔仔细说了几句。

女童眼睛一亮,声音稚嫩问道:“这槐树下真的有神仙吗?”

男孩重重的点了点头:“有的,娘亲只需要在这里睡上两三天,便能好起来了。

可是树上的神仙不希望有其他人打扰……”

……

陆景耳畔,还传来女童与男孩的声音。

他已然转身,提着那壶酒走出了这幽静小巷。

拐过弯去,又在养鹿街走了十余步。

便见到有三个红差服,高差帽的宿卫郎腰配官刀,正朝前走着。

大伏太玄京并不行宵禁。

可却同样有宿卫郎夜中巡逻,维持秩序。

陆景虽然并不知这些宿卫郎发现那些孩童,又究竟会如何。

可是光看那些孩子惧怕的模样,便知道结果必然好不到哪里去。

于是陆景向前走着,手里还拿着那酒壶。

随着体内气血涌动,他眼神有些恍惚,面容上也带起几分红晕。

三名宿卫郎看到有酒醉之人走过,下意识便想要询问。

又看到陆景不吵不闹,身上衣着虽称不上十分华贵,却也值许多银子。

再加上陆景一身少年书生气,面容俊逸非常,宿卫郎们便也不愿理会了。

夜晚的太玄京,饮酒作乐者太多,当街醉酒的也不少,若是所有人都要管,莫说是这些宿卫郎,便是值守的巡逻军伍也管不过来。

可就在他们与这少年擦肩而过时,陆景手中的玉石酒壶突然间从他手上坠落。

玉石酒壶落在地上。

咔嚓……

随着一声脆响,玉石瞬间四分五裂。

其中那名贵的玉稻清酒也洒落在地上,清酒香气扑鼻而来。

这些宿卫郎也都是修行过武道的,虽不曾修成气血,可当他们闻到这酒香的那一瞬间,便觉得脑中清明了许多!

“此酒不凡……”

为首的宿卫郎立刻停下脚步,朝陆景而去,恭敬行礼道:“不知是哪府的公子?可是迷了路?”

这位年约四十岁的宿卫郎半躬着身子,朝陆景笑着。

陆景眯着眼睛道:“我住在京尹街,只是……寻了一遭,反而找不到京尹街在哪里了。”

那宿卫郎听到京尹街二字,立刻便招呼另外两个同僚。

“你们扶着这位公子,这养鹿街人少,不必太过在意,我们且先送这位公子回去……”

其余两个宿卫郎立刻上前来,扶住陆景朝着回头走向养鹿街口。

其实早先的陆景,不过只是想要拖延些时候。

几个孩子带着几大包吃食,跑起来快不了。

可他也没想到这些宿卫郎竟然如此热情。

陆景就这般在宿卫郎的簇拥下,朝着京尹街而去。

诸人渐行渐远。

可就在刚才那幽静巷子的房舍屋顶上。

一位穿着白色碧霞罗,上身一袭紧灰短衣,长发束落,发色纯黑的少女,就这般肆无忌惮的坐在屋顶上。

这少女罗衣飘飘,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

她看了一眼几位孩童消失的方向,又看着那陆景和那几个宿卫郎的身影。

这少女眼神清澈,在微弱月光下,都有几分光芒透露出来。

她似乎一直坐在那房顶上。

可无论是那路过的行人,还是那几位孩童、几位宿卫郎,甚至是陆景,都不曾看到她。

少女皱了皱鼻子,又好像是闻到了街上的酒香。

“掺了血生草的珍酒……因为这几个流浪的孩儿,就这般摔碎了?”

——

陆景终是在那几位宿卫郎的“护持”下,回了京尹街。

几位宿卫郎也如愿以偿地等来了这位年少贵公子的赏赐。

三两银子虽然称不上多。

但他们横竖不过是多走一遭,能有这份进账,也已然是喜出望外。

这种事平日里可无法天天遇到。

正因如此,当陆景摇摇摆摆走入京尹街,其他两位宿卫郎分了银子,对领头者倒是由衷敬佩。

陆景入了京尹街,又回了古月楼,入了厢房。

却发现青玥慌里慌张地在收拾些什么。

仔细一看,青玥却买了许多针线回来,不知在绣些什么东西。

陆景还想着今日的事,不曾敲门便进了房中。

青玥眼里也并无埋怨,陆景看她藏得慌忙,也就只装着看不见,也并没有询问。

“少爷,晚上你不在房中,竟有好多人托小二来问,有些是这古月楼中的住客,有些是外面的客人,都是说要请你一叙的。

他们还送了名帖过来。”

青玥指着桌上一沓名帖,眼睛发亮:“少爷,这些名帖我都不敢动,你且赶紧看看。”

这时的陆景脸上哪里又有什么恍惚之色,他随意点头,上前仔细翻看那些名帖。

却发现这些名帖中,确实有几位人物。

“当朝宣威将军、宁远将军……还有玄都几个颇负盛名的家族请帖。”

“这些人,大致是想要招我为门客的。”

陆景这般想着,又觉得有些头痛。

这般多的请帖,他又如何去得过来?若是不去,他人递了请帖,也总要回应一二,否则反而失了礼数。

陆景想到这里,看了看百无聊赖的青玥,脸上突然露出些笑容来。

“青玥,我记得你往日里不是最喜欢练小楷?如今怎么不练了?”

青玥不曾想陆景会说到此处,脸色也有些晦暗起来,只说道:“没人教我了。”

青玥并不曾明说,可陆景却立刻想到她是在说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