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118章 天下需一个凡间夫子,扫清人间污秽

第118章 天下需一个凡间夫子,扫清人间污秽

第118章 天下需一个凡间夫子,扫清人间污秽

夜晚的书楼一如既往的静谧。

书楼修身塔第五层。

九先生盘膝坐在棋盘前,左手正仔细布局,他似乎不擅用左手拿捏棋子,摆的歪歪扭扭,并不好看。

观棋先生则跪坐在棋盘前,双眸就此落于棋盘之上,眼中似乎就只有这享誉天下的“落仙残局”。

“姜首辅想要以残局落仙……那天阙仙已入瓮中,只是不知最终结果将会如何。”

九先生这般说着,眼中若有所思,话语里透露着一桩惊天的大隐秘。

观棋先生此时的神色,也不如寻常那般温煦。

反而好像酝酿着些疾风暴雨,过不了多久就要倾泻而下。

他望着棋盘,一语不发。

正如他名讳,观棋而不语。

可正在这时。

九先生眉头倏忽一皱,望向修身塔第五层的塔窗外。

夜色幽深,光影斑驳朦胧。

今日无月,无星辰,书楼中也寂静无声。

九先生又看向观棋先生。

观棋先生神色也有变化,眉头间竟闪过些许担忧了。

九先生正要起身。

观棋良久的观棋先生,突然捻起一颗白子,落于棋盘中心,河图上二处!

瞬息间,原本黑白争执不下的残局棋谱突然有个大变化。

白棋奄奄一息。

而黑棋……

气尽棋终!

“这些厄难还需要他独自倘过。”

观棋先生神念流转,语气悠长:“他还不足以入四层楼,也不足以扛起书楼重担。

所以即便书楼外满是泥泞苦海,满是风暴旋涡,他也只能挣扎承受。

你今日去帮他,便是逼崇天帝杀他。”

原本已然半起身的九先生很是看重观棋先生的话。

观棋先生开口,他眼神流转之间,却冷哼了一声,就此坐下。

“人间多难,夫子登天,要为人间辨一个清正世道。

可这天下却还需要有一个凡间夫子,扫清人间迂腐、污秽、妖孽魔障……

大伏中山侯、禹星岛、烛星山、平等乡、北阙龙王三太子等等诸英杰……还有你看重的陆景!

不知谁能堪此重任?”

观棋先生神色不变,缓缓道:“皆难。”

——

陆景抬眼望着天空。

只觉得周遭虚空都有些扭曲,整个空山巷都被包裹在那镜中散发出来的奇异元气中。

他仔细打量,却见那镜中,隐隐约约正有一双眼眸在注视着他。

“这镜子在扰乱虚空,遮掩空山巷中的动静、元气。”

“他们想要以这等宝物扰空,想要无声无息杀我……”

陆景元神出窍,飞入玄檀木剑中。

哧!

剑光闪烁间。

玄檀木剑再度腾飞而起,日月光芒暴涨,朝着天上的扰空镜而去。

扰空镜中也落下一道暗淡光芒。

那光芒隐隐闪烁,决然杀意落于天地间。

与此同时,那一面不凡的宝镜竟然开始燃烧火焰,并且坠落下来。

阴诡大哭!

一阵阵哭声,也在此时传入陆景元神耳中。

陆景霎时间便觉得元神不稳,迷离之间却又看到周遭空山巷中。

——不知有多少阴暗鬼怪正朝他走来。

这是鬼怪无面,却满布阴气,浑身上下俱都被阴影笼罩,却又从阴影中张开大嘴、伸出舌头。

嘴中獠牙阴寒,仿佛要彻底将陆景吞噬。

阴暗之气、杀戮之气朝着陆景元神席卷而来。

阴厉威能让玄檀木剑也摇摇晃晃!

“这扰空镜中藏着一尊化真修士的神念,如今,这神念燃烧扰空镜,以这不凡宝物为代价,继续扰乱空域,落下神念,以此悄无声息的杀我。”

陆景勉强已经反应过来

可那些阴诡的哭声不断传入他的脑海里,好似要夺取他的心智!

而天上的镜子已然彻底坠落在地上,散发着阵阵黑气。

玄檀木剑中陆景元神面色轻变。

【斗星之芒】捋清他的思绪。

与此同时,那一日,在首辅府邸中,因首辅看陆景之势,而获得的赤红命格【守心】,悄然被触发。

【守心者,恪守精神,抱元神而守心窍,不为乱神所惑!】

陆景获得这一命格,已经过了好几日。

可这却也是第一次触发。

哪怕这守心仅仅只是一道赤红色命格。

可此时此刻,守心与斗星之芒迭加,陆景的心神却已然变得如若磐石一般!

任凭那阴诡哭声连连袭来,陆景心神也丝毫不乱。

也许正是因为这命格守心的原因。

陆景精神前所未有地集中,竟然隐隐约约间,领悟日月剑光二三分真意。

“日月二光高照,可养育万物,却也可杀万物!”

陆景心思震动,神明感应篇中的日照篇不断流转,吸引周遭元气,落在了玄檀木剑上。

元气降临,养成了炽盛日光,也养成了清寒月光!

两种光芒不断交织,元气丛生,却又透露出杀伐气。

“日月剑光……通玄!”

陆景守住本心,玄檀木剑夹杂日月剑光激射而出,落在地上的扰空镜上。

“既然已经通玄,玄檀木剑中还有两道四先生残存的微弱剑气!”

陆景面色晦暗,日月通玄剑光一闪即逝,又沟通玄檀木剑中那浩大剑气。

“想要杀我,起初却抠抠搜搜,连一件扰空镜都舍不得,既如此……君子以直报怨,我又如何能让你全身而退?”

陆景元神剧痛。

可在他元神催发,玄檀木剑中浩浩荡荡的剑气闪烁光辉,在那奇异元气笼罩下的空山巷,璀璨万分的剑气直冲而下,斩落那镜中!

剑气生辉,飞入宝镜落华光!

镜中神念消散,阴气丛生!

“不够!”

陆景元神端坐玄檀木剑中,那四先生剑气,连带日月通玄剑气不仅剿灭了那一缕神念,一缕锋锐气沿着那细碎神念,越过长长距离,侵入化真修士的大脑神宫、元神中!

哧!

四先生剑气何其强大,当剑光闪过……

空山巷中的一切,似乎都已经归于平常。

而那一面镜子,也漆黑一片,又被陆景剑光斩成两段。

这空山巷中空置的房屋极多,但这深巷里,却也住着几户人家。

可是巷中激斗,动静这般大,这几户人家却无丝毫察觉。

“这扰空镜必然是一件极不凡的宝物。

一位化真修士、一位日照巅峰修士,一同驾驭此宝,又让那武夫偷袭杀我……”

“若是他们一开始便燃烧此宝,舍弃镜子,换来短暂扰空,然后一同出手,我只怕在劫难逃。”

“以为我这小小四境修士,不值得一件扰空镜?”

陆景元神归于肉体,强烈的晕眩让他瘫坐在地上。

元神黯淡无光。

因那阴诡神通来袭,因为梵日法身、强横剑气等等原因,这时的陆景元神几乎要枯竭,亏空到了极限。

陆景此刻已经看不清楚眼前的道路。

他面色苍白,根本无法站起身来。

这场争斗,他亏空元神动用梵日法身,方才又驾驭四先生剑气,斩那化真,起初又被阴诡之气袭入元神,现在他的情况,不容乐观。

“还要回去。”

陆景强忍着元神刺痛,正要站起身来,又有一阵阵晕眩袭来,思绪根本无法清明。

恰在此时。

陆景目光朦胧之间,却看到眼前似乎多出了一道人影。

那人影就站在空山巷中,远远注视着他。

陆景元神剧痛传来,晕倒过去。

——

次日,盛府中。

盛如舟正修剪着院中的花花草草。

他额上镌刻着散碎皱纹,两边也夹杂着些许银丝,可脸上却也并无多少疲乏之色,眼中也显得神采奕奕。

“西北道之事,还要有劳伱了。”

他一边修剪花草,一边对身后露天椅子上的黑衣中年人开口。

一位身穿玄色镶纹法衣的中年人正坐在露天的椅子上,望着盛如舟。

许白焰则正站在这中年人旁边,为他倒茶。

不需有多少疑问。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