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119章 得来隐龙枝,明黄成璨绿

第119章 得来隐龙枝,明黄成璨绿

第119章 得来隐龙枝,明黄成璨绿

太玄京的初冬并不算太冷。

昏暗的太阳挂在天空中,虽然带来暖意,可当冬风吹过,便又会觉得这暖意并无多少。

时间尚早,陆景并不曾前往书楼。

昨夜的事,对于他的心绪而言,其实至关重要,也让他心中多出许多打算。

他便如此一路去了长宁街。

十里长宁街住着许多达官显贵,而陆景此来,是要去陆府。

这一次,陆景并不曾去西门,而是直去正门,正门门房自然识得的陆景。

他看到陆景一身蓝色长衣缓步走来,身上的气度一如之前那般不凡,便下意识想要转身进府,想要前去春泽斋通禀。

陆景对于陆家而言,算得上是奇耻大辱,可与此同时,陆景也已然扬名,太玄京中提及陆景的名字,许多贵人府邸也都是知道的。

清贵少年、书楼先生,而且往后不知会有怎么样的不凡境遇。

一个门房自然不敢随意阻拦陆景,更不敢轻易放他进去。

所以,他远远朝着陆景行礼,又高声道了稍等,就进了府中。

陆府的门房走了,陆景却看向那几位背负斩马刀的黑衣悍勇。

这是黑衣悍勇实力极强,浓郁气血再加上肃然面容,寻常人根本不敢靠近陆府。

他们是王妃带来的王府修士。

陆景来陆府,自然不是为了见宁老太君亦或者钟夫人。

只听他轻声开口。

其中一位黑衣悍勇立刻回身,前去禀报。

未过多久。

看到陆景便去禀报的门房已经回来了,他朝的陆景恭恭敬敬行礼,嘴角咧开道:“三少爷回来了?

上次你老太君和钟夫人,便请少爷过府,少爷大约并无闲暇,今日来了,老太君说了,直去春泽斋……”

那门房话语未完,身后黑衣悍勇已然前来,朝陆景行礼道:“王妃请景公子前往观古松院。”

那门房表情微微一怔。

原来陆景前来陆府,并非是应那日赵老的约,而是来见重安王妃的……

旋即那门房面色一变,脸色更苦了许多。

自己这般心急前去通报,如今倒好,闹了这么一出,岂不是要被刘管事狠罚。

陆景整了整衣袍,一步步迈入陆府。

陆府正门对于陆景而言颇为陌生,他在这陆府中生活了八九年,却从未曾走过正门。

而今日,陆景自正门入内,眼神却无变化,步履也并不匆忙,只是一步步朝着观古松院而去。

过了中庭道,就见到陆府许多下人。

这些下人对于陆景来说,并不算算熟悉。

可这些下人却都认识陆景。

陆景在时,他们往往视陆景如无物。

可是现在陆景不在陆府了,这些下人见到陆景走来,反倒停下脚步,低下头,礼数周全。

就好像现在的陆景,才是真正的陆家三少爷。

其中还有一个丫鬟特殊了些。

袭香原本正要替朱夫人出府置办一些琐碎,却正巧碰到陆景前来。

她连忙低下头,静待陆景走过。

陆景神色一如既往,目不斜视,朝着观古松院而去。

自始至终目光都落在前路上,并不左顾右盼。

哪怕是容颜绝美的袭香,似乎也无法吸引陆景多看一眼。

直到陆景走过,袭香才偷眼望了陆景一眼。

“书楼少年先生、天资纵横的少年修士,如今又得自由,成了良人,自此再无拘束……”

袭香心中这般想着,又忽然想起了青玥。

那时,袭香每次看到青玥,总要庆幸她当时使了手段,不曾去陆景的院中。

可现在想起来……

青玥已然离了陆府,蔷小姐、忍冬小姐、漪小姐都说景公子是顾念情分的。

青玥始终和陆景相依为命,等再过些日子,景公子长些年岁,彻底发了迹,青玥也许还有更大的造化,甚至很有可能脱去奴籍。

可是如今的自己,还要苦守着这高墙,等待陆烽少爷回来……

一念及此。

袭香又压下自己心中的浮乱杂念。

“烽少爷总是会回来的,景少爷虽好,虽清贵,却终究是青玥的少爷。

烽少爷这许多年来,待我也不错,我心中若是生了后悔的念头,又如何能算一个好人?”

袭香想到这里,连忙摇摇头,继续朝着正门走去。

走了两步,她又转头看向陆景,陆景的身姿十分挺拔,就是走起路来,也透露着些儒雅书生气。

“不过不得不说,景少爷越发出彩……闹到这个地步,也怪老太君和钟夫人走了眼。”

陆景并不知晓自己入了陆府,还引起许多人纷乱的思绪。

他走入观古松院,那一棵又老又雄奇的古松便映入眼中,其中透露出的苍古气息,却让陆景生出些疑惑了。

随着陆景修为越发提升,当他再看这宫中贵人赐下来的古松,肉眼所及之处,隐约觉得这古老松树周遭,竟然泛着一缕极为浅薄的妖气。

若不仔细一些,陆景的洞妖命格都无法察觉这些妖气。

陆景不动声色,心中却泛起些疑惑了。

旋即又摇了摇头:“宫中贵人赐下的宝物,护佑陆府,若是没些玄奇,反倒是奇怪。”

走到王妃居住的院落门口。

就看到柔水面带笑容,站在门口,远远看向陆景。

“景公子今日倒是赶巧,王妃刚刚从外回来,你后脚就来了。”

“柔水姑娘。”

陆景也笑着朝柔水行礼。

柔水领着陆景进了院中,她脸上始终带笑,陆景却总觉得柔水笑容中,透露着几分勉强。

仔细想起来,大概是因为王妃此次来京,见诸位贵人,结果并不顺利。

重安王妃并不在前厅,柔水直接领着陆景进了里屋。

进了里屋,一股檀香味扑鼻而来。

重安王妃以手撑着头,侧躺在一张梨花贵妃椅上。

纱衣落于她身,勾勒出近乎完美的曲线。

当然,那梨花贵妃椅外,还有流苏细纱遮掩,却因为椅头有一枚夜明珠,正映照着昏黄光芒。

那细纱帘也描摹出重安王妃的影子来。

“陆景?”

重安王妃似乎闭着眼睛,语气中,又有几分忧愁:“你坐吧,今日我有些头痛,便不再起身接待伱。”

以重安王妃的身份能说出这番话了,也足以证明她对陆景的看重。

陆景入座,重安王妃问道:“如今你露了华光,想来已然收了许多京中大府的请帖?”

陆景点头回答道:“不过只是些虚名,身在太玄京中,若只有些虚名,其实并不够的。”

“咦?”重安王妃语气中,立刻多出了几分好奇:“我还以为你无欲无求,便只求一个轻贵的身份,过一过安稳的日子,没想到几日不见,你那想法倒是改了些。”

“有人要杀我。”

陆景并不废话,他面色不变,依然十分和煦,眼睛却微微眯了起来:“昨日夜里,有强者持西域扰空镜想要杀我,若非陆景这些日子以来,始终勤勉修行,积累了些底蕴,只怕此时我到不了这观古松院了。

现在我虽然活了下来,元神却已亏空。”

重安王妃沉默下来。

良久之后,她终于直起身子,细纱帘勾勒出重安王妃黑发流散如瀑,纤腰一束,身姿袅袅婷婷,透露着惊人的美感。

可是陆景脸上却毫无异色,微微眯起的眼眸中,还带着许多深邃。

“你的天赋无论如何也瞒不住的。”

重安王妃道:“这太玄京本来就是偌大乱流,便是王爷,昔日离开太玄京之前,也差点被卷入风暴。

木秀于林,必有灾殃,这样的道理你也应当是明白的。”

陆景轻轻拂袖,眼神却显得十分认真:“陆景不过只是想教一教笔墨,过一过安稳的日子。

召兽见帝也是因为这世道施加在陆景身上的枷锁,并不公平,因而不得不为。

陆景也从来不曾挡任何人的路,为何这些人还要杀我?”

重安王妃并不回答,她低头想了想,问道:“杀你的……是何人?”

“一件珍宝扰空镜,一位化真修士,两位四境修士……而这里是京城。

若不想引起更强者的注意,化真修士出手,只怕已经是极限了。

如此想来,要杀我的人有些底蕴。”

陆景说到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