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125章 将军握了刀,我执了笔,少年在马棚

第125章 将军握了刀,我执了笔,少年在马棚

第125章 将军握了刀,我执了笔,少年在马棚月光下读书

陆景目光仍然落在那少年身上。

少年听闻书楼二字,神色顿变,脸上竟然多出几分少年的朝气来。

原本萎靡、麻木的眼神里,透过些希望的光。

中年管事眼神也在须弥中有所变化。

他眯着眼睛仔仔细细看了陆景一眼,道:“原来是书楼的陆景先生,当时写给陆景先生的那一封请帖,便是由我执笔!”

当朝宣威将军赵子墨早在陆景还住在古月楼时,便曾经派人送来请帖。

当时送来请帖的还有当朝辽远将军、通议大夫……

陆景也是因此教青玥学了簪花小楷,便是为了给这些玄都大府回信,以免失礼。

几个押送着少年的侍卫,听到中年管事这般言语,彼此对视之间,眼中都有些犹豫。

中年管事看了那少年一眼,又对陆景行礼道:“还请陆景先生前往东堂稍作歇息,我这就去通禀我家老爷。”

他说到这里,又望向正被几位侍卫押着的少年马夫,皱眉说道:“也算你的运气,今日碰到这等心善的公子。”

旋即他又对陆景道:“陆景先生人贵心善,想要为这失职的马夫求情,自然是他的造化。

可是下人的处置,还要府中的贵人们发话,还请先生见谅。”

陆景颔首道:“我见到宣威将军,自然会向他说起此事。”

中年管事这才点头,轻轻挥手,又侧过身去,向陆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宣威将军乃是当朝正五品武官,如今在朝,承宣威将军之号,算其品级,其实和陆府的神霄将军陆神远同级。

一旦外放就能够统兵数万,巡守边防。

可是在太玄京中,宣威将军其实是一个散官,并无实权。

可又因为宣威将军赵子墨武道修为非同凡响,本是寒门子弟,励志读书,却因读书并无所成,便参军入伍,没想到因为边境战功而封了将军。

也算是太玄京中,颇具传奇的一位人物。

陆景就坐在宣威将军府东堂中。

而那少年,仍然被锁链结结实实捆着,跪在东堂七八丈以外。

方才陆景一路进了东堂,那中年管事与他介绍。

这少年名为魏惊蛰,他原本是一座商贾之家的马夫,后来宣威将军起势,玄都中的府邸,都是由那商贾操办,也就被送到了这座将军府中。

这名为魏惊蛰的马夫少年,跪在院中,看到陆景远远看着他,朝着陆景缓缓叩首、行礼!

他虽无言,但心中感激之意,已然在那叩首中显露而出。

恰在此时,一位身躯高大、气势巍峨,络腮胡、鹰钩鼻的劲装中年人背负双手,缓缓走入东堂中。

这中年人面容粗犷,眼神锐利,背负双手步入中堂。

陆景只觉得有一股灼热的风随他而来,直落在陆景身上。

“陆景先生。”

宣威将军赵子墨神色带笑,轻轻摆手道:“先生不必行礼,我少年时也曾立志读书,只是后来一无所得,可骨子里我却仍然是一位读书人。

你乃是书楼的先生,自然不必向我行礼。”

赵子墨笑容豪迈,说话如同雷动,黑色络腮胡颤动间,磅礴大气。

赵子墨身后还有一位年轻公子,看起来比起陆景还要大上一二岁。

可他随着赵子墨走入东堂,恭恭敬敬朝着陆景行礼。

“陆景先生,这是犬子。”

赵子墨介绍道:“今日你来拜访,我特意叫来了他,好让他看一看什么才是少年风姿。”

这位宣威将军脸上带笑,上下打量陆景间,眼中满是欣赏。

那少年公子却恭恭敬敬为二人倒茶,脸上并无丝毫不悦,反而甘之如饴,偶尔看向陆景,眼神中也只是崇敬。

“不曾递上拜帖,便前来叨扰,是陆景唐突。”

陆景对于这豪爽的赵子墨,颇有些好感。

光听这名字,像是一位循规蹈矩,胸中有几点笔墨的书生。

但行事作风,宣威将军却势如雷火,玄都中有许多人恨他不死,也有许多人由衷敬佩他。

“陆景先生召兽见帝之时,我恰好正要出宫,也恰好看到少年先生当时的英姿。

那时我便十分羡慕陆神远,他倒是生了一个好儿子。”

赵子墨道:“如今玄都士子中,有风骨的有

,清贵的也有,但是生于寒微,是能少年立志的并不多见。

我时常以陆景先生来鞭策我的儿子,只希望他们生于豪奢,却不因豪奢而失了登高的志向。”

陆景有些发愣,他也不曾想到这宣威将军,对于他的评价竟如此之高。

赵家公子就站在赵子墨身后,他似乎受了自己父亲的影响,看陆景的眼神便如同得见名师。

“这玄都大府,并非全如陆家一般,赵子墨这等严苛教子,倒是并不多见。”

陆景这般想着,又有下人上菜,赵子墨请陆景品尝,又向陆景询问书楼中,那些少年士子的生活。

从赵子墨眼神里,陆景可以清楚地看出,他对于读书一事,仍然十分向往。

大约过了盏茶时间,那中年管事前来,与宣威将军耳语几句。

宣威将军这才看向东堂之外的马夫少年魏惊蛰。

“两匹巨宛马价值千金,伱这般处置也是应当的。”

赵子墨先是对那中年管事颔首。

又对陆景笑道:“我平日里并不操劳这府中许多事,下人也都是这管事在管理,如今出了这档子事,如果饶了这少年,府中的下人只怕会有所松懈。”

“御下便如行军,时刻赏罚分明才能保证府中不乱。”

赵子墨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又对陆景笑道:“可是这少年也有功劳,若无他犯错,陆景先生又如何会来府上为他求情?

再说阖府的下人,如他一般好运的也不多,饶他一次又何妨?”

宣威将军摆了摆手,对了管事说道:“放开他吧,再给他送些药去,治一治身上的鞭伤。”

这让原本准备了许多关于读书,关于少年明志等等说辞的陆景,都有些意外。

可对于宣威将军来说,两匹巨宛马似乎并不算什么。

“想来陆景先生成名之后也收到许多请帖,这些请帖大多是为了招揽先生,可我不同,我只是为了与先生交谈,看一看少年志气。”

赵子墨脸上豪迈笑容也逐渐收敛,不知想起了什么,摇头道:“二十年前,我于寒门中励志读书,以为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

可是后来,赵家越发衰败,我读了几年书,母亲病死,父亲嗜赌成性,就连与我有了婚约的小姐也不愿嫁我,我连童生都不曾考上。”

赵子墨叹了一口气:“为了躲避家父的赌债,为了吃上一口饭,我不得不弃书从戎,没想到却修了一身武道,成了另一番光景!

可是……我仍然觉得少年励志太可贵,哪怕时至今日,我想起那时读书的我,也只觉少年的志向难能可贵,我戎马十余载,却褪去了少年的锐气,只剩下一身杀伐,只剩下一身赤血,哪怕修了一身先天气血,也终究不得圆满。”

赵子墨说到这里。

陆景终于明白眼前这豪迈将军究竟为何会高看他一眼。

因为他心中仍有着对少年读书立志的遗憾。

少年时有了遗憾,莫说年岁到了中年,便是垂垂老朽之际,也许还会长吁短叹,希望再鲜衣怒马少年时。

正因如此,陆景也只觉得眼前这宣威将军却有几分不同。

于是他想了想,开口道“将军,人生便是世间百态,你又何须遗憾?”

“少年不一定要风光霁月,赤血肝胆也同样不凡。”

陆景侧过头去,望着正被人解开锁链的魏惊蛰,轻声道:“将军是寒门之子,少年时读书不成,却从戎持枪,杀出一身赤血肝胆,如今高坐将军府,虽不是执笔的儒官,可一路走来,却也算得了圆满。”

“我是大府庶子,不曾握刀,也不曾上阵杀敌,却也年少读书,不曾坠入泥潭。”

“而远处那马夫魏惊蛰……”

他嘴角露出些笑容来:“我今日无意中撞见他,听闻他身为马夫,却也仍然偷空读书,听闻他说,可死却不可失了清白,让我想起之前的我。

一介马夫少年,不曾意气风发,更不曾看满楼红袖招,肩上也并非是草长莺飞、清风明月,反而是臭不可闻的粪土,他也许不曾立志,却也是人生一态!”

“将军握了刀,我执了笔,这少年在马棚月光下读书……不论如何,往后都不应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