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鬼域之所

第126章 鬼域之所

“咦,小姐,你看,那是陆公子吗?”

走在人群中的含采姑娘轻咦一声。

她目光闪烁间,望着路过烟雨桥的一位蓝衣少年。

被含采称呼为小姐的女子也循着她的目光望去。

却见烟柳桥下,一位少年正缓缓走过。

少年身姿英挺,仿若修竹,乌发如缎,随意用一根黑色带子束起来。

此刻,这少年背对着二人,若是寻常少年,只怕含采姑娘无法从人群中捕捉到他的形影。

可陆景背影都显得神清气朗,有几分气宇夹杂,令人过目难忘。

那小姐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眼眸便如同夜空中皎洁的上弦月,光芒从中照耀出来,继而点头说道:“确实是陆公子。”

“可真巧,竟然能在诸泰河河畔遇到他。”

含采姑娘脸上露出些笑意来,却也并不想去打扰陆景。

那小姐也安然走着,不由想起不久前那一夜,陆景将那许多珍贵吃食送给那些孩子,为了引开那些宿卫郎,甚至不惜打碎一壶美酒……

宿卫郎发现那些步入太玄京中央之地的孩童,多数是送到城北,城北鱼龙混杂,这些无依无靠的孩童,只怕要成为大乞丐们手下的恶犬,甚至被大乞丐打残手脚,以此沿街乞讨。

若无那日陆景相助,这位白衣小姐也许也会出手相助。

可前方那陆景当日所为,确实也出乎白衣小姐的意料。

“我还以为太玄京中央的少年,多是不见人人间疾苦之辈,即便心中有善,发现这些孩童,大约也只会联系官府……”

也正因这位小姐看到陆景那日所为。

陆景身受重伤之时,她才会出手相助,让陆景不至于晕倒在街头。

“陆公子……好像进了那善堂?”

就在白衣小姐心中思索之时,含采语气中又多了些欣喜:“竟然这般巧……不过,我们这邻居去许公子的善堂是所为何事?”

白衣小姐眼神微动,却也并不多言。

含采姑娘垫脚看去,隐约可以看到这善堂门口,进进出出、来来去去的人竟有许多。

绝大多数是些衣着华贵的公子小姐,偶尔也有平民出入。

白衣小姐皱了皱眉。

含采姑娘也有些疑惑道:“不过既然是善堂,里面供养着许多孩童、老人、可怜人,为何还要办在这闹市中?竟还有这么多人进进出出……”

“就和国君之前办在……”

“含采!”白衣小姐轻声道:“如今我们身在大伏,许多事不可再说,否则就算我们隐于大伏皇宫之下,也会有许多祸患。”

含采点了点头,小声道:“不知那里……有没有变好些……”

那小姐冷哼一声:“庶民性命如同鸿毛,便是他身边的近臣,与他极亲近的人,也要因他醉酒而死,他不死……那里又如何会变好些?”

含采微微点头,一语不发,二人就站在远处,望着那善堂。

此时陆景,已然入了善堂中。

步入其中,陆景也下意识皱眉。

却见这里极为热闹,善堂中的陈设也颇为讲究,有亭台楼阁,又有假山流水,粗略看去,就好像入了某一处阁楼。

这里,又有许多少爷小姐往往带着自家的下人,二三成团,彼此相聊。

他们身旁多数还有些孩童,许多孩童脸上也露出笑容,崇敬间仰头看着这些贵府子弟。

陆景刚刚走出门屏,便有一个小厮走了上来,朝着陆景行礼道:“这位公子,不知要喝上些什么茶?”

陆景一时之间有些不解,他抬头问道:“我听说这里是善堂……还能饮茶?”

那小厮朝陆景一笑,道:“这里正是白焰公子的善堂,只是公子清贫,幸得许多世家公子、小姐相助,时间久了,来此照顾这些孩童的少爷小姐也就多了起来。

这些可怜人之所以能活,还要多谢他们。”

陆景心中一怔,对于许白焰这番举动倒也并不排斥,确实养人,加些手段倒也无妨。

只是……

陆景左右看去,见许多少爷小姐往往相聊甚欢,身旁那些五六、七八岁的孩童,却在端茶倒水。

这本来也不算什么,在这世道下,有人养你,让你得活,是端茶倒水又算得了什么?

正因如此,这些孩童们脸上总是带着许多感激之色。

而那些少爷小姐,却并不多看这些孩子们一眼。

“公子,伱是第一次来?”

那小厮一边走着,一边指了指侧边一块牌匾。

“若公子有善心,可捐几两银子,毕竟这都是些可怜人,正需要善堂中这些少爷小姐这等贵人,才可活下去。

若是捐的多了,公子的名姓还可被篆刻在远处的牌匾上,让这玄都中的人们,都知道公子的善念。”

陆景目光落在那牌匾上。

只见有许许多多名讳,被篆刻在其上,捐银多者……竟然多达上千两银子!

那牌匾上,名姓密密麻麻。

而牌匾最上,却又醒目篆刻了许多字。

【同为人身,许白焰不忍见其忍饥挨饿,亦不忍见其沦落街头,今日诸位助我,便是相助正道,万世有功!】

这几行文字入木三分,其上还镀了金,光芒璀璨。

陆景不动声色,询问道:“玄都中的好心公子、小姐,竟然有这般多?

如此之多的银两,只怕可以同时供养上千个孩子了。”

那小厮由衷敬佩道:“这些可怜人吃穿用度,都是极好的,再加上寻常时常施粥,时常救济其他州府的百姓,所以此时善堂中的可怜人,倒是并无那般多。”

小厮这般回答,又看到陆景只是询问,并无掏出银两的举动,便说道:“还请公子见谅,只是院里地方有限,还要接待许多捐过银两的少爷小姐……”

陆景从袖中拿出十两银子,递给小厮,眼中异色闪过,道:“我只是慕名而来,你们倒也不必招待我,我逛一逛,也就离去了。”

那小厮看到陆景手里的十两银子,神色平常,笑道:“既是公子的心意,我们这边收下,却不知公子姓名?”

陆景转头望着那牌匾,问道:“十两银子,只怕上不得那牌匾,便只是一番心意,又何须说名字?”

小厮眼中带着些歉意,笑道:“那牌匾上的公子小姐,都是大善之人,少说都捐了二三百两银子……还请公子见谅。”

他说完,见到远处又有人进来,又径自去招待了。

陆景在这善堂中走着,心中却想起重安王府送来的信件。

重安王妃确实极为看重陆景,已然尽力去查了槐帮和许白焰。

若只查玄都,只怕查不到什么。

可重安王妃在短短数日,深查槐帮,却发现一件事……

每过几月,重安三州都有极隐蔽的槐帮船只停靠,那船之上并非是什么稀奇的货物,而是……许多孩童!

这些孩童来了重安三州都要被分散售卖,卖给许多大府子弟作为家奴,又或者从此成为槐帮一员,成为抛头颅洒热血的水鬼,成为大街小巷中的槐叶,更惨些的……

更重要的是,被卖做家奴的孩童似乎极擅服侍公子小姐。

至于那些水鬼、槐叶,则往往思维麻木,口齿不清。

重安王妃在信中说……

“船只隐蔽,地方大员也向来不理会槐帮船只,天下流民无数,若不知这船只来源,若非也一同查了许白焰,即便是王府,只怕也猜不到这许白焰的善堂和那槐帮的关系!”

“我派两位元神修士查了其中二、三个家奴孩童,他们记忆模糊,却隐约记得烟雨桥,隐约记得许白焰。”

陆景左右四顾,心中涌出许多怒意来。

“这善堂中的孩童几个月便要换一波……许白焰声称是善堂花费重金,在各道府中寻找殷实人家,给他们钱财,让他们养育,善堂中人也会时常回访……”

“这玄都中的少爷小姐们,不论是为了扬名还是为了心中良善,捐出这般多银子。

若他不立这些名目,不换这些孩童,又如何能够消化掉这般多的银两?”

“而且……卖掉这些孩童,还能有许多收益,这善堂本身便是一处培育家奴之所在,那些五六岁的孩童,便要为这些少爷小姐端茶递水,便要学着察言观色,幕后必然有人教导他们!”

陆景深吸一口气。

脑海中,许白焰那一张天质自然的面容落入他的脑海中。

陆景不得不承认,许白焰这善堂一举,丧尽天良之余,却为他带来了不知多少名利。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