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127章 书楼第二位执剑

第127章 书楼第二位执剑

第127章 书楼第二位执剑

【初六:鸿渐于干,小子厉,有言,无咎。】

【得遇灾祸,大人之性,张目!】

【凶:暗中杀许白焰,以报仇怨。】

……

【凶:告发许白焰、槐帮。】

……

【大凶:朗朗乾坤,众目睽睽之下,亲斩许白焰,道尽善堂之恶,替诸多孩童张目,见世人血泪,还“善”字公正!】

……

趋吉避凶命格金光绽放,三种截然不同的吉凶之兆跃然于陆景脑海中。

三种吉凶之兆如潺潺流水,流于陆景念头中。

陆景走在烟雨街上,路过烟雨桥,也已经不愿意再看正在诸泰河中抚琴的许白焰。

暗中杀许白焰……

陆景有濯耀罗相助,此事不难,这一选择之所以为凶象,是因为许白焰有一位名师,能够动用的能量极大,哪怕时常不在太玄京中,他最得意的弟子死了,太玄京许多力量必然被调动起来。

许白焰与槐帮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暗中杀人本不占理,陆景也不能保证在这光怪陆离的世界中,自己杀了许白焰便能高枕无忧。

告发许白焰、槐帮,也是凶象!

趋吉避凶命格之下,这一凶象的弊端,竟然是这件事情极有可能翻不起什么波澜。

许白焰大约会被问罪,甚至会得到应有的处罚。

可那槐帮也许只会推出几个替死小鬼来,做一做替死羔羊,平息贵人们的怒火。

对槐帮而言,陆景这一选择有商榷余地,不至伤筋动骨。

他们的槐根能够遍布天下,又如何没有几分手段?

而那间善堂会被就此关闭。

只是那些被贩卖,成为奴仆被大府肆意虐杀,成为水鬼、替死鬼,又或者彻底沦为世间阴暗处的孩童的诸多冤屈,便也不会被揭露出来。

也许许多年后……

太玄京中的百姓、那些大府的少爷小姐,时常还会想起这“天质自然许白焰”,会将他当做那时太玄京中的璀璨少年郎,记起他时,也许还会称赞一二。

至于善堂中的孩子们,大抵会被当做“被拯救者”,以此来衬出许白焰的功绩,并且感叹一句……

“那等天资英才,那等良善之人,如今却又不知去了哪里……”

凶象的利弊,皆在于此。

至于最后那大凶之象……

煌煌天日之下斩许白焰,将这鬼域之所中的罪恶公之于众,还那些孩童一个公道,让世人知晓许白焰的罪恶。

以善之名行极恶之事!

此乃大恶也!

选了这大凶之象,便是将槐帮之恶彻底公之于众,不给槐帮转圜余地。

太玄京无数目光望向朝野,朝野之间碍于压力也许会对槐帮出手。

陆景将成为槐帮死敌,玄都中有些贵人,大约也不想要这等石破天惊之事。

“若这件事情被暗中处理,又算什么?”

陆景一语不发,心中这般问自己。

他灵魂中关于前世的教育、理念,都在轰然作响。

他腰间玄檀木剑也无丝毫反应,不曾有锋芒流露出来。

“趋吉避凶命格之下,利弊皆有,可是我不解的是,这偌大太玄京就没有公道可言?

竟然还需要我这少年执剑杀人,才能换二、三分公道来?那些被肆意利用、养出奴性、毒哑喉咙、夺去心智,乃至失去清白、性命的孩童,便不值得太玄京中的一场风波?”

陆景抬眼看向太玄宫,只觉那浩大宫阙屹立在城中央,即便站在城外,其辉煌也可夺人眼眸!

“太玄京中这些高高在上的贵人们,需要的便只是安宁、顺从二字,也许他们也曾见过小民的血泪,只是这血泪远不如国祚安稳来的重要。”

陆景眼中迸发出些光芒来。

他右手按在玄檀木剑剑柄上。

倏忽之间!

玄檀木剑中一道如同烈日般的剑气一闪而过。

那剑气眨眼间诞生,又眨眼间消散。

朗朗赤日烧灼而去,光华烈烈又突兀无有踪迹。

可行走在陆景不远处的白衣女子,神色突然一愣,旋即看向陆景。

她方才分明感知到,陆景身上就好像有一轮光明大日急速升起,又悄然无踪!

那光明大日让她手指上的玉弓宝戒都在轻鸣,似乎被某种物事引动。

白衣女子好奇的看了眼陆景,倒也并未多问。

陆景在一处岔道停下脚步,他语气并不显得高昂,脸上也无笑意,只对那白衣女子询问道:“小姐相助于我,自有恩德,只是今日陆景尚有要事,不能招待小姐,可否告知名讳?”

含采脸色有些为难。

自家小姐之前便已经说过,不需陆景报恩,往后也不需再有什么交集。

此时陆景问自家小姐的名讳,她只怕并不愿回答。

在含采心中,陆景待人和煦,极有礼貌,若是问了自家小姐的名讳,小姐不答,反倒令他有些难堪。

含采这般想着,正欲想法子开口,缓解些气氛。

却听自家小姐开口道:“陆公子可称我……裴音归。”

含采看向小姐,眼中有些不解。

陆景道:“裴姑娘,陆景告辞。”

他说完,又朝着含采姑娘点了点头,便径自转身,朝着另一条街巷而去。

“小姐……这陆公子似乎有些不对,平日里见他,脸上都是带着笑的,今日却神色晦暗,不知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

“不过小姐愿意将名字告诉他,倒也是一件好事,既然已经来了大伏太玄都,交几个玄都朋友,其实也不错。”

含采这般说着。

裴音归却摇头道:“我们是为了逃命,也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回去摘下他的头颅。

便是在这太玄都中,我们还有事可做,不必太过引人注目。”

含采姑娘哦了一声,又小声说道:“可那四个孩童……”

裴音归随口道:“就先养着吧,教他们读书写字,再教他们练武,只要太玄京中无人知我们来历,也可再养一段时间。”

含采脸上露出些笑容来,她一路和小姐逃来大伏,不知吃了多少苦,时常留宿荒野,时常见小姐面无表情杀人,总觉得这天下太破败了些。

可自从来了大伏,这几日又时常和那几个孩子待在一起,让她多出许多生气来。

正因如此,含采姑娘是不愿意将那些孩子送人的。

“只是……要教他们读书习字,凭小姐和我,只怕还有些困难。”

含采姑娘有些为难。

听到含采这般说,裴音归也皱起眉头来。

她自己都认不全多少字,又如何教这些孩子读书?

“那就不教他们读书了。”裴音归说道:“你去教他们铸骨练武。”

含采对于自家小姐的朝令夕改颇有些意见,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道:“我记得陆公子是有学问的,小姐不是说过那几个孩子,还与陆公子有些渊源吗?

既如此,不如请他来教,他如果教写字,我也想在旁听一听……”

裴音归听到含采的话,眼里也突然多出些光亮来。

她身份极贵,却因丑恶之事,自幼无法读书,无法习字。

如今有了些闲暇,是否可以学一学母妃的闺名怎么写?

——

陆景并未回养鹿街。

反而直去书楼,去了修身塔。

修身塔第五层中,观棋先生和十一先生翻出几本陈旧典籍,坐在桌前,仔仔细细擦拭着典籍上的尘土。

十一先生依然那般美,只是面无表情,眼中也没有多少灵动之色。

观棋先生温文尔雅,一身青色长袍片尘不染。

观棋先生不会说话,十一先生似乎生性凉薄,平日里也不爱说话。

二人就这般在无言中埋头打理典籍。

也正是在此时,缓慢而又有力的脚步传来。

陆景腰佩玄檀木剑走上修身塔第五层。

观棋先生和十一先生俱都转头,见到是陆景,便又继续手头之事。

只是观棋先生那温厚的声音,已然落入陆景脑海中。

“你来了?”

观棋先生道:“这几日课业如何?是否温故而知新?”

陆景先是点头,继而摇头。

他脸上仍然带着不解,语气中带着疑惑,询问道:“先生,陆景……有一事不解,想着来见一见你,向伱请教。”

“请讲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