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130章 野夫怒见不平处,磨损胸中万古刀

第130章 野夫怒见不平处,磨损胸中万古刀

第130章 野夫怒见不平处,磨损胸中万古刀

许白焰玄轮神通光芒闪烁,澎湃元气汹涌而出,他站在玄轮下,就仿佛有一轮明月高照,照的他天质显现自然。

可其中莫大的威能已经席卷而来,卷动河中之水泛出涟漪、波浪!

可怕威能便从中映照而出,真宫元神闪耀光辉。

盛姿喘着粗气,此时此刻心中却极为担忧陆景!

她虽然不知陆景究竟为何会如此,可她自然也听到许白焰方才雷霆之音。

君子之名,以血洗之!

许白焰早已登临化真,铸造元神真宫,一身元神修为强横不凡。

陆景……便是入了化真,又如何能够敌得过他?

绫雀惊异于陆景修为之时,心中也甚是疑惑。

陆景在她印象中一言一行俱都十分沉稳,今日却已神念修为,写下檄文,想要斩杀真宫境界的许白焰……

恰在此时……

陆景腰间玄檀木剑出窍。

元气烈烈,厚重如泰山之岳!

陆景就站在那孤舟中,想起那一日冰峰之上,四先生写下的诸多文字。

想起人间,想起血泪,想起那善堂中许多孩童!

“于无所有中见希望,于希望中得救……”

陆景深吸一口气。

玄檀木剑飞临虚空,化作一道虹光!

虚空轰鸣,那剑气中又传来阵阵剑鸣,煌煌、灼热、炽盛的光芒从陆景玄檀木剑上闪烁而去。

冲天元气流入其中。

天空中自有斗星之芒照耀陆景躯体。

陆景神念闪动!

峥嵘剑光起苍莽,大日煌煌破玄轮!

却只见一道剑气炸开,就好像有扶光大日冉冉升起,朝阳洒落,万物皆白,光明就此笼罩而下。

原本正想要和陆景大战许多回合神通的许白焰,神色猛然一滞。

扶光剑气直射而来,顷刻之间便穿透了他头顶的玄轮!

剑气中的灼热、炽盛、锋芒达到鼎盛,可怕至极的厚重元气,灌入他的神通中,甚至不曾给他任何一丝一毫的机会,流入他真宫、神念。

剑气闪烁。

许白焰头顶玄轮就此破裂,连带他的元神也被陆景剑气穿透。

若无真宫护持,只怕已经死在当场。

即便如此,许白焰元神也已经多出不知多少裂缝,变得越发暗淡!

“这……”

许白焰张了张嘴,脑海中剧痛袭来,令他不由跪倒在船上!

他身后几位平日里与他交好的师弟怒不可遏,正要动手,又听到风雷炸响,其中伴随一道轻轻的呵斥。

“滚!”

一声呵斥入他们脑中,这几位熔炉境界的修士还不曾反应过来。

腾飞在天空中的玄檀木剑已经飞到陆景脚下。

陆景踏上玄檀木剑,玄檀木剑微微一动,飞上虚空,悬浮在船上虚空。

陆景跳下船来,五段真玄掌蕴含冲天气血,段段迭加,便如浪潮一般,落在他们身上。

许白焰这几个师弟方才被无夜山呵斥术夺去心神,却不曾想陆景近身而来,一身气血这般澎湃。

他们还来不及反应,便被打落水中!

陆景站在船上,却看到方才站在许白焰身旁的两个孩童,眼中露出恐惧死死注视着他。

这两个孩子,便是陆景前往善堂时,见到的那一对不愿分开的兄妹。

那年龄较小的妹妹咬着嘴唇,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下。

年龄不过大去一两岁的男童,却将他死死护在前面,看着陆景,眼神里满是恐惧,却还有许多坚强之色。

陆景朝着他们一笑,探手之间,玄檀木剑落入他的手中。

陆景朝前走了两步,站在许白焰面前!

这一幕被无数人看在眼里,诸泰河两岸已然静谧无声。

无数人都望着这一幕,天上风雷仍然运转,风雷图画中恐怖的景象落入他们脑海中。

陆景那一行行文字,仍然闪烁光辉。

“善堂中孩童皆为奴娼、为小鬼,欺世盗名……”

这些字句令他们心头大震,却又看到陆景此时持剑而立,许白焰跪在他身前,竟然觉得有些不真实!

谁又能料到今夜有此景象?

“陆景……你……”许白焰忍着剧痛,抬起头来,便看到陆景那一双冷漠的眼眸。

眼眸中满是晦暗,无其他神色,有的便只有晦暗的坚决!

这一瞬间,许白焰知道……陆景已下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杀他。

恰在此时。

远处气血萦绕的盛姿已然来到岸边。

京尹府赤狮祝春花、周修羽,又领了三位赤狮朝这边急奔而来!

祝春花高声大喊:“陆公子,住手!”

他们身上俱都有气血涌动,其中有元神修士,又显玄妙神通。

盛姿此时已经忘了惊讶于陆景方才那一道剑气的玄妙。

她拨开人群,就想要一跃而起,落入水中,游向那船上。

足足五位京尹府赤狮,再加上盛姿,俱都想要阻止陆景。

可陆景神色淡漠间,已然举起手中玄檀木剑!

而河畔上,一道辉光闪过。

一尊三眼石人显现于虚空中,正是濯耀罗!

濯耀罗身上光辉闪动,浩大气血呼啸而去,

他站在河畔上,轻轻弹指。

劲风吹过,便吹起盛姿,将她卷得更远。

而远处五位赤狮见到濯耀罗,俱都停下脚步。

“一尊神相……”

祝春花抬起手,做了个手势:“停步!此间之事,等京尹府决断,府中有大人出手,我等再上船去!”

五位赤狮就站在濯耀罗不远处,转头望向京尹府。

恰在此刻!

京尹府之中,一道神念便如神光匹练,纵横而至。

这神念速度太快,陆景尚且不曾反应就已然来临陆景上方。

“景先生,当街杀人,有违大伏律例,不可!”

那神念化作一道光芒人影,其势滔天,元神光芒闪动,可怕无比。

陆景发现,自己手中的玄檀木剑已然无法劈!

“孟孺大人出手了……”祝春花松了一口气。

书楼修身塔,观棋先生睁开眼眸,正想要叩动桌案,却又突然停手,眼中少有的露出些异色来。

旋即他又看向角神山,那已经抬起的手指,终于叩下!

翰墨书院中,原本执笔描绘青山的九先生放下手中毛笔,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出他已待了许多年的房舍。

他每走一步,气息便昂扬一寸。

每走一步,血肉便充盈一分,他走到院中,那左手落在地上,地面震动间,一柄足有人高的大刀破土而出,落入他的手中。

九先生倒拖大刀纵身一跃,气血轰鸣,元气浩大,他便如同烟花升空一般,朝着角神山而去!

而在诸泰河上。

太玄京尹孟孺以元神显化而来,低头注视,一道元气凝聚,正要卷走陆景。

云雾中,却突然有人大笑而来,纵声放歌!

“醒骨真人最醒骨,我见诸恶便拔刀!”

许多人左右四顾,却看到天上红霞阵阵,便如同彩虹一样铺展过来。

一位配刀青年一步步走来,便如同盛夏清风吹拂天地。

远处的绫雀神色顿时变化,极为不解。

来人正是南国公府,南风眠!

孟孺皱眉,抬头望向南风眠。

南风眠右手落在醒骨真人身上,拔刀出鞘,笑道:“我听闻陆景檄文,只觉得浑身热血沸腾,今日他既要诛奸邪、杀妖孽,我便要拔刀助他!

孟孺大人,请去云中!”

南风眠俊朗无比,豪迈万分,声音便如同波涛涌动,又如清风扑面,畅快无比。

孟孺皱眉之间,又看向南风眠,道:“陆景已经并非是你南国公府之人,南风眠,你要做什么?”

“又何至于理会这许多?”南风眠持刀而立,道:“既然有荼毒生灵之妖孽,有少年承意气,写下檄文,誓杀妖孽,便是我的仇人,我也助他一臂之力!”

孟孺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情尚无定论,一家之言,若是杀错了人又如何?”

南风眠摇头道:“我信他!”

他语气坚定,即便是远处的绫雀,此时都如风暴席卷,惊涛拍过。

自己这六叔对于自己尚且不曾亲近,为何能斩钉截铁的说出“我信他”三字?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