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133章 唤起一天明月,照我满怀冰雪,浩荡

第133章 唤起一天明月,照我满怀冰雪,浩荡

第133章 唤起一天明月,照我满怀冰雪,浩荡百川流!

陆景回答时,语气认真而又仔细。

即便他手上还有枷锁,即便身后便是大理寺少卿,是两位押送他的寺虎,即便询问他的乃是当朝太枢阁首辅姜白石!

可他依然道出“不悔”二字。

姜白石低头看着他。

街道两旁也有许多人听到陆景的话,彼此相传间,这一句语气平静,似乎并无夹杂多少浩荡雷霆的话语,便被口口相传。

无数人眼眸中,那白牛、车驾、贵人,以及那长身玉立少年人,似乎都构成了一副难以形容的景象。

就好像崔巍山岳将崩,将要倾压而下,砸断许多人行走的道路。

于是便有一位并不算如何高大、势单力薄的少年手上人带着枷锁,以自身肩膀、脊梁,以满腔热血、少年义气,扛住了那崩落的山岳。

这等感觉颇为奇特。

便是修为高绝的王妃,在听闻陆景那几句低语,竟然在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勾勒出这一番奇景。

重安王妃却浑然不觉怪异!

“首辅大人问他,是相助于他,是想要让他脱罪,陆景只需回答自己后悔了,回答自己不该那般冲动,此事对于陆景而言便更加容易。

只是……陆景……”

重安王妃侧过头来,便如同此间众人一般,打量着那位极短时间里,便名动太玄京的少年先生,却不知他的这份坚持从何而来。

“也许来源于陆府那长久以来的泥潭,来源于与她相依为命的青玥的悲苦。”

重安王妃不禁如此想。

当姜白石话语中隐约承认许白焰却行了大恶之事,这京尹街便越发沉默了。

这条街道上的许多人,也都目睹了那夜烟雨桥下,陆景剑斩许白焰!

当时陆景面无表情挥剑时候的果决,风雷构筑誓杀檄文时的慷慨激昂,俱都回荡在他们的脑海里。

尤其是少年士子,此刻都已然满脸通红!

他们死死咬牙,脑中还回荡着陆景方才轻飘飘的一句话。

话语便如清风涟漪。

落在这些久读圣人言的书楼读书人耳中,却如同星辰坠落,山岳崩塌,百川入海!

“先生……”

无数人沉默时,有位佩剑士子情绪低落,却尽力高声道:“世间多苦难,路上更有无数荆棘。

你今日执剑杀不平,不悔才不负圣君之言,你并非以乱念生杀不平,并非以武乱禁!

你乃是以圣君之言杀不平,斩荆棘,灭苦难。

虽以少年之身,却甘愿为公道背负枷锁,敢于为公道怒发冲冠,请受……学生一拜。”

那佩剑是自朝前一步,远远朝着陆景……

执弟子礼,一拜!

这佩剑士子一拜,又有一位清贫读书人高声说道:“先生之剑如煌煌大日,先生笔墨如风雷呼啸,三尺剑壮气同泰山,一言一行道出我胸中气!

余家贫,幼读书,却因人穷气短,养不出一身豪壮,先生当面,始知天下少年不可论出身,某,谢先生!”

……

京尹街两旁,许多少年士子纷纷向陆景行礼,又有许多书楼学生向陆景道谢。

诸多旁观的百姓,似乎也被这一幕感染。

如今天下,寻常百姓天生对读书人有一种崇敬。

当眼前就众多读书人们如此敬重陆景,这些百姓心中终于开始多想一些……

——受大伏万民景仰的清廉姜首辅,已然直言许白焰有恶!

他们又想起街头巷尾,无数读书人檄文。

想起其中触目惊心的文字,想起那些无辜孩童,继而又想起自家孩童。

种种念头下。

远处那位带着镣铐,却依然脊背挺直,不见有丝毫弯曲的少年,此刻却显得那般无畏,那般……高大。

便如姜首辅所言!

这名为陆景的少年,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只需按部就班,仔细传道授业,认真修行,便有一番普通人绝无法揣测的成就。

他若无一身清气,若无满腔公道热血,又何至于挥剑斩妖孽,何至于做这阶下之囚?

……

如此种种,许多百姓望向陆景的目光,也已经有了清楚的变化。

裴音归身旁的含采姑娘张了张嘴,足足过了许久,才低头道:“小姐,三皇……三少爷那时也是这等为苍生计。”

裴音归身躯突然一颤,大约是想起了什么恐怖之事,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平复下心情。

她低声说道:“杀他的人,绝大多数都已人头落地,就只剩下高高坐在宝座上的一人。

不必着急!”

裴音归带着含采姑娘挤出人群,却又突然停步,踮起脚来,看了那少年背影一眼。

她没来由便想到,那一夜养鹿街上,为助几位孩童脱险,佯装酒醉,摔碎一壶名贵清酒的少年。

“倒也并不意外。”裴音归白衣飘飘,离开这京尹街。

远处,姜白石还在低头看着陆景。

他眼神一如既往的深邃,却皱着眉头:“伱可知有许多事冲动不得,帝点你为清贵,你持剑杀人,是维护圣君之言,不忍这清朗天下出妖孽,不愿愧对清贵二字。

可天下有许多气盛之辈看不清善恶,若以自身之念,拔剑行凶,又该如何?

这件事你也需认真反省。”

姜白石这般说着。

陆景看向姜白石的眼神,也着实多了些谢意。

姜白石乃是太枢阁首辅,此刻他当着这般多人的面询问,自然有其原因。

陆景自然也能听出姜白石已经抓住自己刻意在檄文中留下的“帝点我为清贵”数字,想要以此助他。

于是陆景抬起被锁住的双手,向姜白石行礼。

姜白石徐徐点头。

身后的大理寺少卿以及两位寺虎,恭恭敬敬行礼之后。

那头戴高冠的大理寺少卿,与陆景说话时又郑重了许多。

“陆景先生,请。”

陆景微微颔首,继续朝前而去。

诸多读书人也纷纷行礼。

有人高喊道:“先生以圣君之言惩治不法,何罪之有?书楼弟子等你安然归来!”

紧接着,远处又有一位熟悉的身影。

那声音体格健硕,面容刚毅,美髯垂落,大笑道:“陆景先生并非以武乱禁,而是以圣君之言杀妖孽,唤起太玄京诸多少年公道之心!此为惊雷,也为好风波,还请先生持心中正气,不偏不倚,为天下少年立一座榜样!”

陆景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侧头看去,就看到关长生带着几位书楼先生,带着袁铸山、江湖等诸多书楼弟子,站在街头。

这些书楼先生、书楼弟子,脸上带着钦佩,执礼。

陆景看到这些人,脸上也不由露出些笑意。

几位书楼先生和书楼弟子,脸上除却钦佩之外,还带着些担忧。

可关长生眼里却没有丝毫担忧之色,反而带着些笑意。

于是陆景也朝他们微笑,高声说道:“唤起一天明月,照我满怀冰雪,浩荡百川流!

陆景荣幸之至,谢过诸位。”

他语气中满是畅快,又带着诸多欣喜,仿佛是欣喜于能见到这般多的同道之人。

他笑声落下,便就此转身,朝前走去,不再回头。

此时此刻,就连大理寺少卿都跟随在他身后。

陆景当先,昂首而行。

若是没有锁住他双手的镣铐,这街上众人也许还会以为,身后的大理寺少卿以及两位寺虎是他的随从,而并非押送他的人。

然而……陆景手上镣铐也突然轻轻颤动。

远处有人骑一匹头生银角,通体赤红色,又长着一对赤红羽翼的奇马而来。

马蹄落于青石板上,竟然发出沉闷的雷鸣之声。

众人望去,见到一位躯体昂藏,眼中是有雷霆酝酿的男子骑马而来。

他来临京尹街,大理寺少卿心中无奈,只觉得这几里长的京尹街,这般难走。

不仅人山人海,又有许多就连他这位少卿也要恭敬行礼的贵人前来。

无奈之下,他也匆忙行礼。

远处又有山呼海喝传来,不知有多少人匆忙下拜。

因为这英武男子正是当朝太子!

那太子却仿佛不曾听闻这些呼唤声。

他来到陆景几人身前,勒住马缰,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口说道:“因护圣言而杀人,虽有冲动之责,这也算有功。

具体此要等大理寺审理之后才可定夺。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