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135章 视他人之疑目如盏鬼火,持本心行路

第135章 视他人之疑目如盏鬼火,持本心行路

第135章 视他人之疑目如盏鬼火,持本心行路

书楼修身塔。

观棋先生端坐在桌面前,低头注视着眼前的棋盘。

棋盘上,黑白两种棋子落于其上,其上隐约可见是星定式、小目定式、大雪崩、斩龙式……

棋局中又见三劫,各自循环,即便解其一,尚有其二、其三劫,一劫存,双劫生,生生不息,几乎无从可解。

观棋先生坐在这旷古残局之前,手里始终握着一枚黑子,却并不落下,而是认真落目其上,观棋不语。

他独身坐在这里,夜中时,观棋先生似有所觉,他正要站起身来,又有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

一位身穿黑衣,面容模糊的壮年男子上到修身塔中。

观棋先生向那玄衣行礼,玄衣男子却只是轻笑点头,与观棋先生相对而坐。

他也并不多说话,低头看着棋盘上的残局,许久之后,他才皱眉说道:“这便是三劫登天之局?”

观棋先生颔首。

玄衣又仔细看了许久,继而眉头舒展开来,笑道:“我有神士姜白石,又何须看这登天之局?天阙仙已入落仙棋局中,只需要寻一柄大刀斩掉他的巨龙,这天阙仙的福泽就能落在我大伏。”

观棋先生微皱眉头,神采中多有可惜。

他沉吟一番,叹气道:“姜首辅为这一棋局呕心沥血,以凡人之躯改了天阙仙的天上之韵,至此,天阙仙确实已入瓮中,可是……姜首辅只怕……”

那玄衣并不多言,只是探出手来,随手将棋盘上的残局拨乱。

四五子一动,那棋局竟然变得截然不同。

其中隐藏杀机,隐约间可见两条大龙缠斗,生死不明。

观棋先生目光落在那两条大龙之上,却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玄衣转过头去,从修身塔窗外看向书楼,此时正值冬日,太玄京中天已变寒,甚至落了第二场小雪。

可这书楼里,却仍然因为夫子那“四季如春”的题字,真就四季如春,毫无寒意。

玄衣男子面容依旧模糊,看了一阵,却转过身来询问观棋先生:“你没看错那少年。”

玄衣男子说到此处,观棋先生脸上终于露出些笑容来,他颔首说道:“四先生的人间剑殊为不易,不仅需要鼎盛的天赋,还需要一颗赤诚之心。

陆景能够悟得此剑,也是意外之喜。”

“是吗?”玄衣男子一笑:“我却又为何觉得,你之所以引陆景入书楼,是因为看到了些什么?

你终日观棋,棋中据说有天下之真,先生,伱看到了什么?”

观棋先生和煦一笑,依然沉默。

他不回答,玄衣男子倒也并不在意,语气中却多了些感慨:“便是站在高位,也理不清天地的脉络,夫子登天关,我有心要随他去见一见那些仙境,只是这凡间之事也有许多棘手,凡俗之人终有尽头,无法得大自在。

等我统一天下,有我在时,让这天地再无争端,那时不知能否登上天关,去见一见如今高坐在天上帝座的仙人。”

玄衣男子语气平常。

观棋先生却能听出这只言片语中,近乎到了极致的野心。

眼前人并不甘于做这凡间之帝!

还要实现自己梦中景象,高坐帝座三百年,驭使仙人三百万。

“而且那少年执掌了人间剑气,他日若是能持四先生的人间剑,姜首辅的落仙棋局,他要持剑斩大龙!”

玄衣男子这般说着,语气稀松平常,似乎是在聊一件极小的事。

观棋先生神色不改,摇头说道:“圣君,陆景有些特殊,他眼中既能见凡间,又能见仙境,是一位难得的仙慧之人。

仙慧之人又如何能彻底斩去天阙仙的仙人福泽?

也许他就算持人间剑,也斩不了那天阙仙的巨龙。”

眼前这玄衣男子,正是大伏圣君崇天帝。

崇天帝深夜前来书楼,开始并无出奇之处,可是与观棋先生的交谈,却字字皆是天机。

崇天帝并不在意,只说道:“斩仙的人已有几位,若是陆景能够成长起来,就让他试着斩一斩。

若他中途死了,倒也无妨,大机缘者必然是遇难降难,遇劫渡劫,若成长不起来,也只证明他配不上四先生的剑。”

崇天帝说话时,语气平静而又随意,就好像口中那几位斩仙之人,俱都是棋牌上的棋子,可随意拨动。

观棋先生于心不忍,想了想,神识流转间又道:“七先生明日便要为公道发文,接陆景出大理寺。”

崇天帝颔首,笑道:“不过是一桩小事,书楼之所以为书楼,自然是因为书楼有所持,即便书楼的理念与我的理念不同,也对天下教化有功,我也愿意与书楼共存。

正因如此,我才会坐视书楼弟子,在大街小巷中奔走,引导民意,为陆景脱罪。”

若是其他宗门,便是如东王观、大昭寺、烂陀寺、真武山一类久负天下盛名的传世宗派,听闻崇天帝此等话语,只怕心中也会生出大恐惧。

可观棋先生却缓缓摇头,认真解释道:“书楼四层楼在这件事上,并不曾引导书楼的先生、弟子。

所做的不过是将那善堂之恶,公之于众。

那些说书人是因为有利可图。

大肆撰稿刊印此事,是朝中的言官,以及那些民间作坊,一为求名、二也为求利。

来往奔走的书楼弟子、先生,以及国子监、集贤院、其余京中许多书楼的先生、学生,其实也凭着一腔热血,凭着对于公道的追索。

正因其中,确有公道二字,当真相被曝于阳光之下,百姓们便越发热切了。”

“七先生开口,也是四层楼的意志,其中却并不夹杂朝势。”

崇天帝嘴角露出些笑容,直视着观棋先生:“可是,这一切的源头,以各种手段披露善堂之恶的,仍然是书楼,不是吗?”

观棋先生脸上还带着笑意:“圣君气吞天上地下时,总也要给凡俗百姓一条活路。”

……

天落小雪,薄薄的铺在太玄京地面上。

街巷中的马道上,铺成着青石板,上面还有许多凹凸褶皱,便是为了马、车防滑。

大理寺前,仍然有许多百姓徘徊。

即便是雪天,人数也并未变少,反而因为许多人落雪天气闲暇下来。

此间的人反而变得更多了。

男男女女都翘首望着大理寺的门口,偶尔有几个胆大的少年,还会大声高呼陆景的名姓。

大理寺门口的守卫颇为无奈,平日里,大理寺这等凶险之地的大门,用门可罗雀来形容并不为过。

偶尔有些百姓有事滞留的久了些,他们还会高声斥责,驱逐他们。

可这些日子,大理寺门口每天都这么热闹。

偶尔有久不见人,押送刑场的犯人,乍然间看到这么多人,还会更留恋人世一些。

这些平凡百姓们的想法倒也颇为简单。

陆景以胸中的意气,手中的利剑令太玄京最繁华之地的恶念,昭然于天下,让那些穷苦的少年不至于再受蒙骗。

最直观来说,起码那天已经上船的四十六个孩子,确实因陆景而得救。

又因为陆景将事情闹得这般大,那些平日里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的老爷们,也开始捐钱出力,正准备在距离京尹府六条街道的鳞丰街花费许多黄灿灿的金子,造出一个能同时容纳上千孩童的善堂。

等到这大善堂彻底建造完成之后,还要聘请六位太玄京中德高望重者,共同监督,以此保证善堂有序运转,不会再发生那等恶事。

以这等条件,换取太玄京清史台那些言官,不再对他们口诛笔伐,不再日日地奏折上去弹劾他们。

没有弹劾奏折,便万事大吉。

否则哪天宫中的圣君心烦的时候翻到此类奏折,气恼之间随手一划,就让他们人头落地!

言官许多时候也许会坏事,可有些时候也能起到大作用。

而这些好处因谁而起?

自然是因尚且还在大理寺牢狱中的那位年轻、俊美的书楼先生。

太玄京中的百姓,绝大多数人虽称不上知书达理,却也因为久居京中,明白许多事理。

小景先生既然帮到了他们,他们自然不会吝啬于自己的热情以及关心。

还有几个年岁稍长的大妈送了几床被褥,送了一件棉衣过来,也有许多百姓送来各色的吃食。

大理寺卿早已和那些守卫说过了,有人送东西过来,便提着筐子每样拿一点点,凑成一大筐,送入牢中给了陆景,只说是大家的心意。

陆景原本并不愿收的,这一筐吃食,对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