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137章 皇子少师,少年盛气陆神远

第137章 皇子少师,少年盛气陆神远

第137章 皇子少师,少年盛气陆神远

森森剑气缭绕在太先殿前。

天上光芒大作,一道道神念浮现而来,进而在转瞬间消失不见。

崇天帝饶有兴致的看着悬浮在天空中正在缓缓消散的异象。

仙游公主元神微动,敏锐的感知到那笔墨中的锋锐剑意,并非是由元气构成,其中似乎蕴含着一种堂皇气息,重重酝酿继而被构筑出来。

她看得入神,足足过了几息时间,直到那画中的异象消散。

崇天帝身后的老貂寺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一点,原本悬浮在天空中的那幅字就好像被微风吹动,又飞入太先殿,落在仙游公主手中。

崇天帝嘴角露出些笑意,对仙游公主道:“这幅字你可要收好,也许有朝一日,字中剑气越发昂扬,能够斩去许多劫难。”

仙游公主眼眸闪烁,再度看向一旁的陆景。

此刻的陆景却依然长身而立,低头看着身前的白玉砖,脸上也并无自得之色。

这等心性,确实沉稳,不似少年之人。

须知夸赞他的,乃是大伏圣君,是天下最高之人,便是这般,陆景都不曾喜形于色。

直至此时仙游公主才忽然觉得,能够被盛姿眼中泛光,屡次提及的少年,确实有许多出彩之处。

“九湖陆家倒是盛产天才。”

仙游公主心中暗想:“前有神霄将军陆神远,后有太子妃,如今又有一位书楼先生陆景。”

她想到这里,心中突然失笑:“只是这些人中,神霄将军陆神远越发平凡,太子妃与陆家鲜有来往,这陆景更是被逐出了九湖陆家,倒也可笑。”

仙游公主这般想着,又仔仔细细卷起陆景笔墨,收入宝物中。

眼中还有许多郑重之色,也早已打消了将这幅笔墨送人又或者卖掉的打算。

“你一身天赋,让我想起尚在九湖时的陆神远。”

崇天帝依然低头看着奏折,语气平常,随意开口:“只是后来,陆神远走了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道路,让他蹉跎了数十年时光。

可你不同,伱倒是令我有些意外。”

陆景低头听着,并不曾开口说话。

崇天帝随手在一封奏折上批注了几字,放到一旁,目光终于全然落在陆景身上。

“你一手草书,气韵独立,在笔墨一道,足以开宗立派,一身天赋也殊为不易,身上也却有几分世家贵子不曾有的峥嵘,正因此我才召你前来。”

崇天帝轻轻摆手,赤衣貂寺转身步入太先殿更深处,过了一阵,赤衣貂寺手中牵着一个身穿金色长衣,头发束在脑后,面容粉雕玉琢的八九岁孩童。

那孩童脸上有些稚气,只是气息十分沉稳,并不紊乱。

陆景看向那贵气孩童,孩童走到太先殿中央,也恭恭敬敬朝着上首的崇天帝行礼。

他始终低着头,不敢去看崇天帝,原本眼里的稳重俱都已经消散,反倒多了些惧怕。

崇天帝在这太先殿中,并不曾流露出多少威严,然而却无人会觉得眼前这位被称为“圣君”的帝王真就这般和善。

自他登基以来,连灭周遭七国,西域三十六国名存实亡,已然被大伏牢牢握在手中,西域圣地烂陀寺般严密帝每年都要入太玄京,拜见崇天帝,大雷音寺、真武山、太昊阙……等等诸多曾经天下闻名的宗派也同样如此。

由此可见,崇天帝被称为大伏圣君,也算名副其实。

“炎序,你来见过陆景先生。”

崇天帝嘴角始终带着笑意:“自此之后,便由陆景先生教你读书习字,其余国子监先生便只巩固你的课业,笔墨之下酝心性,希望你能更稳重上一些。”

“父皇……炎序知晓了。”

那小皇子先是再度向崇天帝行礼,又转过身来,一板一眼的低头对陆景持弟子礼仪。

“十三皇子。”陆景也向那小皇子行礼。

崇天帝……并不曾给他选择的机会。

陆景心中沉吟,望向那小皇子,十三皇子眼中倒是颇为恭敬。

毕竟以崇天帝之言,陆景并非只是教他课业的寻常老师,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皇子少师!

这并不算官职,但却要被皇子供养,平日里不仅多出一份极丰厚的束脩,往后十三皇子遇事不决,也可来询问陆景。

皇子少师也有适当责罚皇子、斥责皇子的权利,这份权利乃是圣君亲赐,正因如此,即便是贵如皇子,也不可有何怨言。

只是陆景心中却有许多不解……

太玄京中有得是大儒,国子监以及其余诸多书院里,也有德行高尚,通晓百家的先生。

而他虽有声名,但这些声名关乎学问的仅限于草书一道,对于经史典籍一道,陆景时至如今,所以有许多见解,在这太玄京中却并无什么建树。

而且教授年幼的皇子写字,自然不可能先教草书,陆景楷书造诣比起那些专研楷书的大儒,还有许多差距。

崇天帝却并不理会这些,让他担任十三皇子少师,这让他有些意外。

“既如此,第一堂课不如就从今日开始。”

崇天帝随意道:“且去槐时宫中吧,炎序,往后莫要怠慢了先生。”

十三皇子立刻恭恭敬敬道:“我大伏尚道,炎序年幼,也知崇师之德。”

崇天帝就此颔首,轻轻摆手,门口便有几位貂寺前来,带着陆景和十三皇子离去。

崇天帝又对仙游公主道:“桃山道人今日不在,你要去摘些桃花便去吧,只是不可摘太多。”

仙游公主脸上立刻泛起些笑容来:“谢父皇。”

她来此一遭,便是因为桃山上的守山道人性格孤僻,出尔反尔,原本允许她每月遣人上山,摘上些桃花,可这月余以来,被她派去摘桃花的下人,也都被守山道人撵了回来。

不得已,仙游公主便只想到父皇面前说上几嘴。

仙游公主也匆匆离去。

“召陆神远。”

崇天帝随口道:“今日在太乾殿中见他,他的长生法又有进境,倒是令我颇有些意外。”

——

槐时宫是十三皇子的寝宫。

这处宫殿修筑完成的那一日,圣君赐下一颗千年槐树,便扎根于槐时宫中,那槐树上的叶子终年不落,四季常青,而这寝宫也因此得此名。

其中豪奢暂且不谈。

陆景和十三皇子正坐在一处空旷的殿宇中。

十三皇子趴在桌子上,认真拿着毛笔,抄写着桌上的尚学。

远处,几位国子监先生也耐心等着,又有一位大宫女,恭恭敬敬站在远处。

十三皇子写完一页文字,小心放下毛笔,拿起纸张递给陆景:“陆景先生,请教我。”

皇家子弟,虽然年幼,却已极具礼数,颇为懂事,也并无多少跋扈,也向来尊师重道。

陆景朝十三皇子轻轻一笑,接过纸张。

纸张上的文字稍显青涩,却依然十分端正,一字一字皆有棱角。

陆景看着十三皇子,轻轻点头。

“皇子的字已然不错,只是许多笔墨棱角分明处太过尖锐,字如人,可露锋芒,却不可太过尖利。”

他并非胡言乱语,所谓大道之下,一通百通,陆景精通草书,足可开宗立派,他的草书来源于张旭,却因为扶光剑气有了大变化,变得越发煌煌如日,越发锋锐非凡。

有了这等草书笔力,又涉猎楷书,再看十三皇子的字迹,自然能看出许多不足了。

陆景一边说话,一边又拿过一页纸来,执笔写下一行文字。

“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

区区九字,笔画细劲,棱角峻厉,无垂不缩,无往不收,方是藏锋。

十三皇子仔细看去,白皙的小脸上露出些赞叹,又拿起笔来,一字字拆去笔画。

陆景循循善诱道:“大楷先要得其自心,自然合度,同时心中要讲究一个正字,以正落笔,字形便得其正。”

十三皇子也认真听着。

足足过去一个时辰,十三皇子抄了两页尚学,有不解的就询问陆景,陆景对于大伏四书五经也已然极为了解,也仔细回答。

深入浅出之下,虽然称不上有多少高妙的见解,却贵在中正二字。

“先生,既如此,今日的课业就至此。”

十三皇子站起身来,又向陆景行礼,神色也颇为乖巧。

陆景满意的点头。

崇天帝不知为何要给他摊派下这等的任务,令他拒绝不得,若是遇到一个顽皮的皇子,也只能咬着牙受着。

如今这十三皇子这般懂事,反倒令他有些欣慰。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