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一百四十章 匹夫之怒,琴道三甲

第一百四十章 匹夫之怒,琴道三甲

【上九:鸿渐于连,其羽可用为仪,吉。】

【凶象:答应镜拾姑娘,前往莳花之夜,极有可能遭遇祸端。】

……

【吉象:拒绝柳大家之请……】

……

吉凶二象浮现在陆景脑海中,令还在考虑的陆景颇有些意外。

原本当他知晓莳花阁的柳大家,便是借隐龙枝给他的神秘女子,就已经想要答应下来。

可是当趋吉避凶命格触发,陆景不得不多考虑一番。

“凶象之所以为凶象,是因为今夜前往莳花阁,有可能会遭遇某种未知的祸端。”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既有祸端,以陆景谨慎的性格,也许不应当前去。

柳大家既然让镜拾姑娘传信,她传达的话语中虽有些期待,可若是陆景无法前来,必然也不会恼怒,明日再去倒也无妨。

可让陆景犹豫的真正原因,却是这趋吉避凶命格平衡吉凶下,流入他脑海中的一道信息。

“若是选了这凶象,便能获得一道明黄命格,【匹夫之怒】……”

【匹夫之怒,明黄命格,敌人踏入七步之内,三息时间以内,气血大增,血肉强度大增,所爆发出的第一招武道玄功,威能大增。】

除了匹夫之怒之外,尚且还有一百道命格元气。

“这【匹夫之怒】命格,倒是令人心动。陆景眼神闪烁,这一道命格,对于元神天赋极为不凡,武道天赋稍逊一筹的陆景而言,确实称得上珍贵二字。”

如今陆景对敌的手段,依然以元神神通为主,武道修为也往往能够出其不意,发挥奇效。

因为有【神武天才】这等命格,陆景武道天赋大有提升,可比起他的元神天赋而言,仍然有许多差距。

这就意味着往后,他的元神修为仍然会凌驾于武道修为之上。

“我若是有了匹夫之怒这一命格,化真神念运转神通,对上境界高深的武夫,从此倒也不必太过惧怕武夫近身。

武夫近身,三息时间武道修为暴涨,运转的第一招武道玄功威能大增,足以让我多过许多死劫。”

陆景沉吟几息时间,终于对脸上露出期待之色的镜拾姑娘点头。

“还请镜拾姑娘转告柳大家,明日日落之际,陆景必然前来蔚花阁。”

镜拾姑娘眼眸中闪过欣喜,轻点雪白脖颈,对陆景道:“莳花夜一句一度,虽然比不上花魁酒会,却也能吸引许多文人墨客参加。”

吟诗作画,抚琴下棋,又有许多花女起舞,景公子若是前来,也必然不会觉得有何枯燥之处。

镜拾姑娘认认真真说着,不论是嘴角和眉梢都有盈盈笑意:“而且景公子是享誉太玄京的少年士子,又是书楼先生,你若能来,自然很好。”

陆景只是笑着摇头,并不多说些什么。“公子是想要回养鹿街?我蔚花阁的马车倒有空闲,不如由我来送公子回去?而且也正好顺路。”

镜拾姑娘小心翼翼的问着,语气里倒有些不加掩饰的期待。

陆景远远看了看悠长的街道,已然时至傍晚,风渐起,多出些冬日的萧瑟。

于是他并不曾拒绝镜拾姑娘,二人就此上了马车。

马车并不何等奢豪,却有着淡淡的香气,软榻、车帘上还精心绣着些莲花。

陆景一眼看去,就看出这些莲花极像不久之前的那朵河中莲。

镜拾姑娘看到陆景的眼神,倒也并不沉默,反而由衷笑道:“景公子,如今这河中莲是最得我心意的花了。”

陆景看着她。

镜拾姑娘解释说道:“并非是在恭维景公子,似景公子这样的人物,自然不知晓那区区一朵莲花、一幅龙首云雾图,于镜拾的命运而言,究竟何等重要。”

若是不曾有那株河中莲,我如今必然还是(本章未完!)

第一百四十章 匹夫之怒,琴道三甲

一位花女,每日与数人挤在,狭小之处,要看许多客人的脸色,若是有权势的客人提出些非分之想,镜拾只能哀求,最终还需苛花阁出面,才能保下我。

“可是正因为那一日我有幸接待了景公子,有幸得了那一朵莲花,镜拾才能从不值一提的书寓花女,成为蔚花阁的书寓花芙,让我不至于以色娱人,这些都是景公子的恩德,镜拾心中始终记着。”

镜拾姑娘声音缓慢,语气轻柔,她一边仔细拿出些点心放在马车上的小桌案上,一边随意说着。

陆景听到镜拾已然成了花芙,倒有些惊讶起来,旋即又摇头道:“镜拾本来就是才貌双全的,哪怕没有我,再过上些日子,也能好上许多。”

镜拾眼中带笑道:“并无那般容易,风月场上总有许多无奈,我家道中落,能入柳大家新办的蔚花阁,成为一名清白的书寓,已经是一件幸事。

靠我自己,总有许多难处,书寓花女们,无非是靠些声名,镜拾之所以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从一位花女,越过花颜成为花芙,便总是依仗着景公子的声名,对我来说景公子便是我的恩人。”

花吟、花芙、花颜、花女。

其中清白者,则加一个书寓头衔,每一个名字间都有区别。

镜拾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从一位花女成为花美,确确实实是依仗着陆景的声名。

陆景尚且为南府赘婿,陆家庶子时曾在莳花阁中画下龙首云雾图,蔚花阁中许多人惊为天人,柳大家也摘下一朵河中莲送给陆景。

而陆景又将这朵莲花,送给镜拾,一时之间让镜拾姑娘在风月场上,也名声大噪。

虽然当时的陆景只是为了自污,再加上南雪虎一案,以此让南国公府退婚,后来也不知因何原因,南国公府竟无丝毫退婚的念头,陆景不得已之下,才会那般高调的召兽见帝。

可这件事对于镜拾姑娘而言,却是天大的机遇,更令镜拾姑娘未曾想到的是,在陆景摘下河中莲赠予她之后

眼前这位俊美的少年公子,就一骑绝尘,声名响彻太玄京。

召兽见帝、书楼少年先生、草书大家、修行天才、斩孽少年郎等等诸多的名头加持在陆景身上。

然后就有不知多少人前来莳花阁,为了见一见能让陆景先生送一朵河中莲的女子。

镜拾姑娘觉得自己就好像是跟着得道神仙飞升的鸡犬,仰仗景公子的声名,一路成了花芙。

花美有单独的小院,有二三名仆从丫鬟,有权拒绝大多数客人,就算是接待客人也不必太过刻意的奉承,只说自己对于琴棋书画的见解便是。

客人们层次跃升,变得更知礼。

总而言之,镜拾姑娘始终觉得自己今日这一切,都是因为陆景公子。

也正是因为这等心态,到了养鹿街空山巷……

之前,陆景要下马车时,镜拾姑娘已经先一步下了马车,替他掀开车帘。

“公子,你若心有厌烦之事,想要听一听琴音,想要喝些清酒,随时都可来我小院,只需提早知会一声,镜拾便打扫庭院,等待公子前来。”

镜拾姑娘侧身向陆景行礼,又道:“明日傍晚,镜拾也自会前来接先生

“倒是不必。”陆景面对镜拾姑娘的热情,倒也不曾太过推脱,只道:“我自己独身前来便是,又何须你亲自来接?蔚花夜,想来寻你的客人应当也有很多。”

镜拾姑娘道:“公子,柳大家已然允我,明晚只需接待公子一人便可。”

既有此言,陆景也不再坚持,转身进了空山巷。

青阴正在厢厨中忙碌,见到陆景回来了,神采都变得明媚了许多。

陆景与青明说了一阵话,又帮青明拿了许多东西,这才回主屋中等着。

主屋中。

陆景低头看着手上的濯(本章未完!)

第一百四十章 匹夫之怒,琴道三甲

耀罗。

濯耀罗以化作拇指大小,在陆景手上随意走动,他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意识,只会称一句先生,只会道一句自己的名字。

可陆景与他说话,濯耀罗却俱都能够听懂。

“你说四先生上了天关,都觉得天关无趣,又来人间,进了仙境,仙人都不敢看他,为何这样的人还会在书楼吐血而亡?”

陆景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旋即便发现濯耀罗盘坐在他的手掌上,奔拉着脑袋,不知在想些什么。

于是陆景就发现了自己这些话不妥,大约是令濯耀罗想起了四先生,心生思念、悲伤。

他心中有些自责,想了想,起身从床榻下的箱子中,翻出一颗月光明珠,也放在手掌上。

因为之前濯耀罗看到有亮光的东西,总是喜欢注目不放,陆景便猜测濯耀罗会喜欢这等明珠。

果不其然。

当月光明珠绽放出赢弱光芒,继而变得越发璀珠时,濯耀罗终于抬头,站起身来,走到月光明珠旁边,仔细观察,就要靠近,推动。

陆景又将濯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