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上天关,刀气如龙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上天关,刀气如龙

星辉酒落。

哪怕此时人在深夜,养鹿街、空山巷上都闪着微弱的光芒。

满天星辰,便如同悬空的暴雨,在某种神秘光芒的映照下,闪烁着光辉。

盛姿就站在这样的星光下。

许多日不见,这位向来神采飞扬的女子,竟有些消瘦,哪怕在星光里,她眼神中也并无多少光彩。

盛姿听到陆景轻声呼唤,似乎瞬间变得紧张起来,僵硬的转过头。

今日的陆景难得穿了一身白衣,腰间配着玄色长剑,配上他随意束在背后的黑色长发,配上深邃的眼眸,便如同黑夜中发光的玉。

盛姿看着陆景,张了张红艳欲滴的嘴唇,一时之间却不知该如何回应。

陆景走到盛姿身旁,脸上露出笑容来:“这几日你没有好好吃东西?看起来竟有些消瘦了。”

盛姿两弯似蹙非蹙的柳叶眉稍稍舒展开来,她迟疑一番,望向空山巷前的马车:“若是你赶着进宫,我也可以去宫前等你,等你结了十三皇子的课业……”

“不必。”陆景朝那马车轻轻摆手,那辆皇家马车便悄无声息的前行,驶出养鹿街。

“时间其实还早,而且就是去的晚些了也无妨,十三皇子自行练一练笔墨也就是了。”

“那我…………送送你。”盛姿低声说着。

二人并肩行走在街上。

昨日的雪还未消去,青砖万瓦上雪花参差,陆景和盛姿便这般安静的走着。

平日里颇为温和,也懂照顾他人感受的陆景,现在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盛姿也始终低着头,只任凭寒风吹过,吹得她衣衫翩翩摆动。

他们走了许久,走过数条街道,太玄宫已然遥遥在望。

盛姿脚步越来越缓慢,仿佛惧怕太玄宫到来,她就再无流连的借口。

良久,这位平日里始终一身红衣,盛气非常的女子终于按捺不住了,她正要开口却听到一路上也只是沉默的陆景,竟然远远望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宫阙,缓缓开口。

“其实我一直想与你道歉。”陆景这般说道:“那一夜在烟雨桥下,我其实不该那般问你,我只顾虑到自己希望被人相信的心绪,却不曾想过当时跪在我剑下的,是你自小的玩伴,是你颇为信任的好友。”

“若是换做我,想来我必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那冲动下的一问,应该也让你心。乱如麻,让你不知所措。

现在想起来,我想要索取的,同样是我无法给予的,比如不顾一切的信任,或者不顾一切的体谅。”

陆景就行走在盛姿旁边,道出这些纯粹的话语。

刚刚想要说话的盛姿,有些不知所措的转过头,凝望着陆景那动人心魄的侧脸。

此时陆景转也过头来,脸上带着笑意道:“你看,人心中其实都埋藏着自私,就比如我。

天下哪里又能有全美的,绝不犯错的人?”

他坦然向盛姿承认自己的不足。

盛姿不由站在原地,就这般望着陆景,眼神中终于融化了许多星光,变得晶莹而又璀琛。

“我今日前来,其实也是想向你道歉的。”

盛姿据了据嘴唇:“这许多事都令我心乱如麻,我想了许久,不知该如何应对。

后来,我每每坐在院中总会想起那些景象,也总会想起那日我在空山巷小院中,与你说的话…………”

“正因这些,几日前我突然想通了。

其实很多时候,我并不需要多想些什么,既然与你说了那些话,哪怕很多事没有答案,我也只需来见你。

若你心中有气,我就与你道歉。

若你不愿见我,我就等在你每日必经的道路旁。

若你不愿与我说话,我就给你写信。”

“这件事中的你我,都

无对错。

既然因此事而感到辛苦,不如揭过此篇,我愿意因此道歉,也愿意因此讨好你。”

原本沉默的盛姿,突然变得大胆起来,就这般直视着陆景。

陆景面对盛姿炽热的眼神也并不躲避,他低头想了想,又抬头问道:“我其实记。得,明日便是你的生辰。”

盛姿脸上的笑容越发娇美:“是啊,转眼间就二十岁了,若是其他人家,只怕早已成婚。”

“不过,晚些成婚也好,就如玄都其它少爷小姐,可以多见些旁人见不到的风景可以不必顾虑更多。

只是唯一不好的是…………我还比你大上三岁。”

陆景浑不在意,主动摇头笑道:“既如此,我想来祝你的生辰,这些天我也准备了礼物,虽不算贵重,却也花了些心思。

想着若是你不愿请我,我就想着让陆漪转交。”

盛姿双频微红,可不知为何,她眼眸也有些红了。

于是她慌忙转过身去,朝陆景摆了摆手:“既然明日还能见,你赶紧进太玄宫去吧,如果让十三皇子等了太久,难免失了礼数。”

“好,明日再见。”陆景也朝着盛姿摆手,原本压积在心中的阴云,消散了不少。

早在陆府时,盛姿就助他良多,那时陆景身无长物,身份还是卑弱的庶子以及受人议论的赘婿。

哪怕是陆府中的同族,也不愿多给他些善意,就只有这位太枢阁次辅府上的小姐,第一次见面便是平等相交,毫无颐指气使。

而陆景之所以能够踏上修行的道路,也是因为盛姿。

当时虽然只是一桩交易,可盛姿当时却也不曾计较交易的得失,直言想交陆景这么一位朋友。

在真正意义上,盛姿是陆景前来这一座大伏天下,交到的第一位朋友。也正因为如此,陆景心中也极为珍视与盛姿的感情。

二人就这般道别。

陆景向着太玄宫而去。

盛姿则朝着长宁街走去,这是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时的盛姿眼里再无麻木,脸上也多了些笑意,就连脚步都变得雀跃起来。

她强忍住不去看陆景的背影,可走出数十步,盛姿终究按捺不住,撩了撩背后的长发,就这般“自然”的往身后看去。

陆景已经走到太玄宫前,守门的宫前侍卫也向陆景行礼。

修长挺立的躯体,少年英姿都让盛姿有些恍惚。

三个多月以前,谁又能知道在假山罅隙中读书的寒衣少年,能成长至此?

“我的眼光不错。”

盛姿在情窦初开时的少女心绪作崇,眨着眼睛这般想着。

——

陆景杀了一位神火修士,拖着尸体去了舞龙街这件事,很明显传到了十三皇子耳中。

今日陆景授课时,十三皇子稚嫩的眼神中,闪烁着更加崇敬的光彩,紧紧望着眼前的陆景。

直至休息时,十三皇子才兴致勃勃地询问道:“先生今年真的只有十七岁吗?”

陆景还未回答。

十三皇子兴奋的拍了拍桌子:“十七岁就能斩去一位神火修士,真是令人惊讶。”

“先生,你说什么时候,我也能登临神火之境,以神火御剑,日行数千里?”

陆景望着眼前这唇红齿白,微笑时嘴角还有两个小酒窝的十三皇子,并没有多少犹豫,笑道:“你是圣君血脉,倒也不必担心太多,你的天资自然不会差,想来已经有人蕴养你的精神,熬炼你的体魄。

往后等你成人,最低都是一位神火修士。

十三皇子兴奋点头,旋即脸上又带出些钦佩来:“论及天赋,大皇兄、七皇兄最为不凡,大皇兄年岁尚轻,就已经修持了一身神相修为,又修行了玄妙的杀生菩萨法,往后也许能够成为天府人仙…………

七皇

兄平日里苦苦读书,虽然不曾如先生一般养出一腔浩然之气,可我前些日子去看他,他眼眸轻动,我却看到一重重仙境景象,就好像他重瞳中倒映着一座古老的仙人栖居之地。

我的修行天赋若能有他们的一半,就算是极好。”

陆景听到十三皇子的话,略微思索一番,继而执笔。

笔墨落于纸上,十三皇子仔细看去,竟看到那金页纸就好似燃起了一团熊熊烈火闪耀着火焰光芒,仿若要吞噬一切。

十三皇子看得出神,直至数息时间逝去,他才反应过来,继而揉了揉眼睛。

那火焰、那光芒也在顷刻间消退而去,细看之下,纸上竟然以草书写就了“猛烈”二字。

陆景此时已经放下手中的笔,将那张金页纸轻轻往前一推。

“我身为十三皇子少师,总要教授给皇子一些道理。”

陆景声音沉稳,凝望着十三皇子的眼眸道:“我上次为你写下一个‘剑”字,令你仔细观摩,你也已有所得。

今日这‘猛烈”二字,你也要时时临摹,其中的意气也许并不适合你,可皇子你闻之习之,也可多一种选择。

十三皇子小小年龄,望着纸上的字出神,过去许久,十三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