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一百五十五章 他是在拜佛,还是在拜自己的杀欲?

第一百五十五章 他是在拜佛,还是在拜自己的杀欲?

也许是因为今日有难得的艳阳高挂在天空,冬风都缓了许多,远处的炊烟也细散于空,

陆景正带着笑容结账,酒楼掌柜连连朝陆景行礼,嘴中说这些客气的话。

掌柜自然是认识陆景的,在如今的太玄京,绝大多数人都听过住在养鹿街空山巷中的陆景小先生的名头。

养鹿街周遭的人们,也都看到过陆景每日往返于书楼的身影。

再加上陆景的样貌、气质本身便一眼难忘,就开在养鹿街上酒楼里的掌柜和伙计,自然也熟知陆景。

陆景偶尔也会来这里打两壶养鹿酒,毕竟养鹿街上养鹿酒,哪怕是在这太玄京,都颇有些名气。

此酒本身也确实醇香扑鼻,入喉绵软,算得上好酒。

掌柜客气的表示不需陆景结帐,陆景只带着笑结完账,又在掌柜盛情之下提上两壶精酿,这才走出酒楼。

他刚刚出门,李雨师就手持折扇,一脸阴沉的从酒楼后小院中走出。

李雨师身后的王杀熊右手握刀,始终低着头,不敢抬头去看自家公子。

胖胖的酒楼掌柜瞥了李雨师一眼,也不敢再去看这位身份不凡的贵公子了。

原因在于掌柜清楚的看到这李家三公子脸上脸颊呈青紫色,一只眼睛也已经充血,周遭眼眶满是黑色的伤口,看起来颇为狼狈……

酒楼之后的小院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酒楼掌柜不敢去揣测,也不敢多看李家公子一眼,唯恐李雨师恼羞成怒,将气撒到他的身上。

李雨师的心思自然不在这些小人物身上。

他也走出酒楼门庭,远望着陆景始终四平八稳的背影,眼神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去几息时间。

李雨师仍然不由深吸一口气,心中这二十余年以来养出的傲气,令他一想起今日院中的事,心中就仿佛有一团烈火熊熊灼烧,即便元神观想,也不曾停息下来。

“陆景……”

李雨师心中重复着陆景的名字,微微眯起眼睛,却令眼睛传来剧痛。

“凡事总要讲究一个礼尚往来。”李雨师心中这般。

而陆景却觉得尤为畅快,走在养鹿街上步伐都显得轻快了许多。

他走向空山巷,往前走出数百步,却见养鹿街另一头,迎面走来两位熟人。

正是自己的邻居裴音归和含采姑娘。

裴音归淡白梨花面,轻盈杨柳腰,三千青丝随意用发带竖起,未施粉黛,脸上却自有颜色。她与含采远远看到陆景的身影,难得的是这次裴音归竟然主动驻足,在空山巷口等待陆景。陆景近前,脸上露出笑意,朝二人颔首。

“景公子。”含采眼中有些惊喜,道:“没想到能遇到你。”

裴音归无奈的看了自家丫鬟一眼。

这里是空山巷口,他们既然都住在这小巷中,平日里自有相遇的机会,又何须这般惊喜。“正好,我今日打了两壶酒,是养鹿楼精酿,比寻常时日卖的养鹿酒还要好上一些。

裴姑娘和含采姑娘正好带一壶回去。

如今天越发冷了,晚间暖一壶酒喝,也能多些暖意。”

陆景说话间,将手中一壶酒递给含采。

含采侧头看了看裴音归,有些迟疑。

裴音归竟无丝毫犹豫,朝陆景道谢:“既如此,就谢过景公子了。”

“叫我陆景便是。”陆景声音依然那般平和,脸上带着温厚的笑容,不急不躁:“既是邻居,又已经认识许久,裴姑娘也曾相助于我,倒不必时时称我为公子。”

裴音归想了想:“既如此,我便称你为陆景先生,你是书楼先生,学问极高,往后我也许还要请你相助。”

之前空山巷刺杀,陆景昏倒在巷中,裴音归出手相助,又在墙头守了一夜的青玥……

这些事陆景自然是记得的,此时裴音归开口,陆景虽不知裴音归要他相助的是何事,却也仍然颔首,答应下来。

三人站在空山巷口,彼此相谈。

陆景身后却缓缓驶过一辆马车,他脸上笑意不变,甚至不曾转身去看那马车一眼。

可裴音归眼中却有异色闪过,目光循着那马车而去。

马车驶过,有人掀起马车窗帘,露出端坐在其中,正侧过头来冷漠注视陆景的男子。

那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发丝飘散,面容青紫,仿佛刚刚挨了一顿狠打。

可他眼神却十分平静,只闪着幽然光芒,就像是一只奔行于黑夜中,刚刚锁定猎物的恶狼。

不知为何,就连裴音归都觉得那马车上的男子极为痛恨陆景。

与此同时,裴音归感知到那马车周遭,竟然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神火正隐于虚空中。

神火昂扬,竟然毫不掩饰弥漫而出的杀念……这等杀念的目标,正是站在她们眼前的陆景!“陆景先生,似乎惹到了什么人?”

裴音归心中这般暗想。

而始终不动声色的陆景,大概也感知到了来自于一位神火修士的阵阵杀念。

可出乎裴音归意料的是,陆景却并不打算有丝毫忍让,转过身去,轻声对那马车道:“雨师公子,你还不曾出养鹿街,总要命你那手下收敛一些,这样太失礼了。”

陆景声音平和,并无多少威胁之意,脸上笑意依旧,不曾收敛。

可当他说出这番话。

仅仅一瞬间,那马车上的男子面容一僵,收回看向陆景的目光,放下帘子。

汹涌的杀念也在顷刻间消退,就好像从不曾出现过。

马车渐行渐远。

陆景和裴音归、含采一同进了空山巷。

“陆景先生,你似乎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裴音归难得主动开口,道:“我修持的功法有些特殊,感知到方才那马车旁有一道汹涌神火正在燃烧。

你要小心些,他并非是寻常的神火修士。”

无论是武道还是元神,一旦踏入第六境,每一重境界都变得颇为漫长。

同为神火之境,只点燃一重神火直至三重神火的虚境,和点燃七八重乃至九重神火的极境相比,有着莫大差距。

而李雨师身旁那位黑衣老者,明显已经点燃了七重以上的神火,乃是一位真真正正的极境修士。

裴音归善意提醒,陆景也微笑着点头,并不想多说什么。

反倒是一旁的含采姑娘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陆景,又想起车上那位贵公子脸上的伤痕,眼眸轻动,猜测道:“陆景先生,那人脸上的伤是不是你打的?”

一旁的裴音归也忽然想起那日,陆景拖着尸体前往舞龙街的景象,又想到陆景方才一语之间,那神火修士就收敛杀念,凶狠注视他的男子也转过头去,似乎是对陆景有所忌惮。

她心中忽然觉得含采猜测的确实有些可能。

旋即她又看到陆景并不反驳,也并不承认,就越发觉得此事十有八九真是那般。

“也许是李家的人。”裴音归想起陆景和玄都李家的冲突,心中这般想着。

到了陆景门口小院,陆景请二人进去小坐,裴音归和含采不愿叨扰,只说往后有暇再来,如今还有些琐事。

陆景自然不会强求,与二人道别,也就进了院中。

此时已经过了晌午,陆景进了院子,发现主屋蒲团上,青玥正在闭目吐纳。

她的呼吸明显变得畅快许多,体质比起以往也更健康了些,冬日下雪,青玥走在雪中,也并不觉以往那般寒冷。

可她的天赋似乎也不适于修行武道,哪怕有大雪山真玄功这样的吐纳法门,躯体骨骼也不曾有大精进。

之前陆景

入大理寺,青玥留下的心悸的毛病,偶尔还会犯,但次数已经少了许多。

陆景进了屋子,就坐在青玥不远处的书桌前读书。

良久之后,青玥从专注吐纳中苏醒过来,看到自家少爷回来了,脸上露出由衷的喜悦。

“少爷,你可曾吃过晌午了?”

“吃过了,我之前和你说过,若我晌午不归返,你就不必再管我,照顾好自己便是,不愿做饭就上街去,买些点心来吃,家里的钱财横竖也在你手中,不必亏待了自己。”

“知道了。”青玥眨了眨眼睛,二人就坐在屋中闲聊。

聊天时,今日青玥难得的询问那吐纳法中的一处难点,陆景细心解释了数遍,青玥这才了然。

“少爷,我今早上街,邻街的酒官说他昨日夜晚前去给舞龙街上的军卒送酒,看到了你。”

青玥忽然说起此事,脸色有些落寞。

陆景也微微怔然,又明白过来,自己大张旗鼓,拖着尸体前去舞龙街,闹出那些事,自然又在街巷中传的沸沸扬扬。

青玥每日出门去置办家用,总要听说些回来。

于是陆景脸上的笑容越发温柔,正要与青玥说话。

青玥眼中落寞的神色越发甚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