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一百五十八章 古辰嚣又怎会向人赔罪?

第一百五十八章 古辰嚣又怎会向人赔罪?

随着苏厚苍的声音流传于这虚幻的阳劫海中。

原本便炽热燃烧的火焰更加旺盛了。

火光倒映在苏厚苍以及陆景的眼中,隐约间,那两位仙人的身影,也开始更加清晰许多。

陆景定神看去,那两位仙人所持有的呼风唤雨两件宝物上,隐约间有模糊的氤盒气息流消出来,和这广阔的天地融为一体,嵌入于每一处虚空中。

陆景目光所及之处,皆可看到一道道气息流消,沟通天地。

苏厚苍望向陆景的目光仍然带着探循,静静地望着陆景。

而那呼风唤雨两件宝物虚影上的神秘气息也在逐渐消散,逐渐变得稀薄,若隐若现起来。

“我对于呼风唤雨两件宝物的印象仅止于此,可这两件仙人遗物中必然也隐藏了许多隐秘。

你若能得其一,若能参悟出其中的玄妙,在某种意义上,也许已然算是靠近世界之真。“

“对这天下而言,也是一件极好的事,若你可以呼风唤雨而不受天地辖制,不受春雷、天火、斩神台,乃至那始终悬挂在天穹上方的天上三星惩处!

那时你如果有一颗良善之心,总可以救一救这河中道流离失所的百姓,让河中道大旱所在回归往昔,让他们可以归于故乡。”

苏厚苍在大伏朝中,向来以沉默寡言闻名。

可在这天穹之下,在陆景身旁,元神已然通神的大伏大柱国,却并不吝惜言语。

陆景远望着阳劫海,远望着那诸多异象。

这由元神神通构筑而成的虚幻景象,正在不断崩塌。

世界归于真实,他依然站在战车上,身旁的苏厚苍依旧背负双手,威风昂扬。陆景低头思索,又抬头询问道:“大柱国,陆景有一事不解。“

苏厚苍朝着陆景额首,是以陆景开口。

陆景道:“此次殿前试并不寻常,太子与七皇子争雄,他们各自网罗了时年二十五岁以下的英杰,希望能获殿前试优胜。

其他豪门、将门也正因为这等原因,并不愿意争夺这一次殿前试优胜。

如今大柱国前来劝我参加殿前试,希望我得呼风唤雨两件宝物之一,这等举动,若是被太子和七皇子察觉,必然会因此生怒。

大柱国为何觉得,陆景有能力无视这两位贵不可言的人物的怒火?”

苏厚苍听到陆景话语,神色丝毫不变,道:“太子、七皇子稚嫩,彼此之间互有竞争,可我纵观他们魔下人物,有天资不凡者,也有天赋异禀者。

单独拿出来,都是一等一的天才。

可若论及刀、剑意气,他们却都并不如你。”

“你若是以自身才能得此优胜,只需在殿前试上得个一官半职,无论是太子一脉,还是七皇子一脉,都绝不敢明目张胆的杀你。”

“而你既然有拖着尸体前往舞龙街的魄力,这般程度的护持,想来也已经足够了。“

“而且…………”苏厚苍转过头来,眼神中有火光映照:“若你真能领悟呼风唤雨两件宝物中的刀、剑意气,莫说是在这大伏中,即便是这广大的天下,你也将拥有超然地位。

你只要心中秉持良善,呼风唤雨,还许多荒芜天地一个绿水青山,在无数寻常百姓心中,你自然有天大的功德。”

“虽然只是声名,却也同样可以抵御仇敌,七皇子想得太子之位,便不可失去民心,也绝不想背上杀害贤人的罪名…………总而言之,若能殿前试上得此优胜,对你本身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苏厚苍语气虽然平白直叙,但他说话时却十分耐心,说出诸多殿前试优胜的好处......

就好像他这位统领大军的盖世人物,确实极为期待陆景真的能执掌那两件仙人遗宝。

陆景心生好奇,询问道:“大柱国,你劝我参加那殿前试

,可我若是得了殿前试优胜,却依然无法参悟那两件宝物中的奥妙,依然无法呼风唤雨,又该如何?“

苏厚苍低头看向荒芜的河中道,此时时至冬日,太玄京已经下了好几场雪,可这里却依然没有下过任何一场雪。

“我将两件宝物奉上朝廷,就是想要借助朝廷之力,选两位能够执掌他们的人物,只是却不曾想,圣君竟然以这刀剑为殿前试的奖励。”

“我时常前来这河中道,眼见满目疮瘦,心中总有些不愤,也总有些无奈,无奈于即便修行至这等境界,依然不可逆天时。

我一生杀人盈野,死在我手下的生灵不知其数,而曾几何时,我还是端坐在书桌前,终日读书的儒生,对于这壮阔而又光怪陆离的天下,颇有些向往。

后来,我就见到了这样的惨状。”

苏厚苍徐徐道来:“人便是如此,该杀人时杀人,心生侧隐时总要做些微薄之事,遮掩自己的罪孽。

人间剑气、胸中浩然气以及那充斥着生机的刀意仔细想来,确实与那仙人遗宝相契合。

我寻来那两件宝物,又劝你参加殿前试,如此种种,在这在事上我就已算尽力。

至于最终结果,并非凡俗所能揣度,你…………尽力最好。“

陆景眼角捕捉到此时苏厚苍的高大身姿。

他就屹立于战车上,背负双手,脸上除了那细密的胡须之外,显得分外儒雅。

可当陆景看到苏厚苍那双眼眸,却又觉得其中酝酿了天下的霸道,酝酿了不朽的杀机!

他与陆景不过一面之缘,就在陆景乘上自己的战车,来临这荒芜之所,见证太玄京的苦难。

这看似有些仓促,有些突兀。

可实际上,这位蕴天下霸道的大柱国之所以如此行事,其实也是为了自己心中留存下来的良善的执念。

杀人时杀人,救人时救人!

这大约就是苏厚苍心中所持。

于是站在苏厚苍身旁的陆景,就此点头。

“陆景愿意一试,若可得呼风、唤雨两柄刀剑,可以领会其中的天规,陆景自会再来一趟河中道。”

苏厚苍低头思索一番,郑重提醒道:“你所酝酿的那道春雷刀意,已然极为不凡可你气血修为却弱了些,只怕拿不动呼风刀。

若事不可为,不必硬撑,只取唤雨剑便是。“

陆景气息沉稳,哪怕是大柱国这等人物在侧,也并无丝毫紧张慌乱,只是郑重答应下来。

苏厚苍带着陆景前来河中道的目的已经达成,于是他心念一动,那两匹踏着星辰的宝马长嘶一声,朝着太玄京而去。

“若你真就可以让河中道受灾之地,重归青山绿水,就算我苏厚苍欠你一个人情。”

他坐在战车上,气息悠远。

陆景并未多想,只是摇头:“大柱国不必如此,原本陆景就因为一些事,也想要去那太和殿上看一看呼风、唤雨两件宝物。

大柱国既以良善之念前来寻我,我自然也要以良善报之。

我既然本就想要去看看那殿前试的盛况,又如何能承大柱国的人情?”

“至于河中道灾祸……”

陆景话语至此,脸上由衷笑道:“佛陀有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圣贤有言,悯人之凶,乐人之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

亦有言:恻隐之心,仁也!

若可救寻常生灵于灾祸中,陆景自然愿意一试,又何须大柱国以人情报我?

大柱国看了陆景一眼,也并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二人便这般乘着战车,朝着太玄京而去。

“这件事,我并未只相托于你一人。”

即将临近太玄京,大柱国突然开口道:“我曾去拜访南国公府见了南国公府剑道

天骄南禾雨。

她以一颗寻常的剑心种子孕育出一颗极难得的羽化剑心,如今虽有不足,却多因年幼,往后磨练一番,必然会得剑道真谛。

正因如此,我在南禾雨面前也曾提及此事,只是不曾带她走一遭河中道。

她气性尚有弱点,仍然有些犹豫不决,若是你在殿前试上遇到南禾雨,倒也不必惊讶。”

南禾雨?

陆景并不在意此事:“殿前试上既然以呼风唤雨两柄刀剑作为试眼,自然各凭本事。

南家小姐若能引动唤雨剑,若能够持这仙人遗宝唤下大雨,就河中道之世,陆景自然甘拜下风。”

大柱国眼神微动,转头认认真真看了陆景一眼,眼眸中难得露出些饶有兴趣的神色。

“我知晓那南禾雨与你之间有些芥蒂,你能以这般平常心待之,也算是一件好事。“

陆景道:“倒也不算什么芥蒂,过往那些事既然已经过去了,又何须终日记在心里?

我与南国公府,与南家小姐已无半分瓜葛,甚至自始至终我都未曾见过那南家小姐一眼,她与我而言不过是一个传言中的人物,自然可以以平常心待之。”

大柱国听到陆景说的坦荡,轻轻额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