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一百五十九章 因剑气春雷而不画,也若天上酒仙下凡间

第一百五十九章 因剑气春雷而不画,也若天上酒仙下凡间

玄甲男子语气颇为客气。

他眼眸中也还带着许多崇敬之色,面对陆景这样一位并无官身的少年,礼数也颇为周全。

陆景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又撑了撑身上的灰尘,这才走入院中。

“进来吧。”陆景并不曾拒人于千里之外,招呼那玄甲男子进来。

青玥跟这陆景入院,正要去甚茶,陆景却朝她摆了摆手:“不用麻烦了,想来这位客人也不愿喝茶。”

青明一愣,旋即也不去看那玄甲男子,进了自己的房中。

陆景就站在院里,摆弄着花园中几株花卉。

那玄甲男子左右看了看这小院,轻声笑道:“以陆景先生的声名,这小院倒是委屈了先生。”

陆景并不抬头,语气中却带了些好奇:“怎么?古太子命你送了一处殿宇给我?”

玄甲男子面颊謝黑,看起来颇为沉稳,摇头道:“若是在齐国,先生便是想要一座宫阙殿宇自然无妨,只是这里乃是大伏太玄京,玄都中的殿宇除了几位开府的皇子之外,就只有太玄宫,倒是让先生失望了。”

“殿宇虽不曾有,可若是先生愿意,樊渊自然能让先生如意。”

玄甲男子名为樊渊,他一身气息内敛,哪怕是站在陆景身前,以陆景如今的修为,却根本无法感知到这樊渊的修为。

无论是元神又或者气血都仿佛沉寂于黑暗中,根本不曾显现出丝毫的端倪。

越是如此,陆景也就越能知晓,眼前就樊渊,修为比起那日在前花阁中跟随着古辰器的独鬼以及玉琥而言,还要来得更加强悍。

“齐国不愧是当今除却大伏、北秦之外最为强盛的几座大国之一。”

陆景心思闪烁,却有微微摇头:“我这小院虽小,可我住在其中却不需看任何人的脸色,便是自己种上几株花草,也随意由心,不需要给人画画,也不需要给人写字。”

樊渊自然听出了陆景话中之意。

眼前这位修为必然极高的男子却十分谦恭,再度向陆景行礼:“先生,我家太子所求不过只是一幅画而已,先生又何必拒绝?

你随意画上一幅,樊渊拿去交差,也会给先生留下的诸多财宝,我家太子……也因此而心气通达,不会再执着此事,这样一来岂非更好?”

樊渊说话时,恭恭敬敬躬下身,语气中也并无丝毫威胁,反而话语中满是请求。

陆景微微挑眉,看向樊渊,道:“不知阁下是否已经修至第七境?”

樊渊不知陆景因何询问,却也回答道:“樊渊堪堪修至神相。”

陆景有些感叹:“神相境界的修士,不过为了一幅画,又何必这般?”

樊渊直起身来,寻常而又影黑的面容上露出些笑意来。

他摇头道:“先生尚且年轻,久在太玄京中,自然不知这天下间,究竟有多少英豪。

樊渊一生也算见识过许多,修行九境第七境界那也是神相与照星。

可实际上,自第六境开始,哪怕是同等境界亦有高低,而第七境尤为如此。

第一相与第九相之间,差距便如同天渊,几乎无法弥补。

而到了第七境,想要往前踏出一步,虽不可称难若登天,却也需要许多机缘。”

樊渊说到这里又转头看了看太玄京的天空,语气中带着些感慨:“而这里乃是大伏太玄京是天下最为繁盛之所,也许只有天上明玉京才可以太玄京相提并论。

这里隐藏着无数强者,且不提大柱国、大司徒、少柱国、三位国公、中山侯、苍龙弱寺、太玄大司命这等的人物,便是军中那几位将军也要比我更强。”

“樊渊跑一生,也曾纵横几座山头,淌过几条长河,却也曾受人追杀,曾见过战阵凶威,正因如此……我才知客客气气敬人的道理。

樊渊一身

玄甲,配上玄甲上烙印而出的诸多凶手纹路,看起来颇为凶煞。

可他的面容以及话语却像是一位秉承中正之念的客气读书人,知谦卑,知礼节。

陆景听闻他这番话,摘下几片枯黄的雪钟花,点头认同道:“也许这是齐渊王派你跟随古大子前来太玄京的原因。

依照陆景的想法,古辰器前来太玄京为质,身旁自然要跟随一位知礼节,明事理的***,时时劝导古太子行事莫要太过放肆。

可不曾想樊渊却摇了摇头:“先生所言,其实是多想了。

无论是我王,还是太子血脉中疯狂与暴虐与生俱来,这些莫说是我,他们自己也看在眼.

而太子此次来太玄京,乃是持礼而来、持势而来,便是放肆些,也无妨的,我之所以跟随太子前来,不过是因为在朝中受到排挤,不得不前来太玄京。”

樊渊说话倒也耿直,这番话下,就连注意力一直在院中花卉上的陆景,都不由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樊渊见陆景起了兴趣,又说道:“先生,方才樊渊之请,不知先生觉得如何?

我家太子性情偏执,认定的事情总要达成,哪怕只是一件在你我眼中看来极轻的小事,在他眼中,却算得上是天大的大事。

一旦他心中念头作崇,便要想方设法达成,若是不曾达成,总要如疯魔一般。

先生,不过一幅画而已,又何须吝惜笔墨?

樊渊这般开口,话语评价自家的主人,也算毫不客气。

陆景依然低着头,看着园中的花草,询问道:“我曾经在一本游记杂志上看到过一则故事。

据说古太子修行了一种玄功名为大琉璃天轮,持有武器就叫做琉璃月轮。

这名字听起来倒是颇为雅致,只是铸造这把武器时,古太子曾经斩三千人奴以此祭祀月轮之锋芒,不知可有此事?”

樊渊听到陆景询问,眼中也有几分不解,回答道:“先生博览群书,大约也知晓齐国人奴乃是天生的贱种,地位卑弱不堪。

他们生来便如同死物,不可与人同等,太子杀人奴祭祀月轮在我齐国,算不得什么大事。

“原来如此。”陆景了然,又问道:“我还看到古太子为了练功,在齐国荒原上铸造了一座白骨宫阙,这宫阙俱都是以人骨铸造而出,其中亦有人皮铸造的许多物事,颇为耸人听闻,不知可有此事?”

樊渊并无犹豫,面色也毫无变化:“确有此事。”

陆景语气终于有了变化,低声说道:“其实我倒是颇为好奇,天下盛传古太子是为了练功铸造那座白骨宫阙,可我又听说白骨宫阙的用料都是些凡人骨骼。

我心中有些疑惑,不明白凡人不修元神,也不修武道,他们的魂魄、肉体并不如何珍贵。

若是以凡人之躯便可精进武道、元神,那天下间的魔修、妖修只怕早已杀绝了天下凡人,只怕天下绝大多数所在都已经荒无人烟,白骨如山。”

“樊渊,你来与我说一说,古太子杀人究竟是为了练功,还是为了……自己那恶草的心窍?“

樊渊目光落于陆景身上,并不曾回答。

过去许久,陆景又开口道:“我曾读过些书,便如大伏许多读书人一般,不愿与恶草之人为伍……

而且,我也修了一道剑气,养了一道春雷。

剑气名为扶光,春雷耘酿了些生机,人间修行一道,有些人只单纯的修行武道,修行元神,但也有人修行一口气性。”

“我心中不愿见虐杀常人之事,也觉得那些同样生于父母之胎的人,不该被人扒皮抽筋,尸体还被人用于砌墙造路,不该死了都不得安宁。”

“正因如此,我若是为太子作画,我修的那扶光剑气自此不再锋锐,甚至不再发光。

而那蕴了些生机的春雷,大约也不

会轰鸣作响,阁下……请回吧。

”陆景站起身,终于直视樊渊。

樊渊就站在陆景身前,微微皱眉,眼中倒有些苦恼之色

他也看着陆景,有些遗憾:“看来先生心念中对于我家主人颇有些厌恶。

以至于为他作画,饶了你心中气性……

可樊渊仍然想要劝一劝先生,我家主人虽有些疯瘀,可以同样身居高位,他即便入了这太玄京为质,只要大伏一朝和北秦僵持,只要大齐一日由齐渊王执掌,那么我家主人在太玄京中便等同于有免死之优容!”

“即便是他杀了某些不得宠的皇子,在这当下,大伏也只会将他软禁起来,便是要算账,也只会等到与北秦决出胜负之后。

陆景先生,还请你思虑清楚,他……疯癫起来往往不计后果,而这些你只需画上一幅画,其实皆可避免。

樊渊这般说着,陆景脸上却挂起了些笑容,他认认真真看了樊渊一眼,这才道:“你们……大约太小看大伏圣君了。”

陆景语气中带着些森然:“我生在太玄京中许多年,太玄京中不乏有盖世的强人,即便是壮年时手中天载混去一轮烈日的重安王,即便是元神如天神的大柱国苏厚苍,乃至书楼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