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一百六十二章 雨师公子,你又藏了什么祸心?

第一百六十二章 雨师公子,你又藏了什么祸心?

陆景仍然一身长衫,他腰间那一把玄檀木剑,在白日里并不特别,眼力好的可隐隐看到其上若隐若现的纹路,其他并无出彩的。

他步伐缓慢,一步步朝着青云街尽头走来。

南禾雨眼见陆景来此,将要和她们擦身而过,步履变得缓慢。

正疑惑于陆景为何来此的持星将军看到陆景的面容与身姿,脚步反而更加匆匆,迎陆景而去。

「陆景先生。」

叶舍鱼远远便朝着陆景高喊。

她脸上白星面具上还闪烁着一道道星光,显得颇为奇特。

陆景自然也看到二人了。

「持星将军,南小姐。」陆景朝二人摆手。

「先生,你今日也来了这青云街,难道也要去看一看殿前试榜文?还是要拜访哪位大人?」

叶舍鱼并不拐弯抹角,颇为直接,笑道:「如果你要前去太玄宫中一遭,你我反倒成了对手。」

南禾雨默不作声,却也不忘朝陆景行礼。

陆景能听出叶舍鱼语气中的热情,也并不隐瞒,道:「我正要去太枢阁,看一看殿前试榜文。」

叶舍鱼和南禾雨彼此对视一眼。

南禾雨眉头微皱,不由看向陆景腰间的玄檀木剑,想起陆景所修的那道如煌煌大日一般的剑气。

叶舍鱼则微微皱眉,询问陆景道:「陆景先生想要入仕?」

陆景正要回答,却忽然听到身后,有马蹄声传来,又有车轮碾过青石的声音。

三人俱都相互望去。

就见到一架马车缓缓驶来,不同于其他入了青云街的少爷小姐,只能下马步行。

这架马车却可直入青云街,一路至此。

「是玄都李家的马车。」叶舍鱼一身劲装,眼神落在马车上,道:「看来今日无论是太子,还是七皇子,都派人来这太枢阁,瞧一瞧殿前试上的章程。」

「既然是玄都李家的马车,来的应当是李雨师。」

果不其然,那马车缓缓而至,停在三人不远处。

马车上的李雨师并不下车,只是轻轻用手中的白玉折扇掀起纱帘,看向三人。

他脸上的淤青,早已经恢复如初,看起来一如之前那般俊美潇洒,这表情看起来显得越发阴郁了些。

「南小姐,南国公府也想要争一争殿前试上那两柄三品刀剑?」

李雨师开口,却仿佛不曾看到南禾雨身旁的持星将军和陆景,只是与南禾雨说话。

南禾雨也不迟疑,轻声道:「此事倒是和南国公府无关,只是我之剑道,久日困顿,需要些事磨砺一番。」

「可你是南国公府的小姐。」李雨师就坐在马车上,语气平和,听不出多少情绪在其中:「你今日前来榜上添名,不管你所谓何来,玄都中人也都只会觉得南国公府想要相助于某一方。」

李雨师这般话语,南禾雨摇头道:「我能入那殿前试榜文,乃是由大柱国举荐。

玄都中人不会觉得大柱国也被卷入其中。

而且......若只是谣言,玄都中人想什么又与南国公府何干?

南家......是一座国公府。」

南禾雨眼神坚定,直视着马车上的李雨师。便如她所言,大伏巨岳尚在人世,南风眠尚在玄都,南府依然是一座国公府,玄都中人说些什么又何须理会?

李雨师听闻这番话,倒并不觉得意外:「可南家小姐若不盛襄助于七皇子又或者太子。

在此事之上横插一手,难免会触怒这两位至贵之人。」

南禾雨沉默片刻,眼角瞥了眼陆景道:「我来玄都许久,剑

道却无精进,剑心却隐隐有瑕,如今有了一条磨砺剑道的路,我自然要试一试。」

李雨师想了想,也并不在多言,正要放下窗帘。

却听向来少言寡语的陆景随口道:「其实无妨,哪怕是那两位至贵之人,想要撼动一座国公府,还需要些年头。

等过上几年.....这桩事也就变成过往的记忆,南国公府不曾偏帮某一方,就无人会记起了。」事实也正是如此。

南国公府底蕴深厚,有着大伏巨岳之称的南国公府尚存于世,太子和七皇子又在争斗,该担忧触怒南国公府的,应当是他们。

南禾雨明显也依然想到了这些,只是轻轻颔首。

持星将军却抚掌赞叹,高声笑道:「陆景先生倒是个胆大的,这番道理其实许多人都知道,可却都不曾当着他人的面说。」

「不过......陆景先生,南小姐身后有庞然大物一般的南国公府,又有大伏巨岳,以及那煌煌不可直视的南风眠,所以她胆敢借着殿前试磨砺自己的剑道。

可先生你一来没有背靠的世家,二来没有名师,为何也敢去太玄宫中走上一遭?」

持星将军此话一出。

原本已经缓缓向前行驶的马车再度停下。

李雨师再次掀开帘子,方才他不愿去看陆景一眼,这时却紧紧凝视着陆景,甚至皱起眉头。

南禾雨也看向陆景。

三人目光注视着陆景。

陆景认真想了几息时间,望着李雨师道:「想来雨师公子,知晓其中的原因。」

李雨师眼神越发阴沉,冷哼一声道:「你元神如今尚未复原,哪怕修了一道剑气,可既然是以三品宝物为题眼,光是那呼风唤雨两件宝物威压落下来,你残破元神都无法支撑。

这般境况下,以你那化真真宫修为,也敢入太玄宫中?」

「有何不敢?」陆景认真注视着李雨师:「你邀我前去,也以为我绝不敢拒绝你。

你赠我九神莲,以为我不敢无视元神重伤。后来,你以为我不敢打你......

雨师公子,你与我相识已数月时间,为何还这么......不长记性?」

陆景轻描淡写开口。

叶舍鱼仿佛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消息,白星面具上的星光如同一只只鱼儿一般游得欢快。

「陆景先生,我听说之前李家三公子挨了人一顿打,面容青紫、眼睛充血,四五天不敢出门,原来是你打的?」

南禾雨也打量着李雨师。

李雨师面色不变,眼神却越发阴冷了些,只心道:「陆景先生,活不了多久了。」

他并非无脑之辈,此时也并不逞些口舌之快,让陆景看出些什么,只是冷冷看陆景一眼,就想要离去。

不曾想,之前向来稳重的陆景看到李雨师这一眼,却忽然笑道:「雨师公子,你眼神中杀意重重,心里又藏着什么祸心?」

李雨师心中也有些讶然,此时的陆景竟有些咄咄逼人。

可他不曾想到的是,这时就站在远处的陆景,又轻声道:「雨师公子想杀我,来而不往非礼也,不知今日雨师公子身边,可曾带了第七境的修士?」

陆景一言既出。

那马车上的李雨师神色倏忽变化。

旋即一道银光浮现,濯耀罗不知何时出现在陆景的肩头。

小小的濯耀罗仅仅只有半个拇指般长短,此刻远远望着李雨师,一道道气血横流,霸道无比。

李雨师咬牙!

上次挨打之后,府中确实已然决议一位神相一重的客卿,平日里护持他一二。

只是

少柱国真正的班底都在军中,军中将领不可能时刻在身旁护持于他。

而第七境修士...哪怕是在少柱国府中,也绝不多见,数量极少,平日里李雨师见了也要客客气气地躬身行礼,口称前辈。

便是神相一重,护持他一二也要他拜请。

更重要的是,现在他们也俱都随着李观龙前往烛星山,又因为李观龙与那位酒客论天下之真,尚且不曾归来!

于是这瞬间的场面,变得颇为尴尬。

当濯耀罗站在陆景肩膀上,陆景突然弹指!

陆景神念闪烁,那马车上空竟然有一道雷霆乍现,直击而来。

咔嚓!

一声清脆鸣响,李雨师乘坐的马车再次四分五裂。

烟尘大起。

李雨师狼狈的从烟尘中走出,发丝散乱,此时他脸上已毫无之前那般沉稳,胸腔起伏,咬牙说道:「陆景,你欺人太甚!」

他话语至此。

这青云街上,已经有一道道神念横空!

青云街上诸多于玄都李家有旧的大府中,俱都有强者绽放神念,牢牢锁住陆景。

「你在青云街上与我动手,便是找死!」

李雨师朝前踏出一步。

诸多神念横压陆景、濯耀罗,就如同濯耀罗方才镇住李雨师以及他身边的强者。

此刻的陆景、濯耀罗头顶上,就好像有屠刀悬空,他们只要妄动一寸,那屠刀便会落下。

李雨师眼神闪烁,他身上也自有神念迸发而出,远处,一位位原本守着青云街的乾先军士也飞奔而来。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