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一百六十六章 律法……并非最重

第一百六十六章 律法……并非最重

佩剑的书楼先生,浑然不像刚刚杀人归来。

天上星光逐渐暗淡。

云雾卷土重来,暗淡的星辰先消失无踪了。

高挂在天空中的,就只剩下几颗灿烂的星辰,以及那颗天官星。

「天官降神,虽然无法久留,但落在我身上,总能给自己争一个顺气来。

陆景只觉自己元神变得越发通透清明,点点星光好像融入其中,一道如同炙热烈阳般的剑气,萦绕在端坐于真宫中的元神周遣,变得越发锋利,也越发璀聚。

「扶光剑气,若气性有违剑意中的煌煌正道,也就称不上扶光二字,也就无法继续精进,甚至我自身的元神之道也将崩塌。」

陆景就这般走在长长的舞龙街上。

天官星始终照耀着他的去路,也照耀着他的眼神。

天官降神石……

引摩掌素月,俯仰之间已然二百年的天官降下星光,在短时间里以星光为引,接引天官神秘的力量,落于陆景元神之上。

而这位天官,自然就是整座大伏都在纪念地虎魄天官,早在大伏建国的年岁里,就有天官的记载,天官节也是大伏最为热闹的节日。

大伏百姓始终相信,已经许久不曾出现的天官星上面有一位骑虎的将军,在底护着凡间,底护着凡间的大伏生灵。

天官降神石的力量正在消退。

可陆景剑出扶光,杀了屡次谋算于他,甚至此次以青明相威胁的李雨师,陆景只觉得无论是自身的春雷精神,还是扶光剑气都越发炽盛,越发厚重澎湃。

而当散落的星光融入于陆景的躯体。

原本就已经被天官降神石吸纳来的元气也几乎不在逸散,而是疯狂的融入于他的元神中。

于是陆景一边漫步独行,一边运转东岳炼神秘典。

元神手捏印决,口诵咒言,元气疯狂融入于他金光大盛的元神中。

而陆景的元神还在不断厚重起来。

元神第五境化真境界,神念、真宫、显神三种层次。

此时此刻的陆景,不过眨眼间,就已然破入显神境界!

而这似乎并非是陆景的极限。

显神境界,元神神光四溢而出,可掌控诸多元气,显化神光,元神出窍而去,在这神光底护下,再也没有那般脆弱。

与此同时,显神境界下所以掌控的元气也更加

庞然,能够炼入元神中的元气,自然也有诸般提升。

远处天空,好像并未曾被星光照耀。

可陆景抬头,却好像看到远处一位骑虎的天将,在那灰暗的夜空中,驾驭着云雾,低头注视着他。

陆景似有所觉,向那一位骑虎天将行礼。

骑虎天将也向他微微领首,旋即化作一道流光,流入黑暗云雾中。

一刹那,云雾也变得光洁无比,就好像其中孕育了一团银河,银河流动又归于黑暗。

而那天上的天官星,依然高悬于虚空。夜暗方显独星明,灯明始见一缕尘。

天上的天官星越发暗淡,却因这太玄京中的夜太过暗了,反而变得越发明亮。

太玄京街头,早已人声鼎沸。

不知有多少人在这黑暗中走出房舍,看着天上的天官星。

陆景抬眼,忽然停下脚步,朝着天上一朵云雾徐徐行礼。

那云雾原本遮掩天际,看起来乌云厚重,好像能够遮盖一切。

可当陆景行礼,又有一朵桃花花瓣缓缓飘零,落在陆景身旁。

十一先生。」陆景眼神清激,看着眼前这位书楼先生。

在冲突

最前,他借着那候忽显现的星光,早已看清楚眼前这位平日里沉默寡言,这数月以来不过与他说过几句话的书楼先生,想要在今日这桩劫难中,护持于他。

其中的情谊自不必多言。

这数月以来,陆景入了书楼,自始至终都不曾对书楼起到什么助益。

哪怕他在书楼里教书,书楼也给他丰厚的月俸,也让他在这太玄京中扬名。

如今他腰间的玄檀木剑,他平日里练字的持心笔,如今流转在他气血中的春雷刀意都来自于书楼。

「观棋先生、九先生虽然不曾与我明说,但通过之前的种种话语,我也能从侧面察觉到书楼必然背负着极大的压力。

空山巷中,书楼碍于这种压力,也碍于我的安危不曾出手仔细想起来,书楼乃是传道之地,并非宗派,若非这般特殊,也不可能开在各国各地。

在这种情况下,此次十一先生却想要护持于我。

陆景并不愚笨,隐隐之间已经猜到书楼出手必然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而他自身也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争斗,需要一场神鬼辟易的杀戮,喂养自身精神以及剑气,同时夫少年者,若明知力能所及,如果还畏首畏尾、瞻前顾后,始终隐忍,他手中的剑气,又如何称得上「扶光」,融入于自身血脉中的刀道精神,又如何称得上「春雷」?

「你要去哪里?」十一先生声音幽然,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眼中竟然少有的露出些柔和之意。

陆景如实笑道:「杀了玄都李家三公子这样的人物,陆景自然要找一处安全的地方,否则只怕明日,否则只怕夜半就要被京尹府捉拿。

十一先生道:「你可先去书楼。

「若无其他去处,我一定会去书楼。

陆景摇头道:「毕竟,我欠书楼,欠几位先生的情分已经很多了,欠的债越多,添上几笔自然也就不痛不痒。

只是当下,去另外一处所在更合适些。

十一先生看到陆景脸上毫无慌乱,问道:「所以你杀李雨师,并非一时冲动,心中也有思量?」

「自然也有冲动。」陆景笑道:「可是冲动归冲动,命还是要保的,并非学生自视过高,可我却觉得若是与那李雨师一命换一命,我反倒是有些吃亏了。

十一先生望着陆景。

陆景想了想,询问道:「我杀许白焰之前,曾经前往书楼,观棋先生说空山巷时,书楼若是保我,太玄宫中必然会有回应,对我而言会有更大的祸患,甚至会让我性命不保。」

「可时至如今,十一先生却愿意为我出手,想来观棋先生大概是觉得,此时书楼为我出手,太玄宫中的回应,不至于令我性命不保。

所以陆景想要试一试,我这一位太玄天骄,这一位书画双绝的书楼先生,若能够再强一些,是否也可以如那些权贵者一般,逃脱律法的束缚。

十一先生微微怔然,旋即认真道:「权贵者并非独身一人,他们往往站在一处,许多底蕴厚重的府邸连成一片,许多沉重的权柄累在一处,这般错综复杂下,才能够在律法之剑下保全性命。

陆景,可你现在是孤身一人也许等你进了牢笼,太子一脉自会相助于你。

只是你不曾入太子魔下,却与李观龙有血海深仇,执掌律法之剑的大人们也懂得权衡。

十一先生声音越发柔和,轻声开口,又道:「不如你与我一同回书楼,观棋先生.」

陆景眼神清亮,又向十一先生行礼:「替我谢过观棋先生和九先生。

许多事其实并无那般凶险,陆景心中有数。便如他所言。

今日在舞龙街上,陆景拔剑杀人,杀了李家三公子,并不是

大凶之象。

反而留李雨师一条性命,剑道崩解、武道精神消弥,一身气性归于庸碌寻常那陆景往后又该如何面对这太玄京中诸多的风波?

这才是真正的大凶之象。

十一先生见陆景拒绝,又见到陆景胸有成竹,也就不再相劝。

「先生,陆景还有一事相求.」

「我知道。」十一先生转过身去,朝书楼而去,声音却传入陆景耳中:「你自去走你的路,行你的事,养鹿街上的院子、院子里的人,你都不必担忧。

「我既然出了一趟书楼,总要做一些事才是。陆景难得出言相求,十一先生不等他说完就已经了然陆景在担忧些什么。

远远看到十一先生离去,陆景请她护持青明,若放在往日,心中也许会有些难以为情。

可自从南风眠拔刀相助于他,自从重安王妃司晚渔留下那一封信,自从书楼多次相助于他,令陆景深觉

在黑夜中独行,自然颇为洒脱。

可身旁若是有些值得信任的人,也不乏一件幸事。

「其中情谊,往后再论。陆景继续前行。

天上的天官星越来越暗他身上天官降神施加的力量也不断流逝,可他本身元神却越发强横。

直至第五境歳峰。

「无论是天官降神,星光映照,还是我拔剑杀人,对我的修行之路而言,都受益匪浅。

陆景心中这般思索。

而这太玄京中,却不知有多少道目光注视着陆景。

陆景似有察觉,却依然神色宁静,昂首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