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佩剑着白衣,掌律法雷霆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佩剑着白衣,掌律法雷霆

太玄京北门。

天还未亮,城门早己洞开,今日的太玄京和往日并无区别,城门口有许多车马通行,也有诸多城防军正在盘查通行之人。

其中有衣衫褴褛者,也有乘华贵车驾者,亦有骑马而行者。

一位身着黄衣的十四五岁少女,正冷着脸,牵着黄鬃马入了玄都。

她黑色长发梳出一个辫子,辫子未尾还插着一只黄花簪。

黄花簪似乎真就是用一朵黄花制成,黄花鲜艳,花香扑鼻,却并无丝毫枯萎之象。

她牵着马走在玄都,黄鬃马上却还有一位气质自然,仿佛携着一缕清风的青年人。

那青年人坦然坐在黄紫马上,手里还拿着一枚红色的葫芦。

奇怪的是,这青年人看似只有三十余岁,可是垂落而下的头发却己苍白。

十四五岁的少女牵着黄鬃马,白发青年人就坐在马上,时不时喝一口红色葫芦中的美酒。

酒香扑鼻,二人看起来这也十分奇怪。

可不是为何,守城门盘问来往行人的城守军却似乎不曾看到他们二人,任凭这两人一马,走入玄都中。

那少女入了玄都,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忽然柔和了许多。

她左右四顾,看着热闹的早市,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据说太玄都中繁华,仅仅次于天上明玉京,七襄,这里尚且偏僻了些,等入了城中,自然能看到更繁华的景象。」

那白发青年喝了一口酒,脸色越发红了,摇头晃脑道:「我们这次前来太玄都,要尝遍太玄都的美酒才是,否则就是白来一遭了。」

那白发青年想了一阵,轻声道:「少年人中,无人能比得上你。」

他声音清冽,随意开口,仿佛化作一阵微风。

若有极强的修士看到这位白发青年,也许会惊异于他如若清风一般的自然气魄。

独立天地间,清风酒兰雪…

看此气魄之余,若能见到这白发青年腰问所佩的一枚令牌,也许太玄都满城,都会如临大敌。

只见那枚看似平平无奇的青木令牌上,赫然写着二字。

〝敕封!」

虞七襄牵马而行,望着太玄京地上整齐的青石砖,她思绪纷扰。

不由想到也许母亲车驾也曾碾过这块青石砖,驶过这条街道,带着担忧和希望,一路入太玄。

「只是可惜,此生第一次前来太玄,却不是和母亲一起。」

殿前玄台。

一片气魄浩荡。

呼风刀刀身入地,漆黑刀鞘前的平平无奇,却又因诸多炽热眼神落于其上,而显得越发神秘。「

武道之试参试者共计八人。

时值此刻,已经有三人上前,想要拔刀出鞘。

其中有修为高深者,已修成先天气血,骨骼、血肉已如同珍宝一般,寻常宝物刺不破他们的皮肤。

他们的血液落地,极为沉重,如若铅汞一般,可轻易滴穿钢铁。

这般强横的武道修士,却仍然无法完全拔出呼风刀。

最不凡者,拔刀出鞘不过一尺四寸。

由此可见,为武道之试试眼的呼风刀,虽然只有一关,但其难度,丝毫不低于唤雨三关!

广大殿前玄台上的景象,颇有些奇怪。

周遭宫阙楼阁上,都有许多双眼睛正在注视着殿前试盛况。

可与此同时,他们也看到方才元神试优胜者,却不得入太乾殿中!

陆景舞龙街上杀李雨师之事,他们自然已经知晓。

这些修为强横的观战者们,也自然能感知

到陆景身躯之前,一股庞然威压横立。

那等威压如若龙尸横前,莫说是化真修为的陆景,哪怕是换做他们,也根本无法朝前一步!

「陆景冲动杀李雨师,本来有理,如今却变做无理。

正因如此,少桂国才能在殿前以气血威压镇压于他,这等威压是在无声无息间诘问陆景的罪责

「说来这陆景倒也胆大包天,杀了李雨师,就坦然走进皇宫中,参加殿前试,甚至轻而易举夺了唤雨,他的元神天资剑道天资称一句天骄,也绝不过分。

诸多人窃窃私语。

看向那随意坐在台阶上,正低头看着那柄呼风刀的陆景的眼神,也各有不同。

「陆景以这等剑道锋镜之势,得了唤雨剑,这确实是他的生机这等天骄之姿,若是轻易死了,反倒可惜!

「陆景天资不假,可是他杀了李雨师…又触犯了大伏律法,七皇子、少柱国、褚国公都想要以律法斩他,但有天资又如何?」

元神流转之间,不知有多少人正在看着陆景。

远处朝阳大盛,天已经亮了。

日出华光,落在这殿前玄台上。

刹那间,一道雄浑气血忽然爆发开来…

却见一位身着短衣,面容清瘦的少年,缓缓走向呼风刀。

那少年身具无双气魄,他独身行走,众人看向他时,却觉得眼前少年是一头旷吉大象

大象气魄凝聚,如同山岳一般,一步步走来。

这少年正是褚家客卿相过河。

他来自南召,不久之前才牵马入玄都,后来成了褚家客卿。

据说相过河幼年时,在南召得获奇缘,于灵、博二山中,各自看到一座象祠。

这两座象祠,供奉着一头象神。

相过河身为南召部族之民,入象祠参拜。

亲眼得见象灵之骨。

一性执其大象,火里烧成白雪,水中养就红阳,玉婴神变跨鸾凤,飞入西江月上!

这少年武道天赋自不必多言,观象骨成势,练就一身神象红阳骨,骨骼刚硬无比,血肉也如同神象一般。

他入了太玄京,还引起还引起褚国公府和太子少傅争抢,最终入了褚国公府邸,成为了褚家客卿!

「南召小国,竟然也能出这样的天才。」

观试者中,有人轻声自语。

相过河一路走来,明明泽身象骨霸气非常,身上气血也有野性,但不知为何,他眼中却十分中正平和,就好像是一位读书多时的书生.

「不知相过河,是否能够拔出呼风刀.」

仙游公主颇为好奇,她身旁的盛姿,眼中却仍有担忧。

按照过往规矩,陆景既然得了优胜,可入太乾殿,可是如今太乾殿前却有气血威压拦路,作为优胜者的陆景此时却不得入殿宇

一旁安庆郡主看到盛姿眼中的担忧,沉默几息时间,仍然出言安慰道:「我倒觉得此时的陆景颇为酒脱,不得入殿宇中,也可端坐殿宇之前,周身的气魄丝毫不弱。」

盛姿看向陆景。

南禾雨、叶舍鱼也不时看向陆景..

但更多人的目光,却落在己经来临呼风刀之前的相过河身上。

就在众人猜测时。

站在呼风刀前的相过河,忽然看了一眼陆景,又看了一眼陆景腰间,不知是在看玄檀木剑,还是再看唤雨剑.

然后这位南召少年在竟然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远远朝陆景行了一礼

那礼仪颇合规矩,竟然是一道弟子礼。

受书楼影响,全天下的读书人,都以双臂大开,

继而双掌交叠,弯腰行礼作为礼仪。

可如今这南召少年身着短衣,却行此礼仪,显得有些怪异。

而他行礼的对象,竟然是陆景

褚家派人国杀陆景,这少年却又向陆景行礼……倒是有些奇怪「

就连陆景心中都有些疑惑,却也回礼。

相过河至此,周身气血流转,竟然发出一声象吟!

象吟如若来自古老的时代,巷茫、宏大、古老。

相过河先天气血流动,翻翻滚滚,竟有一股强大到极致的阳刚之意。

一种武道精神从这先天气血中凝聚出来同样苍茫而宏大。

这时的相过河,躯体周遭空气都已经完全被蒸发。

在众人惊叹中!

相过河伸出手掌,握住呼风刀柄!

呼~

狂风啸声再度卷动而起!

无坚不摧的狂风化为刀意,带着毁灭、肃杀、吹去一切的不朽精神,压向相过河

相过河武道精神轰鸣,如若一颗红阳高照,红阳之中,又有一只古老大象睁开眼眸。

重重精神夹杂着浩大的先天气血不断流转,想要轰然镇压呼风刀上的刀意。

而此刻的相过河,已在拔刀!

刀出一尺!

如若龙卷一般的死寂刀意从呼风刀上袭来。

相过河神色不变,硬扛而起,气血更加炽盛。

「确实出彩。」

殿宇中有年老将军点头道:

「观象骨成势…但其中却融入了一股中正气魄,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坐在前排的盛如舟眼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