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一百七十一章 少年魁首,是否可与人间九甲齐名?

第一百七十一章 少年魁首,是否可与人间九甲齐名?

少年何妨梦摘星,敢挽桑弓射玉衡!

区区两句草书,龙章凤姿之间,道尽少年志向。

陆景此时执笔而立,许多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其中不乏有清正儒官,感知着陆景执笔写字之时,流露出的一丝丝浩然气。

这两句笔墨,原无浩然之意,不过只是抒发心中之志,可当陆景执笔写就,这些儒官分明感知到丝丝缕缕的文气夹杂着浩然气魄,萦绕在殿宇中.

「大儒气象......」

其中,在大儒朝堂中地位极高的儒官李慎跪坐于玉案前,脊梁挺直,气度俨然,他望着这两句诗句,不由出声评价。

有了李慎这四字评语,不知有多少官员看一下陆景的眼神,也就变得越发柔和!

元神有神,通读道门典籍,不免清静无为;参悟佛门典籍,总可念头清明;修持儒家学问,时时有所得,养出清高中正的气魄,才有些许可能修出浩然正

即便是端坐在此间的儒官中,真正称得上「浩然」二字的,其实并无多少。

正因如此,身具浩然之气也同样可以证明学问高深与否!

「不过十七岁,却可称浩然君子。」

又有写下知慎的季渊之,脸上也颇多赞叹之色.........

他不由转头望向就坐在他身旁的李慎。

「李慎大人曾经评价陆景草书,锐气如剑,风神盖带,当时我却还不解,如今再看陆景的笔墨,再看他的心智,虽然年少,确实称得上丰神盖代。」

季渊之心中暗想,思绪之间竟然觉得眼前的少年如果能掌律法雷霆,也许是一件好事。

「书楼几位四层楼先生慧眼识人,陆景确实配得上我等称其一声先生。」

有一位儒官喃喃自语。

既有浩然正气随身,学问一道必有所得,也配得上他们敬重。

崇天帝坐在王座上,两位貂寺将那笔墨呈到他身前,他仔细看着陆景的文字。

笔墨锋锐,又有炽盛意志......便如陆景的剑气一般。

「扶光剑气,春雷精神,又有一身浩然......」

崇天帝目光从那笔墨转移到陆景身上,一面棋盘浮现在他脑海中。

棋盘上,大龙四杀,星辰四步,龙蛇高悬,蕴含着大势杀机!

崇天帝脑海中,那扶光、春雷、浩然凝聚起来,化作一枚棋子,正悬浮在空中。

几息时间过去,崇天帝脸上带出些浅笑:「确有不凡的志向,少年人天资纵横,志向宏大,彼此相补,确实值得唯以重任。」

崇天帝点头,文武百官中许多人心中惊喜,许多人却只有单纯的惊讶。

他们望向陆景的背影......

「难道圣君真的想要让陆景执掌律法雷霆?」

年老者却有些忧心忡忡:「可这陆景气性太甚,一如之前那位白衣,那位白衣卿相如今负剑而行,可天下人却只知道他是这人间的剑仙,却不知他也来自大伏,来自太玄京......这并非是什么好事。」

诸多目光落在陆景身上,陆景却并不在意,安然等待。

呼风唤雨两件宝物,已全然落入他手,这两把刀剑,似乎也颇为欢喜雀跃,不断迸发着微光。

令人意外的是.......崇天帝却忽然转过头去,看向一旁默不作声的李观龙。

「少柱国,大伏律法刚坚锋锐,不可轻悔,你觉得这陆景又该如何处置?」

崇天帝脸上笑意已经练去,语气中带着几分探寻,眼神落在李观龙身上,却又隐含着深邃之意。

随着这突兀一问!

朝中文武百官的目光,几乎在瞬间转移到一语不发的李观龙身上。

李观龙长发垂落,即便是在这殿宇中,身上也自有军阵威势,厚重而又夺人气魄。

文武百官中有人不解

李雨师乃是李观龙的三弟,陆景以不法之血祭祀手中长剑,以自身性命作为赌注,想要执掌律法雷霆!

而李观龙与这殿宇中的陆景,却有杀亲之仇。

圣君原本还在探问陆景执掌律法雷霆的意志力,还在欣赏陆景的笔墨。

话锋一转,却又突兀将陆景罪责,抛在李观龙身上......这倒有些奇怪。

众人注视着李观龙。

李观龙站起身来,也走到殿宇中,向崇天帝行礼。

他体格高大,气势浩瀚,一步步走来,站在陆景身旁,就如同一座深海顿发海啸,将要淹没陆景!

陆景要比李观龙矮上许多......二人一位是战功彪炳的少柱国,是一位强悍的武道修士,一身气血隐而不发,都宛若一轮烈日。

陆景虽然是一介天骄,可终究修行时日尚短,修为比起李观龙而言,根本不可相提并论。

再加上李观龙杀敌无算,养出一身真龙一般的威压,哪怕是寻常将军站在他的面前,气势都要弱上许多。

可当二人同样站在殿宇中,陆景佩剑执刀而立,却像是在潮水中屹立不动的礁石,气魄虽幼,却仍然不可小觑。

李观龙并不去看陆景一眼,也浑然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

他行礼之后,微微思索二三息,眼神轻动,终于开口!

只听他说道:「大伏律法乃是国之重器,律法雷霆是国之大势,确不可......轻悔!」

李观龙声音低沉,缓缓道来。

朝中百官仅一瞬间,看向上首的崇天帝,崇天帝面色不变,轻轻点头。

「嗯?圣君要问罪于陆景?」有人不解。

而正在此时,李观龙却语出惊人,突兀道:「只是今时不比往日,天下纷乱,妖魔频出,又有北秦兵甲铮亮,气血悬空,纷乱之势下律法虽然极重,可终究要念及大势利弊。」

他话语道来,就连李观龙身旁的陆景,都不由眼神心动,轻轻向他瞥了一眼。

李观龙巍然不动,道:「陆景犯下私刑杀人之罪,哪怕是如他所说一般,以不法之血祭祀心智,却终究有违律法。

可此事终究因雨师而起,若因此而斩了陆景,值此纷乱之下,大伏也就少了一位难得的天骄!

天下许多人提及此事,也不会提及律法,只会说我大伏罔顾天骄人才,会说我大伏贵胄杀白身,轻贵白身却不可杀贵胄,冤屈而死......

此非正道。」

李观龙娓娓道来,说至此处,又微微一顿,旋即又说道:「可我大伏律法中,同样有恩泽大赦之法,今日陆景元神武道二试优胜,本就可享圣君恩泽。

圣君何不用这恩泽大赦之律法.......赦免陆景...私刑杀人之责?」

这位少柱国此话一出,有许多人面面相觑,也有些人目光变得更加意味深长。

「此事,我玄都李家也有管教不力之罪责,此事因雨师跋扈而起,朝会之后,李观龙也自会去刑部请罪,按律处置。」

李观龙眼神清冽,将崇天帝行礼。崇天帝脸上笑意越发浓郁。

此时一旁陆景,却终于反应过来。

远处许多老谋深算的大臣们,也当然听出李观龙话中之意。

大伏律法虽然是国之重器,可大多时候都已沦为贵人们巩固自身权柄的工具!

可此刻在殿宇

上,大伏律法同样极重,李观龙主动提及,让崇天帝因为陆景两试优胜所获得的恩泽,赦免陆景的罪责.

这就意味着,陆景罪责消弭,恩泽也同样消弭!

如此一来,陆景也就再没有资格提请执掌大伏律法雷霆,没有资格白衣执剑。

「李观龙乃至七皇子一脉,既是在妥协,又是在钳制陆景。」

盛如舟眼眸掠动,在陆景和李观龙身上来回巡梭。

「陆景天赋已经称得上盖代天骄,李雨师之死,本来就是博弈失败,是他自己下了一步死棋。

时至如今,陆景已经死不了了,圣君必不会杀陆景,而且既然是李雨师先出手,圣君哪怕赦免陆景,李观龙也称不上心寒二字.....」

「陆景既然已经死不了,与其主动提及恩泽之赏,以恩泽、律法赦免陆景,让他无法执掌律法雷霆......「

朝堂之上百官,心思如海,心念也如深渊,一念即出,自然能看透许多事。

崇天帝脸上轻笑依然,眼中若有所思也同样望着陆景。

又过几息时间,崇天帝又问道:「少柱国,陆景想要执掌律法雷霆,你觉得如何?」

李观龙坦然摇头,他转过头去,直视陆景:「陆景虽有天赋,可终究太过年少,行事意气颇重,虽然有浩然之气,自身学问也当不凡,可律法一道终究不可讲儒生学问,也不可凭借一腔意气行事。

而且还在乎铁面公正!年少者执律,难免生出上一任白衣之事。」

他说话时,眼中毫无躲闪之意,似乎是在直述胸中之念,不掺杂他

铅笔小说 23qb.net

<=30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