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一百七十六章 本是桀骜少年臣,不敬鬼神不敬仙

第一百七十六章 本是桀骜少年臣,不敬鬼神不敬仙

剑气映扶光,东君既出兮将上!

灼灼春雷震长空,雷惊电散,雪溅霜浮。

大柱国府邸之中,背负双手的苏厚苍似乎感知到太玄宫中,那律法雷霆被扶光、东君、春雷包裹,逐渐消融,眼中竟然难得的露出一些惊喜来。

这太玄京中,除却宫中那些位居云端者,亦有百里清风这等独立风雨,静看岁月长落的人物,不过清晨,他却已经带着虞七襄外出寻酒。

所以当太玄宫中,升腾出扶光、东君两道剑气,又有春雷炸响。

这来洒脱的白发酒客,却忽然停下脚步,站在街道上,转头望向那座辉煌的宫阙。

他青衣飘飘,似乎看到了太玄宫中的景象,口中自言自语道∶「斩魔也斩神,这天下难道有生而得明悟者?」

虞七襄站在他身旁,眼中也有些好奇,亦是转头看向太玄宫,旋即她眼里的好奇就越发盛了,她身后又有一道黄花盛开,似乎永不凋零。

而这太玄宫中,一切似乎都已尘埃落定。

高悬在天空中的律法雷霆,被东君、扶光两道剑气,一道春雷刀意萦绕,澄澈还有炽盛的光芒,照耀太玄宫。

这一刻,哪怕是高悬于天空的烈日,似乎也被陆景身上的剑气、刀意夺走光芒。

陆景随意站在殿前玄台上,而身后诸多雷光,却又化作阵阵的波涛,融入陆景躯体本身,又融入陆景元神。

陆景元神之下,那一片雷海越发澎湃、汹涌,托举元神!

这一刻,陆景眼中竟然隐隐浮现出一道的雷霆,原本和煦的面容上却充斥威严,令人望而生畏。

呼风刀归于鞘中。

盘旋在天空中的唤雨剑同样如此。

云雾堆积,微风吹拂,陆景身上白衣飘飘,静谧而立,眼中仍有明悟。

此时此刻,这无论是殿前玄台还是太乾殿中诸多人的目光,都已完全落在陆景身上。

而这一刻的陆景扶光剑气烈烈升空,正气如虹命格之下,他隐约间感觉到一道森森魔气想要从中飞出。

「这是一道种魔之法。」陆景心中若有所思,扶光剑气微微闪动,那森森魔气顷刻间就被扶光剑气斩去一半,另一半则穿越时空,消失不见。

陆景淡漠的看了魔气远去的方向……那里是古辰嚣的横山府。

站在楼阁上的古辰嚣,亲眼看到陆景的剑气升腾上天空,化为一道悬空之日。

东君,日也!

陆景既修扶光剑气以来,始终养自身剑意,时至如今,却也已如他所想,更上一层楼。

而这一切,却让本来就疯魔的古辰嚣神色越发阴郁。

他就站在这宫阙楼阁上,一动不动的看着陆景。他心绪之间,一只大魔疯狂咆哮,几乎要满溢而出的凶念以及执念,几乎要将古辰嚣吞噬。

隔着遥远距离的齐国国都,那座由人之骸骨、血肉搭建出来的白骨宫殿中。

原本一团熊熊燃烧的鬼火,却也猛然大盛,旋即又变的闪灭不定。

「执魔之法……陆景既是拦路之虎,也是莫大的机缘。」

古辰嚣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极为原始的凶戮欲望,就仿佛凡人还在茹毛饮血的时代,看到肥美的血肉一般。

他以这般目光望向陆景。

诸多雷霆映照自身的陆景,也在此时转过头来,看了古辰嚣一眼,脸上还露出些笑容来。

不过一眼!

顷刻间,映照在天空中的扶光剑气却如阳高照,剑气光芒阵阵洒落,照耀在古辰嚣身上。

一瞬间……他心绪之中养出的那尊大魔,仿佛被天火炙烤,发出惨叫声。

扶光剑意无孔不入,照入古辰嚣心绪中的黑暗。古辰嚣只觉一阵剧痛,从他脑海中传来,那大魔凄厉的嚎叫声,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让这位齐国太子面色更加苍白。

可即便是这样的剧痛,古辰嚣依旧面色不变,他眯着眼睛,看起来甚至还颇为享受这寻常修士难以忍受的痛苦。

他仍然望着陆景,伸出血红的舌头抿了抿嘴唇,隔着极远的距离,无声道∶「我要……吃了你。」

哧!

可古辰嚣话语未落,只见远处的陆景也朝他微微一笑「如鬼如魔,魑魅魍魉……我斩得了大魔,也斩得了你。」

陆景一道神念涌去,落入古辰嚣脑海中。古辰嚣心念一动……却见方才看似小打小闹的扶光剑意,须臾之间消散殆尽,取而代之的确实一团浩然正气,夹杂着一道冉冉升起的东君剑意,疯狂涌来。

只一瞬间,便无声侵袭于他心中大魔。

古辰嚣心中大惊,周身气血瞬息间凝聚起来,想要拦住陆景.....可是却为时已晚.

东君剑意连同浩然正气仅仅在一瞬间,就压住他心中大魔,比起方才还要强烈百倍的痛楚,瞬间占据他的神念。

「陆景……你谋算我?」

古辰嚣死死咬牙,目呲欲裂,难以想象的痛苦如同风暴一般席卷他的脑海。

而陆景淡漠转头,身后的律法雷霆,已经彻底融入他的元神中,化为一片广大雷海。

「我最不惧的便是魍魉之辈,古辰嚣,若非你身上还担负着大伏、齐国两国子民的性命,还担负着一场浩大的劫难,你此时早已死了。」

陆景声音从东君剑意、浩然气中轰轰烈烈传出,落入古辰嚣脑海里,每一个字都如同一轮重锤,狠狠砸下,让他痛不欲生

古辰嚣却仍不服气,断断续续喃喃自语「陆景……你若有胆,便执东君、扶光、春雷,配上你那呼风唤雨,与我正面对垒。

以扶光为饵,困我所执之魔,又算得了什么?」陆景神念闪过,身躯高大,身穿奢靡红袍的古辰嚣脸色须臾之间,就变作铁青,再也说不出话了。而陆景却若无其事,只站在殿前玄台上。他与古辰嚣之间的短暂交锋,自然被太乾殿中的很多人看在眼里。

可是这些人中,竟然无有一人阻拦陆景。甚至端坐于玉案之前得姜白石站起身来,向崇天帝行礼,眼中带着探询之色。

崇天帝面色无改,轻声道「执魔之法用到这太乾殿前来了,既如此,就给齐渊王递一封信。

让他……斩了白骨宫殿中施咒的那照星修士,送来三千匹齐赤血马,再让他仔仔细细在自己那竹简上,记下此事。」

姜白石坐回玉案之前,自然已经有朝官认真记录下崇天帝天诏,不久之后,大伏崇天帝一道旨意就会前去齐国皇宫。

两国虽为友邦,可这等事,称得上冒犯太玄宫威严,值得大伏责问齐国!

而这原本也是齐国太子谋算陆景之时,想要付出的代价。

「陆景……以化真修为执律,甚至斩去显化于其中的雷神。」

姜白石再度开口,苍老的面孔上带着笑意,对崇天帝道「有陆景这样的天骄,也许是大伏兴盛之象。」

文武百官中许多人顿时惊觉!

当陆景剑出扶光,东君高悬,又有春雷炸响,呼风唤雨两把三品宝物出鞘,隐约间有风雨涌动,让这些当做朝堂中的人们有些忘记……

陆景,竟还是化真修为,距离神火境界,尚且还要种下一枚神火种子,养出一株神火来!

而下一念,他们脑海中又显现出另外一人来…….那人同样身穿白衣,少年时佩剑而行,也同样斩获殿前试优胜,

求圣君赐予佩剑白衣之权,端坐太玄京,养出一身仙人相邀的剑气!

那时,太玄三得意中,除去书楼,除去太玄京本身的繁盛,第三处得意,就是那位大伏佩剑白衣。

时至如今,三十五载岁月转瞬逝去,那白衣走出太玄京,成为了举世有名的剑仙,成为了剑中魁首。

三十五年后的今日……太玄京多了一位化真执律者,多了一位三试魁首。

而这时的陆景,腰佩呼风唤雨两把刀剑,一黑一白两件宝物映衬他修长笔直的躯体,此间少年,有如是天上若凡的天人。

那强盛的律法雷霆,已经彻底融入陆景元神中。陆景元神端坐于真宫中,却有雷芒萦绕于其上。与此同时,陆景春雷气血中,粗壮的雷霆蔓延下来,遍及陆景每一寸血肉,每一寸筋骨,极其强盛的气血伟力,从他身上升腾出来,让他浑然不似一位四境雪山修士。

南禾雨、叶舍鱼、相过河、徐行之……

殿宇中的太子、褚国公、乃至李观龙,都有人发现十七岁的陆景,修为底蕴已经强盛到太玄京少年中,无人能与他比肩。

乃至年岁比他更长者,甚至也只能以高出许多重的修为压制于他。

始终静默看戏的禹涿仙,脸上带着并不掩饰的笑意「如今的陆景,是否称得上化真之首,纵观天下,可有人能在化真境界,胜过陆景?」

褚国公、李观龙并不多言,只是……

陆景如今养出了扶光、东君两道剑气,养出了一身春雷精神、刀意,元神看似裂缝纵横,可实际上却已经有六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